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懒虫摇旗 //www.sinovision.net/?32613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吃酒吐诗,耍腔听曲,月光翻墙,进进出出 ... ...

博文

分享 清明寒食不单行:年轻的笋子
2017-4-4 06:39
《年轻的笋子》 清明节前后 每一寸土地都患上了热病 中午,我钻进小竹丛 像个疯子,采了满满一袋子 小竹笋。红的。绿的。麻的 刚刚都在一个劲疯长 像头发疯野牛 一头钻进漫无边际的低矮竹丛 将所有冒出头来的小竹笋掠夺一空 然后仔细甄别。太高傲的,老了 太瘦弱,瘦骨嶙峋,面露菜色 一切没有活力的统统扔掉,毫 ...
个人分类: 诗歌|767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清明这几天,土里的这些人是宁愿死去的诗
2017-4-2 21:32
《清明这几天》 这几天,将有很多人上山 将有很多脚在草丛里找寻小路 有无数未亡人对亡者说话 山,将因此而庄重 谷和水,将更加幽深和明亮 那些久已忘怀的事物 会重新活过来,来到面前 轻轻问候,细细絮叨 或许还泪流满面 像黎明枝头挂满晶莹露珠 到了夜里,那些曾经走失的月光碎片 会重新走出石缝和树林 也许并不 ...
个人分类: 诗歌|857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忍住,别哭——
2017-4-1 04:23
那只叫老蔡的鸟 一直在上演一场内心戏 发丝凌乱,含辛茹苦 枝头落满白雪,但不可能 厚过在心中空地不断叠加的冰层 15万年过去 南极两千米冰盖从未消融 打进去!打进去! 用一万匹马力的钻机打进去 依旧可触摸到宁静湖 裂缝,尘埃,还有巨大竹笋 —— 一座孤独的火山,它还活着! 我相信 每一 ...
个人分类: 诗歌|721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我的原谅不是一溃千里
2017-4-1 04:22
今天的夕阳瞎眼了吗 长城明明站在那里 它却勾勒不出 完整的雄姿伟抱 甚至照耀不到 长城砖肩头的一株野草 更遑论石墙环护的 高耸山峰 辽阔草原与幽深峡谷 你照耀不出 碎砖烂瓦的质量 和废墟的意义 探寻不到黑夜井口 隐秘的吃水 暗暗歌唱的波光 那些村庄已人去楼空 昔日军队义愤填膺 ...
个人分类: 诗歌|779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仿佛是爱驱动我们在地板上爬行
2017-3-31 02:45
仿佛是爱驱动我们在地板上爬行 阳光指引虫子寻找窗口 生命是一场永无休止的争吵 看家狗和荒原狼的战争 恶言,碎玻璃,摊乱一地的灯影 伤心月光,冲进门的行刑队 绝望与杀伐悄无声息地蔓延 管道锈蚀,千疮百孔,阻塞无处不在 这些房屋究竟需要多少驴和磨盘 需要多少糖,豆渣,浆汁和植物之血 蚂蚁队伍依旧密密麻麻,情 ...
个人分类: 诗歌|71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一个秘密的人:你知道茨维塔耶娃是怎么死的吗?
2017-3-30 09:47
《你知道茨维塔耶娃是怎么死的吗?》 在黑夜般的幽谷的生活里 天空最需要勇敢的星星 月光与白银照耀孤傲群峰 也倾泄在 墓碑上, 死寂的大地和路口 别再提大海,也不要说起群鸥 它们都在打听:你知道茨维塔耶娃是怎么死的吗? 《一个秘密的人》 他永远都不站在人群前 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也从不 ...
个人分类: 诗歌|66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所幸不是只有病重的造物主
2017-3-28 18:29
所幸不是只有病重的造物主
《所幸不是只有病重的造物主》 ——自由鸟影集《客路青山外,行车绿树前》读后感 所幸不是只有那位病重的造物主 主宰我们的一切 不是只让我们看到虚妄纸片的无穷虚妄 在空中永恒舞蹈 也不是孤寂小径始终贯穿一生 而是途中有了这些奇异意象—— 非凡事物和它们本身所具备的 节奏,速度,丰富,旋律 充盈陌生 ...
个人分类: 诗歌|750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石头下始终藏着什么
2017-3-28 03:08
这块石头 几千年来一直蹲在路旁 黑咕隆咚的像个人 它明显有好看的形状 每一处凸凹都那么妥贴 内里 纹理 肯定更漂亮 它就这么静悄悄 一成不变蹲守路旁 谁也不知道是谁随手扔下的 有多少屁股坐过它 它特别适合各种屁股吧 多少脚践踏,在它身上系鞋带 多少唾沫和雨水降临过 甚至有一天,一条野狗在上面 发现了血迹 ...
个人分类: 诗歌|757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孤岛,你是否愿意成为大海的一滴水
2017-3-26 03:19
孤岛,你是否愿意成为大海的一滴水
《孤岛》 森林边的人们正在谈论暮色 我们注定死于恐惧和羞耻 一座荒芜岛屿,河水断流 野草像瘟疫一样蔓延 直到最后的水咬住鹅卵石 鹅卵石咬掉自己伸长的手臂 直到道路消失在尽头 坟墓被季节所复垦 白色房子的尖顶 在枯黄里丢失声音。直到 绿苔藓如月光,如绝望之兽 呜咽着爬进我们内心窗口 愿望如光洁之笋 ...
个人分类: 诗歌|1205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两岸
2017-3-25 20:43
1、 有多少蜜蜂战斗在花丛里 他们采撷与酿造 有的还参与偷窃和抢夺 摇曳和震颤的鲜花 几乎一模一样的头颅们 被风和蜜蜂不断催动和抚摸 攒动的人头 也被一只手催动着 有些越来越晦暗 另一些开始走向明朗 2、 这是夕阳和高楼的傍晚 是火烧云和黑夜的风韵时刻 犀利车灯和避让的车灯 织出色彩绚丽的布 ...
个人分类: 诗歌|660 次阅读|0 个评论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