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懒虫摇旗 //www.sinovision.net/?32613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吃酒吐诗,耍腔听曲,月光翻墙,进进出出 ... ...

博文

分享 人生里总会收到一些陌生来信
2017-5-19 20:21
《佛祖来信》 不知从何时开始 在我们这里,连风都沉默了 不再嘶吼,放弃愤怒 也放弃绝望—— 一匹匹枣红色马 在左掌下丝滑和温顺 风未吹,草也低 树叶是还未撕掉的信笺 远远飞来,沉默着 乌骓兄低头呈上最后嘱托: “来吧,让我们永远在一起 心平气和,低头吃草” 《陌生人》 那些坚硬的倔强 ...
个人分类: 诗歌|802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看一代人在一些黄昏里,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2017-5-13 21:01
看一代人在一些黄昏里,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一代人》 她们有那么多话要说 就像当年,她们有那么多东西要挥霍 如今却要一一捡起放回去 鬓发慢慢染霜了 严冬先遣队,带着呼呼西北风 沉默着站在耳边的山岭上 她们穿戴污泥的盔甲,坚硬,黯淡 像一层层剥掉外壳不断向内收缩的石头 面对高耸山峦,听它们虚妄地演讲 石头们真想举手打出一记耳光 可是挥到半道 ...
个人分类: 诗歌|841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C919国产大飞机有一颗敏感的玻璃心?
2017-5-9 01:05
这几年国人心态真是变化不小。前几年国产军机一量产,军迷必问:何日装上国产昆仑发动机?结果大家一看,就七嘴八舌献计献策上了,虽然对于造飞机可能没起到什么作用,但毕竟加强了团结,畅通了纳言渠道嘛。 现在蛮有意思,我们完全成了敏感体质。 C919 国产大飞机一上天,大家还没怎么吐槽呢,媒体怀着一颗敏感的心立 ...
个人分类: 评论|1174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看,天空上有最后的壮丽
2017-5-5 22:18
看,天空上有最后的壮丽
珠宝时间,法国版《时尚》杂志( 赫尔穆特·纽顿 1979年) 加利利海,戈兰( 杉本博司 1992年) 《最后的壮丽》 ‌最后的壮丽总是熄灭于黑夜 ‌至今记得弯弯曲曲的道路 ‌记得金黄和赤红,轻薄暮色 ‌得那些躲在暗处缄默如山的木槿 ‌还有一声声惊叫的,按耐不住的枣花 ‌ 记得那束小小的纯 ...
个人分类: 诗歌|844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一个闷热夏夜的不祥生活
2017-5-3 20:37
《一个闷热夏夜》 那些池塘反光 似乎都聚集在这块匾额上 金色,浑圆地粘稠 像本村几个世纪以来的财富 都堆积在厚重的字体之上 在弯曲的曲线之底,那金色 似乎要在底色上 再次跃起 仍然是鸡嘶狗吠与虫豸蛙鸣 在村口风摇树响月朗星稀之夜 那个出走的孩子,背着包袱和伞 在月光水银里奋力游动 像不 ...
个人分类: 诗歌|73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我​相信你,隐匿的大海同志
2017-4-24 20:35
《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 那个影子一样的你 灰色的你,光束一样的你 我相信雨,相信雷,相信 在黑夜里掏出刀剑和盾牌的你 我相信你的胡话,你的词语 相信在阳光下快乐哼着小曲的你 你呼啸而来,呼啸而去 我相信骑着小驴 浑身透湿冲出剑门的你 堂。吉诃德 路灯下,我和你面面相觑 而我们是须臾不可分离的一体呀 坐 ...
个人分类: 诗歌|1022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如果我这样描述,天气会不会变得更好一些……
2017-4-23 08:49
1、《在寂寞的时候》 在寂寞的时候 我仅仅需要一首诗 除去工作的时间,吃饭的 时间,打盹的时间 只需要你的片言只语 像雪花从天而降。象征 冬天的任何角落 都有几丝残存的温情 像春风的许诺,使柳叶片儿 纷纷踮起了脚尖 在这个季节 杨絮在甜味里迷茫 槐花开始老去 她们飞起来,奋不顾身 去空 ...
个人分类: 诗歌|781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沉默是沉默者的秘密
2017-4-23 08:43
《沉默》 那些鸟都站在枝上 向我叫啊叫啊 我却沉默着穿过了人群 怀着无数沉默的理由走在路上 仿佛,我是一场悬停在河上的大雨 而道路就是不断归来的河流 黑铁的路上,圣桑天鹅又在上演 我沉默啊沉默啊 我正在成为星空下的 黑夜,和所有黑夜挤在一起 ...
个人分类: 诗歌|850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异乡人:是雨水把河流淋湿了
2017-4-16 05:04
《异乡人》 1、 是雨水把河流淋湿了 黑衣人脚步吞没了道路 月亮在天空日夜计算盈余 时间的泼墨和急速拐弯 把一个又一个人抛下了悬崖 ——这条没有尽头的,吃人的道路! 2、 水底清凉 河底,鱼的清凉 和虾的清凉 它们是两种 影子截然不同的清凉 各有各的皮肤,各有各的禅堂 就像悬崖边游动的 一种是寺庙,一种 ...
个人分类: 诗歌|92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诗歌是一场永远没有尽头的雨
2017-4-11 01:43
诗歌是一场永远没有尽头的雨
诗歌是一场永远没有尽头的雨 ——读空格键诗集《耳朵塘》 一、坐在水里的这个人 我认识空格键应该算是很久远的事情了。最早听说是一位外地诗人的推荐,然后就会经常在网上搜索空格键的诗歌来阅读,发现他的诗歌既隐约有“王孟”山中日暮掩柴扉、泉流石上松下风的禅思隐逸,又蕴含日本 ...
个人分类: 评论|1062 次阅读|0 个评论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