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圈子》

热度 1已有 3021 次阅读2011-6-13 10:28 |个人分类:记叙|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为了那份珍贵的怀念

我的圈子指的是我曾经的社交圈,生活圈;手挽手,臂联臂铸成的有着共同兴趣爱好志向和坚定人为理想的朋友。

是那样的一个家庭,彼此忠于情感,忠于努力,忠于自己不变的追求。争执、吵闹、对骂甚至干架的都有,但从来是意趣相近,分而不离,彼此惺惺相惜,互为尊重,走着同样的文学之路。

很早以前,大约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就有了自己的文化圈子,进而成为所谓文化沙龙,没有具体的规制和宗旨。当时,“沙龙“大约有十四人左右。年龄基本在二十五至二十八岁之间。都是有一定社会工作经历的人。又分社会派和学院派两类。

社会派的基本特征是,受家庭或自己爱好的驱动,由小到大地不断努力着,而且其中一些人已经在文坛上略有建树,小有名气。他们,因为各种政治原因和历史原因没能上大学,但文化意识的敏感性和奋发及成就反而领先于“正儿八经“的学院派。当时的上海,文人如孙甘露和周桦就是这样的人。孙甘露之《访问梦境》是当时新文学样式的起始者,新文学先锋派自五四以来我心中非常重要的界碑;周桦用两度交付生命的举动写下的长江漂流记之《无人区,十八日》曾经是高中泛读精文,原始记录的照片和初版报纸我珍藏至今。至今,我们非常多的人,仍然无法在整体上超过他们。

学院派就比较“正统”。至少早名头称谓上被社会那样地认定。我的认识里,那个时段里根本就没有什么传统意义上的学院派。出生于六零后的人,才有可能在一九七九年以七八届中学毕业生的资格参加高考,最早的也只能毕业于八二年。之前的那一拨在大学门初开时就考进大学的人里面,很多的人水平相差巨大,差不多是赶潮流,被国家即时的需要给拖进大学的。其间,好的有质量的人极少。这种情况真正有所改善是在中学八零届考入大学后。当时,我们的圈子里的学院派成员大多数是复旦的,大约占了六位。已故的小磊是《城市建筑》杂志总编;跃明,市府哲学文化艺术研究教授;孟晋,上海电视台音乐编导;海鸣(用名蓝鸟),原电视二台时装及时尚编导;小明,喜欢中西比较哲学研考最后成了股市大鳄;以及我最钟爱的小妹,周桦的夫人贝贝。其父乃是文革前复旦大学哲学系中国当时最杰出的教授,殁于文革不堪忍受之折磨和践踏。贝贝现如今是中国文学,哲学最顶尖的评论家之一;古文及现代哲学的功底和知识让人深深折服。感激贝贝,是她最后把我“推”上网的;《入网犹梦二》里,三位姑奶奶之一。

当时历史潮流和社会动态的特殊情形,无意无形间掀翻了许多文化青年的意识模范和轨道。大批的西方理论书籍涌入中国,大批年轻人惊愕与内外文化层次和样式之巨大的反差,开始思考,开始在思考里无不为是,或者东飘西流,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在哪里。

偶然的机遇好像是被那样的历史情状设定好了,有着共同兴趣和意识方向的年轻人总会凭着内心共同的述求,慢慢地向一个方向靠拢。写诗的,会在大学各个诗学社的交往里认识更多;搞文学创作的,则会四处寻找自己作品的出路和机会;搞摄影和绘画的,就会拼命打听举办展览所需要的经费和场地;搞音乐的则开始用最普通的吉他,盘弄内心澎拜的音符和乐章,同时寻找出版公司和音像公司。凡此种种。

我将我定格的圈子最后叫做文学沙龙的原因有几个。首先,一段时期过后,大家不再是简单的朋友会朋友,互相问候,或仅仅偶尔地谈及一些与文学有关的话题。逐渐地,我们出现了一些按个人所长的下意识的工作分类,熟悉新书市场的,每每会提供最新最好的新书,包括书的目录和中心论题;大家会根据各自能力和手头资源互济;开始有意识地设置讨论的话题;回到各自的生活和写作里运用讨论和思辨的成果;又回过来,参与新一轮更为具体更为深切的讨论和提升。

圈子成为沙龙的特征还有,大家在这种意识努力机制里,快速有效地完成了自己的、自己之于彼此的进步。周遭朋友的朋友于是也会偶尔过来,参与一些相同意趣的活动。虽然我们没有时间表,但是一周两次,即使不是所有人到齐,经常地八九人聚在一起是常有的事。当时,圈子里多为男性,几乎都是单身汉,因为我们除了读书,几乎不考虑个人的事,觉得那是很以后的事。

圈子逐渐地扩大外围,但事实是,内圈原班人马几乎没动,不成文的规定,一切没有被大家默认的有义气,有文胆,有文识的人不会被“纳入”。另外的内在理由还有,彼此不熟的人会在一起,无法有效地展开讨论,彼此的不熟悉会形成自然的干扰,也或因为客气,浪费了仅有的时间。

沙龙于是较为固定,而圈子则波泛似地会荡漾,一波波地荡出去,又一层层地回进来。出现过中国最早的少年摇滚乐团(我爱北京天安门),话剧编剧,电影演员及导演(如吕梁夫妇和张宁等),还有各报的评论家(如张献唐颖夫妇),摄影家,作曲家和一些顶级模特。我一般不会去参加内圈以外人的聚会,所以始终没能见到过李杰、刘索拉之类的好朋友的好朋友,但却有幸在上海际会中国当时最顶尖的模特吴佳等人。之后来了美国,圈子不断扩大,又出了中国最顶尖的作家和艺术家,那是以后的事。他们知道我,我却不认识所有人。还有赵洁,娜姆,肖丽河、杨澜等人,来过却都走了。但我心里非常愿意在美国找到一种可以交汇的方式,重温故梦,找回那种源泉的温馨。

文人的圈子,圈子里的文人,离去了,淡远了,我却无时不想,记忆着,怀念着,期待一天的重逢;也或是梦,大家都不再是单身,各有各的俗事,于是记忆成了界石,迷迷地看不清上面的文字记载,或可依傍,在梦的回忆的笑声里。

贝贝跟我说,想朋友了,随时打电话过来。梦的影子,心的照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3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1-6-14 21:29
To: 听雨潇潇 你曾经说:
真不幸......我的笔记本电脑也有问题。
我在借儿子的Imac给你复信。你肯定行的啦。不急。
我比较“离群。来美国前基本不穿牛仔裤。也没穿过绿军装,也弄不到。
回复 听雨潇潇 2011-6-14 21:13
To: 今又是 你曾经说:
My Windows on the Apple laptop got corrupted and refused to work for me. I am fixing it now, and will soon answer you in Chinese. Anyway, thanks.
真不幸......我的笔记本电脑也有问题。
回复 今又是 2011-6-14 19:48
To: 听雨潇潇 你曾经说:
人生难得此,如是好时光。
是的。文字走到一定程度,好的朋友越来越少的,于是孤独,于是怀念。若能见到几位,谁管彼此高低啊,直接敞开了一路疯下去就是了。特别珍贵。《入网犹梦》说的就是这码事。
回见。
回复 今又是 2011-6-14 08:22
To: 听雨潇潇 你曾经说:
人生难得此,如是好时光。
My Windows on the Apple laptop got corrupted and refused to work for me. I am fixing it now, and will soon answer you in Chinese. Anyway, thanks.
回复 听雨潇潇 2011-6-14 06:57
人生难得此,如是好时光。
回复 今又是 2011-6-13 23:21
To: 小月 你曾经说:
如果时间隧道可以重新穿越,我将首先选择感情,而不是那空泛的浮云。所以现在只能说:对不起兄弟,对不起姑娘!
如果感情之水是那样的深重和浓密,那我们必会浮游之上,没法下沉的了。就那样飘着,举着那无法说清的高于自身的一切!
老兄,期待有一天你和我的手能握在一起,什么都不用再说。。。。。
晚安!做个好梦,可以笑,也可以哭。。。。。。
回复 小月 2011-6-13 23:13
To: 今又是 你曾经说:
我们那时可以说是大陆最早西化又走在最前列的那批人。05年曾经为了帮一个朋友找500万投资,看了一个剧本,最后劝她放弃,因为她不知道她玩的意念比二十年前我们玩的还要“落后”。她是惊呆了。
小月兄,那里面的经历和天真纯朴的追求,以及追求里面的那种无与伦比的快乐无法再造了。我的很多朋友很多都变了。也许变的是我。不变的是美好的回忆,一种内心不会变的向往。
老朋友,好的,落到底的,是那样一杯醇酒,可

如果时间隧道可以重新穿越,我将首先选择感情,而不是那空泛的浮云。所以现在只能说:对不起兄弟,对不起姑娘!
回复 今又是 2011-6-13 22:20
To: 小月 你曾经说:
可惜,本人没有沙龙般的圈子。时间隧道中最不可释怀的是集体生活的部化校。至今我依然深深地爱着那些兄弟姐妹,因为他们单纯、义气,还有当时被革命淹没的情窦难开的滑稽而珍贵的情感(或者可以叫做初恋)。我们现在经常聚会,但没人讲文学,更不必说写什么伤神的文章,除了我在暗中作怪。哈哈!
我们那时可以说是大陆最早西化又走在最前列的那批人。05年曾经为了帮一个朋友找500万投资,看了一个剧本,最后劝她放弃,因为她不知道她玩的意念比二十年前我们玩的还要“落后”。她是惊呆了。
小月兄,那里面的经历和天真纯朴的追求,以及追求里面的那种无与伦比的快乐无法再造了。我的很多朋友很多都变了。也许变的是我。不变的是美好的回忆,一种内心不会变的向往。
老朋友,好的,落到底的,是那样一杯醇酒,可以醉到天明的。美国是什么?儿童的天堂,中年人的战场,老年人的坟场。感情的和文化的沙漠。有了网站就算有了一个出口,吁出一口内心憋着的气。要拉回以往,难了。估计你是老三届的。走过的艰难和痛苦也一定不少。如今,你我能在这里相会于同样的“作怪”挺好的,人活着不能没有梦。
回复 小月 2011-6-13 21:51
可惜,本人没有沙龙般的圈子。时间隧道中最不可释怀的是集体生活的部化校。至今我依然深深地爱着那些兄弟姐妹,因为他们单纯、义气,还有当时被革命淹没的情窦难开的滑稽而珍贵的情感(或者可以叫做初恋)。我们现在经常聚会,但没人讲文学,更不必说写什么伤神的文章,除了我在暗中作怪。哈哈!
回复 今又是 2011-6-13 14:18
To: 国际盲流 你曾经说:
中文网上也是一个圈子,不是说全部,但绝大部分都是朋友!
正因为如此,才会想到要这样去写。以后会有更多。
回复 国际盲流 2011-6-13 13:56
中文网上也是一个圈子,不是说全部,但绝大部分都是朋友!
回复 今又是 2011-6-13 12:36
To: zero01 你曾经说:
“想朋友了,随时打电话过来”,真正的君子之交...
是的,她还是小妹,比很多男人挺括多了。完全的大样。夫妇俩都是我极好的朋友。
谢风光临。
回复 zero01 2011-6-13 12:27
“想朋友了,随时打电话过来”,真正的君子之交...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