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司徒浪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37173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妇产科男医生的灵魂蜕变 53

热度 2已有 3417 次阅读2014-6-7 04:53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连载|系统分类:文学| 妇产科, 男医生 分享到微信

“她们来了。”我进去后向范其然报告。 

“快坐下。”范其然热情地招呼道。 

“你们啊。”秦连富朝她们笑。 

“秦哥,你也在啊?”唐小芙却去朝他打招呼。 

秦连富道:“什么话呢这是?好像我不该来似的。” 

云霓忙道:“唐姐姐不是这意思。她的意思是说想不到你今天会在这个地方。你可是县长啊。” 

“七品芝麻官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他笑着说,随即指了指杨校长,“这位可是江南大学的杨校长呢,他可是省部级级别的。我看他都得仰头。” 

“秦县长开玩笑了。”杨校长笑道,脸上却很高兴的样子。在美女面前被人抬高身份可是一件让人感到兴奋的事情。 

云霓吃惊地看着那位牡丹仙子,瞪着眼惊叹道:“这位小姐好漂亮!”

她的神情极是可爱。我看着她,心里却在感叹她在我床上时候的放荡。 

上菜了。餐具很精美里面的食物也很漂亮。 

“这是烧岩豆,真正的绿色食品;这是高山腊肉。高山地区的冬天很长,农民将这腊肉要挂在火炉上熏三到四个月,时间一长,在这腊肉的表面就会覆盖厚厚的一层黑灰。所以这腊肉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牡丹仙子开始介绍菜品。 

“东西倒是不错,不过你们这里的价格太贵了一点。你这盘腊肉卖两百多块钱,太贵了吧?”秦连富笑道。 

“理解、理解。”范其然道,“大家到这个地方来的目的不是单纯为了吃,主要还是为了感受这里的气氛。美女环绕、绿荫相伴。这个价格值得。” 

“那还不如说我们吃的是美女。”唐小芙笑道。 

所有人顿时都笑了。我看见范其然笑得特别高兴。 

酒倒上了。 

“我们先喝一杯?”范其然没有说祝酒词。他端起酒杯在问大家,“大家都是老朋友了,不用我先叽里呱啦地来一番酸不啦叽的什么祝酒词之类的玩意了吧?” 

大家都笑道:“直接整,这样好。” 

牡丹仙子掩嘴而笑。 

“范院长,我还得感谢你呢。上次我在你们医院做胆囊切除手术,你可是亲自给我主刀的啊。”大家第一杯喝下后杨院长随即端起他的第二杯酒对范其然说。 

范其然笑道:“应该是我对不起你。” 

杨校长愕然问道:“这是为何?” 

“我把你的胆给割掉了,今后你在家里怕老婆怎么办?”范其然大笑道。 

杨校长也笑了起来:“老婆我倒是不怕就是怕看见美女。比如我今天晚上就不敢去看我们桌上的这三位美女因为我没胆啦。” 

所有人都大笑。 

“您大胆看就是啦。”我随即说道,“从医学的角度来说,您看到的只是美女脸上的光反射到了您的眼睛里面后形成的图像而已。所以您是被动的,要怪就去怪美女们的脸。” 

“有道理!你们学医的人就是不一样啊。美女们,我可要盯着你们看啦。这可是你们主动的,我却是被动的啊。”杨校长似乎被这种气氛感染了,他也开始大胆地开起玩笑来。 

三位美女都在笑。 

“杨校长,我敬您一杯。我还说要到你们学校去拜访您呢。我们县正在搞旧城改造,我们特别希望能够得到你们学校建筑专业的专家们的指导啊。”秦连富站起来去敬杨校长的酒。 

“哦?好啊。我回去后就马上安排。”杨校长答应得很爽快。 

“那我再喝一杯。谢谢杨校长啦。”秦连富随即又喝下了一杯酒。 

“我再敬你一杯,范院长。恭喜你高升。”杨校长接下来对范其然说。 

“我这事情不值一提。一个医院的小小院长而已。”范其然连忙谦逊地道。 

“那可不能这么说啊,你可是掌握着我们的健康和生命呢。”杨校长笑道。 

除了我以外所有的人都在说“是” 

酒喝下了后杨校长问范其然:“你在电话里面不是说找我有什么事情吗?趁我现在还没醉,你先给我说说。” 

范其然看了我一眼道:“不是我,是我们凌助理。” 

杨校长将脸转向我。 

我急忙道:“是我的事情。我一个朋友想读你们学校的MBA,但是我担心她入学考试有问题。所以我想请您帮一下忙。” 

“小事情!没问题。你叫你那朋友直接来找我就是啦。”他豪爽地说。 

我急忙去敬他的酒。 

“什么朋友啊?肯定和你关系不是一般。不然她今天怎么没来?我估计是一位美女。”我没有想到唐小芙会在这时候忽然这样说。 

“对!绝对是这样。我怎么没有想到呢?”秦连富在看着我怪笑。 

我顿时哑口无言,心里暗暗痛恨唐小芙的那句话。 

“老实交待赶快坦白!”范其然也开始推波助澜。 

“哈哈!你们看我们这位凌老弟的脸都红啦。算了,我只是认你凌老弟的面子。你叫她随时来找我好啦。”杨校长大笑道。 

“不行!我们今天必须要看到我们凌助理的红颜知己才可以。”唐小芙不依不饶地道。 

我转过脸去瞪她。她却看着我不住地在笑。 

“快打电话吧。不然我们杨校长可不帮这个忙哦。”范其然接着说。 

狗男女!我在心里暗暗骂道,但是脸上却是在尴尬地笑:“哪有什么红颜知己啊?” 

杨校长指着我大笑,笑得将脸转到了后面。 

“兄弟,在座的都是朋友。你就把她叫来我们看看吧。”秦连富也在起哄。 

云霓和那位牡丹仙子都在看着我。 

“你们看我做什么?”我苦笑道,“还不快去敬酒?” 

“我也想看。”云霓却小声地说。 

“这位先生,你就满足一下大家的好奇心吧。”牡丹仙子捂嘴笑道。 

“对,凌老弟,这事我可得听你们范院长的。你不将人叫来的话我可不帮你这个忙。”杨校长已经笑完了。 

我只好无奈地去打电话。其实我知道大家是在开玩笑但是我现在倒是觉得应该将赵倩叫来。也许这样的场合会对她有帮助。 

“你打个车马上到富豪中心来。出租车驾驶员知道这个位置。到了富豪中心、上了电梯后立即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我打完电话后去看着所有的人,“我家乡的邻居。” 

“就是那个......”范其然忽然道,但是却随即止住了后面的话。我苦笑。 

“兄弟,大家开玩笑的。你别在意啊。”秦连富害怕我有什么想法连忙安慰我道。 

我笑着说:“乡下的丫头。我没好意思带来。你们既然要看她今天就看个够吧。” 

“反正你没结婚,没人管你的。”范其然笑道。 

“你们领导都已经发话啦。小凌,你就去与你们医院的那些小护士都去谈一遍朋友。”杨校长笑着说。 

我假装害羞地道:“我身体不行。” 

所有的人都大笑。 

既然杨校长已经答应了我的事情,我现在就很轻松了。

赵倩来了,我到楼下去接的她。身上穿着一件银灰色的风衣,长长的乌发披在肩上看上去非常的清纯、靓丽。 

“海亮哥。”她朝我跑来,顺势将手挽住我的胳膊。 

我没有阻止她。 

“这地方太高档了。”她在我耳边说。 

“我今天请了江南大学的校长吃饭。”我悄悄告诉她。 

“真的?太好了。”她高兴地道。 

我从身上摸出一个红包交给她:“吃完饭后你悄悄地给他。” 

“这么厚?多少钱啊?”她吃惊地问。 

“别问。你到时候悄悄给他就是了。”我说,“我给不大好。” 

“嗯。”她很听话。 

我带着赵倩进入到了我们吃饭的地方。我将在座的人一一向她做了介绍

“哇!好漂亮!”唐小芙夸张地叫道,“怎么会是你妹妹呢?她可是姓赵啊。” 

“我父亲认干女儿。”我笑着说。

“我敬杨校长一杯。我妹妹的事情就麻烦您了。”我站起来说,随即转头对赵倩道:“你也和我一起敬。” 

“谢谢校长。”赵倩脸上带着笑容,有些羞涩,还有些兴奋的样子。 

“好,放心吧。”杨校长高兴地喝下了。 

吃完饭后,赵倩急忙从身上拿出我给她的那个红包,她的意思是让我去给杨校长表示。我从她手上接过来,对杨校长说道:“给您添麻烦了。” 

“小凌啊,你这样可就不好了。”他推辞道。 

我急忙真挚地对他说:“一点儿小意思而已。我知道您还要去找人办这件事才行的。您如果觉得我还值得您交往的话就收下吧,不然我今后可不敢再见您啦。”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将红包接了过去,嘴里不住地道:“太客气了、太客气了!这样吧把你的电话给我,过几天我给你打电话,你来拿考试题就是了。”

大家道别后我将赵倩送了回去,赵倩下车前看了我好几眼,但是我克制住了自己,我向她挥手说再见。

我心里很高兴,因为我终于能够克制住自己的欲望。

 

054

  

第二天中午在医院饭堂里面遇见了傅余生,我朝他打了个招呼:“你好。”

“凌助理好。”他很客气。我笑道:“我们之间那么客气干什么?我们可是哥们,你别这么生疏好不好?” 

“这人比人得气死人啊。你们两口子现在都发展那么好了,我还是一个小医生,而且还是单身。我怎么能和你比呢?你说是不是啊,凌助理?”他阴阳怪气地说。 

我很尴尬,同时还有些内疚。 

“狗屎运气而已。”我自嘲地说,“我自己都很惶恐呢。” 

“得了吧。你这样说我就更无地自容啦。对啦凌助理,最近我们医院有什么重大新闻没有?你能不能先给我透透风?”他仍然不阴不阳地问我。 

有些尴尬,心想老子又没惹你你用得着这样吗?我嘴里却在说:“我就一小助理而已,核心的东西我可不知道。” 

他忽然站了起来,端着他的碗:“得,打官腔打到我这里来了。”

很多人在朝我看是尴尬,差点发作,.最终我还是忍住了。默默坐下吃饭,吃完后在人们复杂的目光中离开。 

傅余生,别怪老子今后对不不客气看来上次自己没帮他倒是对的 

我不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但是他今天当着那么多的人让我难堪也太过分了。何况自己从来没有招惹过他。 

嫉妒心理很害人,不过我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对我现在的发展反应那么大。后来,我平静了下来,顿时庆幸自己当时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这样显得自己很大度。他得罪了我,显示出的是自卑

我忽然有些可怜起他来不再去生他的气。

时间一天天过去,我慢慢适应了现在的一切。有一天我上门诊,下午的时候范其然给我打来了电话,他让我马上他办公室。我说我在看门诊呢,他说他已经让黄主任安排人来替我了。 

“你给我谈谈你们科室的黄主任。”我到了他办公室以后他忽然问我。我怔住了,一时间没明白他这话什么意思 

我说:“很不错啊。学术上在本省妇产科学界也算知名的了,管理水平也还可以。” 

“她的品行怎么样?”他问。 

我更加地疑惑了,心想这可是一个说大也大说小也小的问题。 

“她一个女同志,又是我的领导,我怎么知道呢?”我含糊地回答。 

范其然在点头。 

“学校那边在征求我的意见,准备提拔她当副院长。”他终于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我觉得这件事情可不是我该说话的了,我看着他笑了笑也就没有发表意见。 

可是范其然却非要我说话:“你认为她合适吗?” 

我心里忽然一动:“我老师是什么意见?” 

“他没有给我说这件事情。”他摇头叹息道。 

“您可以主动问他啊?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由他拿主意才好因为我们医院的这种人事安排可是由学校那边领导定啊。”我提醒他道。 

他猛地一拍他的大腿:“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 

我笑道:“您这是当局者迷呢。” 

他“哈哈”大笑道:“是啊。这人啊就是有这个毛病。好啦,就这样吧。”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我愣了半晌我觉得这件事情来得太忽然了。 

我没有再回门诊去,因为那里已经有人接替我了。刚刚回到办公室就接到了皮云龙的电话,他说想晚上请我吃饭。我问道:“范院长和我一起吗?” 

“不,就您一个人。”他回答。我犹豫了:“这......” 

“小弟我是很尊重您的,我迫切地希望您能够给我一个机会。”他说得很诚恳。我无法拒绝想到他的背景以及今后的合作我也不应该拒绝。 

“好吧,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我答应了。 

“太好了!......”他告诉了我时间和地点幸好不是那个什么白鹤湖。 

“您下班了我来接你?”他问我。 

我忙道:“不用了,我自己开车吧。”我害怕今后有人说起今天的事情来对我不利。 

这个电话刚刚挂断,黄主任就给我打了进来,她问我道:“今天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顿饭。你到我们科室好几年了我还没请你吃过饭呢。”

说:“黄主任,您可千万别这样说啊您可是我的领导呢,应该我请您才是啊。都是我不懂事,这么些年了也没请过您,实在是抱歉!我看这样吧,明天晚上明天晚上我请您好吗?我今天晚上有点其他的事情,实在对不起啊。” 

“可是我这事情有点急。”她说。我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马上到您办公室来一趟您看可以吗?”

“我到你办公室来吧。”她说。我急忙道:“那怎么可以还是我到您那里来吧。” 

“不,我这里说这事不大方便,麻烦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过来。”她说完便压断了电话。 

我急忙往范其然的办公室跑,因为我忽然想起了皮云龙请我吃饭的事情自己应该给他汇报一下。他听了我的汇报后说道:“你去吧,趁机了解一下也好。”

“可是......”我觉得皮云龙没请他一起去似乎不大妥当。 

“去吧,他们找你是很正常的。那天我不是说了吗?我准备安排你来管这件事情的啊?”他笑了起来。 

“这样不好吧?”我仍然有些疑虑。 

“好啦,我今天晚上有一个应酬,你去吧。当成公事去就是啦。”他说着便站了起来,“走,下班啦。” 

我随即说了一句:“黄主任马上要到我办公室来。” 

“她的消息倒是很灵通。”范其然淡淡地道。我的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发现黄主任已经坐在里面了,我急忙向她道歉:“对不起,我去方便了一下。” 

“晚上你真的有安排?”她问我。 

我点头道:“嗯。范院长安排的一个公务活动。”

“我的那件事情你听说了吧?”她问得很直接。 

虽然自己已经有了准备但是我被她的这个问题难住了我只好点头。 

“范院长给你讲的?”她又问。我再次点头。 

“他什么意见?”她接着又问。 

“不知道。”我回答,“他只是给我说了这件事情,其他的并没有说什么。” 

“我不知道自己行不行。”她说,“我好像听说学校那边的意见不大统一。” 

我心里一动,忙问道:“我老师是什么意见?” 

她叹道:“可惜他不是正校长啊。” 

我顿时明白了这件事情一定是我导师提出来的。可是我还自作聪明地让范其然去问我的导师,我可真是傻啊。 

不过现在我基本上有些明白了,学校那边的校长不同意她当这个副院长,原来范其然是为了这件事情在为难。

“我来找你呢就是看能不能麻烦你给钟副省长说一下我的这个事情。”她接着说。我大吃一惊:“这不可能!” 

“为什么?你不是和他关系很好吗?”她很激动。 

“您不说也认识他吗?上次他爱人生孩子你不是也帮了忙的吗?”我反问她。 

“我给你老师说了,你老师其实和钟副省长很熟的,但是他不愿意打这个电话。”她却忽然扯到了我导师的身上去了。 

难道是我导师让她来找我的?我心里想道。 

“我觉得你帮我打这个电话最合适。我听说范院长当上我们医院的正院长也是你去找的他。还有小月的事情。”她说。 

我急忙否认:“没这回事情。我怎么会去给钟副省长说这些事情呢?他又不分管高校、有不分管医疗。” 

“那怎么办?”她很着急。 

我看她那样子心里直叹息平时她看上去很干练的样子,怎么在这件事情上显得那么幼稚? 

“对不起啊黄主任,我真的不能去对他说这件事情的。您想想,他是我们省的副省长,他怎么会来管我们医院的这种小事情?还有,他爱人的事情如果在其医院也会一样的处理的,他会把这件事情记在心上?我老师不愿意打这个电话就是这个道理啊。”我替她分析道。 

“那你帮我出一个主意。你年轻,又聪明,你肯定会有办法的。”她的话近乎于哀求了。 

我心里有些不忍但是我实在是不愿意再去找钟副省长的麻烦了。人家是副省长,我不可能随便再去麻烦他。

可是,看着她现在这样子,我的心里却又不忍直接拒绝。我想了想后道:“我看这样,您让我好好想一想再说行不行?” 

“好吧。小凌啊,我可是一直对你很不错的。我真的很希望你能帮我这个帮。今天既然你还事情,那就麻烦你好好想一想,一定给我拿个主意啊。”她说着便站了起来。 

我看了看时间,忙道:“行。我尽量想办法。” 

她接下来的话让我很头疼:“我晚上给你打电话吧。十点钟左右吧,我估计你那时候已经吃完饭了。”

我心里很清楚今天皮云龙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对他的糖衣炮弹如何处理。 

吃掉糖,将炮弹扔回去?可能没那么容易。 

吃掉糖,让炮弹打中自己?这我可不愿意! 

既不吃糖,也不挨炮弹?这倒是最好的办法,但是......到时候再说吧。

皮云龙把晚餐安排在了一家高档酒楼这完全在我意料之中。 

在酒店门口处等候着我。我上前去握住他那只已经伸出来的右手抱歉地道:“对不起,在办公室耽误了一会儿。” 

“大家都忙,理解。”他朝我微笑。

雅间里面空空的,估计就我们两个人吃饭。这样也好。我心里想道。 

“就我们两人?”我问,“那我们干脆去找一个小地方吃饭得啦。这里反而不舒服。” 

“我也这样想。”他笑了起来,“但是小地方不能体现我对您的尊重啊。” 

“我喜欢轻松的环境。比如......哈哈!那天我们吃小面的地方。” 

他也笑了:“我早上喜欢吃小面味道浓烈,吃了过后一整天都舒服。” 

“那我们换个地方?”我说。 

“好,换!”他随即站了起来。 

很快地,我们就到了一家装修雅致的小店。 

“还是不要到路边摊去那种地方太嘈杂。”皮云龙对我说。 

“这地方就很好。我们坐靠窗的位置。”我笑道。 

“好,麻烦您先坐一会儿,我去点菜。”他将我引到一个靠窗的位置然后离开。 

我心想坐在这里就可以点菜了,干嘛还要到其他地方去呢?但是他已经离开了,我不知道他究竟要搞什么名堂。 

我看到手机上进来了短信:若要一辈子高兴,做佛;若要一阵子高兴,做官;若要一个人高兴,做梦;若要一家人高兴,做饭;若要一帮人高兴,做东;若要两个人高兴,做爱。别离开我,我想和你一起高兴。 

唐小芙发来的,觉得有些恶心:荡妇不是已经上了范其然的床了吗?还来撩拨我干什么? 

即刻将这短信删掉,本来还想去删掉她的手机号的可是我却发现她的号码已经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记忆里面。 

皮云龙回来了,他笑着对我说:“这里有几个菜还不错。”

我没有去问他干什么去了,只是对他笑着点了点头。 

“喜欢喝什么酒?”他问我。我笑道:“只要是酒,我都......不喜欢。” 

他大笑:“哈哈!酒这东西确实不好。喝的时候爽快,喝完难受。” 

“喝多了会难受好几天。”我接着说。 

“但是不喝酒好像又差点东西。”他笑道。 

“那就少喝点。”我点头。 

“哈哈!我们俩像在说相声。你看我们配合得多默契!”他又大笑。我觉得也是心情愉快了许多。 

我们喝茅台?”他问我。 

“这地方喝茅台不大合适吧?小糊涂仙得了。”我说。 

“这倒也是。他点头道,“我大学时候有一个老师是从海外回来的,有一次我请他喝夜啤酒,结果他提议到路边摊吃烧烤。可是他坐下来后却忽然提出来要喝XO,没办法,我只好让我老爸的司机马上送过来。吃着路边摊的烧烤,喝着几千块钱一瓶的XO,周围的人看到我们都在笑呢。我自己也觉得他太好玩了。” 

我笑了起来:“所以很多事情都是要对等的。什么样的菜配什么样的酒,什么样的地方配什么样的酒都要基本合适才可以啊。比如这次你们公司与我们的这件事情吧,太不合理的话可是要出问题的那可就不是被别人笑话的事情了。” 

“凌大哥,我这样叫你你不反对吧?我今天倒不想和你谈那件事情,我就想和你交朋友。你想想,这么大一个城市、这么多的人,就在那么一个小面摊上我们相遇了。其实我们每一个人这一辈子可是要遇上很多人的,但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都只是与自己擦肩而过。但是我们可就不同啦。我们后来居然见面了,而且都还记得起那天的情景。这不是缘分是什么?你知道我那天看到你以后对你是什么样一种感觉吗?”他给我倒上酒、娓娓而谈。 

“什么感觉?”我也想知道。 

“你很忧郁。”他说,“忧郁得让人看不见天上的阳光。” 

我心里在叹息。我说:“你到了我这年龄就和我一样了。哦,你倒不一定啊,你可是什么也不愁的。” 

“来,凌大哥,我敬你一杯。”他端着杯子对我说。我们喝下了。 

“也许其他像我这样的人会什么事情也不做,只需要享受就是了。因为我的父辈已经积累了许多的财富。但是我不愿意我希望有自己的事业,能够自己去打出一片天地来所以我才创建了这个医药公司,而不是去子承父业。”他说得很快,我看得出来他很激动。 

我点头,心想你也算难得同时也在嗟叹自己没有他那么好的命。 

“我很欣赏你这一点的。”我真挚地对他说道,“不过这次你提到的这件事情可是非同小可啊。你想想,几十个亿的营业额,上十个亿的利润。这么大的事情万一要是出了什么问题的话那可是要害很多人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尽量地将利润看薄一些,尽量地给医院一些优惠的条件。你不是说了吗?你并不缺钱。同时呢,我们还要充分地研究法律,看这件事情在不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所以,我还是那句话,事情是可以操作的,但是一定要双方互利互惠,达到共赢的效果并且在这件事情上任何人都不能出事情。我估计这件事情可能还牵涉到上层,所以你也应该多考虑一下,千万别给你的父亲以及你父亲的朋友增加什么麻烦才是啊。” 

“您这样说我很高兴。”他又去倒了一杯酒,“凌大哥,我发现您真的很聪明。有些事情我不方便说,但是这件事情我相信我们能够达成共识的。” 

“好啦。我们今天不谈这件事情了。因为这件事情很复杂的,包括你们供货的年限、建筑的周期、装修的档次要求等很多问题都是需要我们下来各自核算的。反正我已经表态了,只要是范院长同意了这件事情,我就不会反对的。”我不想再谈这个问题,因为急需谈下去已经毫无意义。 

“好!我们今天不谈这件事情啦。来,我们喝酒!”他很高兴。 

他当然应该高兴啦,因为我刚才的那些话已经向他透露了我们的部分态度了。 

我们今天这顿饭吃得很随和,我感觉很轻松。 

“我今天晚上还有点事情,我看我们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看了看时间然后对他说。 

我整个晚上没有具体地去称呼他,因为我不知道自己应该称呼他什么。皮总他听了肯定会生气,不管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但是这样会让气氛变得尴尬起来;小皮不愿意这样称呼他。

“我安排了活动的。”他却笑着对我说,“一会儿我们去洗温泉。有美女相伴哦。” 

“算啦,温泉很不卫生。”我摇头拒绝。 

他很奇怪:“温泉怎么不卫生啦?我认为那可比其他的洗浴方式卫生多了呢。” 

我说:“去那里面洗澡的人太多了,肯定不卫生了。”

他顿时笑了起来:“凌大哥,你说的那是一般的温泉。今天我们要去的地方可是在一个高档小区里面呢。我父亲在开发那片地方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几个温泉的泉眼,于是他就建造了一处高档的温泉洗浴中心。那个地方必须是会员才能够进去的。里面除了大的浴池以外还有一些单独的浴房,也就是像别墅一样的独立洗浴的地方。这些地方的浴池可是要随时消毒、随时换水这您就放下好了。” 

原来是这样。“但是......”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单独的浴池?还有美女?那不是太容易犯错误啦?” 

他悄悄地对我说:“不是小姐。” 

我的内心开挣扎起来。我忽然想起了那天他身边的那两个人、两个美丽的女人。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tea 2014-6-7 07:00
咦,这次俺是头一个献花滴,八哥没来?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