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司徒浪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37173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妇产科男医生的灵魂蜕变 54

热度 2已有 2911 次阅读2014-6-7 04:54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连载|系统分类:文学| 妇产科, 男医生 分享到微信

我不能去!我在心里大声地对自己说。 

“我今天不行。改天吧。”我奋力地拒绝。 

“凌大哥,你放心好啦,我不会让你犯错误的。我们公司的小孙和小傅孩子等着我们呢。”他笑嘻嘻地对我说。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道:“我们两个人必须在一起才行。” 

他“哈哈”大笑着说:“行!听您的!我今天一直陪着您就是。” 

出了小餐馆,皮云龙将手朝我伸了过来:“车钥匙给朝我吧。明天我叫人给你开到你们医院去。” 

“算了吧,今天这点酒我开车还是没问题的。”我笑着说。 

“我让我驾驶员给你开回去,我们坐我那辆车。驾驶员还一直还等着我们呢。”他的手一直朝我伸着。 

我只好将自己的车钥匙交给了他这才发现一辆白色的宝马停靠在路边。 

“把这车开到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去,明天下午你将车钥匙给凌助理送过去。”他对从车上下来的驾驶员说。 

皮云龙说的这个小区我知道我可是经常在关注房屋价格的人。不过这里的房价可是让我望而生畏从来都不敢奢求的。 

“现在这地方的房价已经达到市中心的几倍了。”下车后皮云龙向我介绍说,“怎么样凌大哥,有没有兴趣买一套?” 

我急忙摇头:“这里的价格太贵了,我可买不起。而且面积太大,不是别墅就是花园洋房。” 

他却笑着说:“这可是我老爸开发的楼盘,我让他不赚你的钱就是。” 

我心里一动随即问道:“那会是多少?” 

“开盘价的百分之八十。可以吧?不把这几年涨价的部分算进去。”他笑着说。 

我即刻计算了一下,如果按照他说的这种算法的话,那价格可就太低了,低得我有些恐惧起来,急忙地就说道:“开玩笑的,我住这地方不合适。” 

“呵呵!像你这种身份的人就应该住这样的地方。凌大哥,您可千万别认为我是在贿赂你啊。我刚才说的那个价格我老爸可是一点都没有亏本的。怎么样?你如果有兴趣的话我这几天就去给你把手续办好。不过,你可得准备好钱啊。” 

说实话,我确实被他的话打动了。 

可是,这算不算贿赂呢?不行,我得去看看法律条款再说。我心里确实拿不准。 

我想到这里急忙道:“我得回去清点一下家产再说,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么多钱呢。” 

“行!你决定了后就给我打电话吧。”他大笑着说。 

皮云龙带着我到了一片开阔之处,在灯光的照射下我看到自己的面前时一片绿茵。灯光有些泛绿,这让地上的草地显得更加的翠绿。草地看不到尽头,因为在远处是一栋一栋的房屋的房顶,我可以清楚地看见草地与那些房顶之间有着很大的凹陷地带,我估计那里应该是一个缓坡。 

草地的中间有一条由石头砌成的小路,皮云龙带着我朝这条小路走了进去。果然,我们走了大约四百米后我就发现前面是一个缓坡。我们拾级而下。 

到了一处低矮的房屋前面。这栋房屋是这一片单独的房屋中最低矮的,在我以前看电影和电视的时候见到过这种风格的房屋,这好像是一种日本风格的建筑。 

“就这里。”皮云龙指着这个地方对我说。 

我们从大门走了进去。 

里面站孙苗苗和傅红雪,她们身穿着藏青色的套装,头发松松地挽在脑后,白皙的脸上略施粉黛一抹嫣红中显得更加妩媚动人。她们中一人嘴小如樱桃,另一个唇部丰满如蜜桃,文静性感各领风骚。 

蒜苗苗性感得热力四射,武林侠客倒文静得像一个中学生。 

“凌助理好!”她们像机场的空姐一般地躬身道。 

“你们好。”我微笑着回礼。 

“为什么不问我好?”皮云龙瞪着眼不满地道。 

“皮总好!哈哈!”两位美女忍不住地笑得弯下了腰。 

“你们下班了怎么还穿工作服?”我问。这句话很可能会大煞风景,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地问了出来。 

“我们还在上班呢。”孙苗苗说。 

陪我泡温泉也叫上班?我很是诧异,转身对皮云龙说道:“皮老弟,你不是在给我搞什么制服诱惑吧?你要知道我可是妇产科医生啊,这对我可是没有用处的。”  

皮云龙却正色地说:“我只知道你是一个男人。” 

我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说得对。这一点你一点都没有说错!我可是一个男人。你们不相信的话如假包换。” 

孙苗苗却笑了起来:“不换了,就是你啦。” 

“假如发现我不是男人也不换啦?”我开玩笑地道。 

“不是男人我也会把你变成男人的。”孙苗苗严肃地对我说。 

大侠傅红雪抿嘴在笑。 

“你别笑,我最怕你啦。你那一刀太快了,万一我一不小心被你......哈哈!”我手上做了一个挥刀的动作。 

“嘻嘻!我最多也就是温柔地一刀,叫温柔小刀。”她浅笑道,笑不露齿。 

皮云龙在旁边一直看着我和她们开玩笑,笑容一直挂在脸上。虽然我在和她们调笑,但是心里却不住地在告诫自己:一会儿千万得控制住自己才是。女人嘛,不就是有一个肉长的管道吗?自己不是经常看到的吗?这个肉长成的管道里面还会发生各种各样的感染...... 

这个地方更像是高级酒店的套房只不过这里面有一个大大的浴池而已。 

浴池里面的水绿得清澈,隐隐地可以看见热气在蒸腾。水面的波纹在轻轻地、一圈一圈地从浴池的一个角落处向外面延伸。很明显,那个角落就是温泉的进水口。 

浴池的旁边是一套竹制的沙发,样式非常地漂亮。在沙发的旁边是一个酒柜,酒柜上面摆着各种酒类。我大概地看了一眼,好像都是红酒或者啤酒之类的。再往里面却是一张大床。那床大得有些夸张,不过正因为它的大却让我对它以及曾经在它上面发生过的事情产生了无穷的遐想。 

在床的旁边似乎有一个门,但是隐隐约约的我看不大清楚。因为那个门的颜色与墙相同,不过它的痕迹还在。难道那里是厕所? 

“大哥,走,我们去换衣服。”皮云龙现在把我的姓也去掉了。不过我听着不大舒服,因为我感觉这种称呼像香港电影里面的黑社会。 

我只能微笑着答应。 

他去打开了床边的那个门那果然是一道门那是换衣服的地方我刚才还在想呢,难道我们四个人就在这个地方面对面地换衣服?我倒是无所谓,可她们呢? 

跟着皮云龙进去本以为里面很狭窄,但是进去后才发现里面另有天地这里还有一个小浴池不过这小浴池的周围却铺着一层厚厚的地毯,看上去耀眼如新。 

“这是澳洲进口的纯羊毛地毯,比一般的地毯要厚两倍。这是刚换上的,而且是新的。”皮云龙笑着向我介绍。 

我很疑惑:“这地方到处是水,用得着吗?” 

皮云龙看着我,神秘地笑了笑。我猛然间明白了心跳开始加剧、开始想象后面即将会发生的一切。  

旁边有一个柜子。皮云龙打开了那个柜子,我发现里面全是各式的游泳衣和男式的游泳裤。 

他开始脱衣服。我发现他身上的肌肉很发达,一纽一纽的每一块都很分明。我知道这是经过科学锻炼的结果。因为只有这样的锻炼方式才会出现这样的效果。比如用哑铃去锻炼胳膊上的每一块肌肉。他这样的体型对女人绝对具有巨大的视觉冲击力。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就在我面前脱成了精光。我发现他那活儿很硕大,软软的像一条狗尾巴似的在那里直晃动。我不禁有些自卑起来。 

“我换好啦,大哥,你快来换啊。”他在招呼我。我这次发现他已经换上了一条黑色的游泳裤,不过在他的那个窄窄的裤子上面有一个显眼的隆起。 

看来他很会选颜色,因为如果是红色或者其他颜色的游泳裤的话,那个隆起将会更加的明显。 

我过去脱衣服,但是我却是用自己的背对着他的。我也选了一条黑色的游泳裤。 

“就泡澡啊,别做其他的啊。”我说。 

“随便你吧。”我听见他在笑,“大哥,其实你不必介怀的。她们就是医药代表。医药代表的工作你是知道的只不过她们在我这里收入高得多罢了。”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的这句话让我想到了唐小芙、曾可和云霓她们。但是这里不一样,因为很危险。我心里非常清楚这一点。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那点事情虽然不算什么,但是总要有点感情吧?不然不就成了动物了吗?”我说。 

“呵呵!那倒也是啊。”他笑道,“不过男人和每一个女人都谈感情可是很累的。” 

我默然。 

换好了游泳裤然后才转过身去。“大哥,你体型不错,但是缺乏锻炼。”皮云龙在我前面说。 

“太忙啦。”我叹道。 

“可惜了。”他“哈哈”大笑。 

“可惜什么?”我问。 

“经常锻炼才能持久。”他笑着说,“而且你这么好的体型可以更加吸引美女们的注意的。” 

我心想自己已经够麻烦的了还去吸引那么多美女受得了吗?嘴里却道:“我不赞同你的观点。第一,持续时间长了得到享受的可不是我们男人;第二,有人作过统计,人在这一辈子做那件事情的次数也就是在500550左右,欧美人群要稍微多一点,最多也就600次吧。你现在多干了,以后的次数就会慢慢少了。这可是平衡的。” 

“所以才应该锻炼啊,身体锻炼好了,次数不就多了吗?我其实还有一个意思,那就是多去和不同的美女做,这样才不枉道这个世界来走一趟啊。” 

我苦笑,不过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我仿佛看到了第二个岳洪波。 

“走,我们出去。”他笑着说,眼睛去瞟了我的裆部一眼。我不自觉地将自己的臀部往后面缩了一下。 

他笑了笑转身往外走。出了那道门,我忽然看见了自己的眼前是两个曼妙的身体! 

孙苗苗和傅红雪穿着老式的泳衣,胸前被挤得紧绷绷的,两点凸现得极为明显好像她们都没有穿上合体的泳衣似的,匀称修长的双腿的根部把泳衣凸显得只剩下小小的一竖,在那一竖的中间有着一条缝隙。这样的情景让我顿时血脉喷张。 

我不敢再去看她们,急忙快速地将自己扔进了那个浴池。 

“好舒服!”我大声地叫了起来。这浴池里面的温泉水在我进入的那一霎包裹住了我的全身,我的每一个毛孔在那一刻全部舒展开了。暖暖的、融融的,我感觉自己的气息与水的温度融合在了一起。我在里面欢快地扑腾着。 

皮云龙看着我笑了笑然后慢慢地下到了浴池的一角,他蹲了下去然后开始在自己的身上一阵猛搓。 

“哎呀,皮总,你怎么在这里搓啊?好脏啊。”傅红雪娇声地表示着她的不满。 

“我身上干净着呢。我是为了活动自己的血脉。”皮云龙瞪了她一眼道。 

我现在已经很明显地感觉到了这个女人与皮云龙的关系绝对不是一般的了。不然哪有职工敢这样与自己的老板讲话的?以前曾可和岳洪波不就是这样的吗? 

对了,岳洪波!不知道他知道了九阳药业和我们医院的事情后会怎么想呢?自己得找个时间去与他说一下这件事情才是啊。我猛然间发现自己最近很少想到自己的那个同学了。 

但是我心里的另一个声音却在对自己说:别管他了,他已经够有钱的了。 

“来,小雪,来帮我搓一下背。苗苗,你去给你凌大哥也搓一下。”皮云龙叫道。 

两位美女分别朝我和皮云龙游了过来。

“凌大哥,我们靠边上去。”我的耳旁传来了孙苗苗柔和、娇媚的声音。我不由自主地朝边上游去,如同行尸走肉。 

背上传来了一阵酥麻的感觉。我闭上了眼睛,但是我却仍然可以“看”到自己背后那双纤纤玉手的形状。 

她的手伸到了我的胸前,我的背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她胸前的隆起在那里起伏。我在痛苦地享受着。 

“你转过身来。”我的耳畔传来了她迷醉的声音。 

我木木地转过了身去。她的双手搭在了我的双肩上,双腿却朝我的身体后面岔了过去,我发现自己的根正对着她的那个部位,她那条缝隙的形状在那一瞬间透过我的器官传到了我的大脑并形成了一个清晰的图像。我的那个部位开始有了反应。 

这样不好!我的内心深处忽然出现了一种害羞的情绪。我急忙将自己的臀部朝后面送了送并用手去将她的双手从自己的肩上拔开。“哗啦!”我听到一声水响,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刚才自己的力量使用得过猛了——孙苗苗被我在慌乱中推倒在了水里! 

“对不起。”我急忙道歉。 

她朝我媚笑着:“我想不到你居然这么害羞。” 

我喃喃地道:“你别这样,我受不了的。” 

她游了过来、将她那美丽的身体紧紧地靠在我胸前,我顿时感受到了自己的耳边呵气如兰:“你看他们。” 

我转身过去...... 

我看见两团肉体正在那张大床上翻滚着。皮云龙与傅红雪已经是一丝不挂了! 

我骇然地看着他们,顿时听见床那边的傅红雪传来了一阵阵的欢快地叫声。 

我更加骇然想不到那个娇柔内向的美女居然会发出如此巨大的叫声。 

我的耳边出现了一个急促的呼吸声,一个肉体不住地在我的身上摩挲。 

“我去方便一下。”我猛然间有了一丝的清明、挣脱了自己身上的孙苗苗后便急忙朝那个门跑去。在经过床边的时候我没有敢再去看那对正在肉搏着的男女。我记住了将门反锁。 

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自己的衣裤和鞋子、打开门,我以飞一般的速度朝外面跑去。 

“你们慢慢玩,我还有事情。”在逃离这个地方的时候我大声地说了一句。 

一直跑到大街上,一辆出租车正朝我驶来。我急忙招手然后上车,坐下后我才感觉自己的下身极不舒服原来自己在仓惶中竟然忘了脱掉那条游泳裤! 

我的手机开始在厉声地大叫着。 

“对不起,我确实有事情。”我拿起电话便说,“皮总,谢谢你了。” 

“你还没吃完饭吗?”电话里面却不是皮云龙的声音。是黄主任。 

我忽然想起了她今天离开我办公室的时候说的那句话来。 

“对不起,黄主任,我刚吃完。”我急忙对她说。 

“怎么样?你想好了办法了吗?”她的声音听上去很焦急。 

我很是头痛。“我真的无能为力啊。实在对不起。”

她叹息了一声,随即就挂断了电话。我心里很愧疚,但是却不想再在这件事情上去多想。 

第二天范其然把我叫去问我和皮云龙交谈的情况。我说:“没谈什么。我就是希望他多考虑一下医院的压力和利益。”

他却从鼻孔里面“哼”了一声道:“你这是与虎谋皮。商人的本质就是追求最大的利润。你让他让利于我们这完全是你单方面美好的愿望而已。”

“那您说怎么办?”我问道。 

“什么怎么办?我们提出我们的条件然后备案。万一有人非要那么做的话今后我们也可以说得清楚。”他回答。 

看来我的分析没有错。但是我没有想到他居然如此思维缜密——现在都已经考虑到了退路。我似乎有些明白了那天晚上他为什么要我带美女去吃饭的原因了。 

我想到昨天晚上自己在那个温泉浴池的遭遇顿时感觉到自己的背上汗津津的。 

“怎么啦?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他在问我。我一惊急忙道:“我感觉自己的手有些发麻。” 

“哦?什么地方发麻?”他问。 

“我的小指和无名指。”我回答,“难道是颈椎骨质增生?我这年龄好像不应该啊?您是搞外科的,帮我看看?” 

“或许是劳累所致吧。你去照个片了再说。”他回答,“不过你这年龄确实不应该出现这个问题的。呵呵!你也可以先去看一下中医。” 

我点头道:“小问题。没什么的。” 

他朝我办公室门口走去,他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忽然转过了身来:“小凌啊,你在与九阳药业接触的时候可一定要注意啊。我告诉你一个原则什么都可以沾,但是钱是万万沾不得的。” 

我心想:钱和色不是连在一起的吗?但是我不敢问。我说:“您放心好啦,我会注意的。” 

“那就好。”他离开了。 

我的心里对他充满着感激他对我说这些话的目的是为了提醒我、保护我。 

我去照了一张颈部的片。结论却是一切正常。想了想还是决定到中医科去一趟。 

在我们这样的大型医院里面,中医科显得有些突兀。因为它似乎与西医格格不入而又有许多人信奉于它。 

我学过中医,因为《中医学》是大学本科医学类专业的必修课程。我记得当时给我们上课的那位老中医给我们举过一个例子—— 

有一个知名人物患病后在各大医院去看了后都没有什么效果于是他只好把希望寄托在了中医身上。但是他在看了很多中医后却仍然没有什么效果,然而这位病人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这些中医给他开的药几乎是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只有其中的一味药的剂量不同。他很是感到奇怪。这时候他听说有某位老中医很是厉害于是便找上门去。老中医在给他把脉之后说:这些医生开的药都对,但是有一味药的剂量错了。 

于是,老中医抽出其中的一份处方然后将那味药的剂量改动了一下对那病人说:这样就可以了。那位病人疑惑地拿着那张处方去抓了药。结果,他的病神奇地痊愈了。

由此可见中医的神奇,只不过现实中大多数的中医都是庸医罢了。 

说实在话,我不大喜欢中医科里面这种沉寂的气氛。不过那位老师的故事让我对这个地方充满着敬畏和神秘。 

我找到了中医科的主任他是我们医院最好的中医不过他马上就要到退休的年龄了。 

“小凌今天怎么有空到我们这里来啊?”老主任看见我便微笑着问道。 

我急忙叫他“老师”。 

“我的手有些发麻。但是照片的结果却又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所以我想请您帮我看看。”我随即对他说。 

他点了点头然后道:“把你的那只发麻的手给我吧。” 

我伸出手去他开始给我把脉。 

“没多大问题。”老主任闭目把了一会儿脉后睁开眼睛对我说。 

我很疑惑:“可是我的手指怎么会感觉到发麻呢?” 

他看着我笑了笑,道:“小凌啊,我给你说几句话你可千万别多心啊。” 

我忽然感觉自己的心开始紧了起来难道我患上了什么大病? 

老主任似乎看出了我的紧张便急忙安慰我道:“别紧张,我没有说你有什么病。我是想告诉你关于颈椎疾病的非病理因素。” 

我觉得他使用的这个名称很新鲜:“非病理因素?” 

他点头道:“是的。在现代社会,很多人都出现了与你相同的情况,但是经过检查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实质性的问题。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我摇头。 

他笑了笑,道:“现在的人太喜欢低头了。看见当官的、有钱的的人总是抬不起自己的头来,奴颜习气越来越重;现在的人太喜欢只看眼前了。上班的时候就坐在电脑的前面,做事的时候只看是不是对自己有利;现在的人太喜欢弯腰了。阿谀奉承、拍尽马屁;还有就是现在的人太喜欢点头了。他们从来对自己的上级不敢说一个‘不’字。所以长期以往,就会出现与颈椎骨质增生类似的情况。呵呵!小凌啊,你可别误会我的话啊,我可并不是针对你在讲这些话的啊。” 

我开始听他讲的时候心里很不舒服,感觉他完全就是针对我在讽刺我。但是听完了以后我却顿时感觉到他的话大有深意。 

我急忙真诚地问他:“老师,出现这样的情况应该如何治疗呢?” 

他回答:“抬头、挺胸、望远!” 

我大为震撼! 

“抬头、挺胸、望远!”老主任的话在我的大脑里面回响了许久。回到办公室以后我心里久久地不能平静。 

就如同老院长曾经对我教诲一样,这位中医科的老主任的话在当时虽然对我震动极大,但是我却认为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做得到。我把这个原因归结于这个社会的现状和自己这个职务的无奈。我甚至还在自己的心底隐隐地认为他们太过保守和迂腐。 

我继续地放纵着自己。 

云霓现在经常与我出入于各大酒店我甚至已经很少在自己的家里住宿。因为我害怕忽然有一天小月会回来。 

赵倩的事情我已经办好。杨校长将MBA的入学考试题目的大部分拿给了我,我找人做好了答案然后交给了赵倩。 

我坚持地不再去与她发生肉体关系。我害怕再次地伤害她。 

但是我发现她在我面前的时候似乎比以前更加地少言寡语了。这让我大为担心。 

上学了就好了。我心里想道。 

黄主任的事情一直没有消息。但是有一天颜晓却给我打来了电话。 

“你们那个黄主任来找过我。”她告诉我说。 

“什么事情?”我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地问。 

“没什么。”她却忽然不说话了。 

我心痒难搔,但是却不能去问她。 

“什么时候来看看我儿子啊。他现在长得可好了。虎头虎脑的。”她在电话里面笑。 

“好啊。我有空了就来吧。”我回答,心里却在想黄主任找到她后她究竟是怎么回答的。 

一定是她已经答应了,不然怎么黄主任没有再来找我?我心里想道。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