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罗修云 //www.sinovision.net/?4068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罗修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广西岑溪“政法官”一杯开水泼出腐败“串对串”

已有 1008 次阅读2020-9-12 10:41 |个人分类:舆论监督|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广西岑溪“政法官”一杯开水泼出腐败“串对串”
岑溪腐败现象的特征是个别实权人物和“两只手”(扒手和打手)相勾结破坏法治乱中谋财
  广西岑溪的“政法官”朝律师泼开水一案闹得舆情汹涌、沸沸扬扬的同时,这杯开水也泼出了岑溪的乱象、泼出了岑溪“串对串”的腐败。
  曾几何时,人称广西岑溪“两只手”得势称霸,将岑溪市的某些领域和某些地方闹得鸡犬不宁、人心不安。何谓“两只手”?知情人告知:一为“扒手”;一为“打手”。前者如同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后者如同人人皆惧的洪水猛兽。让外人大跌眼镜的是,岑溪竟然有权势人物极力惯着宠着护着这“两只手”,让“两只手”横行不法、任性作恶,这,让人情何以堪?
  谁是“扒手”?岑溪“一哥”的亲信商人李振军是也。多名了解李振军底细的稀土老板称:李振军曾经因扒窃犯罪多次被公安机关抓捕(公安机关有案可查),做了老板并勾结了官场实权人物之后,李振军由“小扒”变成了“大扒”——“扒”土地、“扒”矿产资源、“扒”国有资产和他人资产......
  谁是“打手”?岑溪“一哥”的亲信官员、岑溪市政法委副书记兼市打非办主任冼宏伟是也。冼宏伟秉承“一哥”的意旨,动用公权力对李振军的竞争对手和利益对手实施打击报复,以维护“自己人”的非法利益......疯狂之余,竟然演绎出了朝律师泼开水的恶性事件!
  岑溪的“两只手”因无法无天、胡作非为,惹得天公震怒、世人怨恨。然而,由于“两只手”有坚硬强大的保护伞,许多人敢怒不敢言,直憋得义愤填膺、头顶冒火却又无处发泄、举报无门......
  2020年8月3日,本博主有感于见诸媒体上的两篇涉及到岑溪市政法委副书记冼宏伟亲自或指使下属出手伤人报道——《政法委副书记被曝殴打律师并多次骂娘 官方:正在调查》《合法清淤被打断4根肋骨,广西岑溪3位干部被举报》,以愤慨之情撰写了一篇题为《广西岑溪“政法官”冼宏伟朝律师泼开水必须追责!》的评论性博文,也许是岑溪官方顶不住舆论的压力,8月7日,殴打律师的岑溪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冼宏伟被岑溪市公安局行政拘留5日,并处二百元罚款。年已55岁的政法委副书记,因为作风霸道、滥权执法,竟然被自己辖下的公安机关行政拘留5日,这也算是一起罕闻——尽管有知情人称这个行政拘留只是停留在纸面上的拘留,而没有将其人身拘于一室,但毕竟一纸《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已被媒体人公之于众,至少冼宏伟在人们的心目中已经接受了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更大的意义在于,本博主的这篇评论性博文,给岑溪被捂紧的种种乱象撕开了一个缺口,许多憋够了憋久了的岑溪知情人正是看了这篇博文之后纷纷向我爆料——其中除了水晶城项目两死者家属以及好声音KTV歌城、维也纳酒店等受害人之外,还有来自自然资源局、住建局、环保局和交通、税务、卫生等各职能部门以及稀土老板的爆料。截止9月11日,向我爆料的岑溪知情人士已达55人!
  兹举数例为证:
  岑溪市国土系统的知情人提供了李振军在岑溪“一哥”的支持下,对编号岑挂[2019]4号宗地的“神操作”。该宗土地位置:岑溪市思湖路延长线与城东路延长线交汇处。土地面积:33387.37平方米(折合50.0811亩)。土地用途:GH-1地块为商服用地(主要为旅馆用地,其余为零售商业用地、餐饮用地、商务金融用地、娱乐用地及其他商服用地);GH-2地块:住宅用地兼容商服用地(商服占比≤15%)。容积率:GH-1地块为 5.0~6.5,GH-2地块为3.0~4.0。出让年限:住宅用地70年,商服用地40年。出让起始价:10000万元。竞买保证金:10000万元。成交地价:10000万元。竞得人为:东莞市邦达商业投资有限公司与岑溪市恒信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爆料人称:以上这块编号为岑挂[2019]4号的宗地操作只是李振军与罗某某(本博主隐去了全名)当前最新的一次合作罢了,还不包括李振军另外两个楼盘:岑溪市信和-水晶城和岑溪恒信悦珑台,这两个楼盘也被罗某某特批让李振军可以拖欠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款与报建费超5000万元!以上三个项目被李振军与罗某某的官商操作,直接导致岑溪超亿元国有资产的流失!
  岑溪市人民医院、岑溪市中医院、岑溪市妇幼保健院等卫生系统的知情人爆料称:岑溪市的药品和医疗设备的采购,原来已经通过招投标有了主儿,并和各大医院签订了供货合同,但新“一哥”接替老“一哥”后又重新招标且通过暗箱操作换“主”,人为地破坏市场规则。
  有岑溪稀土老板和岑溪环保部门的正直之士反映:李振军作为岑溪市最大的花岗岩开采老板,其存在严重越界开采、超量开采的问题:由于稀土等成矿元素组合的矿床,常与酸性花岗岩体伴生在一起,李振军在开采花岗岩的过程中,借机盗采稀土,而为了让稀土分离,李振军将大量硫酸灌进矿床,这些夹带着硫酸的泥土流入稻田,造成对稻田和生态环境的污染。盗采完毕后,李振军在沙石上栽种覆盖草皮,以应付中央环保督察组的督察,但督察组离开后,被硫酸污染的草皮死了。谓予不信,环保部门可以到现场查看核实!
  有税务部门的知情人透露,李振军每年的花岗岩销售收入达数亿元,但所交纳的税款甚少,与其销售收入明显不相匹配。
  另有多名知情人士透露,担任岑溪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兼任市打非办主任的冼宏伟,每次部署全市性的执法行动,都会给稀土“盗采大王”李振军等人通风报信,以让其逃避打击,而对其他的稀土老板则热衷于搞“突袭式”执法,帮李振军充当执法“打手”,扫清垄断稀土开采的竞争对手。
  ......
  尽管“两只手”让人们鄙之恨之避之,但岑溪“一哥”却很赏识,将其引为亲信、视为兄弟,千方百计为李振军“扒”非法财富开辟道理、亮起绿灯;挖空心思替冼宏伟打击无辜“备”出理由、遮挡掩饰。“两只手”有了支持者和保护伞,便胆大包天,敢“扒”敢“打”——前者通过“水路”掠夺他人的财富、侵吞国有资产、逃避土地规费和税收,且借助公权力排挤打击竞争对手,由昔日的“偷扒”变成今日的“强扒”、“暴扒”;后者投“一哥”所好,为“一哥”及“一哥”的亲信充当打手,搞保“一”(李振军)打“群”(众多和李振军有利益冲突的老板)的选择性执法。当本博主发文揭露李振军和冼宏伟的恶行后,众多受害者和知情人向我提供“两只手”的“料”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岑溪的“两只手”得势猖狂伤害了谁?从表面上直观,伤害的是那些遭受其掠夺、欺压和打击报复的受害人,而潜在的无形的伤害,是岑溪的诚信和法治环境;是岑溪的政府公信力和司法公信力;是社会的公平正义和岑溪人民的获得感、尊严感和幸福感!
  走笔至此,人们不禁要问:岑溪的“两只手”任性猖獗,究竟是谁之责?众所周知,中国现行党政层级架构中,县一级党政机构有着特殊地位、发挥重要作用。有专家认为,就中央地方政府分工来看,中央机构主要着力在国家发展的顶层设计,省级、地(市)级机构主要着眼于一个较大区域内的公共事务,县级机构则兼具三个不可替代功能:承接中央与省地政策而加以落实;与民交融,发挥地方事务“指挥棒”作用;作为地方主官,决定党政机构的领导绩效,塑造党政机构的工作形象,影响社会公众的信任程度。正因此,在人们的认知中,一个县的官场生态如何、社会治理如何、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如何,首先就会将自己的思维链接到这个县的班子尤其是“一把手”的行为与表现、素质与能力,比如是否廉洁自律、是否依法办事和依法行政、是否公道处事公心待人、是否尽职尽责敢于担当、是否将全部精力都投注于县域的发展......网上有资料数据表明,岑溪成为广西GDP负增长最严重的县市?2018年直降百亿!岑溪的GDP猛降的时间节点刚好与现在的“一哥”上任时间“卯合”,是“一哥”运气不好还是“挤水”的结果?抑或与“一哥”将相当一部分精力用在不适当的地方有关?有网友于今年2月6日在百度贴吧中留言:岑溪财政差,经常发不出工资。如果是这样,是否与“一哥”分散精力营私有关?我想,如果肯定“郡县治,天下安”的说法置于当下中国同样成立的话,那么岑溪当下方方面面的现状,都和“一哥”有关,不知岑溪网友以为然否?
  需要申明的是,此前三文发布后,我陆续收到源自岑溪的多个部门多条战线的爆料,这些爆料凝聚着大家对我的信赖与期待,我继续欢迎岑溪受害人通过邮箱向我提供爆料线索,凡有价值的线索我将转交给广西纪委。不过,出于某种考虑,我近期内不见来自岑溪的任何人,谢谢理解!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3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