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丹奇 //www.sinovision.net/?6497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好浪尖上舞蹈,喜荆棘中漫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父亲的葬礼

热度 4已有 5061 次阅读2011-7-31 18:04 |个人分类:纪念父母|系统分类:家庭生活分享到微信

 

父亲的葬礼

丹奇 2011717日)

 

(一)  惊梦

从来不迷信的我,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两次梦见已经仙逝三年的母亲。一次是527日母亲单独入梦,预告父亲离去之日为530日(见另文“难怪睡衣如此浓”),另一次是629日与父亲同时入梦,让我有了不祥的预感。我打通了越洋电话给姐姐,了解父亲的近况。姐姐告知除了四月份父亲又一次中风住院后,近来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本来就腿脚不灵便的状况有所加深。于是,焦虑中的我稍微有些安心了。我知道,父亲是坚强的。他虽然不能与我们正常交流,但是,他不会这么抛下我们四姐弟的。他要继续为儿女们当人生道路上的长明灯!

我心里虽然忐忑,信念却不放弃,并默默求母亲不要带走父亲。祈祷着,祝福着,深深地担心着。。。。 

 (二)  吊唁

七月十一日,弟弟打来电话,惊悉慈父辞世,我几乎崩溃。突然想起先前的两个梦境,原来是父亲来托梦告别了,不禁悲从中来,痛哭失声。十二日办好特急签证,13日从休斯顿出发,与妹妹在洛杉矶会合一起搭乘南方航空回国。15日到达广州又与闻讯坚持要赶去我的家乡拜祭我父亲的梁成运先生会合,共同转道家乡南昌的飞机,我的同学加上外省好友接机,一路风尘仆仆,两个小时后,终于在下午三点左右赶上了父亲的吊唁活动。 

 家乡的风俗是连续三天为父亲治丧。第一天亲朋好友前来敬献花圈,奉送礼金,并讨寿礼。因为父亲是高寿而去。在中国风俗中算喜丧。因此,当人们奉献礼金和花圈时,必须收下,然后再回礼,回礼是一条毛巾一块香皂,表示代父亲祝福。也叫讨寿,来客不能推辞。因为忙碌而耽误给出的寿礼,必须后补。

到得现场,父亲的灵堂布置的肃穆典雅。父亲身着锦缎,安详地静卧在花丛中,上百个花圈把灵堂塞得满满的。敬献花圈的有当地政府各部门,教育界各单位,亲戚朋友,更有来自美国各级政府,休斯顿各大侨团和我在国内的各省市企业家以及在美国的华裔好友。 

 家人为父亲请来了殡仪馆的乐队和歌手。歌手唱着一些怀旧歌曲,电子乐器也弹奏出热闹的音乐,渲染着悲喜交集的气氛。我和妹妹一下车,便被大姐穿上孝服,披上孝头。被领到父亲的灵位前,三跪九拜。来到父亲遗像前,我再次被失去父亲的事实撕心裂肺,长跪不起,嚎啕大哭。我明白,我已经再也没有了父亲!!!

祭拜完后,来到父亲安卧的灵柩旁,看着父亲那安详的模样,心里的悲伤再次袭来,痛不欲生,哀哀哭泣。我痛哭着呼唤父亲:爸爸,我回来了!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是你的二女儿玲玲!你很久不认识我了,今天一定要记住女儿。女儿来送您一程了。您要慢走啊。走好啊!您已经和妈妈在一起了。告诉妈妈女儿想念她啊。爸爸!爸爸! 等着我们啊,我们以后在天国再团聚吧!悲伤过度中,我几乎晕厥,四肢无力。被姐姐搀扶着回到灵位前一侧,答谢前来吊唁的客人。

前来吊唁的政府官员对着父亲灵位作揖鞠躬。所有亲朋好友中,与父亲同辈和晚辈的全部三跪九磕头。遗属便针对来宾的辈分,或陪跪,或陪站,答谢。我也在亲戚的指点下,或跪下,或站立,答谢着前来吊唁的络绎不绝的人群。父亲的小妹我的姑姑,在表妹的搀扶下,一路恸哭着进到灵堂,在她亲爱的老哥哥灵前念叨着哥哥小时候是如何在早年丧母的境况下拉扯妹妹的。我搀扶着姑姑,听着她的哭诉,满腔悲伤。与姑姑一起再次哭倒在父亲灵柩前。。。。。

(三)守灵

从美国飞回中国赶回家乡的这三天三夜里,我几乎没有合过眼。艰难的旅程,失父的悲哀,笼罩着我。第一天的吊唁活动结束后,我和妹妹匆匆回到宾馆(家里住满了来自老家的亲戚)洗去仆仆风尘,晚上便为父亲守灵。再陪父亲一个晚上。灵堂里香火缭绕,烛光闪耀,点燃了长明灯,为父亲送行。突然发现一只小鸟,不知从哪里飞来,居然从门口,一步一叩头地向着父亲的灵柩磕去。然后便停留在花丛中。一同守灵的兄弟姐妹们,也看到如此情景,惊呆了。难道鸟儿也来跪拜父亲?鸟儿是谁的化身?疑惑中,我心内哀伤沉重,再次泪流满面:鸟儿也不舍我的父亲!

() 追悼会

16日上午安排了9点的追悼会。一夜无眠之后,突然下起雨来,虽是淅淅沥沥,却又没有起风。仿佛老天也在为父亲哭泣。正担心来开追悼会的人们会否冒此大雨前来。到了9点钟,雨停了。前来参加追悼会的客人都已到齐。上高县副县长张姣女士代表县领导前来出席追悼会,教育局领导和三中校长亲自出席。主持追悼会的是父亲生前退休单位的工会主席。三中校长宣读悼词,全面地,高度地评价了父亲为教育事业奉献的一生。我代表美国方面宣读了唁电。弟弟代表遗属致谢词。弟弟的谢词情真一切,一气呵成,结尾处,弟弟怅然涕下,失声痛哭,更令所有亲人心内凄然。

父亲仙逝,获得众多至爱亲朋的慰问。令我心内感动。闻讯发来唁电吊唁父亲的有:中国驻休斯顿总领事馆,美国国会议员希拉杰克森李,美国前国会议员尼克兰谱森,美国德州州长办公室主任陈忠,美国休斯顿市议员艾尔黄。休斯顿20多个侨团。他们发来唁电,并敬献了花圈。 

 美国好友,休斯顿-南京友好协会主席,德州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梁成运先生,本来出访北京哈尔滨,闻讯特别更改机票,在广州机场与我会合,陪同我回到家乡,代表休斯顿众侨团前来吊唁父亲,敬献花圈。

来自湖北的领导,驾车数千公里,长途跋涉,来到我的家乡,亲自吊唁并敬献花圈。诸多外省的好友纷纷以各种形式表达了对家父仙逝的哀悼和慰问之情。近200人的吊唁和追悼会上,有父亲的亲人,朋友,同事,更有我中学同学,和曾经的学生。我在海内外的诸多网友,也在网上纷纷表达哀悼安慰之情。这一切的一切,令我感动涕零,无以为报。

最后,来宾绕场一周,瞻仰家父遗容。然后与我们遗属一行握手告别。追悼会结束。

(三)  火化和出殡

父亲,看着您安详的躺在花丛中,我不能想象您已在天国俯瞰着我们,您好像就这么睡着了。我们所有的亲人围绕着您的遗体。目送着您被抬入棺木。爸爸啊,我的心碎了啊,我痛啊,看着你被徐徐推入熊熊烈火中,全家人都彻底崩溃了,撕心裂肺中,我们不能自己,嚎哭着,我们试图拦住您去经受凤凰涅?的洗礼。父亲生前有过遗愿,不愿意被火化的。父亲啊,您不孝的子孙们没有能力实现您的愿望,请您老人家原谅我们吧。政策难违,国策难违啊!

父亲从烈焰中走出来了。他已经完成了人间到炼狱的过程,就要尘归尘,土归土了。出殡的队伍,在罗氏家族兄弟们的炮仗和冥钱的挥洒中,在簇拥的花圈引领下,由父亲的长孙女捧着父亲的遗像,长子怀抱父亲的骨灰盒,长婿捧着妹妹从美国带回的母亲的生前的头发等遗物盒,其他亲友跟在吹鼓手们的队伍后,绵延近一里多路的送葬队伍,在一片哀伤和肃穆中,缓缓前行在去公墓的路上。父亲的另一部分骨灰将带回美国与母亲合葬在美国。这样,我们在两个国家都能祭奠我们的父母亲。 

 小时候曾经遭遇过多次别人家的送葬队伍,常常被吓得不轻。可是今天,轮到我们为自己的父亲出殡,心里有着无尽的苦痛和怅惘,也有一丝欣慰,父亲高寿而去,今天走的很风光!

(六)安葬

终于来到这片松柏常青的公墓。看到由家人亲自选中的长眠之地,不免心有凄凄。多年以来,我们姐弟之间为父亲落脚在哪里一直没有定论。由于母亲葬在美国,妹妹希望父亲到美国与母亲合葬。但是由于弟弟和大姐两家人口众多,更有父母双方的亲戚多在中国,美国只有我们姐妹两家。国内来美的机会比较困难。弟弟希望葬在广州,他可以经常照看。大姐对父亲服侍最多,感情更深,希望留在老家。因此,不统一的意见,对父亲长寿的期待,竟然就耽搁了在老家选择公墓。直到父亲去世!

实在是父亲的福气,上帝的保佑,等到弟弟风尘仆仆赶回,全家电话会议上决定将父亲留在家乡。于是匆忙间在公墓找到一块风水宝地。那是一块绝无仅有的墓地,高高的凉亭,坐北朝南,东边第一个迎接朝阳,西边没有西晒。立高山之巅,俯瞰绿野之境。仿佛冥冥中的安排一般,我们为能给父母亲找到这块安息之地而万分庆幸。

轻轻地将骨灰盒放入墓穴中,二老就此安歇了。肃穆中,上香,供祭品,祭拜,父母亲终于可以合葬在一起了,别惊扰他们!爸爸妈妈,你们安歇吧!我们还会回来看你们的!

(七)关山

第三天,风俗中,要去关山。四姐弟和家人再次去到公墓,带上鲜花,祭品,炮仗,再次在父母的墓前献花,进香,上贡品,祭拜。为期三天的祭奠活动才告结束。然后,便继续着七七四十九天的守孝期。每天在父母灵位前供奉食物,上香,敬拜。直至第四十九天。我们四姐弟各自在家里都设置了父母的灵位,时时可以祭拜,缅怀亲爱的父母亲。教训子孙后代不忘祖先,继承家族传统和文化。

在其后的一周内,我疲于奔命地出差在外地各省期间,为了不把家事的不幸写在脸上,便只能把对父亲的深切怀念藏在心里,推杯换盏之中,我很爽快地喝下杯中之物,为的是不给自己独思的机会,让微微的醉意填满那突然失去父亲后,内心坍塌的空洞。然而,夜深人静之时,便又开始周而复始地辗转反侧,夜不能眠,我知道,我是再也走不出父母尽失,无以为继的哀痛了!

父亲,您走了,走的那么突然,那么安详!时间在711日凌晨3点半定格!87岁的父亲,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步,带着对这个世界的无限留恋,对儿女的无限关怀,飘然而去,去到了天家,回到了母亲的身边,共同看护着子孙后代。

父亲,您安息吧!


(后注:此文始于父亲追悼会后一天,却于半月后8月一日凌晨才写完,内心的不平静,令我不忍回忆,奔波的旅途,令我无暇动笔。详细记录父亲的葬礼,是为给子孙后代一个见证,若有冒犯礼俗之处,还求父母宽恕!)

 

 










鲜花

握手

雷人
2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欣欣向荣 2013-1-23 22:14
丹奇: <blockquote>To: rubin 你曾经说:
<strong>我不迷信,但心灵感应的事,我也有过与你不同的经历,所以经常相信。
万物之间,有其内在联系,何况是一家人。
感谢丹 ...
我也很相信呢 20年了 我还是梦见父亲 人鬼情未了
回复 liuxiaoyu 2012-1-3 10:22
看得我泪流~~~
去年我的父亲查出肾衰竭晚期,我在国内接到电话的时,心里面的惶恐至今想起来还疼,立马结束了国内的诸多事务,飞奔美国,我不想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留在我的人生中!
我想您的父母一定在天国安详的守护着您的^_^
回复 徐敏豪 2012-1-2 04:06
  
回复 丹奇 2011-8-1 10:25
To: rubin 你曾经说:
我不迷信,但心灵感应的事,我也有过与你不同的经历,所以经常相信。
万物之间,有其内在联系,何况是一家人。
感谢丹奇详细的完整记录。
保重!

从此我信有心灵感应!
回复 丹奇 2011-8-1 10:20
To: weijs 你曾经说:
节哀顺变!
谢谢!
回复 丹奇 2011-8-1 10:20
To: ONEWEEK 你曾经说:
节哀
感谢!
回复 rubin 2011-7-31 21:40
我不迷信,但心灵感应的事,我也有过与你不同的经历,所以经常相信。
万物之间,有其内在联系,何况是一家人。
感谢丹奇详细的完整记录。
保重!
回复 weijs 2011-7-31 20:16
节哀顺变!
回复 ONEWEEK 2011-7-31 18:45
节哀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