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有话请说 //www.sinovision.net/?8144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您可能发表了不同见解,因而惨遭删帖。那么,有话请在这里说,绝无删帖,除非骂人或涉及政治。

留言板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jyc0 2012-5-17 20:04
妇幼圣母观世音菩萨向天下的母亲问好,祝天下的母亲和妇女,母亲节快乐.母亲生育后代养育后代教育后代,你们为人类的发展和进化作出了不朽的贡献,母亲理所当然地应该受到人们的尊敬和爱戴.母亲也是慈祥慈爱的象征,妇幼圣母观世音菩萨愿每一个母亲都有一颗慈悲之心, 不信邪,反对十字邪教.耶稣已经打入十九层地,永不超生.
排队等船票 2011-9-16 09:45
To: 麻脖子 你曾经说:
我知道。如果你是刘谢利益优先论者,我也不和你理论了,呵呵。刘谢和桑黄之间有啥个人恩怨,最后谁得到利益,不是我这个局外人关心的。我们过来忍不住说话就是觉得桑兰太不道德。我们不想桑兰得利也是希望不道德的人不要得到好处而是受到惩罚。如果桑兰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说刘谢不对,就那部分我也会支持桑兰。而那些一心为刘谢利益考虑的人就做不到这样客观,就像一心为桑兰利益考虑的,啥都是桑兰对。
当初与你理论,是因为你的博文极似为桑兰说话,后来才发现你我观点基本一致。
我要下了,周末愉快!
麻脖子 2011-9-16 09:43
To: 排队等船票 你曾经说:
同感。
对岳东晓,只要他再出来说贺梅案,我就整理他自行矛盾假话连片的文字。
我的指向非常明确,只要你岳东晓继续招摇撞骗,我就陪玩。另外,这家伙动不动抡起诉讼的大棒,吓人呢!岂不知我曾经同时启动四个诉讼!

是的,早期我也为这个动不动就说网友触法,怎样怎样和岳东晓在网上论战。后来这个家伙就会删掉不同意见,我就不再理他了。
麻脖子 2011-9-16 09:40
To: 排队等船票 你曾经说:
没有问题,谈不上打扰不打扰的。
坦白地说,我从未在网上发表观点,只是这段时间围观桑案。但同时也见识了不少有见识的网友。
关于对桑兰,你我见解一致:桑兰是始作俑者,必须受到惩罚;海明推波助澜,违背律师职业道德,也必须受到惩罚;但海明的错误,不能为桑兰顶罪。
但我也不是刘谢利益优先论者。
假如,桑兰不是维权,而是以根据自己掌握的确凿证据,来揭露“体彩黑幕”(或有),我会完全支持

我知道。如果你是刘谢利益优先论者,我也不和你理论了,呵呵。刘谢和桑黄之间有啥个人恩怨,最后谁得到利益,不是我这个局外人关心的。我们过来忍不住说话就是觉得桑兰太不道德。我们不想桑兰得利也是希望不道德的人不要得到好处而是受到惩罚。如果桑兰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说刘谢不对,就那部分我也会支持桑兰。而那些一心为刘谢利益考虑的人就做不到这样客观,就像一心为桑兰利益考虑的,啥都是桑兰对。
排队等船票 2011-9-16 09:40
To: 麻脖子 你曾经说:
我对岳东晓是从一开始的欣赏(早期他对桑兰案的评论)到现在的厌恶。除了他在贺梅案事情上的恶心做法,还有那种掩饰不住的利益驱导的动机。现在,某些律师非律师用桑兰的一面之词,一些断章取义的Email就津津乐道“证明了我的预测”,让我不免想起了岳东晓对“贺梅案伟大胜利”的喋喋不休。
同感。
对岳东晓,只要他再出来说贺梅案,我就整理他自行矛盾假话连片的文字。
我的指向非常明确,只要你岳东晓继续招摇撞骗,我就陪玩。另外,这家伙动不动抡起诉讼的大棒,吓人呢!岂不知我曾经同时启动四个诉讼!
排队等船票 2011-9-16 09:36
To: 麻脖子 你曾经说:
我不想在那个桑兰之友地盘多说。其实,那个危言耸听很久前就说我是愤青,一副老气横秋,要教育改造我。我也没和他计较,网上嘛,我没必要说真实的我怎样怎样。自从孙鹰漂白桑兰的文章出来,这个危言耸听就是一个刘谢利益优先论的主要吹鼓手。我是惩罚桑兰优先论的吹鼓手。我觉得道不同不相为谋,基本上不和他理论。他就是评论我的发言,我也不会回复。昨天完全是因为他出言不逊我才跟他来来往往唇枪舌剑的。你我当初理论,说实在的
没有问题,谈不上打扰不打扰的。
坦白地说,我从未在网上发表观点,只是这段时间围观桑案。但同时也见识了不少有见识的网友。
关于对桑兰,你我见解一致:桑兰是始作俑者,必须受到惩罚;海明推波助澜,违背律师职业道德,也必须受到惩罚;但海明的错误,不能为桑兰顶罪。
但我也不是刘谢利益优先论者。
假如,桑兰不是维权,而是以根据自己掌握的确凿证据,来揭露“体彩黑幕”(或有),我会完全支持。
麻脖子 2011-9-16 09:33
我对岳东晓是从一开始的欣赏(早期他对桑兰案的评论)到现在的厌恶。除了他在贺梅案事情上的恶心做法,还有那种掩饰不住的利益驱导的动机。现在,某些律师非律师用桑兰的一面之词,一些断章取义的Email就津津乐道“证明了我的预测”,让我不免想起了岳东晓对“贺梅案伟大胜利”的喋喋不休。
麻脖子 2011-9-16 09:26
我不想在那个桑兰之友地盘多说。其实,那个危言耸听很久前就说我是愤青,一副老气横秋,要教育改造我。我也没和他计较,网上嘛,我没必要说真实的我怎样怎样。自从孙鹰漂白桑兰的文章出来,这个危言耸听就是一个刘谢利益优先论的主要吹鼓手。我是惩罚桑兰优先论的吹鼓手。我觉得道不同不相为谋,基本上不和他理论。他就是评论我的发言,我也不会回复。昨天完全是因为他出言不逊我才跟他来来往往唇枪舌剑的。你我当初理论,说实在的,我同意你桑兰不值得同情的观点。我想现在你大概知道我不是真的同情桑兰。当初辩论,更是把这个当做一个正方反方的选择,不是对错。我写那篇文章就是想让某些人知道,为了刘谢利益或者别的目的漂白桑兰,最后可能就伤到刘谢,民心不是他们能控制,随心所欲使用的。不好意思打搅你了。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