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茹月茶屋 //www.sinovision.net/?123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如果我的文章能像一杯清茶留给您一点回味,那便是这小小茶屋存在的原由。欢迎您常来坐坐。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小说]未曾爱过(7-9)

热度 2已有 2447 次阅读2015-1-16 13:00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7

开车的晓丹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前面的街道,而目光以外的全部感觉却没有放过身旁佩玲的一举一动。佩玲的慌张让他觉得很好玩,而在这样的刺激下,佩玲还是没有像林青那样放纵地大笑。她不是林青。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愿意和这个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女人在一起。过去他从来不喜欢这样的女孩。他喜欢的是那种会玩,会疯狂的野性女孩。这个长得像林青,脾气却一点也不像林青的女人却让他感到好奇。晚上,他下班回家路过佩玲实验室的时候,看到她一个人还在忙碌,就又转回了办公室,心想她可能还有需要帮忙的时候。现在,带着她一起在马路上飞车,却是他没有想到的。

 

因为晚了,餐馆里几乎没有其他的客人。佩玲要了一杯红葡萄酒,晓丹只喝啤酒。“你在哪个部门工作?今天也加班吗?”

 

“我不加班就不可以晚回家吗?我们一起喝酒你何必要问那么多呢?”

 

“你是ABC?

 

“你怎么知道?”

 

“在美国长大的人才喜欢飞车。”

 

“你是不是也很喜欢?”

 

“我不知道。”

 

“我知道。你喜欢。我看到你闭着眼睛害怕的样子真好玩。在高速公路上的感觉更好。下次我带你去花园高速路!”

 

佩玲的心里突然升起了向往。与这个男生一起在高速公路飞车,会是什么样子?她面前的晓丹似乎变成了心底里的一种盼望,他不是一个人,没有面容,只有紧紧地握着的感觉,一起在风中飘飞,身边什么都没有,没有街道,没有汽车,没有房子,没有任何人。

 

她的眼睛看到了面前的酒杯,深红色的酒把她带回现实。

 

“你的中文怎么这么好?”

 

“我爸爸妈妈从小逼着我学中文,上中文学校。真是好痛苦哇。用了那么大的努力,可现在我只会说,却不会写和读的。”

 

“你到底在公司的哪个部门?”

 

“我是临时工,帮你们做一个质量管理的软件,干完了就走。”

 

佩玲看着面前这个消瘦苍白的年轻人,她猜想,他的生活一定很不同。

 

“你很喜欢纽约是吗?”

 

“是的,这个世界上除了纽约,我哪里都不会去。”晓丹奇怪这个几乎对他一无所知的女人怎么这么了解他。“我们兄弟俩人,弟弟从小学习就特别好,爸爸妈妈花了很多心血培养他,他的钢琴弹得很棒,绘画也很好,得了很多奖。可我却不是这样。我就是我,只喜欢按照我自己的方式生活。纽约,是最适合我的地方。”

 

佩玲想起第一天见到他的情景,知道这是一个她永远也不会理解的人。他的生活方式,超出了她能理解的范围。可是这年轻人神情中那种莫然,却使她对他多了一分关注。

 

“我喜欢你。”正在沉思的佩玲,突然听到了这一句话,她抬头怔怔地看着晓丹。

 

“怎么?不高兴吗?”晓丹看到佩玲吃惊的表情,感到很好玩,他愿意看到女人这样吃惊的表情。

 

“你为什么要喜欢我,我可不想让你喜欢。”佩玲掩饰着心跳。“太晚了,我该回去了。”

 

“别走,我没别的意思,你长得太像我过去的女友了。只是你比她可爱。如果她能够像你这样安静,我也许会和她结婚的。现在,她离开了我,再也不回来了。”

 

“你想她了,是吗?”

 

“也许是吧,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她。我过去一听到她的声音就很烦。你长得很像她,可说话的声音却不一样。”

 

晓丹紧紧地看着佩玲,试图辨认出林青的影子。佩玲受不了这样的目光,转过头说:“你一定是喝多了,我不是你的女友。我该走了。”

 

佩玲的拒绝突然使晓丹很绝望,他害怕这个像林青的女人以后不再理他。心里一阵冲动,他伸出双手握住了佩玲,紧紧地:“做我的女朋友吧。我喜欢你。我带你去飞车。” 他的脸在暗淡的灯光下变得更白了。

 

佩玲的手被他握得很痛。而晓丹脸上那痛苦的表情,让佩玲的心也痛了起来。只有一小会儿的慌乱,她恢复了平静,果断地甩开那双手,向门外走去。在门口,晓丹赶上来,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今天失态了。以后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佩玲的脑子里很乱,只想赶快走掉,她对自己说,以后不应当再见这个人。

 

第二天,佩玲一上班就听到了项目经理麦克的留言:“佩玲,明天副总裁要你汇报,为什么你的项目到今天还没有进展?”他在电话留言里不客气地说,“带上你的所有数据和试验纪录,今天上午开会,丹尼要审查。”他的口气不容置疑。看来丹尼已经把试验失败的消息告诉了副总裁,他取得了默许,可以不按照人事程序,绕过佩玲的老板鲍尔直接插手这个项目了。

 

佩玲没有理会麦克的留言,她拿起电话:“小苗,昨天的结果出来了吗?”果真如她预期的一样,补救的试验成功了。

 

然后她给麦克发了一封E-Mail:“我已经拿到了成功的数据,明天可以在总裁会议上汇报。建议取消今天的会议。”

 

在第二天的会议上,副总裁对试验成功很满意。各部门的大小头目也开始把佩玲的项目算在了今年可以报批的产品里。只有佩玲知道,要真正的成功,还有很多实验要做,任何一步走错,都可能前功尽弃。坐在会议室里的丹尼,看着佩玲的实验结果,怎么都不明白,“她怎么让已经失败的实验死而复生,难道她真的有特别技术?不可能,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傲慢女人,怎么可能有什么特别技术,不过是运气吧。”

 

在以后的三个月里,佩玲几乎每天都在实验室加班,每当她的实验取得了成功,鲍尔就会非常友好地鼓励她,“好好干,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如果试验受到了挫折,鲍尔的脸会马上沉下来,埋怨她应当更早一些来上班,晚上加班工作效率不高。

 

佩玲已经根本顾不上鲍尔怎么看她了。她的心里只有一个目标,今年一定要拿下这个项目。要用事实,证明自己的能力。

 

在这一段时间里,她几乎已经忘记了那个曾经搅乱她心绪的晓丹。他们也曾经在电梯里碰到过几次,每当这样的时候,她总是把眼睛看着别处,不理会晓丹寻找的目光。晓丹再也没有邀请过佩玲,他对那天自己的失态很尴尬。怎么会让一个女人搅乱自己的生活。

 

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佩玲才会带着说不清的感觉,回忆那次与晓丹飞车的经历。她从来没有坐过那样快的车。那种快感,深深地留在她的记忆里。

 

8

 

当所有的生物试验的样品寄出去以后,佩玲才发现,她已经四个星期没有与木森一起吃饭了。这天她提前下班,为木森做好了晚饭。

 

 “我今天又要回来晚了,不过等着我,我会回家吃饭。”木森打来电话。

 

佩玲站起来把饭放回锅里,打开电视等着木森回家。她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很乏味,为什么和木森总是这样等来等去呢?我们就不可以什么都不做,出去兜风吗?佩玲揉搓着自己的双手,突然有些动弹不得,双手似乎被晓丹紧紧地握着。她跌坐在沙发里,眼前是晓丹乞求的目光和惨白的脸色。她有些后悔,那天就那样甩下了这个男生,他一定会很难受吧?这样想,让她的心里很不好过。双手被晓丹紧紧握住的感觉让她感到窒息。她心绪不宁地回到卧房躺了下来。

 

木森回到家只看到了锅里的饭菜,却没有看到佩玲。他走到楼上,看到已经睡下的佩玲,以为她是太累了。

 

“要不要我给你端上来,在这里吃?“

 

“不要。木森,我们的钱够花了吧,你换一个工作行吗?我不要这样整天不见面的生活了。”

 

“别瞎想了,今天我刚刚提了一级,过几天,电视台要我去做节目。我也许回家更晚了。不过别担心,我会尽力少加班的。或者实在不行,你就别去上班了,我的钱够咱们用了。’木森轻轻地拍了一下佩玲,“走下去吃饭吧。

 

佩玲的项目成功地通过了生物试验。鲍尔咪着本来就不大的灰眼睛,鼓励地说:“我知道你行,只要你做事,我绝对放心。”佩玲看着他,真不敢相信几个星期前,他还在垂头丧气地埋怨她试验做的不好。

 

同事们一起到餐馆里去吃饭,庆祝这次成功的生物试验。晓丹也来了,他没有坐在佩玲的旁边,而是远远地看着佩玲与周围的同事们开心地交谈。最后不知道谁提议大家一起合影,佩玲被很多人簇拥着拍照。

 

晓丹突然走到她前面说,“我也和你照一张吧。”

 

同事们都有些吃惊地看着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毛头小青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和佩玲合影。佩玲有些尴尬,还是点头同意了。

 

晓丹站在佩玲身边一起面对镜头,自然而然地,他的左手搂住了佩玲的腰。佩玲被这亲密的接触吓了一跳。她面对镜头自然地笑着,可心里却抑制不住地,涌起说不出的微妙感觉。这一次晓丹的手是坚定地,没有慌张。他坦然地搂着她。表情平静的佩玲,在这坚定地拥抱里,完全失去了自己。她突然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不存在了,这只手,身边这个正在微笑的男生就是她的全部。她要和他一起走,去飞车,到任何地方,只要和他在一起。

 

“咔嗒”一声,照相机的快门把佩玲带回了现实。晓丹已经不见了。

 

佩玲回到家,却仍然感觉到腰间晓丹的手。她呆呆地坐在书房里发呆,没有心思做任何事情。木森不同寻常地早早回家了。看到发呆的佩玲,没有打扰她,去做了她最爱吃的热汤圆,端到她面前。佩玲看着木森关切地目光,突然心里一酸,哭了起来。

 

莫名其妙的木森问:“怎么了?好好的,哭什么?是不是哪一部电视剧惹你哭了?”

佩玲摇摇头,她希望晓丹只不过是电视剧里的一个角色。

 

9

 

佩玲把照片带到了公司,准备给晓丹一份。她打开E-mail 却发现了晓丹的Mail “再见,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佩玲急切地打开这个E-mail

 

“佩玲,我真高兴昨天你与我合影。你说过,不想让我喜欢。我也不想喜欢任何女生。可是我却喜欢了你。那天握住你的手,是我生平第一次害怕一个女人会离开。后来我反复地告诉自己,那不是我,我应当是独立的。我却忍不住参加了你的庆祝会。我从来没有看到你那样地开心过。你那天的笑很美。我忍不住要你一起合影。搂着你的感觉真好,我希望那一刻成为永远。我知道我不应该那样想。我的生活里从来没有永远。我不对任何人,甚至自己保证任何事情。我离开了,但是我没有想到,那会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你。昨天回公司以后,老板通知我,公司的财务状况出现困难,我被解雇了。这就是说我不可能再见到你了。这样最好,命运又一次向我暗示,我不可能有永远。你是一个命运可以信赖的人,保留那张照片好吗?作为对我永远的记忆。我不敢保证,我会有一个永远的记忆。晓丹。

 

佩玲拿起照片,那个刺猬头,苍白消瘦的男生,再也不会出现了,除了这张微笑的照片。她知道这个苍白的男生,将会成为她心里永远的记忆。

这次成功的试验,并没有带给佩玲应得的成绩,一个月以后,公司被兼并了,新公司的第一个行动就是关闭佩玲这个分厂,所有的人都被解雇了。佩玲回到家里,不再出去工作,她每天在家里等待很晚回家的木森,在没事儿的时候,她会拿出那张合影,看着那个曾经带他飞车的男孩,一个刺猬头,穿着长长牛仔裤的年轻人。(茹月作于2006年)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ywb678 2020-4-4 20:11
好看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