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李俊华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12404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滴水之恩.....

热度 1已有 172 次阅读2021-2-22 20:18 分享到微信

滴水之恩.....

2021. 1. 13

                                               李俊华

 

岁月如梭,屈指算来,岳母离开我们已经是第七个年头了。

2014年正月十七这天,妻弟打来电话,说岳母去世了。我们三口人匆匆准备,第二天一早就起身向200公里外县城而去。

临近中午抵达家中。后事中的大事已经由妻弟、妻妹基本安排就绪,我们只是做些接待亲友、陪着亲友烧纸、上供等事,然后就是准备夜间的守灵。

岳母去世时,已经是96岁高龄。听县殡仪馆的人说,县里已经十年没有如此高寿的老人离世了。听此说,我们虽然因为失去老人而心里难过,但心情还是平和了一些。因为刚赶到家,妻弟妻妹都说我们路途辛苦,所以白天尽量在家休息,只是参加最后两晚的守灵即可,其他时间、事情都由他们代劳了。

县城地处关中西部,山地多,故还没有完全实行火化,所以允许土葬。且岳母的棺木早已备好,后事一切事情均在县城殡仪馆办,也就是棺柩停在殡仪馆大厅内。殡仪馆附设有厨房,家属吃饭都可以在此解决。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把厨房钥匙也留给了我们,厨房内有采购好的米面蔬菜油等供我们使用,到后事办完再结算。

灵前幔布的几米外,一个炉火烧得正旺,炉子上水壶滚着开水。我们除了按时上香、烧纸外,就是围在火炉旁,和家人、好友絮着往事。

两个晚间守灵中,一直有一位看似五十多、比我小几岁的中年人忙前忙后,家人都叫他小青。不想到了夜深、亲友们渐渐散去后,这位小青依然不肯离去,看样子是要和我们一起守灵!我心有所动,也有些不忍。因为按道理,守灵一定是自家人,或关系特别好的至亲好友才会如此,而这位?我不敢冒然相问,于是趁着去厨房准备饭时,我向妻妹问起:这位小青,跟咱家关系很好吗?还是其他……?

妻妹低声对我说,是咱妈在小青兄弟们遭难时,伸以援手,让小青兄弟们感恩不忘,你算算,瘟 结束多少年了,每逢过年时,小青都是一定要来咱家看望咱爸妈的,年年如此,雷打不动。

正和妻妹说着,妻子来端饭时也加入我们的往事追忆中,我才渐渐知道了事情大致轮廓:

戈前几年,岳父转业后来到县城工作,和小青家是近邻,两家相隔只有十几米远。那时小青父母没有固定工作,只靠摆小摊、卖一些针头线脑、小物件维持一家人生计。瘟 祸起,小青父母被诬以“资本家、小业主”而遭游街、批斗。后来,小青父母怕孩子们惹事,每次外出就把孩子锁在屋里。一天,造反派抓走了小青父母,说要隔离审查,不准回家。到了下午,只有六、七岁小青和幼小的妹妹弟弟饿得哇哇大哭。哭声惊动了岳母,等到天色渐暗、周边邻居都忙于做饭吃饭时,岳母拿了两个刚烙好的大饼悄悄来到小青家门前,对正扒着门缝边哭边张望的三兄妹摆摆手,让他们别出声,然后顺着门缝把烙饼塞进去,又低声说,放心吃,有我在,不会让你们挨饿。   

就这样,一连几天,每天做好饭,岳母就先给他们兄弟送去吃的。几天后,在小青父母对造反派苦苦哀求下,终于被放回来,一家人总熬过了最艰难时刻。

听了这段往事,我沉默了许久,心中也回忆起动乱岁月里亲眼目睹的一些惨剧。也才体会到,在那个一被说成“黑五类”、“有问题”、周边人退避三舍唯恐避之不及的恐怖岁月里,岳母的仗义,挺身而出,给了小青小兄弟多少温暖啊!也难怪,对已经记事的兄弟俩来说,这恩情足以没齿不忘。

然而在岳母心里、记忆里,这样的善举太多、太琐碎,根本不值得牢记。老人家只觉得看到弱小遭遇不公、不平事就要管,就要伸以援手。过后也并不记在心上,似乎全然忘记了。

可是,被救济的小青兄妹却忘不掉,他们清楚,岳母的滴水恩对他们三兄妹却是救命恩!是时刻铭刻在心头的!

其实,那个时间里,岳母也有所忧,因为岳父是37年抗日参军的老干部,所以当时在县城也被划入走资派行列里,时时被造反派批斗。但岳母心正胆壮,不信邪。她常说,我不管也不懂什么“有问题”,我就知道就算他们父母有问题,也不该折磨人家孩子;孩子遭难,我就要管!

……。

吃完饭,几个人又围在火炉边拉起家常。我又重新泡了一壶茶,给每人茶杯斟满。自然,我和小青原来略显生疏的话语也渐渐熟悉、亲密起来。按这里习俗,把关系不错的大妈、婶婶都叫做“姨”。小青在闲聊中也说到过去的往事,他说,人活一世,做人第一条是要孝,第二就是滴水之恩要当涌泉相报!说到这里,小青向幔布望望、向岳母遗像凝神片刻,眼神里有些哀伤。我猜得出,他是向幔布后岳母的灵柩致意。接着,他轻轻放缓的语调似乎在回忆:当年,姨给我姊妹的烙饼……、哎!那是我有生有以来吃得最香的烙饼啊…….,那香味儿、那恩情,我永远都忘不了!

说到最后几个字时,我看到,小青的眼睛有点儿湿润…… 

出殡、下葬这天,小青依旧是最忙的亲友之一。

后事办完的答谢宴,我和小青碰杯,我对他说,你的观点我完全赞同,也希望你有机会到西安时来我家,咱们一醉方休。小青也豪爽地一饮而尽,说,好,一言为定!

岳母走了,但是她的善良、仗义故事,却长久留在我的记忆里,念兹在兹,默默不忘。

                                                                 2019. 12. 16

                                                             2021. 2. 10改定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Lmd 2021-2-23 09:15
善良是有人性!野蛮是丧失了人性。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