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wsqa139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12622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人火俱乐部〔4〕共十节

已有 589 次阅读2012-5-4 22:30 |个人分类:中篇小说|系统分类:文学| 俱乐部 分享到微信

姚依林出生地与他本人后来产生的智慧有着藕断丝连的关系。他的祖辈们都来自大西北那片荒凉的地方,一方土地造就一方人的理论在姚依林这位不可多得的人才身上得依实现,他一生的奉献就是管理好几十万人口的档案资料馆,对档案袋里的灵魂他照顾的有没有瑕疵只有他自己知道。
  
  姚依林父辈们一生的档案资料,从来就没有来光顾过他管理的档案馆,好在姚依林他退休后,有一天终于轮到他去保管他父辈们的档案资料了,可是姚依林他捧回来的档案资料上面却还附加了一张,放大了好几倍并卷上点黑沙的照片。
  
  姚依林的父亲是在他刚退休后一年差一点时,交给姚依林他一生的荣誉资料。姚依林的母亲原先活着时与死去后没有什么不同,母亲有着一双漂亮的眼睛但没有光芒,无论白黑两重天都和她眼睛无关。自从姚依林他父亲从烟囱里出去后,他母亲从此就没有花过一分钱的电费,只是在用水方面浪费了不少。
  
  姚依林母亲的智慧不多,但大部分智慧都给姚依林抢走后注册了商标,姚依林留下些他用不上的七零八落的智慧丢给他母亲正常生活使用。他母亲在他父亲钻进烟囱里后没一年,他母亲也找到了进洞口的方向,拼杀一番后也勇敢的从烟囱的正大门出去了,消失在漫无边际的天空之中。
  
  姚依林是他父母亲唯一能撑门面的乖儿子,讲起来父母亲除了给他一条健康的生命外,剩下来打江山的活全靠他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去干了。他的父亲只能站在高山坡上远远的望着儿子挥汗如雨的景头而无可奈何。现在姚依林两袖轻风四处流浪无家乡可归。他整日整夜围绕着李梅梅这位乡下的女人过日子。
  
  李梅梅的到来,在姚依林他人生道路上写下了更精彩的一笔,但是管姚依林档案材料的后生,确没有留意姚依林退休后的动人事迹,但是管姚依林档案材料的后生也无必要非把每一个人一生大大小小事迹,全一古脑的装进档案袋里备查。让笨拙迟钝的t察捞个便宜。
  
  姚依林和李梅梅的爱意生活的温度,被时间这个恶魔溅上冰河水之后,也彻底地降了温度。原先温度烧到四十五度以上的温度,现在已降至人体正常体温二十七度上下。他们做活塞运动不象从前每日三餐,餐餐动荤,闹得楼下李嫂整日骂他是合法的婚姻o客。
  
  现在他们三两天夜晚来一两次大的地震似地活塞运动,强烈的震荡声常常把已经进入睡眠状态的李嫂,从香甜的梦中闹起来,来领走她忠实的听众的门票。有时李梅梅兴奋之余还顾及楼下的李嫂,做起事来总是两腿弓起来抬高自己的身体,让背与床板之间悬起一个空隙,让叽哩咕噜的吵闹声音随床板之间悬起的空隙传出野外,分给出野外野猪野狗们去享受耳福,也不愿意让李嫂听见尝的心里发慌。
  
  李梅梅每次做这种动作时,总是小心翼翼抬起腿不加思索的去做。姚依林确很不体贴保姆李梅梅良苦用心,活塞运动一开始总是拼命的由着性子来刺杀,弄得床板总是叽哩咕噜乱响。姚依林顾及楼下的李嫂,只要抓着机会就强攻硬守,结果每次用力都从悬崖上摔到楼板上,一场八级地震似的震荡声荡然无存的产生恶果。楼下的李嫂拿着衣叉拼命的捣动姚家的楼板发出哀乐声。李嫂一边强烈的捣弄楼板一边带着忧思骂娘:“你们整日的顾自己快活,也不顾别人的心情呀?欺负一个单身女人有什么乐趣。”
  
  李嫂下面还有一串男人听不懂的脏话没有播放出来,被现场直播记者给挑了。李梅梅是正宗的女人,她能听懂女人与女人之间的信息传播,但她没把李嫂的话翻译给姚依林听,只顾及姚依林从她身上掉到楼板时,让她身上的重量减少了一座泰山感觉很不舒服,赶忙伸出一只粗壮有力的手,拎住姚依林光溜溜的身子象扔死白兔一样扔到自己的身上,再重新放到原来的战场上继续战斗。
  
  李梅梅算是有良心的女人,也算是要脸面她的女人,她每天总不能让李嫂听见她身上发出叽哩咕噜乱响,也不顾李嫂个人的心情呀。李梅梅自己也不能忍受身上驼着一个泰山,背后再让李嫂用衣叉指指点点骂着,这样做再激烈的活塞运动心里也不快活。李梅梅索性一翻身坐起来对姚依林说:“你干脆把李嫂也纳入我们的队伍里来算了,这样做起事来得心应手轰轰烈烈。”
  
  李梅梅又说:“用自心比人心我们也有说不过去的地方!李嫂一个单身女人整天晩上都听到楼顶上叽哩咕噜乱响,她心里能不乱想吗?我们本身就理亏。”
  
  姚依林一听李梅梅从嘴里吐出来的词,有点象他跑出烟囱去的老婆一样专门投其所好。他的心里一下子荡漾起来,坐直了腰望着李梅梅。李梅梅的话就象在一条清水河的平面上扔了一块石头,丢下去就翻出来一正浪花,直接让光观者看的舒服。然而她这块石头扔的地点正好把姚依林聪明脑袋里的智慧砸了个洞,从洞里流淌出许多智慧的结晶体,这一下让姚依林兴奋了。他不顾一切的把早已蓄意在大脑里的发言稿调了出来说:
  
  “你的说法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我早就想开个人火俱乐部,让那些有火的人走到我家来放松放松,等他们完全彻底放完了,我们再来收钱。他们放的越多,我们收的钱就越多!”
  
  我这个人火俱乐部就象一个正版的印钞机不参一张t钞。我这个俱乐部要开就拚命的开大些,内容要多点、面向范围要广大点,对象要多点、男女老少都行。如果真的能开到天安门广场旁边,我就上中t电t台做广告,让全球人都知道我姚依林开了个全球最出色的俱乐部!”
  
  李梅梅团聚着腰无精打彩的问:“开这样的俱乐部要不少钱吧?”
  
  姚依林话夹子一打开什么词都朝里面冒出来:
  
  “钱不是问题,我在任国y干部的时候就搞了不少钱,光建一个区t大楼,我就捞了二千万元。还有人事科装修项目,以各种名义开的发票就是几百万。这点小钱我老姚准搞定,不愁没钱花就愁没事干。”
  
  李梅梅虽说是乡下女人,但她心底里的学问不比城市里的女人差。她的优点就是做现实打算。我在你老姚身边拿工钱就不能乱说乱动,也不能干缺德的坏事。就是我走进烟囱冒出去的烟,也一定要和蓝天一样的蓝。
  
  老姚他想干事业我就支持他干,干好干坏不与我关联,我决不能说那些不中听的不三不四的话让人心里赌的慌。城市里的女人与乡里的女人就是大相径。姚依林要开俱乐部的事,要搁到城市里的女人身上,她们就会叽叽喳喳说些自做主张的话,泼上点凉水让人心里冰扎凉的,搞的乌烟瘴气一事无成。
  
  城里的女人总是算计野男人到天堂后的遗产分割问题,她们与野男人他家人谈遗产分割问题时舌剑唇枪的干。乡里的女人就不要野男人进烟囱后的钱,那种钱想争也不是能争得到的。她们只顾眼前能骗一个算一个,用没了钱再换一个野男人就是不谈一辈子的事,这种现实主义生活活的真的一点不累。
  
  姚依林看李梅梅大力支持他去开人火俱乐部就满心欢喜说:
  
  “我要是能开好人火俱乐部每月给你一万元工资让你快活。”
  
  此言一出你瞧——?乡下女人没费一点工夫就把野男人哄的颠三倒四的支付了钞票!保姆李梅梅一听高兴之余又一把拎起姚依林这只小白兔朝自己身上一放,一直战斗到天大亮。­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