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wsqa139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12622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小说】愚人的伤痛(六)

已有 878 次阅读2013-2-12 06:27 |个人分类:中篇小说|系统分类:文学| 小说, 分享到微信

今天是初二,街面上灰色朦胧,冷静冷静的大街上,一眼望去清清爽爽,马路像被拖把拖过一样,穿吉黄色的清洁工头上冒着汗水,抓着大扫帚,一把力气下去,抛出一片清洁;一把力气下去,营造出文明育人氛围;一把力气下去,创造出一种幸福生活美好的瞳景。
  
  今天阳光没有,太阳被烟花炮竹炸昏了头,躺在家里没出来。雾蒙蒙的天裹着寒气,不停顿的向空间散发出寒冷的空气。大年休息时期,街面上给人第一感觉就是安静,安静,很安静。以往的噪音不知去向哪里去了,现在你只要走出家门就能听见,早晨雄鸡剁肉的美妙声响,轻轻的震荡,森林般的清晰声入耳,雄鸡剁肉的美妙声响四处都有,经房屋音响似的共呜放大后,美妙声形成一片繁忙,喧闹,热情飞乐的景象,同时展现出过大年时期,男人们优雅闲趣不急不躁,为了繁衍子孙,不辞辛苦的在忙忙碌碌,把爱情的甜蜜推至到高潮,扩大成艺术的情操。
  
  一位胡爷爷说:“一到大年期间,我就能听见江对面的鸡叫了,那雄鸡叫几声我都能听得清清楚楚,要撂倒平常,那有的事!不说鸡叫声了,就连轰大炮声音也听不见,整天乱七八糟的噪声太多了。”
  
  大年期间清晨起床,起的最早的要算孩子们,他们没有事事可做,只顾自己拚命玩自己的东西。一早起床,放烟花炮竹,把天空炸的人死牛瘟;把空气炸的黑漆抹乌;把环境炸的乌七八糟;把人炸的头晕目眩;把欢乐炸的心惊肉跳。
  
  晚上南京老门东彩灯辉煌,烟花冲天,闪闪烁烁,大人带着小孩,小孩牵着狗狗,人脚踏着人脚走进欢乐游览胜地。
  
  老门东游览区人头攒动,肩并肩,跻身擦背。守护大门的保安,目光神视,见狗就拦,狗狗焦急万分,保安们一个劲的乱叫唤,人狗分开,狗犬勿入,狗主人只好止步。今年卖汽球的全冲轻气,手一丢就飞上天,卖价贵的吓人,这些哄孩子的东西还是很好卖的,卖气球的人一晚上收入不匪。
  
  一位苗族老太,头上裹住一个黑色的巾帼,地上放了一个圆扁,里面放着各种银器在叫卖,银器在彩灯的光耀下,亮闪闪的很耀眼。卖羊肉串的新疆人无处不在,蓝蓝的烟,一股刺鼻的羊烧味四处漫延。喜欢这种味道的人还真是不少,吃客们总是挤的一圈一圈的,购买踊跃。
  
  我经过一阵玩乐,已近晚上十点钟。一位穿着洁黄色的清洁工还在忙着扫地。一个三十来岁的妇女满头汗珠,她抓住扫帚杵在那儿休息。
  
  “你那儿人,安上还在扫马路?”她有点羞涩,脸上泛起红晕。
  
  “每月拿多少钱?”
  
  “五百?”她抓住扫帚棍杵在嘴唇边,一边笑一边说。
  
  “五百?不会吧?怎么可能呢?”
  
  “我是上晚班,每天晚上七点到十点。”她看我跟她说话很投机,也就放松了自己,说起心里话。
  
  “三小时!还行!”
  
  “你孩子多大了?”
  
  她个子不高,一头短发,白霜一样脸面,前额粉红色,一双雕琢的眼睛亮亮的,一个蓝色的口罩,耳带一半挂在耳朵上,敞开门的嘴,露出满口白牙,脸上雪白干净,没有绉纹。
  
  “大的十岁了,两个两男。”
  
  她高兴起来,两只脚调整了一下重心,弯曲的左腿伸了伸直,消除一下疲劳。她笑了,笑声很她听,没有农村人的声音,清晰的笑声改变了我对她的印象。
  
  “你现在苦将来还要更苦。你什么年龄来南京打工的?”
  
  “结过婚后才来。我们那儿来打工的人很少的,我们是山区里的人,也没见过什么世面,出来打工害怕的很。”
  
  我看见她转动的眼球,只有优雅和透彻的灵魂存在。她对生活没有报怨什么,只把辛苦劳累归终自己就是这个命,命该如此,自己就应该随命而去,没有什么不好的欲望去改变自己的。
  
  “你要是在做姑娘的时候,就来城市里来打工,说不定你还能找个贪官,你的命就改成好命了。”
  
  “贪官看不上俺的!”她那双眼睛非常美丽,又非常的和善,没有孤独,没有忧伤。
  
  “能!贪官就图女人漂亮,身材好就行!”
  
  呵呵……呵呵……
  
  我很喜欢听她的笑声,甜甜的很纯然,像山水小溪,自然而然的向外流淌。
  
  “俺村一个女的就是当姑娘时出来打工的,打坏了,在外学会卖淫了,她男人跟她离婚了。所以我们家里人,就不允许我们出来早打工,非让我在农村找个家后,才允许出来打工。”
  
  她身上洁黄色的衣服,代表她的灵魂是纯洁的,她用自己的汗水浇灌别人的幸福,她用自己的勤劳,给南京城带来清洁和美丽。
  
  “你也没找到有钱的,找到了也不会在这儿扫马路了。”
  
  “俺就是这个命,只能扫扫地,住二百块钱的破房子,吃便宜的饭菜。”
  
  她整个人的形象高大,美丽,干净,朴纯朴。
  
  “你呀,那张船票上错了船,你应该上游艇,你却把老天爷给你的那张船票上了渡船了,那能享受到清福呢?”
  
  “俺村一个男的出来打工也早,他打工也打坏了,回去把他老婆给辞退回家了。人家还给他生子两孩子!他全不要了,他在南京找了个大姑娘生了娃。”
  
  她始终把自己的命归宿到劳动人的命,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多苦点钱,让孩子们尽快过上好日子,能让孩子读上好的学校,让孩子带给他们幸福。
  
  街上游客很多,在我们身边穿来穿去,擦身而过,但不影响我们之间的谈话。寒冷天,寒风一阵刮来,一阵刮去,树头上的枯枝嗄嘎吱吱的响,无情的小雨也飘荡起来,我看看天实在太坏了,看看不能再久留了。
  
  我向她打了个招呼:
  
  “再见!”
  
  “再见!”
  
  我朝她挥挥。她朝你微笑,目送我远去的背景。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