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wsqa139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12622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原创】长篇索婚(大结局--29)作者:池横

已有 956 次阅读2013-4-13 02:19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系统分类:文学| 原创 分享到微信

 茅棚的儿子茅添,是茅棚面临死完之前,一块撂之不下的心病。茅棚儿子茅添的生命就是茅棚生命的再延续。茅棚儿子如能健康的生存下去,就等于茅棚这个标志性的人物,还活在世上,所以茅棚无论任何都要在他活着的时候,把儿子将来一生的事情考虑安排好。
  
  如果茅添真的能按照茅棚心中所愿,毫无忧虑的活蹦乱跳的活在地球上,就能给茅棚的鬼魂添上无限光彩。也就能让茅棚这个“天才”思想和灵魂永存的机会。
  
  茅棚现在在思索儿子茅添将来的人生路应该怎么走?茅棚思想里装着儿子茅添,是因为茅棚现已经为儿子存足了生存的资本,有了足够的生存的资本,儿子茅添将来不愁没有生存和发展的空间。
  
  茅棚伸出左手,拍拍儿子的头,用凝视的眼光看着茅添。茅棚心里想:“你将来的人生路应该怎么走?你的将来是祸是福?我不知道。”
  
  茅棚手延着儿子的脸夹扶摸。
  
  茅添八岁的孩子,他心里知道:“自他妈妈去世后,他的身边就失去了一种东西,那种别的孩子都有的东西,而他没有,一个慈母的“爱”字和一个伟大的“真实”两个字。然而这两个人间必须存在的东西,是每个来到世上的孩子都俱备的,恰恰是他彻底没有,自己却落在金钱包装的柋子里,除了金钱之外,一切的爱和真实都无处可找。”
  
  茅棚对儿子说:”假设你没有爸爸在身边,你能自己照顾自己活下去吗?“
  
  ”爸爸不会离开我,我不离开爸爸。“茅添搂着茅棚腰,眼泪从眼眶里流出来。
  
  茅棚从儿子的泪水中敏感看见孩子的落弱一面。他太小了,这个世界也太大了。让一个八岁的孩子去承担这么大世界压力,他整能承受得了?让他在这么大的世界上,靠孤独一人下去?能行吗?他将来的一切一切,我都必须在我死之前要为他考虑好,为他想好每一步。茅棚捧起茅添的脸,凝聚的浑身力量,全用一双眼睛看着儿子稚嫩的脸,他心里在发酸。茅棚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说:
  
  “走……爸爸今天要把你一生的事给办完,你一定要记住今天的日子,是你将来一生中最难忘的转折点,好好记住你爸爸带你去过的每一个地方。
  
  茅添含着眼泪,仰视着父亲的脸,听着父亲的谆谆教导,他点点头,咽了咽哽咽的喉咙,又大声“嗯”了一声。
  
  茅棚看着儿子的举动,感觉儿子忽然长大了许多,人懂事了。像是茅棚的儿子,他伸着手,拎着茅添向北京市中心冲去。
  
  茅棚带着儿子走进了北京的银行。茅棚把手上几千万资金积蓄打进银行,给茅添办理了一切合法手叙他,又拿出来一部分出来换成了金砖,又存储伍佰万定活卡,写上儿子的名子茅添,又反复教茅添如何使用存储卡取钱。
  
  然后告诉茅添:“你今年已经八岁了,你的生日是一月八号,你记住你的银行卡上的密码,是你的生日四个重复。
  
  茅添点点头,我记住了。
  
  茅棚又把儿子带到银行,租用了一保险柜存放所有的金砖,并交付完了二十年的租金费用。又把钥匙送到另一家银行保险柜里,保存二十年。办完一切事情后,茅棚一声叹息:
  
  “我真是人在天堂,钱在银行呀!”
  
  这位已开始长记忆的茅添,望着父母无奈的表情流下了眼泪。
  
  茅棚说:“你看看这家银行是全市最大的银行,他门口有两个怪兽,叫貔貅,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你只要记住这两个貔貅,你长大之后来找它,它会给你带来好运的。
  
  茅添点点头,用手摸了摸银行门口巨大无比的黑色貔貅。茅棚一看儿子用手摸着光溜溜浑身发灵气的貔貅,灵感来了,他想,一定要代儿子买一个貔貅挂在脖子上,好让他永远的记住这个貔貅,保他平安一生。
  
  茅棚又带着儿子起进古玩商店买了一个不值钱的貔貅,挂在儿子脖子上。然后一再叮嘱,看到这个东西就是你的银行,要钱用时就到这儿来取。对谁也不许说,否则你就会被别人害死掉的。
  
  茅添在父亲茅棚的关照下,牢牢的记住茅棚每次为他办理银行手续和经过和地点,他详详细细的刻录住父亲茅棚的谆谆教导。
  
  茅棚又一再嘱咐儿子,千叮万嘱说:“今天爸爸为你所做的一切,你对什么人也不能说起,把它烂到肚子里,也不能跟任何人讲。否则你会惹来杀身之祸的。”
  
  茅棚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他老泪纵横凝视着儿子,把最终的一把钥匙挂在儿子的脖子上,又反复一再叮嘱;
  
  ''钥匙就是你的命根子,谁也不能给,就是警察找你也不能给,你一定要藏好,人走那里就把钥匙,带到那也不能说它是干什么用的钥匙,说了你就没命了死定了!等你到二十岁后,你到这家银行来拿钱足够你一辈子使用了!''
  
  茅棚估猜想自己生命己走到尽头,活不了几天了,就令叫苛施给他搞把手枪来,拼杀一下,人死的还利落点。
  
  苛施现在已经有着神通广大的本领,没有几天,他就为茅棚搞了一把左轮手枪。茅棚摔给他二十万,苛施乐呵呵笑了。
  
  茅棚带着儿子来到北京火车站,准备返回老家。一个披散着头发衣着很破烂的妇女拉了一下茅棚,可怜巴巴伸出手来:
  
  “大哥给点钱吧,我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
  
  茅棚看着这个场景,让回忆起他的当年,他刚刚来到北京时,那种混沌的景象,真不是他妈人想干的活。茅棚拿出钱来,他情不自禁递出去一百元钱递到她手中。茅棚看清楚了她丑恶的嘴脸,是暗脏的,他们从血管里流出来的血液都是黑色的,带有毒蛇的毒液,他们的口如毒蛇一样,都想吞吃大象,都想吞噬江山,他们的心比天还要大。我撤钱给他们,就是把我过去的罪洗清,让他们背着罪恶去死。
  
  那女人见到一百元起手的太少了太少了,大惊十色说∶
  
  “你给我的吗?你真的给我的吗?太好了!谢谢,谢谢你!你是好人,真的好人呀。”
  
  茅棚说:“真的给你的。”
  
  女人说:“你是全世界最好的好人!你是好人!好人,你是大好人,谢谢,谢谢你!好人一生平安!”
  
  茅棚掏钱给女人时,眼光是凶狠的,他心里在发怒。他恨这个职业上的每一个人,恨这些用白话、假话、来欺骗这个世界,欺骗真正有良心的人。他们用别人的善良之心,来辱骂自己的灵魂。他们伸手向别人乞讨,就是用良心换取一份罪恶,用别人血汗钱换取一份丑陋的心灵。
  
  他今天掏钱给他们,就是想用同行人的手去扇同行人的脸,他用心告诉他们。我知道你们在说谎,在欺骗这个世界,欺骗走过路过的善良人的心。我知道所有善良人给了你们钱也不落好,仍然像没给你们钱一样,遭到你们的漫骂。这个世界黑白不分,好坏不分,只要能中生存就行。
  
  茅棚此时感觉空气都凝固了,他自己就象一个强硬的僵尸。茅棚说:
  
  “你是在为我致“悼词”吗?”
  
  那女人不理解茅棚说什么,还一个劲儿地说:
  
  “你是好人,菩萨心肠,好人!”茅棚又说:
  
  “你是在跟死人说话对吗?我越听越象你在表扬我这个死人呢?”
  
  女人这下听明白茅棚讲的话,她了站起来说话:“大哥你确实好人,你八辈子祖宗都是好人呀!”
  
  茅棚发出冷漠的目光凝视女人说“你说我是好人?我好么?我也能算是好人吗?我念你是我过去的同行,我才给你钱的!我这辈子就做过这么一件人事,算是好事?真的算是好事吗?你回去后可别骂我就好了!我还谢谢你。”
  
  女人笑了,弯着腰越笑越刹不住车!茅棚象推磨似的又说了:
  
  “我除此今天之外,已经是做尽了坏事的人!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我还是个大骗子!我知道我很快就要坐牢了,也很快就要下地狱了。我现在尿尿都尿不出来了,医生为了能多骗我两个钱,在我肚上拉了个口子,插根管子,让我的尿自由出去。我现在比太监的命,还要苦命,他们只少还能活到八十岁,然而我四十几岁就要挂了!”
  
  女人终于踩住了刹车不再笑了:“不会的啦——大哥,你算好人啦,好一生平安,坏人活千年啦。”
  
  茅棚受到她感触:“对!你说的也是,好人不常在,坏人才活千年!我今天四十二岁就死了,也算是好人就义对吗?”
  
  茅棚又给了那女人五拾元钱走了。女人在茅棚身后发疯似的笑,一边笑一边骂:“傻瓜!你去死吧,早死早好,人渣……。”
  
  “北京再见了!好人不常在,坏人活千年,我茅棚算是好人就义”。茅棚:“哈哈……哈哈……。”
  
  茅棚带着枪,带着儿子。带着他刚刚得到的信念:“好人不常在,坏人活千年。”坐上了开往他的老家,嗼哈县的火车!茅棚这次行动,是他一直在心里酝酿的一个伟大的构想。他要把八岁大的儿子茅添,交给他结发妻子翠珍扶养,再给翠珍一笔钱。
  
  快速的高铁火车,一分钟就奔出田野风光。他们感到喜出望外:农村的天空怎么是蓝色的?水怎么是清的?空气怎么像是刚生产出来的新鲜空气,如果我在农村生活,我可能活到一百二十岁,我喜欢农村,我喜欢绿色的小草,绿绿的小草,一块硕大的空间。给人感观上的刺激。一大块一大块绿色,展示出它生命的强旺。绿给人们带来了绿色的美,它给予的感观增凑了绿色的元素。茅棚头脑里似乎是乎一阵风似地身上带着足了本钱冲向农村。
  
  凌晨一点,天空的白云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茅添跟着茅棚踉踉跄跄来到嗼哈县的老家。女儿翠珍已经长大成人,己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根本不认识这个父亲。
  
  过去茅棚在农村,喜欢过大自然的生活,看习惯了黄土,看习惯了蔬菜,看惯了黑色脸皮,满脸皱纹脸的女人们,他也没什么可挑剔的,只要是女人,能娶一个回来就行,只要能生孩子会过日子就行,这样就很满足很满足了。现在再看看老婆和女儿心里无法接受。
  
  翠珍箭在弦上,气在心上,她说“你现在想起我和孩子,我和你结婚二十几年,真正在一起生活,只有二年,有感情吗?明确的告诉你,我是找不着你,不然我们早就离婚了。早就不是夫妻了。”
  
  老婆心想:这个世界怎么这么冷酷,男人的心怎么这么凶狠,他凭什么把野女人生的儿子交给我带?这个野外的种,谁家的苗,什么根我都不知道,把这个祸根留给我,那十几年,我什么情况都不知道,用到人来了,平时都没处找去,见到面就是事,而且还是让人扛不起的丢人脸面的事情。这样的事情我决不接受,那怕死也不能答应。”
  
  “孩子从小学读到大学,当年小学校周围还有农田,上学的路上全是我一个人抱来走去,风里雨里,雪里,冰上冰下,我吃的苦朝肚子里噎。你死那里去了?你朝家里寄过一分钱了吗?打过一次电话了吗?你人呢?现在人快死了,让我来代你收尸?养野女人生的孩子?你真拿老娘当傻子哟!”
  
  “你的儿子和我一点关系没有。你死了,你就把他带走一起死。”
  
  茅棚哀求:“老婆——拜托。”
  
  茅棚说:“现在不是还没有离婚吗?”
  
  翠珍说:“我以为你死定了,我跟死人还办什么离婚证呢?你该找谁就去找谁,这孩子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不可能带他的,喂他吃喝的,坚决不带!”
  
  茅棚再也没想到她那温文尔雅很老实的老婆,己变的他都不认识了!他一直保护好好的净土也染上化肥了!现在人变的谁也看不懂谁了,这世道昨变的人不是人的呢?。
  
  茅棚一把抓住十八岁的女儿佳佳说:“你是我女儿。”
  
  茅棚指着茅添说:“他是我儿子,你们俩是同父异母,你们俩有着割不断的血缘关系,你就有义务照顾好你的弟弟!”
  
  佳佳摇摇头,表示不能接受:“我从来就没看过的弟弟。”
  
  佳佳来回摇着头不愿意接受这个弟弟。
  
  茅棚他看着女儿,其实也是个陌生人,茅棚离开家女儿才两岁,现在十七岁了,她根本就不认识他的父亲,更谈不上有什么感情,茅棚知道自己一生最亏欠的就是这两个亲人,而又是最恨的两个亲人,在他临死的时候,都不愿意伸出手来帮他一把,让他放心的离开这个冰冷的世界,茅棚心里在打仗,现在应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茅棚眼睛里含着泪,在茅棚的眼泪中,含有太多的失望和怒恨,他把怒气发在不通人情的老婆身上,他心里想,我用金钱可以买弄别人,可以买女人的身体和一切,而我现在用钱却买不来老婆的心,就是伪装一下的心也买不到。太令人气愤了,茅棚如意算盘彻底破灭,他心冷了,完全冷了!茅棚一下子愤怒涌上头来。他像失去了理智的豹子一下子发疯起来,拨出手枪朝天开了两枪:
  
  “下地狱去吧,我们一起下地狱去吧!他向老婆咆啸”
  
  茅棚在心里战中失望了,他知道自己摘下来的苦果,只有自己吞下,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承担,没有人会来帮他,就是老婆也一样,有的地方还不如外人,失望。
  
  听到枪声的左邻右舍赶紧拨打电话,叫来了警察,无数的警察,无数的警车,飞驰而来。无数群众一会儿把嗼哈县,茅棚家围的水泄不通。红色警灯闪闪发光,灯火发出威风凛凛的光芒!
  
  警察开始用扩音器喊话:“茅棚你放下武器,刚快放下武器,投案自守,争取宽大处理,抵抗是没有用的。”
  
  茅棚原没想闹这大,想把儿子托给老婆,给老婆一笔钱自己开枪自杀。那知老婆坚决不肯接受,又碰上女儿,也不接受把他,都将他往火坑里推。
  
  茅棚看看到来了这么多警察,心想:''我天生是死人了,活着也没什么价值了,只能拚一个算一个了。''
  
  茅棚一把抓住老婆问:“你愿不愿意带我的儿子。”
  
  老婆说:“你打死我也不会带。”
  
  茅棚把枪顶着老婆头就是一枪。一枪打死老婆。老婆两腿一蹬死了,死在茅棚的枪口下。
  
  茅棚然后对儿子茅添,女儿佳佳说:“做好人很难,要一辈子,做坏人只要一秒钟。你们的爸爸现在是刹人犯了,是坏人了。但要我做遗臭万年的坏人我还做不到,那很难很难。你们俩好好活着!”
  
  茅棚拿着枪就向房外冲去,一边冲一边胡乱的开着枪。枪声惊动整个千名警察,所有警察,被茅棚勇敢的冲出来的行动,感到大惊十色。
  
  警察立即开枪,只听见无数的乱枪声,划破天空。茅棚被打死了。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