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wsqa139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12622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原创小说】愚人的伤痛(十) 作者:池横

已有 444 次阅读2013-4-13 23:47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文学| 原创小说, 分享到微信

过大年,街上人少了,天上的阳光也少了,寒风增多了,但别忘了,老年人坐在一起谈话的话题多了。
  
  “陈家媳妇过年前突然死了。”
  
  王嫂路过秦淮河河边,把这消息丢给了站在河边,吹牛皮的几个大爷。
  
  王嫂还说:”告诉你们,陈家媳妇她平时什么病也没有,那天上医院是因有点小感冒,到医院,医生开了药,让她坐在挂水室里挂水,挂着挂着就挂死了。她们家人找医院论理,你们知道有个坏医生怎么说?”
  
  大爷们像围墙似的把王嫂围在中心。眼睛的目光像打开雷达一样扫描,嘴张开多大的等接下文。
  
  王嫂接着说:”那个坏医生说,到医院来人死了,这太正常了,因为来的人都不是正常人,都是有毛病的人才来医院看病。你是看了医生,还有病人还没来及看医生就死了。病人死在医院是对的,你说那个有问题的人,死在外面的?不都是死在医院里吗医生也不是神,让他不死,他就不死了吗?
  
  大爷们摇摆着头,瞪着眼也没言语,只管拿耳朵听。
  
  王嫂接着又说:“你们说说,一个女人就得了一个小小的感冒,医院就把人结挂了,这从情理上那里能说的通?”
  
  王嫂接着又说:“那医生嘴很能说,他的一张嘴,顶人家女人两张嘴。他说,就因为是小小感冒才误了大事。谁都不拿小小的感冒当一回事。你上医院来,就给了医院三块五毛钱的挂号费,你说,叫我们医生怎么为您服务吧?街上擦个皮鞋,上个光,还要十块钱呢?况且医生后面还排着长长的队伍,我们不能就为你一个“三块五毛钱挂号费”看几个小时病吧?而且还是小小的感冒,医生只能按通常情况处理了。“
  
  “他下的药是不是下错了?”吴大爷流着口水说。
  
  ”他们说没有下错,不相信可以验尸。医院也说没有下错!不相信可以验尸。“
  
  “那人死了是真的呀?这是不争的事实呀!”陈大爷弯着中风的手臂,抖索抖索说。
  
  “医生又说,如果你一个小小的感冒,我们开二千元的检查费单子给你用,你愿不愿意?你肯定不愿意!而且还会说,这家医院宰死人了。一个小小的感冒,就宰人二千元检查费,情理通吗?告诉你,就是因为她得的是小小的感冒,才隐瞒了重大的病情,大家都忽视了她的表面现象,医生才安常规收理。如果叫她花上二千元检查费,检查一下身体,她不一定会死。我们医生跟病人一样,都不是神仙,如果事先知道,不说二千元检查费,我说二万元检查费用,她家也会愿意掏的。”
  
  “这个医生什么人呀?他的嘴肌相当发达,我看他都快赶上我们国务院新闻发言人洪磊的嘴巴了,死能讲!。王大爷说。
  
  ”王嫂子,你说的这是医院的院长,还是医生说的话?要是我就把他的嘴巴撕成像安子鱼一样,让他坐着不嫌腰痛,搸他一顿。按他这么说,医院不就是个杀人场了吗!“卜大爷气愤的说。
  
  陈大爷说:“这医生说的话也有些道理。你要常上医院就知道,每个医生后面都排的很长队伍。病人都是急着去看医生,医生也忙不了,想想你就给人家三块伍毛钱的挂号费,又是小小的感冒,挂点水也就算了。再说医生也不是神,他一眼就能单单独独看出你得的是重大病情呢?如果当时代你开二千元的检查费用,去检查身体?当然行不通,医生他只能根据你的口述下药,医生还是没有错的。”
  
  吴老头说:”当然了,你儿子是医生,说话胳膊总是朝里歪。再说死的也不是你家媳妇,如果死的是你家媳妇,你绝对不会这样说了。“
  
  李老头走过来,问王嫂:“后来呢?”
  
  ”后来医生说,我们只能表示向死者家属致哀,有些很特殊的病,我们做医生的也是无法能看出来的,比如像春天容易发的H7N9禽流感,至今也无法把它病因检查出来它也是小感冒。如果得到像H7N9禽流感,这种无法找到病因,也无有特效药治疗医生也没有办法人无先知,也无后悔药可治。“
  
  “就这样完了?草芥人命!”吴大爷流着口水说。
  
  ”医院也黑透了,那人不当人,眼睛总是朝钱眼子里钻,给什么钱办什么事。“陈大爷仍然弯着中风的手臂,抖索抖索说。
  
  “我们不能因小小的感冒,塞给你医生二千元红包来看病吧?不至于吧?给三块五毛钱的挂号费就把人朝死里看?这情理就通?”王大爷说。
  
  王嫂说:”人死如灯灭,死了死了,还能怎么办呢?“
  
  “医院还赔钱啦?”陈大爷仍然弯着中风的手臂,抖索抖索说。
  
  ”找他们闹,不行就把医院砸了,把那医生给劈了。“卜大爷气愤的说。
  
  王嫂看看这帮子老爷子们,摇摇头走了。
  
  东头还有几个半老和尚,他们剃着光头,戴着帽子,坐在自带的小板凳上说:“现在到秦淮河里来钓鱼的人多了。”
  
  ”水干净了,鱼就来了。“胡爷说。
  
  “我那天在节制闸就看见一个老头,带着他家媳妇在撒网,他儿媳妇肚子都快八九个月了,两个人在一起忙得很开心。”
  
  ”撒到鱼了吗?“胡爷问。
  
  “撒到了,一个小脸盆里半盆水,里面三条鱼,二条鲤鱼,一个鲫鱼,活蹦乱跳的。老头儿媳妇挺着大肚子叫,哎…哎…!哎…哎…!三条鱼十块钱了。三条鱼卖十块钱了!”
  
  ”十块钱贵到不贵,只是从秦淮河里捞上来的鱼,吃起来有股柴油味。“胡爷说
  
  “那儿媳一边叫卖,一边还说,买回去放到清水里养个二三天,吃起来保证没有柴油味道。”
  
  ”现在人没有不会找乐,打打鱼,摸摸虾,没事推推麻将,找找儿媳妇玩玩。唉…现在日子真好过了,过的个个都开心…“胡爷笑着说。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