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劳拉·米西尔 //www.sinovision.net/?14727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学涯抱憾 点过煤油灯的女人(三)

热度 1已有 1999 次阅读2012-7-5 13:12 |系统分类:女性世界| , , 煤油灯 分享到微信

学涯抱憾

点过煤油灯的女人(三)

茧儿  文

 

    父亲不在家,我们平稳了些日子。我们一家住在济南市革委招待所那二十多天,时常有一帮年龄与我相仿的小姑娘们到我们房间表演小节目,让我颇受影响,回村后便也找了五个小同伴组织起来自排自练文艺节目。最要好的小姐妹是我的同龄人李玉翠,她父亲李国义在部队是营长。我们俩象小大人似的领头编排节目,还要做人家家长工作,有的家长不支持我们,觉得我们是在玩儿孩子戏,找借口说家里很多事要她们做。我们毫不让步地主动提出要帮她们做家事,千方百计作通她们的思想工作,坚持排练,竟能凑起一个多小时的小表演节目呢。村里常有解放军宣传队来表演,提出要与村里联欢。可村里那时没有宣传队,便找到了我们代表村里同部队联欢。我表演的《忆苦思甜小唱》有一个造型是哭喊着妈妈扑通跪倒在地,当我凄厉地嘶喊着:“妈妈......!”的刹那,台下的战士们很多人都跟着泣不成声......我的表演深受驻军战士们的欢迎。因此卫生小分队有位叫李振友的叔叔,说要把我介绍到部队文工团。

    我越是受人欢迎,越是让那些坏蛋们气得发疯。村里组织了宣传队后,我也积极报名参加了。有一天晚上,一个小名叫的莽撞无知青年,在他跟随的宠主葛某的暗示下,以我是背着红包袱(指我家是革命家庭)的借口,对我进行人身攻击,我不记得他骂些什么污言秽语了,只记得面对他们的嚣张,我暗下决心鼓励自己要学习刘胡兰的坚强,十二岁的小女孩儿挺背抬头,一副不屈不挠的倔强姿态。他文攻无效,气急败坏,恼羞成怒。便刻意寻事滋事,一米七八左右的大个子对我一个只够得到他腰深的小女孩拳脚相加,大打出手。把对我父亲的气全撒在我的头上!好几个在场的村民实在看不下去了,忍无可忍,吕建信、吕建合等几位青年终于站出来帮我说话,并制止了他们的恶行!据说那晚上我回家后,他们仍然在为我辩护争吵。邪恶终究是立不住脚的!代表正义的力量一直支撑我进行宣传演出,倍受欢迎!

   在那个动乱的时期,我们高小毕业停课近一年。而我是全村十一名考生中唯一考取了“莱阳五中”的学生。父母开心得很,觉得我十分争气,所以特地包饺子庆贺。而那些比我懂事多,又比我大五六岁的同学却落榜了!有个姓吕的男生专程步行到六十多里外的县教育局去告状,说我是“现行反革命的”女儿,没资格录取上学。多亏五中的张华民校长坚持保我,申辩我是烈士李华亭的亲孙女,而且成绩合格。

    一九六七年冬天,各类学校正处于复课闹革命的时期,五中的录取新生还未入校。学校专门派出老师挨家挨户步行上门通知入学。记得当时是扎着一对长长大辫子的乔敬娥老师和中年的王淑芳老师冒着寒冷的北风步行五里路到我家通知我去报到入校的。我终于踏入了那所令人刮目相看的全日制正规学校的大门。平静安稳地坐在前排桌上。全校最小的一名13岁小女生,也和同学们一样享受在那灯光明亮的教室里上晚自习了。

    上中学后,家中煤油灯也升级了!换成有玻璃罩的罩灯了。小小的自制煤油灯,别了!

    煤油灯下,那烧焦刘海的味道......

    煤油灯下,哥哥与我和弟弟一同比赛“地”字怎么写好看......

    煤油灯下,挑拨灯蕊沾的油污......再也不复返了!

    带给我沧桑人生的煤油灯,却在我心里时明时暗的莹亮!煤油灯,见证我经历了艰苦的生活磨炼,也丰富了我的人生阅历。

 

    在中学里,我这个全校几百名学生中最小的小不点儿,非常讨人喜欢。驻校的军训团胡团长看到我就爱逗我乐,张口闭口叫我“小猫猫”。同学们给我的昵称更多:小木偶、小红袄、小娃娃、小兰、小人等等。无论高年级的或是同年级的男女同学见了我都爱逗我玩。在中学那段时光里,我透支着余生的快乐!却并不知,我的命运在无形中被扼杀!

    从踏进校门开始,我们没有得到发放一本书。每天学习毛主席老三篇。这三篇就是向张思德学习的《为人民服》、向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学习的《纪念白求恩》、还有学习排除万难挖山不止的《愚公移山》。除此之外,就是学习毛泽东诗词,开讨论会,听各种各样的宣传报告。高年级的学生还要不失时机地来给我们灌水,拉帮结派受人尊敬的老师瞬间变成了特务牛鬼蛇神,整天不是游行就是挨批斗.学校专门腾出教室关押“现行反革命”老师。男女同关一室,仅用一块大黑板将一女教师隔开,批她的内容是“破鞋”,不许任何人去探视她。还记得一老教师姓梁,被划为狗特务,莫须有的罪名铺天盖地的袭来,他经受不了文攻武围的批斗,挺不住而绝望了,趁外出劳动改造之际,偷偷溜到一枯井里栓绳自杀,结果脖子都勒上了绳印,绳却断了没死成,或许这也是冥冥中神灵在保佑这无辜的人吧。可这更是罪加一等啊!一条畏罪自杀未遂的罪名被结结实实的扣上了头。满校园里用报纸写的大字报贴得到处都是,我们都麻木得不以为然了!具体内容看都不屑看。不知除了中国,这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有这样的学校?!哪个国家还有这样的创举?!
    我们每天早上高亢地唱着《东方红》、放学时再吼唱《大海航行靠舵手》。
“祝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
随着班长薛同福的一声“起立”,全体同学便应声起立、手举红色的《毛主席语录》、有节奏地晃动着、振臂齐声高呼这两句雷打不动的革命口号,表达着我们对领袖的忠心耿耿。

    那时的学校其实早已发生了扭曲的变化,学校不仅驻进了军训团,同时又来了数名贫下中农管理学校。目不识丁的老大爷、老大妈对我们进行忆苦思甜教育,并让我们亲身感受体验吃糠咽菜的滋味。      
    学校成立革命委员会,要实行无产阶级专政!为了隆重庆祝革委会成立,我们校文艺宣传队正加紧排练节目,我担纲报幕和领头朗诵贺词。就在开庆祝会那天,恰逢镇上赶大集。突然有同学告诉我,看到我父亲脖子上挂着“现行反革命分子”的牌子在集市上被游行示众!罪名又多了“上窜下跳、翻案复辟”。这消息如同五雷轰顶,让我招架不住!我不能接受那颠倒是非黑白的残酷事实,失声嚎啕大哭了起来。无法参加喜庆革委会成立大会的演出,那颂词无人能替代表演。救场如救火,急智中音乐老师乔敬娥手擎着台词照本宣科代我上了场!是她救了场,我很感激她。不然的话,恐怕我不知又会面临什么样的结果呢。那晚演出结束散场后,走在我身后的军训团李连长,平日里也非常喜欢我,曾因看到我戴军帽,夸我戴的最好看,还说过要是他下来带兵,一定带走我。此时突然变了个人似的,切着齿,咬着牙恨恨地念叨了数遍:“不要以为世界上离了自己地球就不转了!”我明白他是冲着我所指的。对我这么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小少女他有必要说出这么尖酸刻薄的话吗?是啊,地球是在照转,我们却无力转动我们黄金时刻的命运!无力挽回我们应拥有的知识财富!

    课间操天天大跳忠字舞,男女生都成了无须训练的舞蹈家!天天随着广播里播放的:“敬爱的毛主席,敬爱的毛主席,您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您是我们........我们有多少贴心的话儿要对您讲,我们有多少热情的歌儿要对您唱。千万颗红心向着共产党,千万张笑脸迎着红太阳......”一个个又象刺绣专家!人人都会作刺绣活儿。停了课,大绣特绣红太阳毛泽东主席的像。有些男生甚至于超过女生的水平,一幅幅伟人像被刺绣在白布上面栩栩如生,真敢与苏绣媲美了,确属佳作!
   我们不学习,却驻进村里去劳动锻炼,以实际行动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也是在那时,我才知道潘振利同学对我有那么深的情感......一个大我三岁的大男孩,高高的个子,皮肤白皙,眉清目秀,深受女同学喜爱的他,时时处处袒护着我。我们文艺宣传队外出演出节目,过沟过坎儿他总是会停下来等着我,拉着我的手让我安全地过去他才放心地离开。我哭时,他也会偷偷地在背人处哭,这是被乔敬娥老师发现后告诉我的。我太小,不懂得这份情有多重!
    就在高呼各种革命口号声中,在军训团的军事化管理中,在贫下中农现身教育中我还没搞懂个丫儿幺来。就要离校了。学校进行新的组合,我们要与那些没有正式考上五中而进入了农中的学生合并!此后更是一团稀泥了,根本就不上课了。混了数月,便升级毕业。升高中不用考,全凭推荐。可至今我也不明白,那些非常喜欢我的同学甚至于爱着我的人,为什么吝啬了手中的票没投给我呢?也曾爱过我的班长薛同福,你那时心里在想什么?难道你们真的把我当成反革命子女看待了么?我很失落,整个校文艺宣传队里的同学,只有我和潘振利同学没进入高中。我很失望,同学的情份在我心中失去应有的份量!我从此很清高孤傲,不再与同学有牵连!
    我,一个家乡当地有名的烈士的孙女,老八路的女儿(父亲十四岁就在爷爷的带动下当了小八路、通讯员),校文艺骨干分子———“现行反革命分子”的子女就这样被排挤在校门外。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bingkafei4638 2012-12-17 21:40
我到现在也不知这个博客网络好不好,值不值得我把文章放在这里。犹豫得很。
回复 lfyhao 2012-12-16 04:06
bingkafei4638: 你好,我也很久没来了。差点儿丢失掉密码。今天好不容易找回来。竟发现你这条留言是八月一日的了。
后来一直没看到你回复,也没看到你的新文章。我又来参合过一些热闹。这两天又没来了。
回复 bingkafei4638 2012-12-12 22:41
lfyhao: 很久没上来了,今天一看,你的之三已经出来了。在那个疯狂的年代,一直有些温馨、温情的点滴。

有些同学可能也不一定把你当成什么人来看,他们的思想可能都不是 ...
你好,我也很久没来了。差点儿丢失掉密码。今天好不容易找回来。竟发现你这条留言是八月一日的了。
回复 lfyhao 2012-8-2 00:39
很久没上来了,今天一看,你的之三已经出来了。在那个疯狂的年代,一直有些温馨、温情的点滴。

有些同学可能也不一定把你当成什么人来看,他们的思想可能都不是很固定的,一时这样想一时那么想可能也是自然的。

好在是胶东一带就是在文革时期生活也还没有差到很不得了的地步,和我的老家、和临沂比起来要好的多了。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