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明月城 //www.sinovision.net/?184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权力的分散与集中【24】

已有 1020 次阅读2015-3-14 17:06 分享到微信

权力的分散与集中【24】

 

三代之前是自然社会,天下均是化家为国,国就是大家。从天子到国君皆是正宗嫡长子,嫡长子若无君德则选择嫡二子,例如罢黜挚而立尧,民为重,君为轻。叔伯作为三公,兄弟子侄们作为卿大夫,下大夫出自农家,择贤而举,可以一直上升为上大夫。三公作为辅佐监督而存在,例如周代的周公、卫公、庄公,轮流入朝辅政。权力相对分散,为家国共和体,天下为中华联邦共和体,天子的职责主要在于监督列国君主。夏桀、商纣不肯接受监督,残害叔伯天下共愤,引发了商汤革命与周武革命。炎黄尧舜等祖先所留下来的是无比珍贵的精神财富,就是中华传统文化道德。可是彻底唯物叫兽却认为夏桀、商纣、秦始皇等才值得赞颂,炎黄尧舜啥物质也没留下,而淫暴之君们却留下大量的历史文物。让这类叫兽来教愚学子们炎黄子孙还能有啥希望?只能沦为国际人渣。问题是这类叫兽是作为主流存在,霸占全部话语权。

秦戎、楚蛮本来就是奴隶制,所以商鞅变法只能选择秦戎或楚蛮,因为权力集中。商鞅的思想垃圾在中原列国根本无市场,列国贵族还没败坏到那个程度。秦王则不然,连听了三日三夜高兴得睡不着觉。秦王作恶没有章法,而法家路线有其章法,商鞅这个卫国贵族孽稗就是个衣冠禽兽,是位大叫兽,专门为虎作伥。秦王将变法任务交给商鞅,颁布变法令之后议论者无论说好说坏全杀。全民皆兵,父子私下交头结耳者杀。分而治之,举奸与杀敌同功,出重奖鼓励相互揭发检举,知情不报者杀。拒绝参军者杀,拒绝服从命令者杀,听从乱命者杀……。只讲权力,不讲道理,不论对内还是对外。秦王与商鞅并不需要受到法律制约,超越法律之上,所以秦王没感觉有啥不妥。太子表示对变法不满,太子的两位师傅就被割掉了鼻子,就让他们日日警戒太子。尽焚诗书,秦人绝对服从命令就行了,就是作为政治工具与战斗武器而存在,不允许存在独立思考。秦王死后殉葬大量奴隶,商鞅也遭到车裂,变相殉了葬。商君之法不废,就因为对上层建筑有利,而对下层社会有百害而无一利。

 

一事有冤结,不得其处,便三毁三凶矣。

人者,天之子也,当象天为行,今乃失法,故人难治。教导之以道与德,乃当使有知自重、自惜、自爱、自治,今反开之以刑法,使其视死忽然,尚勇力自轻,令使传相治,因而相困,反更相克贼,迭相愁苦,故天下人无相爱者,大咎在此。

无义之人,不仁之子,不用道理,骂天击地,不养父母,行必持兵,恐畏乡里。

夫道德与人,正天之心也,比若人有心矣。人心善守道,则常与吉;人心恶不守道,则常衰凶矣;心神去,则死亡矣。是故要道与德绝,人死亡,天地亦乱毁矣。故道使天地人本同忧同事,故能迭相生成也;如不得同忧同事,不肯迭相生成也,相忧相利也。故道德连之,使同命。是故天地睹人有道德为善,则大喜;见人为恶,则大怒忿忿。

 

商鞅变法彻底毁败了秦人,虽然统一了六国,表面上似乎取得胜利,其实并不然。项羽率领各路大军屠了咸阳,屠了秦中,杀死了所有能找到的秦人,这是个罪恶的种族,死不足惜,无人为秦人喊冤。迟来的报应百倍的加到秦人头上,秦始皇的后人无一幸免,就是自作自受。由于权力高度集中,秦太后公开在宫中与老相好吕不韦淫乱,后来又增加了嫪毐。嫪毐就是下面鬼大,是在节日时以大鸡巴当车轴,在闹市上旋转如飞,让秦太后给相中了。于是秦太后又给秦始皇生出两个小弟弟来,并打算以小儿子们来取代长大了的嬴政,太后不愿意归政。于是父子不相容,母子不相容,争夺的就是高度集中的权力。赵高之所以指鹿为马,就因为权力高度集中。敢于说真话的全杀,权力决定一切。

刘邦死后亦是同样,吕太后马上把老相好召入宫中,并选了一大群面首。所有刘邦生前临幸过的美人都遭到残害,大肆株杀刘姓王,就因为权力高度集中。汉武帝利用对外用兵将权力集中,后宫美人上万,穷奢极欲,妄图长生不老。司马迁一言不合就被割掉了卵子,只许歌功颂德,不许提出不同意见。权力集中在贤人手里可以为善,集中在凶人手里肯定作恶。而绝大多数时间权力都集中于凶人手里,这是由秦政邪恶体制所决定的。官吏的任免就是权力绝对说了算,“直如弦,死道边;曲如钩,反封侯”。两汉年间是以外戚掌握兵权,天下为私。例如何进一个杀猪的懂得什么治理天下?都是些衣冠禽兽,就是体制出了问题,天下为私。

诸葛亮出身草野,明白腐败的病根就在于权力高度集中,而人性是靠不住的。立心以公,以法治国,一扫尘埃。蜀中民风浮奢,游食寄生群体徒有虚名,百无一用。治国重在治吏,浮夸之人诸葛亮一概斥而不用。刘备再三说情才安排个闲职,省事不如省官,各负其责。官吏无一闲人,都很服气。

 

二年,丞相亮开府,领益州牧,事无巨细,咸决于亮。亮乃抚百姓,示仪轨,约官职,从权制;尽忠益时者虽仇必赏,犯法怠慢者虽亲必罚,服罪输情者虽重必释,游辞巧饰者虽亲必戮;善无微而不赏,恶无纤而不贬;庶事精练,物究其本,循名责实,虚伪不齿。终乎封域之内畏而爱之。刑政虽峻而无怨者,以其用心平、劝戒明也。

 

刘璋与张鲁都是无头脑之人,蜀中向来人心混乱,无从约束。诸葛亮认为小民知法不知恩,严明法律,就以汉法绳之,违法必究。刘备总想宽厚些,奴婢群体还真就得诸葛亮来治他们,后来只怀念诸葛亮,并不怀念刘备。诸葛亮以身作则,并未享受特权特供,儿孙们衣食足也就足够了,钱多了恰恰是害了儿孙们。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诸葛亮为子孙后代留下的是德,是宝贵的精神财富,与凶人们大不相同。诸葛亮为蜀汉留下了大量的贤能,这是其最珍贵的政治遗产。蜀中群贤毕集,官吏各尽其职,没有一例出于买官卖官,采用的仍旧是汉制,在于执法必严还是法为虚设。诸葛亮是乱世出英雄,否则天下没有啥诸葛亮,权力都是世袭的,权力都是可以买卖的。

 

大司马琬以病故,让州职于费祎、董允。于是祎加大将军,领益州刺史,允加辅国将军,守尚书令。允立朝,正色处中,上则匡主,下帅群司,于时蜀人以诸葛亮、蒋、费及允为四相,一号四英。宦人黄皓,便僻佞慧,畏允,不敢为非。后主欲采择,允曰:妃后之数,不可过十二。

十六年,春正月朔,魏降人郭循因贺会手刃杀大将军费祎于汉寿,谥曰敬侯。祎当国功名略与蒋琬比,而任业相继,虽典戎于外,庆赏刑威,咸咨于己。承诸葛之成规,因循不革,故能邦家和壹。自祎殁后,阉宦秉权。卫将军维自负才兼文武,加练西方风俗,谓自陇以西可制而有,祎常裁制;至是无惮,屡出师旅,功绩不立,政刑失错矣。四月,维将数万攻南安,魏雍州刺史陈泰救之,维粮尽还。

 

如同诸葛亮这样的贤人屈指可数,而且只能是在大乱之后才有可能脱颖而出,极不正常。总是小人在朝,君子在野,叫兽们把持话语权,总在篡改历史为当前政治服务,就是说假话。例如唐太宗的功劳并不大于兄弟们,李渊也并非昏庸,玄武门兵变本来就不值得肯定,乃是兽性大发作,叫兽们非得想方设法加以肯定不可。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本身就很荒谬。历史就是先人言行的记录,为的是警戒后人,与政治本来就没啥关系。三国时期权力相对分散,各国之间存在竞争,所以都在选拔人才为己所用。三国归晋之后则不再需要人才了,需要的只是奴才,权力高度集中。门阀政体算不上共和制,是历史上最为黑暗的政治体制,社会呈固态化。权力世袭与权力腐败日甚一日,权贵之间斗富、斗美等,最后都败于权力,权力决定一切。权力经济成为主体,内忧外患接连不断,无一日太平无事。争权夺利主要发生在上层领域,最终导致群胡乱华,还是由百姓买单,恶性循环二三千年,炎黄子孙总也走不出恶梦。权力过于集中就是权力腐败的病根,无人愿意花钱买官,乃至以妻女来作为交换,都是被迫无奈。彻底唯物的势利之徒们舍小财发大财,舍妻女而换群美,这是在以饵钓鱼,作政治交易。所以诸葛亮啥事都亲自处理,主要在于人性根本靠不住,谁有权谁腐败,天下鲜有君子,绝大多数都是小人。两汉末年奴婢性已成为新的国民性,这就是叫兽们教愚的结果。

美女并非是妖怪,不过是些尤物而已,手中有了高度集中的权力则变成妖怪了。男人并非妖魔,手中有了绝对的权力才变为妖魔,权力促进人性恶。真正作恶的是不受制约的绝对权力,反腐败揪出一个,体制不变再生出一百个,越反越腐,病根在于权力过度集中。汉武帝专门以弄臣戏优们作为民意代表,这就是所谓的大民主,由伟大领袖为民作主。阿斗即位十才十七岁,始终循规导距,就因为权力受到了约束。以张飞之女为皇后,张皇后死了继以其妹为皇后,外戚并未掌握兵权。导其为善则为善,导其为恶则为恶,君主大多是些平人,全在于体制。当姜维掌握兵权之后,则不自量力,频繁对外用兵,引起了猜疑,主要是姜维之过。小国寡民受不住折腾,阿斗想要选美都无法办到,就在于权力分散,君臣之间相互制约。即便阿斗想要卖官也无法做到,这是诸葛亮打下的底,而诸葛亮这类贤人已是绝迹了,谁有权谁就是曹操,已成为主流思维。于是包括教育、医药行业在内都妖魔丛生,哪儿权力集中哪儿腐败,道德不再具有制约力,怎么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等等也没有用,权力才是魔鬼,谁有权谁就玩弄,玩弄的是十三四亿中国人民。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