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明月城 //www.sinovision.net/?184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人生态度【71】

已有 1756 次阅读2015-4-30 17:46 分享到微信

人生态度【71】

 

如果说炎黄尧舜有多么高尚,多么伟大、光荣、正确等等并非如此。炎黄尧舜就是些常人,与天下所有人同样,是平常人,持平常心,说平常语言。从《黄帝内经》中的君臣问答来看,君臣之间就是平等地位,并无最高指示,八字宪法等一说。连天子圣明,领导英明之意都不存在,就是思想学问平等交流,并无尊卑上下。“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后人视炎黄尧舜为圣人,时人可不那么看,拿炎黄尧舜根本不当回事。有他不多,没他不少,缺了哪一位地球都照样转。时人都是有神论者,将精神放在第一位,对于身外之物看的很淡。人死了钱没花完,钱再多有屁用?人身才是真正的房产,这个房子不结实,身外有再多的房地产有屁用?

 

神则无形者也。不见天之使四时,“而四时不忒”,不见圣人使百姓,而百姓自服也。

 

炎黄尧舜只不过是保持了天性,“道德仁義,天性也”,不待后学。只要不刻意进行宗教灌输与狼化教育,自然形成桃花源,成为人间乐土。人心向善,“乐以象天,礼以法地”。安上治民,莫善于礼;移风易俗,莫善于乐。”这个乐可不是荡人心魄激发性欲的流行音乐,急促而淫荡,来自于鬼,令人性欲高涨;

 

孔子曰:郑声淫何?郑国土地民人,山居谷浴,男女错杂,为郑声以相悦怿,故邪僻声,皆淫色之声也。

 

淫色之声节奏感强,淫荡男女可随之节奏性交合,就是如今的流行音乐。鬼近神远,鬼速神迟,所以华夏近神,蛮夷近鬼。蛮夷之邦是需要牧羊人的,需要神的使者,先知等等。而半仙们在华夏并不为世人所重,近阴之人命运并不怎么样,算卜是在操贱业。君子问祸不问福,因为祸福是可以通过后天努力加以改变的。先天前世所欠下的孽债今世并不清楚,预先知道后就明白应该如何去做,以免不测。

 

岳公飞微时,尝于长安道中遇一相者曰舒翁。飞时贫甚,翁熟视之,曰:子异日当贵显,总重兵,然死非其命。飞曰:何谓也?翁曰:第识之,子,猪精也,猪硕大而必受害,子贵显则睥睨者众矣。飞,靖炎间起偏裨为大将,位至三孤,竟为谗邪所害。

 

韩世忠微时亦是同样,与岳飞有所不同的是,泼皮韩五将半仙痛打了一顿,以为是在嘲讽他。当时梁红玉在延安红透了天,这位泼韩五想摸上一把都得遭到关押。那可是出名的歌舞明星,就是名妓,金贵着呢。谁知乱世出英雄,发达之后的韩世忠在时人所著的《碾玉观音》中是很凶恶的,主奴已经易位了。韩世忠由无产阶级转化为资产阶级,再打无产阶级的招牌可就是在卖狗皮膏药了。当年所有将领都嫉妒岳飞,包括韩世忠在内。岳飞的队伍是唯一不扰民害民的,当年兵患甚于匪患,更甚于金患。官军本来就是衣冠禽兽群体的鹰犬,是群喂不熟的鹰犬。

圣人以神道设教并非有意而为,而是天人合一理论与太极八卦阴阳神化的道理。当时人全都明白,都会观察天象。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老祖宗。羲和等专门人才可以观察到自己的本命星,有那个条件。炎黄尧舜在紫微桓居中,天命已尽自己是知道的。这是自然而然形成的,经历数千年。华夏走的是正路,蛮夷走的是邪路。

 

诸侯无故不杀牛,大夫无故不杀羊,士无故不杀犬豕。

唯俭可以助廉,惟恕可以成德。

 

君子治世则出,兼济天下。乱世则隐,独善其身。秦后百代上邪下正,这是无奈之举。想要保持自我只能避世,以农桑自食其力,不饮盗泉之水。衣可遮体,食可养形,屋以存身,学以养性,足矣,身外之物无所谓。李白等求道者大多曾经遁世,不为浊世所污。好在秦后百代承认私有制,文人都薄有家产,足以养身。“衣食足尔后知荣辱”,所以无道之君总在想方设法剥夺文人的一切,迫使其为己所用,改造思想洗心革面,重新作人。历代新老秦始皇无不对文人横加羞辱,进行精神阉割,使之转化为精神奴隶。并成为专制政体的吹鼓手,与时俱进,廉价出卖灵肉。这就需要无神论与彻底唯物论了,需要歪曲污化前贤,厚今薄古。竭力肯定赞颂当今社会,这是思想进步。把物质放在第一位,教育从娃娃抓起。在需要时女人们可以解开裤腰带,并非由于生活所迫,而是由于思想解放。在黑灯舞厅十元出卖一次,可以在大街上十元出卖一次。最好是成为权贵二奶与小蜜金屋藏娇,赚钱就是硬道理。日本狼男专门挑选九一八作为集体嫖华女慰安妇的日子,一次就是五百人,就在中国的闹市大宾馆里进行。荡女们蜂拥而至,有钱赚为啥不干?在国外因穿着暴露而遣返,与国内可不一样,“莞式服务”并不适用于全人类。前露半阴后露腚,欲女们几近疯狂。裸模成为艺术,潜规则成为时尚。来自中国的小姐成了世界公交车,有钱谁都能上,物美价廉,货源充足。权贵身边佳丽成群,一面布署打黑扫黄,一面纵情放荡。矛头只对下,不对上。交配权只应归属猴王,人是毛猴变的,公毛猴们只能干瞪眼。

老毛猴们最怀念的就是金猴王,怀念齐天大圣,怀念大闹天宫的好日子。谁若是说“弼马温”三个字,肯定是自找倒霉。毛猴群是不屑与任何人讲道理的,只讲暴力。声称这是历史上最佳社会体制,绝不允许境内外反华势力抹黑污化。总是伟大,光荣,正确,啥毛病也没有。鼓吹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他们就代表国家与民族,百姓啥权力也没有。秦后百代都一个德行,就是以君为本,以官为本,乃体制之过,并非哪一个人之过。身外之物比本人更加重要,权奸们一旦丧失权位,活着就啥意思都没有了。以魔代神,倒反天罡,毛猴数量再多也没用,数量与质量完全是两回事。五千万高质量的华人远非十四亿低素质的华人可比,物质财富再多也不管用。贵族群体就是鬼域在心,等后悔已经迟了;

 

元魏破江陵,盡以所俘士民為奴,無問貴賤,蓋北方夷俗皆然也。自靖康之後,陷於金虜者,帝子王孫,宦門仕族之家,盡沒為奴婢,使供作務。每人一月支稗子五斗,令自舂為米,得一斗八升,用為餱糧。歲支麻五把,令緝為裘,此外更無一錢一帛之入。男子不能緝者,則終歲裸體,虜或哀之,則使執爨,雖時負火得煖氣,然纔出外取柴,歸再坐火邊,皮肉即脫落,不日輒死。惟喜有手藝,如醫人、繡工之類,尋常只團坐地上,以敗席或蘆藉襯之。遇客至開筵,引能樂者使奏技,酒闌客散,各復其初,依舊環坐刺繡,任其生死,視如草芥。

 

百代皆秦政,秦政以举奸、首功等激发人性恶,告密得到奖赏,杀人成为光荣。将人性转化为虎狼性,全盘戎狄化,以丛林学说教育人,改造人,培养国家奴隶,培养奴婢性。秦法是不讲人性的,酷吏代出,司法人员都成了妖魔,人面兽心。当年皋陶主管刑狱,专与恶人打交道,心中自然也隐藏着恶。所以天下万国不相信皋陶之子益,而是选择了帝禹之子启,是很有道理的。秦王就是皋陶与益的后人,曾任周天子的弼马温。心中本来就隐藏着恶,灵魂是传承的。遇到适合的条件就魔性大发作,将人性转化为兽性,乃至禽兽不如。秦法只讲势利,是地地道道的恶法,矛头只对下。秦始皇生前残害天下,仅阉割为奴的就七十余万。天下美女都归其一人所有,尽数关入阿房宫,流脂成河,成为金猴王。秦始皇一死,所有美人都被殉葬,墓道活埋了二十万工匠。这样的千古一帝没有也罢,何况以其为榜样超过其百倍,饿死种地农民三四千万,领导干部确实没饿死一个人。如今妖人们总在鼓吹回到秦始皇时代,想成为李斯、赵高,就是群妖魔鬼怪,一群毛猴。正人君子对此很无奈,狼化教育只会培养衣冠禽兽,普遍不孝,极端自利,唯利是图。连亲娘老子都不孝的人,能对谁好?让其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不是狗戴嚼子——胡勒么?德国纳粹残渣余孽鼓吹回到希特勒时代,中国毛猴们鼓吹回到毛时代,都声称代表全国人民,谁让他们代表了?无耻!他们只能代表自己,就是群魔乱舞。精神思想决定行动,毛猴群正在招聘新毛猴们,是不会放弃暴力革命的。春秋之法,重在诛心,以五十步反对百步本来就行不通,毛猴王仍旧高坐神坛,鄙视天下。

 

古人八歲入小學,教之六書,周官保氏之職,實掌斯事,厥後浸廢。蕭何著法,太史試學童,諷書九千字,乃得為吏。

 

科举制度是对秦政的一种补救,这是汉初萧何想出的办法。“教化以禮義爲宗,禮義以典籍爲本。”秦代只许学习秦法,绝不允许学习传统文化典籍。古人文以载道,字里行间都含有做人的道理,体现了天人合一思想。学子们入学主要是为了求取势利,可是《六书》是可以令人精神升华的,人类是有极强烈上进欲望的,并非全是追求势利,对精神的追求更加重要。这就是秦后百代儒家学说与孔孟之道的生命力所在,人心向善,人心追求真善美。硬骨头们无论怎样歪曲污化古人也没用,否定中华传统文化道德也没用。蛮夷之邦可以男女同川而浴,而在中国偷窥弟媳洗澡则是不可以的,再武装保卫苏联也没用,哪怕被日本特务保护起来。汉奸就是汉奸,心理极其阴暗。硬骨头们最反对的是旧礼教,女学生是其最爱,蛮夷之邦是有着足够性自由的,争取妇女解放就成为革命的重要目标,女革命们为此是可以奋不顾身的,冲出家庭牢笼,争取性解放,快乐无比。厚今薄古无论是走俄狄之路还是全盘西化,都是邪路,就是无知。各得其乐;

 

乐也,君子乐得其道,小人乐得其欲。

乐在宗庙之中,君臣上下同听之,则莫不和敬;族长乡里之中,长幼同听之,则莫不和顺;在闺门之内,父子兄弟同听之,则莫不和亲。故乐者,所以崇和顺,比物饰节,节奏合以成文,所以合和父子、君臣,附亲万民也。是先王立乐之意也。故听其雅、颂之声,志意得广焉,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