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梦想正义 //www.sinovision.net/?2841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面对这十二张青涩面孔谁敢忘却

已有 319 次阅读2020-5-15 05:10 |个人分类:历史、良心|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面对这十二张青涩面孔谁敢忘却

 

 

我的朋友中,有不少出自重庆二十九中的,交往密切的几个基本都是从事文艺工作的,长于民族舞蹈、国标舞、手风琴、文学创作的都有。

故去的有人称之天才的著名编剧张鲁也是二十九中出来的,他三十多年前曾经连拿几届全国单本电视剧编剧头奖,是把重庆电视剧创作水平猛然推至大陆顶尖水准的大功臣。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某年夏天,在重庆鹅岭公园参加“重庆首届电视剧创作座谈会”时结识了张鲁,和张鲁有过几次接触,都有点崇尚“学院派”的情志,对话感觉良好,当时我已经视其为友。

正当极其想加入张鲁和潘晓阳等为主力的“重庆电视台青年创作组”时,张鲁和整个团队都猛然轰轰烈烈盛名起来,浪潮逼人有点飞黄腾达的架势,而且有蒸蒸日上势头。见这势头潮涌,便不敢上前套近乎了。

后来我信心满满拿着自己新作三集本子《男人的港湾女人的港湾》,专门去找“青年创作组”,在剧部被当时的编辑小青年,后来的大导演沈东半道截获拿到“能拍得更好的北京”去了,与张鲁们合作渴望终成泡影。

“座谈会”期间,在鹅岭盆景园门口,抽着我的“白金龙”香烟,曾经闲扯到重庆武斗,特别记得张鲁讲述他闲逛街头时,恰巧路遇附近“一声枪响”,回头一望,他们学校驾驶抢来的解放牌卡车搬运抢抄物品的一个同学倒栽出驾驶室,那同学当即命断,血流满地。

明天又到“文革”重要纪念日“5.16”了,每到此时,良知死灭的民族败类们都会出来粉墨登场抽疯张扬一下他们继续与民族为敌、祸害苍生的执著,这已经成了惯例,也是当今一道独特的政治、社会风景,仅此就可透视大陆国骨子里的些许真相:无人呵护,这帮恶魔拥戴者哪敢如此猖獗?

今天在朋友转发的一篇讲述重庆文革武斗的文章中,先看到朋友席庆生幼年时和母亲及奶奶还是姥姥的合影,第一次看到他母亲的照片,心里很是难过,难过程度远远超过十七年前,聆听老席讲述文革时他近距离看着母亲被枪弹夺命的感受。

照片上老席的母亲那么年轻,还那么漂亮,今天记住了她的名字:黄培英。

讲述重庆武斗,离不开重庆的“红卫兵烈士墓”。

“红卫兵烈士墓”我去过多次,拍过大量照片,也曾经带外地朋友前往,还发过几篇有我自己独立视点的文章在我的“凤凰网”和“博客日报”等主要博客上。这两个博客网,前几年新领导新政策后,都被招呼都不打生硬撤销了。其们所为很象黑道上蛮不讲理的流氓,因此我的许多没留底稿的文字也就湮灭了。

说实话,我已经对“文革烈士墓”有关内容有一种条件反射般的厌恶,草草看过文章就退了,但在眼前晃过的“二十九中”几个字老勾着我,于是过了一会儿,我只好再打开那文件。这回细看那“重庆市第29中学文革罹难校友”字幕栏下十二张少男少女面孔,我本已经平静下来的情绪再度被重撞激发。

十二张照片,十二个大孩子的脸,十二张中学生的面孔。

中学生年轻,风华正茂是自然的,照片上的他们都端端正正,眼睛清澈,有几个姐姐还很漂亮,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这十二个大哥哥大姐姐无疑都是我的“二十九中”朋友们熟识的同学,说不定还有极其密切的好朋友。如果他们没有罹难于文革,或许也有一两个会成为我的朋友?这,很说不定呢!

 

                面对这十二张青涩面孔谁敢忘却_图1-1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五  重庆瞎玩斋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