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梦想正义 //www.sinovision.net/?2841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天重读当年陪都重庆公祭“一二 .一昆明惨案”死难者部分挽辞依然令人情动 ... ... ...

已有 90 次阅读2021-2-5 07:30 |个人分类:历史、良心|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今天重读当年陪都重庆公祭“一二 .一昆明惨案”死难者部分挽辞依然令人情动

 

 

知晓“一二 .一昆明惨案”还是少年时代的事了,万分愤怒那次“枪杀四名进步学生”的残暴屠杀,这四名死者中名气最大的是潘琰——这可能源于她是一个女学生,女性、青年女性、女大学生……无疑这些因素都是很容易引起人们更多伤感和同情的,另三个“烈士”是李鲁连、于再、张华昌。李鲁连和潘琰都是西南联大的学生,张华昌是昆华工校的学生,于再不是学生,是昆明南菁中学的教师。

“一二 .一昆明惨案”的发生,和几天前十一月二十五日在西南联大举办的“反对内战时事晚会”有直接关系,在那个晚会上,当时名声正旺追随共产党的著名进步教授钱端升、费孝通、潘大逵,伍启元,先后发表了言辞激烈矛头直指国民党政府的演讲。当时当地驻军就包围了会场,并开枪恐吓,实施军事戒严。此举显然进一步激怒了社会的反坑情绪,第二天全市联合罢课,罢课领导者发表了面向全国的《昆明市大中学生为反对内战及抗议武装干涉集会告全国同胞书》。

愈演愈烈的局势直接导致了“一二 .一昆明惨案”的发生。

在经历十多年民族深重苦难,有幸被国际正义力量直接出手相助才才“惨胜”不过三个多月的时候,发生了这样的“惨案”实在是令人痛心的,更何况自此昆明成了一个政治矛盾日益陡显诡异又血腥焦点处,著名的文化大家、学者、教授闻一多、李公朴后来都在这座城市被极其无耻地刺杀了。

可以说“一二 .一昆明惨案”的血腥事件和闻一多、李公朴被暗杀都是压垮国民党政府的最后几捆稻草之一二,燃起了举国对国民党独裁政府压制民主自由的愤怒之火——虽然国民党当局很快查清暗杀闻一多、李公朴的恶行,是昆明反共势力二百五铁杆分子的擅自行动,策划者和凶手都被严厉处置,但因此造成的危及国民政府政权的浪潮已经势不可挡,从此国民党政权落入不仅仅党外,在党内也矛盾尖锐的危机中,从此而言,后来的国民党败退台湾也都是和此事一脉相承不可避免的事了。

“一二 .一昆明惨案”发生后,闹腾的最风雷滚滚的还是尚处在“国共合作”期的陪都重庆了。

“惨案”发生后,云南青年民主同盟人员第一时间赶往重庆,向民盟中央报告,获知消息后,中共报纸《新华日报》马不停蹄忙活,十二月四日就率先在头版头条报道了“昆明惨案”,消息瞬间激起全社会的“愤怒万分”,几乎所有身在重庆的民主党派领袖和各界要人、著名人士都旗帜鲜明立刻表达了自己的愤怒,突发而来的抗议之潮让国民党政府非常被动,狼狈不堪,成为众矢之的,众口难辨。

在这场抗议活动中“出尽了风头”的有黄炎培、沈钧儒、郭沫若、马寅初、柳亚子、梁漱溟、罗隆基、邓初民、陶行知、李公朴、刘清扬、章伯钧、章乃器、史良、王昆仑、李德全……等等。可以说,国民党的后来倒台大陆,“武装斗争”的失利背后是社会政治的已经全面失利,以上所列多位高举“自由民主”旗帜的民主人士可以说都是“打垮国民党反动政府”的推手和主力军,个个功劳不亚于那些战场好手后领衔大将、上将的将帅,是他们坚持多年不懈努力,完全分化瓦解了国民党整个权力系统的机能,最终导致国民党政权“风扫残云去”的局面。

一直想看到当年的昆明,到底是什么样的具体事件和因素促使军人有胆向学生开枪,导致了“一二 .一昆明惨案”的发生,可惜的是我还没有看到可信也可靠说得通的具体材料。

历史演绎出的令人不安的荒诞,今天看去依然令人胆寒,胆寒之故是我们这个社会不但没引起足够教训,反而似乎早已忘却,甚至邪恶和反动还有卷土重来的架势。

“一二 .一昆明惨案”发生十二年后,大陆已经置身在苏式社会主义阵营中,当年引发一系列昆明事件的四大亲共著名教授,除伍启元离开大陆外,钱端升、费孝通、潘大逵一个不缺,齐刷刷都成了也闻名天下的“大右派”。当年在重庆“出尽了风头”的人物中,也几乎一个不剩,在没完没了的政治运动中一次次遭受了灵魂的煎熬。黄炎培、沈钧儒、郭沫若、马寅初、柳亚子被边缘化,梁漱溟成了毛泽东声称的“敌人”,罗隆基、章伯钧、章乃器成了“反右运动”“反共联盟”的主要头目。

言归正传,本来是想说说重读1945年重庆各界人士和社会公众在公祭昆明“12.1惨案”死难者的一些挽辞的感受的。那次“公祭”举办的场面不小,效果特别异常浩大,极其深刻触动了当时的中国社会的思想情感灵魂,甚至也触动了美国等世界强国执政者对中国政局的思考神经,这事也是最后压垮国民党政权的偌大一捆稻草。

选几副当年在陪都重庆长安寺公祭“一二 .一昆明惨案”死难者时,前后三天所发布的挽联,这些挽联曾经让我激动,今日重读,更让我很是浮想联翩,心情难以平静。

史良——

统治者害治,青年遭殃孰能忍;

立法的毁法,民权扫荡真堪伤!

 

邓初民——

争民主,反内战,纵特务干扰,管他怎的;

水龙头,手榴弹,早司空见惯,吓不了人!

 

曹靖华 、阳翰笙——

言行并未开生面,

宰割依然旧葫芦。

 

李公朴、北门出版社——

四位民主战士,你们死去,你们永远不会死;

一群专制恶魔,他们将来,他们已经没有将来。

 

章乃器——

反对内战,人民天职,有何理由置之于死,残暴专横,一至于此,国家之耻,当局之耻。

精灵感召,全民都起,亿兆同心内战必止,和平以奠,民主以致,独立中华,名垂青史。

 

李德全(冯玉祥夫人)——

魑魅魍魉残余,知法网有漏;

琴瑟琵琶坑烬,问民权何存?

 

再生社——

凶手审凶手,凶手自问自答,无耻;

同胞哭同胞,同胞流血流泪,伤心!

 

一群难民妇女——

以学生为仇,以人民作匪,屠杀不遗余力;

与敌寇为友,与汉奸为朋,宽容唯恐不周!

 

一群青年学生——

民主不可抗,人心死不了,千万群众做后盾,替国家争取和平,法西斯统治定垮台;

枪弹满天飞,特务遍地跑,君等机会且游行,为人民反对内战,此种精神真可佩!

 

中国农村经济研究会——

他说农民无知识,不能实行民主,

你看学生有头脑,竟遭炸死枪伤。

 

一群抗属——

胜他人之利,民没得主;

杀自家的人,和啥子平?

 

无名氏——

何人迷梦一统千秋,历史最无情,谁敢再学袁世凯;

此日招魂巴山蜀水,人民皆巨眼,诸君不负蔡松坡。

 

无名氏——

围学校,杀学生,反动派手段何其残忍,

造谣者,露马脚,中央社作风极其卑劣!

 

无名氏——

名为民主,实为独裁,不只秦始皇希特勒再起,

本是内战,偏说内乱,无怪关麟征李宗黄杀人!

……

        历史是一面诚实镜子,常照照就能发现自己今天的问题,除非装傻视而不见。

 

 

                         二零二一年二月五日   重庆瞎玩斋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