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梦想正义 //www.sinovision.net/?2841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大号充气娃娃张春桥的“法庭发言”

已有 2615 次阅读2011-1-28 03:04 |个人分类:历史、良心分享到微信

三十四年前的1976年也是“文革”作恶的第十个年头,“四人帮”连续几年飞横跋扈到了疯狂地步之后,他们的倒行逆施已经在全国上上下下极其广泛地引发了厌恶、抵触、愤怒和仇恨,这仇恨如暗伏的地火和岩浆,为“四人帮”十月份的灭亡掘好了坟墓。就在这个不寻常的年份,在杭州有一帮热血青年绞尽脑汁呕心沥血炮制出了意在反抗“四人帮”的《周总理遗言》,这份语气极其貌似出自周恩来之口的文稿在全国期待巨变的地下迅速传开,深深触动了每一个信守着或者残存着良知和信念的人,鼓舞起许多人反抗的勇气。即使是在这个“伪造周总理遗言的反革命集团”被“破获”之后,那些依附、携带着正义之思想和灵魂的文字依然在各界酝酿着对抗邪恶势力的力量,直至“四人帮”被一举粉碎。“四人帮”倒台之后,“遗言”的炮制者陆续浮出水面,他们成了备受大众尊重的英雄――而且他们确确实实是一群热血沸腾有牺牲精神的勇敢者,一点都无愧于英雄的称号。

三十四年过去,又几番沧海桑田,在“大跃进”“大饥荒”“文革”等等等等政治黑幕一一被揭开、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邪恶和罪恶被披露在阳光下时,依然有冥顽不化的灵魂缺失者面对那些铁证如山不可撼动的罪证视而不见,一心迷恋早已被历史证明罪恶滔天的黑恶政治,时时发出对抗正义和良知的叫嚣,这些掺和着邪恶和无知的政治小恶棍在去年竟然推出了自己炮制的“四人帮”二号“帮主”张春桥所谓在三十年前被审判时的“法庭发言”。这“法庭发言”虽然在经历了“文革”熟知“文革”及“新时期”历史的人面前,犹如一堆政治小破烂一般一目了然的假,假到处处显示着21世纪的气氛以及语汇、用词和口气,不过一些狗屁不通胡拼乱凑的文字堆积,但在这“发言”中强打精神制造出的“大义凛然”的理直气壮的言辞,大大显示着炮制者企图在从来没有过如此“气质”的张春桥身上借尸还魂涂抹出有如当年季米特洛夫在德国法西斯调查国会纵火一案时“法庭发言的风采”,只可惜这帮缺德少才的炮制者辛苦之后,不过制造了一个雕琢痕迹遍体的怪胎而已。

奇文如下:

我的发言并不是在一个即将走向资本主义道路的政权机器前为自己辩护,但既然你们还打算维系一个伪善的辩护程序,我不介意在这里和你们安排的旁听者聊几句。
  
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个纯洁无瑕的圣人,这个社会有一百个或更多的理由指控我有罪,但正如我预料的,你们指控我的理由在这一百条之外,而且指控的罪名非常不专业,比如与林彪集团合作,那些炮制我罪状的人不知有多少次和林彪集团密谋杀光所谓的文人集团――也就是无产阶级继续革命派。或许几十年后,你们会给曾经的同谋翻案,继续称我为罪人,我很高兴你们这样做,因为我耻于和另一个懦弱的反革命集团分享我被走资派打击的光荣。
   
现在你们面临一个非常矛盾的问题,-----毛主席,你们试图继承他的权威,试图继续尊他为领袖,你们试图宣称自己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一脉相承,你们知道甚至不能和逝去的伟人对抗,但你们绝对的不同意毛主席建国以来的革命路线,本能的要保护自己官僚机构的特权。

因此我们被推上审判台来为毛主席的错误负责,我对此既感到光荣,又感到惶恐,我作为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具体执行者之一,断然不敢独占这一理论的发明权,但我很乐意看到,我因为这一路线被审判,这是一个光荣的职责。
   
我知道,我们其中有人会认罪,会痛哭流涕的忏悔。会声泪俱下的揭发和林彪集团的合作,这同样在意料之中,历史会在恰当的时候甩下一些人,因为他们就不配历史赋予他们的责任。更当不起这份光荣,当然你们不会因为这样会饶恕这些人,因为他们的能力仅限于会侮辱自己。
   
就在我被审判,被指责的时候,人民公社正在被解散,独立的工业体系被瓦解,成千上万的人被正式或非正式的法庭审判,私刑处死,那些联动分子正迅速的提升,千百万重新获得权利的官僚们正快活的让子女联姻,为利益集团补充新的血液。。。。这绝不意外。
   
而且由于你们窃取了几十年人民积累的工业财富,你们有能力在短时间内收买人心,让蒙蔽的人民一起声讨我们的罪行,这种小伎俩能混的了一时,能混的了一世吗,慎重的说,或许能,如果一世是指我们这一代人。

我还不老,在我有生之年,未必能看到你们的灭亡,但我可以看到你们的堕落,看到你们的子孙走向疯狂!看到你们镇压群众,看到你们在群众中埋下另一次革命的火种!

读完奇文,颇想哈哈大笑,不仅我如此,连早已不知道到哪个祖宗的冥府报到的张春桥本人恐怕也得笑掉三两颗大牙。太夸张了,张春桥这个几乎世人皆知獐头鼠目的黑恶政治的骨干和帮凶竟然被愚蠢加邪恶的妙笔生花描绘成了一个犹如“样板戏”里钻出来的“高、大、全”式英雄人物。只可惜既不了解历史又不尊重事实一门心思迷恋“文革”的白痴制造的“遗言”不过是一根屎棍子,这屎棍子根本支撑不起张春桥从来不曾拥有过的伟岸和高大。众所周知,张春桥除了扮演“文革”恶棍得到飞黄腾达之外,一向都中干外不强,他既无血腥拼杀战场上的英勇武功,也无和平建设时代的醒目功业,即使在他的人生处在飞黄腾达顶峰的那一刻毛泽东对他格外呵护时,他也并未获得过党内党外广泛的尊重、支持和拥戴,许多老革命和造反派大人物明里暗里都不买他的账,当面顶撞他、讥讽他的事时有发生。如此尴尬的“国家领导核心”的政治生涯已经够狼狈惨淡,何况他无数次罪恶的积累历历在目并非他人的凭空杜撰,他哪儿寻得到勇气和自信表演得出那样的一番英勇壮烈?白痴们不辞辛苦替一只政治死狗操持的打肿脸充胖子的拙劣把戏除了成为当代《笑林》里的一个段子还能有什么好结果?

如果张春桥真的在法庭上曾经如此“发言”表现过一番,对于许多人来说可能还不仅仅是个有趣、刺激的事情,至少对于我来说,我很希望张春桥当时能借助“法庭”阐述一下自己的理想和主张,至少别像那个泼妇般的江青、那个断了脊梁骨的王洪文、那个吓糊涂了的姚文元那么没趣那么恶心那么窝囊,讲讲自己的信仰在哪儿和马克思接得上轨,述述自己的“无产阶级专政”之下达到共产主义的蓝图和可行性主张,哪怕所讲全属于莫名其妙的胡说八道也算,至少他该证明一下他曾经有过理想或者梦想。可惜的是他根本没一点那样的出息,张春桥在审判过程自始至终像一个放在被告席的泥胎,他甚至连类似江青的“我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口号都没喊出来,更别想指望他如阿Q吼一声“振奋人心”的“二十年后又是一条汉子了”!

国人对于张春桥的了解,除了上世纪在50年代末张春桥由于写出“批判资产阶级法权”的文章受到毛泽东的另眼相看,后来乘着“文革”大潮愈加春风得意,最后混得毛泽东的彻底信任进入国家领导核心以及当上副总理和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之外,大概就是他年轻时候曾经以狄克的笔名发表文章批评鲁迅弟子萧军的抗战题材小说《八月的乡村》的“事件”了,张春桥因文埋仇惹毛了学过武术的东北小伙儿萧军,萧军忿怒之中公开发出要用拳脚教训狄克言辞。

单纯就张春桥批评萧军《八月的乡村》“事件”而言,我一向是暗暗同情张春桥的,即使在“四人帮”覆灭后被全国痛打落水狗般的批判,我心里也暗暗为张春桥抱屈。我觉得站在公正的文学批评的立场看问题实质,我所钟爱、钦佩、尊重甚至爱戴的作家萧军当年的气量确实小了一些,何况张春桥的那篇“批评”实际上也并无什么恶意,萧军的暴怒实在有些小孩子脾气,不过那时的萧军和张春桥都是二十啷当岁的“进步”小青年,他们之间的这场矛盾或者风波实在不应该作为后来批判张春桥“历来反动”的材料,这“铁证”着实不够分量不说,还非常显得所谓对“四人帮”的“革命批判”有时候也会无趣但可笑。

许多年后又看到一份材料说,张春桥在显然人多势众的萧军和陪伴面前并没有如向来一贯墙倒众人推的国人以为的那样赶紧趁夜遁去或者甘拜下风跪地求饶于“强敌”,面对有备而来上门挑战的萧军,张春桥表现出了山东汉子的本色――虽然他一点都不高大孔武,他是欣然接受挑战并随萧军去比试了拳脚的。比试的下文一直没见透露,估计年龄正当年也是一腔热血的张春桥并没吃亏多少,否则那场萧军“大获全胜”的“惩恶之战”早就被“文学史家”或者“武术史家”们婆婆妈妈许多回了。就事论事而言而猜想,我倒乐意相信萧军和张春桥两个都在“追求革命”的北方年轻汉子不打不成交,因此化干戈为玉帛不再针锋相对,或许真相就是这样,因为在张春桥成为“四人帮”又被打成落水狗的时候,并未见到萧军落井下石于张春桥言谈此事结果,当然萧军高尚人格和品德早在共和国之前就已经昭然彰显过,或许他根本懒得理睬张春桥的事也难说。

但无论年轻时的张春桥如何不“罪恶”不“可恶”不“滥杀无辜”――当然即使他想那时也没有这样的能力和权力,进一步的但是,后来的张春桥在拥有了“滥杀”的能力和权力之后,他确确实实是毫不手软地滥杀了一番的,而且是狠狠地滥杀,残暴到极点的滥杀。

远的不说,就说在“文革”的“圣地”上海,在张春桥一手把持这片土地的一切权力时,在这片曾经代表着中国的进步和希望之地制造了难以计数的许多冤案,我仅仅在此选列一些被迫害蒙冤自杀的曾经为中共党和共和国做出过巨大贡献者的名单,他们是:中共密友老报人、上海副市长金仲华、中共党的骨干老作家叶以群、著名翻译家傅雷夫妇、“为共和国赢得巨大荣誉”的青年钢琴家顾圣婴极其家人、著名导演顾而已、表演艺术家上官云珠、昆曲艺术家言慧珠……这一件件许多件血淋淋充满冤屈的血案岂能说和把持着上海的张春桥没有关系?张春桥大概难有勇气和理由为自己开脱罪责吧?为什么我们不能揣测张春桥在被审判时的一言不发不过是他思想上精神上早已经理尽词穷后的装死狗“战术”呢?真不知那些心智迷失的白痴凭着什么不要脸功夫居然能把卑鄙、无耻、凶残集一身的张春桥想象、夸张到英雄豪杰大义凛然的境界,这单相思术修炼得也太炉火纯青了点儿吧?

更有读到这个被杜撰的“张春桥”的“法庭发言”中,张春桥竟然信心百倍星象大师一般地预测到审判他的执政者最终会犯下所谓“镇压群众”的罪行,似乎用这胡编滥造的谎言释放一阵烟雾弹,张春桥便摇身一变坐上正义的马车可以对他人扬起正义的鞭子拥有鞭挞、审判他人的资格了。这几乎是在公然挑衅人类良知泼洒弥天大谎,别人无论是谁,说说“镇压群众”这事、理论一下这类事件都是可以的,恰巧张春桥之流不可置疑独一无二没有任何权利搬弄此事是非的资格。莫非“法庭发言”的制造者连最基本、浅显的“文革”历史都不去了解一下就敢动笔编造历史?这自信心也太唐突了点吧?真不知道这白痴到底的“法庭发言”制造者怎么会如此不可救药的愚蠢?这种事张春桥从哪儿来的说道别人的资格?他有这资格吗?被“四人帮”的倒行逆施激化而成的1976年“镇压人民群众”的“天安门广场事件”不正是在“四人帮”的一手操纵之下发生的吗?这是用不着考察都人人皆知铁证如山的历史,张春桥如果将己之短用来攻击、抨击他的对手不是吃错了药又是什么?就此而言,编造者拙劣到极点的伪作已经昭然天下、丑态裸露。

如果说当年顶着自己被枪毙和把亲朋好友一起引入灾难的炮制《周恩来遗言》的那些年轻人是货真价实的英雄,这篇似乎借助了《周总理遗言》这一历史事件炮制灵感的“张春桥的‘法庭发言’”水准就实在太低劣了,即使就单纯的传播影响来说,这种不严谨笨拙的模仿纯属狗尾续貂、东施效颦,或许还不如,需要一个新的词汇来命名其的无耻和蠢笨。

前面说到张春桥年轻时不一定“罪恶”不一定“可恶”,但这无法阻止张春桥在后来的既“罪恶”更“可恶”,特别是在“滥杀无辜”一事上,他更是超越了古今中外无数恶人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特别是他的“根据地”上海所制造的罪恶就磬笔难书,用不着费什么力气就可以收集到张春桥大量的罪证。如果说前面所列罹难于“文革”的上海那无数个冤屈者,张春桥有可能狡辩仅是大潮之下随潮流而动执行“上方”指示精神所造成的恶果,此处再举两个他一手制造和亲自操持的案例,便可一目了然这个可凭借作恶“杰出成绩”名列撒旦子孙张春桥的恶魔素质了。

在张春桥治下的“文革”策源地上海的文革之初,曾经患过精神病的上海交响乐团的指挥陆洪恩因世界经典古典音乐被批判而恼怒,与领导和同事发生争执时,激愤之中说出“如果这样的音乐是修正主义,那我就高喊‘修正主义万岁!’”陆洪恩因此获罪“反革命”被关押进监狱。照理说陆洪恩已经足够不幸,本该进医院却被关进了监狱。岂不知更大的不幸在等着他,张春桥在担任“中央文革”要职如鱼得水于高层时,百忙之中依然不忘倒霉的陆洪恩,后来竟然发现新大陆一般大吃一惊问道“陆洪恩怎么还没枪毙?怎么还让他继续浪费人民的粮食?”于是几天后陆洪恩便被枪杀。张春桥的残暴和草菅人命之心是直接导致陆洪恩被杀的最大动力,仅此一命,张春桥就罪责难逃,将其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条件完全已经具备。

还有一件“‘文革’小事”亦足以彰显张春桥的凶残和邪恶,“文革”时上海钢管厂的工人谭元泉等一帮沪剧爱好者抱着紧跟“中央文革”紧跟“革命样板戏”思想,把左得发疯的“革命样板戏”改编成了自己喜欢的沪剧四处义务演出,颇受欢迎。就此事来说,只要有基本正常的思维能力的人,一定以为谭元泉和他的爱好沪剧的工友、戏友们的努力是靠近“文革”主旨值得肯定、支持和表彰的。即使站在最不讲理的苛刻到病态立场的挑剔,谭元泉等人的努力也是在维护、接近、靠拢、发扬江青的文艺思想和戏剧主张的。可万万想不到谭元泉等人一心追随“文革”的辛苦努力却为自己带来了灭顶之灾,他们因此获罪,在被冠予“破坏革命样板戏的现行反革命分子”之后统统得到了“大刑伺候”,不过一个普普通通工人的谭元泉更因此在妻离子散之后蒙难于枪弹毙命的“死刑”。谭元泉在被枪毙时,居然还“安排”有8个冤屈者陪绑判刑,那一次打击“破坏革命样板戏的现行反革命分子”过程共导致148人无辜牵连,活脱脱演出了一出比窦娥还冤屈的悲剧。凶残、无耻的张春桥仅仅为了满足江青毫无道理的快意,就一手促成、制造了这一起血腥人间惨剧、绝世冤案,仅此事说张春桥恶贯满盈有什么过?

真想问问无耻到让人生厌的“法庭发言”制造者,如上的张春桥怎么写得出、发表得出你那样理直气壮气壮如牛气壮山河的“张春桥的‘法庭发言’”?你那狗屁不通的“奇文”时代语境、用词、所提及的历史事件处处漏洞百出,说你故意在搞恶作剧或者编造笨拙的政治笑话也一点不过。只是在你这这狗屁不通卑鄙无耻的“发言”后面藏着一颗赤裸裸的恶毒之心:为罪恶滔天的“文革”招魂。这一点我可告知你,做做白日梦是你自己的事,任凭你自己愿意终生迷恋此事把自己想象成“文革”时的某位司令也无人干涉与你,不过你要企图将白日梦付诸于现实,企图把恶魔包装成天使的模样,你的本领就太羸弱了点,你不会成功的,你最终的命运大概就是悄悄的来悄悄地去,悄悄地销声匿迹,悄悄的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继续伪善地混迹在芸芸众生之中,就像一个偷窃未被抓获的贼,可做贼的事实却昭然存在贼自己心里明白。希望你尽快知晓自己的无耻,你尚年轻,好好了解“文革”历史和货真价实的张春桥,如果你能醒悟,重新做人还是机会的。

对恶魔张春桥的不顾廉耻的美化,确实不过显示了一些白痴和灵魂死灭者弱不禁风的白日梦中图景而已,形象化点说,被无度拔高、英雄化了的张春桥不过是一个用劣质材料制造成的虚假的幻象而已,充其量不过一个貌似宏伟、强大的大号充气娃娃而已,几乎一钱不值,这个远看是个庞然大物,近看不过一包气囊,一个连草包的力量、连打肿脸充充胖子条件都不具备的劳什子,连那些性用品店出售的最廉价的充气娇娃满足一下性饥渴者一时快意的能力都没有,厚颜无耻制造这蠢笨谎言的白痴的一番忙碌不过是自领其辱而已。

文到此,顺便赠制造“法庭发言”的白痴几句顺口溜儿“

告诫小骗多读书,胡编也得下功夫,

关公尚难战秦琼,露水岂能充珍珠?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