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艺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29002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小文和大丰的故事 ---3(原创)

热度 1已有 3329 次阅读2013-6-14 22:54 |系统分类:文学| 大丰, 故事, 照片, 前途, 学校 分享到微信

小文

小文其实对自己很不满意。 在学校里教书说来也没有什么前途。 大丰给小文看他姐姐和姐夫的照片, 小文自己比大丰的姐姐还大一岁,可大丰的姐姐已经结婚了呢。大丰的姐姐叫米兰, 是复旦大学毕业的, 在大学时和同班同学谈了恋爱, 毕业后就结了婚。小文看到米兰一脸幸福地靠在爱人身边的照片, 不由得羡慕米兰的命真好。 想自己, 便深深的叹气。 小文想自己是希望找一个大哥哥型的男孩,乐观开朗, 带动自己。 因为自己是个忧郁又悲观的人,很需要积极向上的人来影响自己。然而大丰并不是很阳光的乐观主义者。经过两三个月的了解, 小文看出大丰其实和自己一样悲观, 而且不是一个奋斗型的人。 那样,最终两个人都将是碌碌无为, 一事无成。 而米兰和她爱人已经去深圳一家外企工作了。 小文虽然没有见过米兰, 她所了解的米兰,是大丰嘴里的米兰,大丰谈起姐姐总是很骄傲自豪的样子。 让小文自惭形恢, 觉得没有米兰能干有出息。 小文想, 大丰家里, 是女儿比儿子强。

小文是不甘人后的。 她焦虑, 比任何时候都缺乏耐心。 她想考托福和GRE出国留学,又觉得自己考不出好成绩。她急于做出什么来证明自己, 跳槽去外资单位, 也是一条出路, 并且比出国更切实可行。 她想让大丰知道,自己也不比米兰差。不是么, 自己是研究生, 米兰是本科生啊, 为什么小文还自卑呢,人一旦毕业到了社会上, 人们就不再看重你学历,而看重你混得好不好。似乎只有出国的, 或者在外企工作在世人眼里才是让人羡慕的, 象小文这样在学校里做老师, 很清贫,当然属于混得不好的。 小文觉得再在这个学校呆这样下去, 是没有希望的。

大丰丝毫没有要换工作的打算, 他安于现状, 他们检察院工资待遇福利也还好, 比小文要高出一倍还多。 小文在大丰面前,也是自卑的, 自己是研究生毕业, 工资却比大丰低, 自己住在集体宿舍里, 大丰家里都给大丰准备好了一室一厅的婚房,小文想自己是处处不如人啊。 没有什么可骄傲的。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就得奋斗。 小文每天晚上都去教研组自修,背英语单词。小文还报了前进进修学校的托福班。 一周上三次课。 小文想, 自己必须行动起来。必须拼搏。 美好的未来要靠自己去创造!

大丰在练气功, 大丰想, 其实恋爱也是空虚的。 倒不如安安静静的阅读。 小文原来是喜欢看小说的, 现在闲书一概不看,天天只捧着GRE词汇和托福词汇两本书。甚至觉得和大丰的约会实际上也是对时间的浪费。 小文想灿烂辉煌的人生, 是要靠自己的奋斗努力,要改变自己的处境。就不能懈怠。要跳槽就得靠外语。

大丰有时还抄两首自己写的旧作诗篇给小文看。 小文告诉大丰自己写过许多诗, 却一首也不拿出来给大丰看。 小文对大丰说,好汉不提当年勇, 诗都是过去写的, 现在一首也写不出。 给你看的话, 只能说明我当时的文采, 现在已经江郎才尽。 不如不看。大丰也不吵着要看。

小文的诗, 是隐藏着爱的伤痛的, 她不想让大丰知道。

大丰练瑜珈, 给小文带了一盒瑜珈的音乐磁带, 小文听了, 也觉得是在云里走, 风里飘,但小文不学气功,不练瑜珈。尽管小文和大丰是一对恋人, 可是他们仿佛是各自走在自己的小路上, 思想隔着一定的距离。 他们喜欢听音乐会和芭蕾舞,只有在这方面他们才有着共同的爱好。

大丰借给小文看奥修的书, 小文看了第一页就看不下去了。 小文一直认为人是一支脆弱的芦苇, 却是一支会思想的芦苇。而奥修却让人什么也别想。 这跟自己的观念完全不同, 小文无法接受。

小文很多时候都抑郁寡欢, 究竟是为什么呢? 其实小文的焦虑感比她自己能意识到的,要严重得多。 她觉得自己是孤军奋战, 可是, 她不拼搏就没有前途。 大丰好象并不在意她的所谓的奋斗。 其实一个女孩子何必这么好强呢?大丰看着小文永远快乐不起来的脸, 想自己也帮不上她。 大丰觉得自己也快被小文的不快所淹没了。 终于有一天,他们在公共汽车上为小事争执,小文说你也回去想一想, 分手也是可以的。 大丰说, 不用回去想, 现在就分手, 说罢, 大丰愤然下了车, 留小文在车上,继续前行。

小文没想到大丰就这样和自己分手了, 其实自己也是嘴上说的气话, 并没有准备好真和大丰分手。 小文想也好,至少我可以专心奋斗了。小文心里并没有大的伤感。 似乎没有受这次失恋的影响。 以至于小文有些怀疑, 自己是不是从来没有爱过大丰。

其实他们争吵的是多么微不足道的事啊。 小文觉得好象大丰是等待和期望着这样一场无谓的争吵,并借此分手,一了百了。

小文

小文投出去的简历, 有了些回信, 两家公司来了面试通知。 小文去面试, 一家是日本动画制作公司,小文应聘的英文翻译一职,是翻译资料的, 不是口译翻译。 面试有好几人参加, 也有应聘不同的岗位,面试官是位戴眼睛的男青年,书生气很浓,好象大学老师的样子,姓严。 用英语和小文对话, 也是考考小文口语。很明显他对小文挺满意。

过了一周, 小文第二次到日本动画制作公司面试, 这次是部门经理来面试 , 一个骄横霸气的日本人, 长相凶悍,小文见到这样一个日本人, 就想到日本鬼子,不由的有点胆战心惊, 在她眼里, 这是个典型的日本鬼子。她怀着反感,与对面自高自大的日本人对话。 那位严先生在一旁做翻译, 对日本人说小文的英文口语也不错的。 这时其实她对这份工作已经犹豫了。面试结束, 严先生对小文说,部门经理对她挺满意, 有可能安排她做翻译兼经理秘书。 月薪是500元, 要签五年合同。让小文下周一到公司先签合同。五六个应聘者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她, 一位中年先生是来应聘业务员的, 对小文说,做经理秘书很不错的,以后很可能被提拔。 小文想到自己要去做日本鬼子的秘书, 不由得不寒而栗。 这是小文第一次直面一个日本人,她遇到的却是一个飞扬跋扈的, 趾高气扬的年轻日本人。 小文想如果是做部门翻译也就罢了。去做小日本的秘书, 一起出差跑业务,那得多受气啊。

第二天小文去另一家台湾金属企业面试。 那厂在郊区, 小文换了三辆公交车, 下车后, 又走了半里路, 才找到这家公司,公司是一座两楼的小洋楼, 加上旁边的厂房,小文看到一楼的办公室门锁着, 不由得有些疑惑, 于是上到二楼, 二楼的客厅空荡荡的,再进去到门前敲敲门, 终于有了动静, 一个五十多岁的秃顶老头打开们, 用疑惑的眼光看着她, 小文说我是来面试的, 约好十点, 老头,说, 哦, 你到下面去等着。 小文下了楼, 心凉半截,这算什么公司, 10点了还不上班。 太不正规了。 小文简直想走了,但想到自己千辛万苦老大远地赶过来, 便按捺着, 等在楼下, 过了约 10分钟, 老头下来了, 打开办公室的门, 让小文进去坐了,老头想给小文倒杯水, 水瓶里却没有水。老头有点尴尬, 说阿姨今天请假了,不在。 老头自己介绍,说自己是董事长,又问小文的教育和工作经历。 正说着, 来了一个矮个先生, 年纪和小文差不多, 黑黑的, 不苟言笑。 坐下一言不发,审视着小文。 老头介绍这位是赖经理。 是业务经理, 我们还有一位财务经理。小文的失望在加重, 她已经觉得没有必要再跟他们谈什么了,就在这时, 门口进来了一位高个子男人, 笑嘻嘻的看着小文说,是陶小姐吗, 老头象是盼来了救星, 对小文说, 这就是财务经理,钟经理。钟经理用上海话对小文说, 来了多久了? 小文说有一会了。

九十年代初, 跳槽刚刚在这座城市拉开序幕。 那时从国营单位跳出来, 去合资企业工作是需要勇气的。 小文其实是盲目的,无论是日资台资港资企业还是美资欧资企业, 她对他们一概一无所知。

钟先生的出现, 使小文感觉好了一点, 钟先生明明知道两个台湾人听不懂上海话的,却仍旧和小文说说上海话, 这就拉近了和小文的距离,让小文感觉和钟先生是自己人。 这是小文第一次接触台湾人, 那两个台湾人见小文和钟先生说地方话, 他们俩也就说起家乡话来,小文一点也听不懂。 原来他们说的是闽南话。

谈到后面, 王先生问小文希望工资是多少, 小文一时倒不知说多少为好。 那家日资公司给五百, 那么自己是否应该要提出要八百呢?真在犹豫间,两个台湾人都暂时因什么事走了出去。 就剩下小文和钟先生, 小文问钟先生, 那你是多少工资呢?小文知道自己这么问似乎是不妥的, 也不知道钟先生会不会告诉自己, 钟先生说 1500元。 这时王先生又进来了,继续刚才的话题, 小文就说, 我希望工资是1200元。 这个工资在当时是算高的,小文原来的期望值也就是800元。没想到王先生听后并没表示, 只是问小文什么时候可以到公司来工作。 这里有员工宿舍,中饭和晚饭都由公司提供。 小文说回去考虑一下, 再电话告诉钟经理。

小文没有想到这一下子就被两家公司录取了,回到学校,打电话和父母商量了一下, 家里人都倾向于她选择去台湾人公司做。

于是下一个星期一, 小文就去郊外的公司上班了。公司里人员简单, 除了王先生, 小赖, 大钟,还有就是做饭的师傅,一个司机小焦,和一个打扫卫生的阿姨。在加上工厂车间里的两三名工人。小文整天就接接电话, 用电动打字机打打出货单。 有时大钟跟司机去客户那里送货,小文在办公室呆闷了, 就和大钟,司机一起去送货, 这货就是公司的产品, 金属线。 由于和大钟相处得不错, 所以这一起去客户,对小文来说就是散散心,放风一般, 在办公室里也没什么事可做, 也有些无聊。小赖平时常在车间里查看工人的操作, 产品的质量。大钟其实是一个人忙里又忙外,还兼报关工作。 有时大钟去报关, 小文想去, 大钟就让小文坐他的摩托车一起去。 王老板也不说什么。大该是觉得小文呆在办公室里也是挺闷的。一天到晚,小文就在荒郊野外的这个公司里,下了班,吃过饭,也没有电视,小文就到两楼自己的宿舍里,看书。听收音机里的美国之音。

到了周六下班, 大钟开摩托车将小文送到家,小文回到市中心的外婆家,过一个周日, 周一上午七点半,大钟骑摩托车到小文家的弄堂门口接小文去上班。大钟的家在普陀区,小文的外婆家在卢湾区,相距很远。小文想, 大钟对自己还是蛮照应的。和大钟聊的多了, 就知道了大钟家里有个太太和女儿。是上海人。大钟和王先生家是世交。

小文有一天给大丰打了电话, 大丰接了电话, 说话的语气和以前一样温和, 他们好象都忘了他们分手的不快, 又约了见面,小文和大丰谈自己的新工作环境。 他和她重新开始了约会, 一起去听音乐会,但他们不再是恋人了。不再手拉手,不再有亲吻这样的亲密举止,可他们的感情似乎又回到和以前差不多样子, 小文问大丰, 我们这样算什么?大丰说,小文你不要问这个问题,我也是困惑的。小文想那我们不再是谈朋友了, 可为什么还约会? 不管怎样,身边有个朋友可以让小文把平日的开心与不开心的事说出来, 也还是好的, 这个人是恋人也好,是普通朋友也罢, 又有什么要紧呢。

这个工作小文并没有做长, 不久, 新的员工宿舍楼造好了, 小文搬到新宿舍里, 书桌, 床, 衣橱, 椅子, 都是大钟,小焦和小文一起去买的, 房间里铺上了地毯, 一切都是崭新的。 但房间里散发这新装修房的气味, 和家具的气味, 每天晚上把小文熏的头痛,眼睛开始流泪。 过了一周,小文晚上开始不适, 出现了哮喘, 这是小文第一次发病, 她无法入睡, 大口大口喘气,喉咙里发出嘶嘶的声音,呼吸变得艰难, 到了第二天开始发高烧, 大钟把小文送回家, 在家养了三四天, 小文又去公司上班, 但没过几天, 她又发起烧来,这次小文, 回到家, 等烧退了, 便向大钟提出了辞职的想法, 虽然王先生也挽留她, 她决定不干了。

小文就这样失业在家。她又开始了寻找工作的旅程。 不停地投出简历, 接到通知就去面试。 但找工作有时就象找对象一样难。

小文和大丰的故事 ---3(原创)_图1-1小文和大丰的故事 ---3(原创)_图1-1小文和大丰的故事 ---3(原创)_图1-1小文和大丰的故事 ---3(原创)_图1-1
小文和大丰的故事 ---3(原创)_图1-1小文和大丰的故事 ---3(原创)_图1-1小文和大丰的故事 ---3(原创)_图1-1小文和大丰的故事 ---3(原创)_图1-1小文和大丰的故事 ---3(原创)_图1-1小文和大丰的故事 ---3(原创)_图1-1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