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直言不讳 //www.sinovision.net/?304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寻根究底 拒绝谎言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孙大光同志谈党风

已有 4269 次阅读2016-1-26 02:56 |个人分类:反贪腐|系统分类:杂谈| 孙大光 分享到微信

---1988年7月致中顾委副主任薄一波、宋任穷的一封信
 
    我想特别谈谈党风问题。
    现在社会风气之坏,是建国以来所未有的。当然这不能完全归咎于党风不正,但党风仍然是决定性的,这应该是一个常识问题。
    1、人们谈论的所谓"三上三下",即:"上梁不正下梁歪"、"上行者下效"、"上有所好下必有甚焉",是有道理的。我曾提过端正党风必须从中央做起,中央 党风正了,则草上风必偃。现在则不然,国务院自己违反规定,成批进口高级豪华轿车,旅游旺季在旅游胜地开会。三令五申不许滥建楼堂馆所,但建得最多的是北 京。南京中山陵五号院一号楼,原是毛主席住过的,现在又化了八十万(一说一百万)美金重修,卫生设备等全部进口,浴池柱子是镀金的。每天房价七千元,而我 们的国务委员和书记们住起来却心安理得。
    整党的所谓"自上而下"是从部长、省委书记开始,而高级决策机关和关键人物却例外。这就注定整党要走过场。整党是有收获的,但没有根本解决问题,我们失去了一次大好时机。
    
    2、关于高级(不是一般的高级)干部的子女出国和工作安排问题,社会上流言甚多,有真有假。小平同志说:"要从我的子女查起"。这证明小平同志是伟大的, 希望不要辜负了他的愿望。因为社会上对小平同志的子女也是颇有非议的,而就我所知,有些议论不是毫无根据。在这类问题上,我认为要特殊警惕那些抬轿子的, 这些人出于个人的动机,干一些讨好卖乖的事,使我们的高级领导在不知不觉中陷于窘境,实在不可不防。必须在最高领导层重打破一切庸俗习气,切不可搞官官相 卫。我在中央会议上反复建议,要把社会上关于高级领导的一些传言查清,公诸于众,以正视听,但没有人理睬。我主张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子女一律不要经商,更不 要担任一些大公司的总经理一类职务,已经担任的一律退出,到基层艰苦环境中去锻炼。如果他们是真正的人才,群众一定会发现并被推荐的。切不要把人代会上落 选的子弟,又用党的组织手段,安排在中央机关担任相等的职务。这在群众中说的难听极了,说这是资本主义国家都不会干的事。
    
    3、关于干部的使用,我们也还没有真正做到任人唯贤。这一点我想不必多说,大家都是明白的。
    
    4、革命和战争年代,我们的党员从最高领导人起,都是生活在群众中,和人民是心连心的。现在我们的高层领导住的深宫,吃的是"特供",出门时火车是专列, 汽车则警车开道(政协副主席以上都是如此),下车后前呼后拥,里外三层,有哪个平民百姓敢在这种情况下向领导倾诉衷肠?人民,包括工人、农民、知识分子、 士兵乃至广大干部,哪个阶层没有相当的不满情绪?党中央不能令行禁止,言者谆谆,听着藐藐,一部分党员不听中央的话,党的威信不高,已是不可争辩的事实, 在党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长此下去,将伊于胡底?水可载舟,亦可覆舟,这岂是危言耸听?
    今天,已不是一般的号召所能扭转的情势,中央必须下最大决心,采取一些重大措施,处理几件重大案件,包括一些大人物的案件,才能振聋发聩,震慑全国,张扬 正气,打击歪风。我坚信我们的党还是能够领导全国人民,走向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坦途的。但这要看我们今后怎么做。我建议在经过充分调查研究和周密准备的 基础上召开一次中央全会,专门讨论党风问题,并做出相关的决议。
    骨鲠在喉,不吐不快,忠荩之言,难免逆耳。心所谓危,不敢讳饰,党性犹存,其能为个人之苟安计?我并且深信:我的意见在老同志中式有代表性的。不当之处,恳请批评。
    最后,我想引用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一书最后的一句话:"我已经说了,我已经拯救了自己的灵魂"作为结束。
        顺致
    敬意!

孙大光
    1988年7月20日

----------------------------------------------------------------

孙大光同志, 原地矿部部长、中顾委委员。1988年7月20日他给原中顾委副主任薄一波、宋任穷写了一封信,谈了共产党党风问题。此信收录在2001年7月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孙大光文选》上。

    我对大光同志原来是有些意见的,是因为文革中把地质部取消和把北京地质学院迁到外地去,对地质事业造成重大损害,拨乱反正中,地质部先恢复为总局,接着又 恢复为部;学院的人绝大多数都要求把北京地质学院也迁回来,对新接任部长的大光同志抱有很大的希望;听说他在文革前是最年轻的部长,能力很强,也有魄力。 果然,一开始他也是支持迁回的,但后来突然变了,看来是上面还有人不同意,他也没有再坚持。因此不仅是我,地质学院不少人都有意见。不过,在北京的摊子总 算是保留下来了,这才有了今天的中国地质大学(北京),所以大家还是感念于他。

    一个偶然的机会,从网上看到大光同志这封信,读后不禁肃然起敬,原来大光同志是这样一个铁骨铮铮的共产党人!只可惜远在国外,不能向他当面表达他的一个部属对他的敬意,就把这封信发表在五柳村以教育更多的人吧。

   又,年初在北京见到一位原在大光同志身边工作多年的同志,他说,讲真话是大光一贯的性格,这样的信不止一封。

                         陶世龙,2003/04/12

本文先发在五柳村海外版,已不可见,2005-01-20 04:18又发在五柳村所建博客【观察与思考】,网址为  http://yqdht.bokee.com/585695.html   现在仍可看到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