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认识的嘱托!》

热度 7已有 3888 次阅读2015-5-11 12:16 |个人分类:哲笔信手|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伯利克里死了,死的状况和歇坐在卵石铺就的路边半睁眼时的状况完全不同,他不再继续寻找智慧的路径了,松开的两手空空如也却能如此安然,就因为从他的右手里诞生的古希腊最为辉煌的时代已被苏格拉底接过;而他的左手开放了一朵奇绝的娇艳,盛装盛现地立作雅典。

大流士的愤慨来自于雅典娜的呼号;两座文明古城在交替的火烛中“凤凰于飞”;没有顿迟,一路仍去,托于希腊三贤一条火烛照亮的大道,连向未来。

昨日收到一个信札,说到希特勒的同班学友维根斯坦。非常奇怪的连接和招数,要想划出无以同泽的经纬分界?逻辑的不连贯是这样被用来演绎历史的?还是做了老残花边,用作消遣?

不知道。

和语默认识没有深浅的预设,从语言段式的逻辑演绎,携手到戏剧舞台的通式里去了。不为字与字的惯联,也不为句与句的衔接,更不为了段与段的牵带,倒是要到文与文的考量中,统合相成的一切。

维根斯坦是哲学逻辑的,为了“默”的有理,去经验了数学,是因为后者能够制导“默于言说”的智慧,还是,提供了一个可被视见并加以数算的远在动力?如果说是,那么我们如何来解说维根斯坦左手牵带的音乐巨匠勃拉姆斯和他右手牵握的《大地之歌》的生父马勒?直意地将这些片段组进油画的色斑,我大致能推出并认定,这些并合就如苏格拉底和他父亲间横在的雕塑,艺理相关:哲学不相悖于艺术、文理和科学,反之,艺术、文理和科学没有基因传承上对抗哲学的本质。可惜的是,事到如今,哲学的本质和任务从未改变,艺术、文理和科学倒是在很大程度和很多场合里背弃了哲学本旨。其主要形式就是,以纷繁的理由和样式,分切哲学演绎于逻辑的统合,化分出人人都可以自享的离散和傲慢,无需任何的理由和分辨。

当被问及中国教育改革之发展的相关问题时,我半玩笑地说:回到苏格拉底的时代去;为平民大众废除五年以上的学制课程,以保证有益于人类发展前途的资源不被过度浪费在无智的荒诞里。我会被打倒吗?答案就是肯定的。不被打倒的机会只会站立在类人语默的面前,不带羞愧,不带恨惭!

就从逻辑和演绎出发去看二者的距离,其内容本质的潜在,就是直向未来的路程。历史是被指向未来的,及乎两个原点的基建和基础。站在历史上,便是事实和景状人为的内容过程,它的两端永远是,历史于开端,又在开端的成果上,跳跃至一个未有发生且总要到来的时点,为认识的前推制造同向的拉升。回入历史便能推进当下,步入未来;逻辑通畅地、合理欢悦地随着苏格拉底要求的底涵,轻松择采那一支离你最近的“黄金麦穗”。这里,也包含了逻辑的演绎和演绎的艺理。

维根斯坦是趋于苏格拉底学派的?这不重要。人类人文史上,许多真理的本在基础和要点经常重复的,重复的还有见识浅短里对于真理的偏执和拧拗。怎么唤醒人的意识深处的智慧机制呢?我不晓得过度重复的好处,偶尔还会无法拒绝,整上两段无人在乎的历史片存吧,爱说不说的,能唤醒自己就是好的。

对于真理的内要,苏格拉底的回答如此说:“我别无它求,只有我平时对你们说过的那些话,请你们要牢记在心。你们务必保持节操,如果你们不按我说的那样去生活,那么不论你们现在对我许下多少诺言,也无法告慰我的亡灵。”

要补充的是,那个“我”就是他的《理想国》。为了这个《理想国》,他不曾选择逃跑,而是选择了直面死神。。。。。。

如果,人们不想通过沉默后的分析去进化知识里内存的智慧,不妨顺着维根斯坦的认识方向先去剔除胡思乱想和胡说八道的“生活形式”,并极力去排解真理和胡说的纠缠,还思想一份纯净的光耀。自然,相比是非和谎言的成本,高尚的成本是高的,高到也许你得和苏格拉底一样,双手奉出生命。

这就是看了语默为我篆书的《心琴乐》后,有着的联想。将艺术投入到逻辑和演绎的水泽中去吧,以便一样地作力,还思想一份纯净的光耀。

这样我就轻松了,可以望着语默费心替我书录的大篆轻吟道:

醉红云,花飞庭前院。今艳明暗愁香断,优影苏芳离淡。

。。。。。。。

斯人安在?弹指飞笑相曰:尽在人间!


今又是《桥下流过的去影》,里面有相应的提及。

今又是《认识的嘱托!》_图1-1


今又是《认识的嘱托!》_图1-2

花飞庭前院











鸡蛋
4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3 个评论)

回复 無心者無痕 2015-5-19 02:52
今又是: 神秘是一个和人有关的词语。它和实存对象及感知有关。神秘主义的提及,应该是文艺复兴好久后的概念,至于神秘宗教的、情理的、文学的和世俗的概念,种类恐怕很多 ...
在我的理解里,语默者与“捻花一笑”有异曲同工之妙哩,在我的一些研判股市行情的朋友里都有一种共识,要描述研究的结论时,用自己的语言来表述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心里明白是什么但却艰涩于说明白,因而也就借用了现有的一些通用的说法说词来表述,但却不能尽表本意,只是较为相似或接近而已,很有点“头头是道”的意味,道本有而不可述,为述而强行安上个头,正如《道德经》中述“道”之意...
回复 今又是 2015-5-18 09:20
無心者無痕: 所谓神秘主义只是一种简单称谓,如同玄学,这在起自早期的秦统之前的春秋时代然后被蒙上非自然因素的面纱和剦割几千年后,尤其是百多年来的渐见西化之后,想不玄 ...
神秘是一个和人有关的词语。它和实存对象及感知有关。神秘主义的提及,应该是文艺复兴好久后的概念,至于神秘宗教的、情理的、文学的和世俗的概念,种类恐怕很多了。着重点也不会一样吧。
语默的相关我基本涉及过一些面和点。不一定都是确定的,但是路子是有的,多少我也说到过。只是我常年的习惯是,既定范畴里的事,如果不是技法技术和技巧,而是落在精神和智慧方面的,一般我都不会说透。这是一个习惯和一般准则。所以会点到为止,这其实也属于神秘主义的要求之一。
什么叫语默,这又回到维根斯坦那里去了,总归的话可以是“不说的理由”。类似席慕容和余秋雨之“不说罢了”,就是以这个哲学理论概念为基础的文学也或诗学手法的应用。多少人知道我不清楚,反正语默和我是知道的。
维根斯坦的背地似乎是逻辑本质和逻辑的方式讨论。其实不尽然。因为那种解释,只把一种见识当作成序列的认识标准和习作手法,而他逻辑的本身,远不止这些个“简单”。我们如果把他的理论按事就是的归在原本的哲学体系里,那么,所谓的“不说的理由”就不仅是一种可被用来行走的手法,更是一种哲念。它的原本包含了对于尼采的总结,对于沙特的理解,也包括对于卡夫卡之类的手法的认识(卡夫卡属于后期,我说的是手法之归类)。
那样,神秘是一种理由,用来不要丢弃存在。因为存在于认识的存在,一经说出便不再存在。其次,那是一个必要的认识方式,来自于不说的前提下,理清思维和认识的场景和途径。再就是要将哲学思辨从实用科学里划分出来,用于更正一种科学带来的误导,也即科学做不到的“认识”。道德质量和价值可被数学通过量化计算吗?不可能彻底的,因为数学的模式是一种已被可被既定的,而精神之类不断进步进化的”物质“是不断变化的。所以,必须要把哲学的某些比如神秘,从实用科学里暂时切分出来,这是为认识清场的必要过程。也属实践。另外就是知识是有限度的,来自于我们人类认识阶段性的限度。数学等作为具体的方式,非常有用和意义重大,但是永远不可能完解属于认识和精神的一切。由此,神秘永远存在。
语默其实是哲学的。他不是一个简单意义上的诗人。是否从诗歌里为了诗歌途径了哲学,这并不重要。关键在于哲学的认识和哲学的手段能够提高认识,也即通过诗歌表达已知和丞待理清的那片认识场景。
他写过一篇我非常赞赏的诗歌,记得名字是《枯竭的海》,全文拢共八个字。而表述包括了标题的词用。非常高级。里面就是不同于祭祀玄学的神秘主义之手法。这不是主义,而是归在这种主义之下的一种用来进行文学冲刺和突破的手法。就那八个字,把诗学的格式,段制、章理(空于实在的跳跃)和哲理性的指示,演绎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我来美国后从未见过。至于动静,远近,虚实,明暗,生死,认识和存在这些一般的手法全部囊括,这不稀奇,杰出的是如何去哲理的高度概括,用来只说想说和能说的,而把不该说的全部砍去。
我向来不用一般诗学的方式去读语默的,我哪怕只要动过一点那样的心思,在他的精深面前就要丢尽脸了。还好,狂风没有使我面带羞惭成一丝不挂。
语默写诗是在青少年时期,起名语默在何时?语默二字是非中式的,因为不管他当时是如何通过学习认识自己的,当他开始用语默作为笔名出发时,有关笛卡尔、康德、尼采、卡夫卡、维根斯坦之类的人的哲学有利于文学写作之认识方法和见解他已全部一体地完成行走了。这来自于他诗文里树建的表现,而非口说言传的情感性表述。这类东西非得长期规制行走在高度智慧的理性里,才能既定方向和既定行走方式和路数的。这里,技术技法、手段手法(前后二者不同的)已不重要,因为全部不是问题了。也许剩下的问题只有一个了,如何去提高文辞表现之质地和内含的价值。语默,也即”不说的理由“,不等于沉默,而是有针对性地保持不说,为了清场,为了归静,为了神秘的美丽和召唤,保持一个原始本初里才会有着的纯洁与高尚。
不说,在很多情况下是保持智慧的姿态。也是去排除情绪的干扰和通世的侵袭。人若这样,便有了一种高尚的气质和无邪的高傲,可被用来做不一样的生命的陈述。
谢谢你又一次打开我的思路,看似寻常却是难得。拜谢!
回复 mrasiandragon 2015-5-18 07:35
今又是: 管不得我两耳贯风,敢情是你昼夜不停!
  
回复 無心者無痕 2015-5-17 13:03
今又是: 哪里,都只是爱好层面里的学习、思考、比较和辩诉。
他走入神秘主义我是反对的,但不全部反对。因为这里会有一个本质前提,当各个种类的哲学命题被涉及是为了独 ...
所谓神秘主义只是一种简单称谓,如同玄学,这在起自早期的秦统之前的春秋时代然后被蒙上非自然因素的面纱和剦割几千年后,尤其是百多年来的渐见西化之后,想不玄都难,概括地借一个“现代”的词来说,东方自然主义与东方神秘主义基本上一个意旨,这是我的浅见
回复 今又是 2015-5-17 11:36
無心者無痕: 我基本上还是稍能明白你所说的,而我所说的是指语默的境界,或许在他看来这些看似已经不必寻找支点的语出,内底里或许是见到了“无形无迹”之支点,或者说是无处 ...
哪里,都只是爱好层面里的学习、思考、比较和辩诉。
他走入神秘主义我是反对的,但不全部反对。因为这里会有一个本质前提,当各个种类的哲学命题被涉及是为了独立自我见识的整全时,那就是种绝对的必要。因为阶段性的涉及不是终极的目的。这样的话,于是不错。就看学者和运用者见识的架构是咋回事了。
关于哲学和人文的位置你说的很对。我也是这样看的。这样看有一个好处,就是把哲学归在文化的普通制式里,再从理论里拉出来放入学为致用的场景和前途里去。人文其实更多地代表了区域(以前是)性的条件生成于场景后d情状与结果。那是一种高度涵括无需太多具体的概念。哲学的本质和任务是相对明确的。当然,一个完整体系形成的过程里,任何过早的结论都是偏离,奇怪的总会是,很多的偏离和错判,也在一定的方向和功能上,促进了哲学作为总科目的行进和发展。就发现,思辨后对任何知识场景和内容的把握之度,会反过来说明那个行进和发展里最具本质的原在。谢谢与会交流。谢谢!
回复 無心者無痕 2015-5-17 11:16
今又是: 没有啦,是云南一个死党四年前的推荐。当时我跟她说,哲学断流了,因为假的太多,而且格式都放得太松了。阿伦特怎么说好呢,读了她部分的著作,也去了解过她哲学 ...
我基本上还是稍能明白你所说的,而我所说的是指语默的境界,或许在他看来这些看似已经不必寻找支点的语出,内底里或许是见到了“无形无迹”之支点,或者说是无处不支点的那种状态... 哲学以人文为始点和回归点,这当然是一种视角,而若将人文亦仅视为哲学范畴之部分而非全部时,或许所见亦必有不同的吧 在你面前谈哲学似乎不妥
回复 今又是 2015-5-17 11:06
無心者無痕: 似乎是到了无处不着的境界喽
没有啦,是云南一个死党四年前的推荐。当时我跟她说,哲学断流了,因为假的太多,而且格式都放得太松了。阿伦特怎么说好呢,读了她部分的著作,也去了解过她哲学思想的背景,就觉得受时代和观念的限定(落在对法西斯行为的反思比较多。重点好似在独裁的分析上,这属于社会学了)。也去看了美国同名的电影,是从一个哲学家平凡生活的角度去“记录人生“。拍得不太好。
现代哲学中,整体性好的非常少,有建树的更少。我觉得对于前瞻和历史间的度抓不好,所以会失去哲学基于人文的基础,出现松散、零碎和轻巧。过去那种博大精深非常难见了。只语片言的比较多。而对哲学进行分析演讲的人,其本身只能说是从事了哲学,不一定能够够得上哲学家的资格的,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
可惜,现在读书不如从前了。所知有限,算是一种直觉吧。握手!
回复 無心者無痕 2015-5-17 10:44
今又是: 昨儿他给我看了汉娜.阿伦特关于克尔凯郭尔的讲论,非常抽象的那种。好像是非常了解后的凌空。估计是她对他太熟了,无需再论细节依据。   ...
似乎是到了无处不着的境界喽
回复 今又是 2015-5-17 10:36
無心者無痕: 是这么回事,过程嘛
昨儿他给我看了汉娜.阿伦特关于克尔凯郭尔的讲论,非常抽象的那种。好像是非常了解后的凌空。估计是她对他太熟了,无需再论细节依据。
回复 無心者無痕 2015-5-17 10:22
今又是: 他的东西要读懂,得要一个相应的面和既定的点。面可以大小收放,但是要点不能加多或减少。
我的体验是,凡事都有一个个好比梯阶的阶段。这其中,聪明人看方向的 ...
是这么回事,过程嘛
回复 今又是 2015-5-16 17:14
mrasiandragon: 啥叫心有灵犀?
管不得我两耳贯风,敢情是你昼夜不停!
回复 mrasiandragon 2015-5-16 08:36
今又是: 你为什么要抢先把我要说的话说完?
啥叫心有灵犀?
回复 今又是 2015-5-15 11:40
無心者無痕: 他的中底并未脱离的,贯入西意后,更有并稸之美,去年读他和你之间的一些言语,感觉到他已经迈入了玄释学之途,意蕴厚而无形... ...
他的东西要读懂,得要一个相应的面和既定的点。面可以大小收放,但是要点不能加多或减少。
我的体验是,凡事都有一个个好比梯阶的阶段。这其中,聪明人看方向的。差一级的人就会过多注意直觉感受或经验直断。
他先前的东西进入哲学阶段后,是维根斯坦,后来是克尔凯郭尔,再后是一些引起他关注的冷门,再入神秘主义。这中间,他似乎跳过了类似尼采和卡夫卡,实际是,他阅读掌握了后二位的哲学原理和文学要义后,已经无需要滚在里面沐浴了。这样的人,这样的情状,非常罕见的。因为,过多注意感受和外部氛围的人,会不自禁地在乎帮人知道的所谓高级,而进入智慧阶段的人,不会去重复表现自己的已知就为了让人知道自己的已知。那是种浪费。他会继续沿着自己的信仰一路向前,一路向上。有这样要求和精神的人,才比较有层次。不说高级的理由是,这其间的要求其实在过去只是一般必须具备的文品和人格。只是放到如今,倒成了希贵和古怪。
回复 今又是 2015-5-15 11:27
mrasiandragon: 那你就记数字好了,钱拿来我帮你数。
你为什么要抢先把我要说的话说完?
回复 無心者無痕 2015-5-15 10:18
今又是: 他是一个会引起我很大关注的人。这样的人,世上极少。
粗略地说,他的祖父是个私塾教师,父亲多少做了相同的事,按理说,他的启蒙和文底该是中式的,可是不然。 ...
他的中底并未脱离的,贯入西意后,更有并稸之美,去年读他和你之间的一些言语,感觉到他已经迈入了玄释学之途,意蕴厚而无形...
回复 mrasiandragon 2015-5-15 10:12
今又是: 我最喜歡記數字,尤其如銀行卡密碼之類的。哈哈哈哈。
那你就记数字好了,钱拿来我帮你数。
回复 今又是 2015-5-14 08:12
mrasiandragon: 难兄难弟本无秘密。
我最喜歡記數字,尤其如銀行卡密碼之類的。哈哈哈哈。
回复 mrasiandragon 2015-5-14 07:58
今又是: 当你的视力穿过我的瞳眸时,我脑瓜子里的东东不是会一览无遗了?
难兄难弟本无秘密。
回复 今又是 2015-5-13 09:58
無心者無痕: 语默入玄出化,境界岂同一般,能屏息书出此版篆字,便可窥见一斑。融贯东西,果是非凡。 谨致夏安。
他是一个会引起我很大关注的人。这样的人,世上极少。
粗略地说,他的祖父是个私塾教师,父亲多少做了相同的事,按理说,他的启蒙和文底该是中式的,可是不然。我从小生长在非常西派的环境中,文路要说有点的话,全是西式的。结果,他和我在文路整体上全部反走:他由中入西,我由西入中。当然这不代表我们没有各自的主杆。这非常值得推敲。
他学过素描油画书法雕塑。我觉得路子非常不错,因为知识要有底托的,而最好的底托就是二维艺术。然后在此之上,建立属于自己的第三维,极其重要和本质的关键是,不偏不倚的反切。
我跟他聊过很深层的东西,他的视野和主题范围里论述时对知识采用应用的范围和要点,出奇得好。
也是种幸运,我多少读到了属于背地的一些零碎,又暗合了北京大学一位哲学系著名教授的一些看法,所以,话的主题非常明确,凡事直攻事物本质要点而不会轻易走偏或者松散的。这,非常非常地罕见。内心的基础和脉息的稳持,到了这种程度,那就不是一般般的了。
这篇大篆,如果是我牵强了去要求,而他又觉得文不到层次的话,他是不会写的,就是写了,出来的东西不见精神气三个要素的。这才是书法的“大道天下”。会画“书法”的人多了去了,架构手势也就不去说了,不见基础的飘忽是多处存在的普遍现象。而且,中国书法界,虚说的人多,也许为了客气和所谓风度吧。对我来说是非常要不得的“欺妄”,这类人的字,死活写不好的。
昨天有人发给我个东西,非常棒,那个书法家是石涛。那才叫字,和书法有关的几乎一切的要素基点上,历历在目,清清楚楚的。经得起反复琢磨和推敲。那种字,其实是字底的功夫、能耐和舒达,才是我等后辈应该好好学习的。
谢谢,问好!
回复 今又是 2015-5-13 09:27
mrasiandragon: 你做我的放大镜。
当你的视力穿过我的瞳眸时,我脑瓜子里的东东不是会一览无遗了?
12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