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满满的回忆》

热度 14已有 6195 次阅读2017-10-15 10:03 |个人分类:记叙|系统分类:家庭生活分享到微信

今又是《满满的回忆》_图1-1

今又是《满满的回忆》_图1-2

今又是《满满的回忆》_图1-3


老早便起了,好多的事要做。今天要把留剩的碎事全部做个了结了。

 

煮咖啡的时候,顺手看了下微信来函,看见了三栋房子以及姐夫夫妇俩西川游历的照片。看得我情怀四起,想起了过去的很多。过去的很多,都在少时的记忆里,一旦被启开,席席卷卷。。。。。。


附带着有一篇文图文注解,作者毕业于同济大学土木工程系,画作和文书的水平都是相当不错的。他是外来女婿,所以没能说详尽;其实要详尽也非易事,毕竟人去离远,无法贴了近,重复往年时光里那点点的微细。


图片里,房子还是那房子,记得清的。只是周遭我熟悉的地貌标识变了样,又被强硬地打了光,变得有点“离样”了。


现在的华东理工大学,六十年代重兴教育时,叫做上海机械学院,隶属一机部(哈工大也是)。内有机械仪表系(后改为自动化仪表系)、涡轮系、语文系、数学物理化学系、政治系(原来的哲学系,文革中改为马列主义哲学系/教研室)、冷冻系(我们的叫法,应该是制冷系、是电气涡轮专业的延伸和扩展)、外语系等。


上海机械学院旧上海时是非常有名的教会学校,名称是沪江大学。诗人徐志摩毕业于此。


今天的回忆,就是比较凌乱的,首先是受着时间的挤迫,其次是一旦想起,万事皆入,总是有点乱的了。好在,少时的记忆很牢固,还是可以想起许多“大事”来的。比如那场规模不大依然血腥的武斗,比如“9.13”事件后,亲眼目睹了院内办“学习班”的原空四军团以上直至军长在内的百位被卸去领章帽徽;还有“深挖洞,广积粮”热潮中,看见父母放下了教鞭,在大操场上跟着军训干部学扔“手榴弹”(也会爆炸的纸质手榴弹);还有树上的知了和树底的蟋蟀。。。。。。


那个图文介绍配了个乐曲: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彩里穿行,晚风吹来一阵阵快乐的歌声。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第一句歌词可能有错,见谅)。。。。。。


我非常清楚地记得,当年六岁时第一天去上小学时,喇叭里也是放着这首歌,之后还有《少先队之歌》。如今也都还能唱。


第一张拍得是学院的大道。右边是原来的学生宿舍,宿舍后边有原来的教师员工食堂;左边基本是长着天鹅绒草的青草地,往里还有医务室,大道底有座水磨大理石为基础的毛主席像。


后面的两张便是所谓的英式洋楼了。那一带沿着原来本是石煤渣路蜿蜒的,都是风格不同的独门洋楼。原本都是中外教师教授们举家单住的楼舍,上海解放前,人去楼空了,之后便有各地调来的教师教授们“集体分享”。没记错的话,卞怀之院长、冯继荣(可能会写错)教授就住那两栋。冯教授是教数学的,是我父亲几十年不变的桥牌搭子,每周六晚,风雨无阻的牌局,总在我家厨房/客厅开打。依然记得他们沉着冷静的认真和大呼小叫的开心。可惜他和我父亲都已离世了,离世的还有一大群教授,都是当年卷起袖子,一争高低的桥牌搭子。记得其中的好多位:周天贵、周培深、苏及先(可能有错,音同)。。。。。依然健在的有蒋能昭。他是我发小的父亲,中国著名的冷冻机专家,重大和一级国家发明奖的获得者、原动力学院院长兼冷冻专业系主任。


中国发展期,出了许多荒唐事,曾经住过的105号洋楼被“铲倒”,103号据说被推倒一半时被市委紧急叫停。那帮没心眼的白痴难道不知道他们拆毁了上海最漂亮的一些建筑?天幸的是,我家住过十多年的203号,经过许多年的“停摆”,最终被法定保护下来了。那是一栋极其漂亮的房子,门口是大片的天鹅绒草地、满肆野的常年冬青、樟树和银杏、绿柏青松,那弯婀娜的路径旁,春夏秋时,到处是鸟语花香。


我去过上海几乎所有够得上漂亮的花园,这包括五角场那里的彭家花园(文革时是上海肺结核医院)、西郊宾馆、政法大学等,比老沪江更美丽漂亮的花园领地,没见过。


说到原上海机院(过去的人们都这么叫)的漂亮,其间有个大功臣,人称金阿三的老花匠。是沪江留下的老人,花果树木种了一辈子,兢兢业业地,为机院、为机院里所有住居过的人留下了无数难以除去的美好记忆。向这位老人致以崇高的敬意,向这位日日夜夜勤劳中看护守管这片美丽的老人鞠躬。我们年少时,没少给他增加麻烦。这里说声对不起。


随笔直落。待续。












鸡蛋
12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4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7-12-1 11:29
朱悦华: 我老家在海边,那里的大闸蟹特别好吃。吃过不少地方,都没有老家的味道鲜美。呵呵。越鲜美的东西吃起来越省事,最天然的做法就是清蒸了。小时候没少吃,现在很稀 ...
大连青岛厦门?估计应该是青岛。齐鲁大地除了海鲜还出人才的。
我父亲有个发小,是张小泉的公子爷,后来搞潜艇研发,过来上海交货时,会带来一些个渤海的海鲜。那个对虾让人终身难忘,小时候也就吃过那么一回。可怜吧?哈哈哈哈。
喜欢在青岛和厦门吃海鲜。不过,两地风格不同,青岛就是清蒸的多了。喜欢青岛,也曾想过去那里买房子。那里夏天没蚊子,一碗蛤蜊海鲜,再来一杯青岛生啤,那也是个绝好的记忆了。
哎呀呀,馋死人了,说不下去了。
回复 朱悦华 2017-12-1 03:30
今又是: 咦,你咋知道的,跟您说,今晚我刚吃了大螃蟹。价钱不低,却远没有大陆的好吃。可惜吃不上啊。只好偷偷向西咽口水。哈哈哈哈。
问好悦华君!   ...
我老家在海边,那里的大闸蟹特别好吃。吃过不少地方,都没有老家的味道鲜美。呵呵。越鲜美的东西吃起来越省事,最天然的做法就是清蒸了。小时候没少吃,现在很稀有了。
回复 今又是 2017-11-28 21:38
朱悦华: 冬天围一炉火锅,是不错的享受。不管涮什么。螃蟹还是蒸着好吃,美味啊!
咦,你咋知道的,跟您说,今晚我刚吃了大螃蟹。价钱不低,却远没有大陆的好吃。可惜吃不上啊。只好偷偷向西咽口水。哈哈哈哈。
问好悦华君!
回复 朱悦华 2017-11-17 05:00
今又是: 嗯。怀念里面的美好。你可好?可以吃螃蟹涮火锅了吧?哈哈哈。问好。
冬天围一炉火锅,是不错的享受。不管涮什么。螃蟹还是蒸着好吃,美味啊!
回复 今又是 2017-11-16 19:12
朱悦华: 开始怀旧了?很美!
嗯。怀念里面的美好。你可好?可以吃螃蟹涮火锅了吧?哈哈哈。问好。
回复 朱悦华 2017-11-14 06:35
开始怀旧了?很美!
回复 今又是 2017-10-19 18:30
smz2010: 今师兄记性好。是的,泥涂对头好像听说叫复兴岛。半个世纪多了,门牌号,我记不清了。
过去我们经常去复兴岛的,那里的公园小小的,但是非常漂亮的。
回复 青竹凌云 2017-10-17 20:46
问好!
回复 smz2010 2017-10-17 18:34
今师兄记性好。是的,泥涂对头好像听说叫复兴岛。半个世纪多了,门牌号,我记不清了。
回复 今又是 2017-10-17 18:04
青竹凌云: 好美啊!
将一个地方打理成一个世纪型的漂亮处,还不在表面上。现在的人,太肤浅,所以东西都不易长久。事在人为,人不行,做啥都会出笑话的。我就不喜欢红绿灯什么的乱打的,整个一个土掉渣的掰活,没有任何艺术品位和价值。吸眼球也不带这样的,因为,这里是高等学府,不是游乐场。你说对吧?
回复 今又是 2017-10-17 18:00
nanalin: 刚好刚才在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就看到您这篇文章,巧呀。
没办法的,我们这代人被一些东西永远地牵带在记忆里了。问好!
回复 今又是 2017-10-17 17:59
smz2010: 那时候,我好像是刚上小学,还不知道油墨、打字、录音,只晓得校园的树上有很多蝉,泥涂里有很多红钳蟹。你给我带来快乐的回忆,真好,谢谢。记住515号,因为哥 ...
其实是516号。很早以前学院有个边门,是不是515号就记不得了。最初的沪江大学范围非常大的,北起共青苗圃机床厂那里,往南向走,一直要到那条跨江的大木桥(通复兴岛)。后来的水产大学,梅林罐头厂等都是原来沪江的领地。原本绕着学院有条人工河,每年运动会有英美式的的皮艇划船比赛。人们都知道徐家汇教堂,却不知道沪江原来的教堂规模和漂亮程度绝对不输给它。有空我补一个“回忆”吧。也可以说说临江岸的红螃蟹!
回复 今又是 2017-10-17 17:53
青竹凌云: 好美啊!
嗯。我去过不少国宾馆,都不能说有沪江那么漂亮的。这个学院其实边边上有些地方打理得不是太好的。但总体上要比那些名满上海滩的私家花园要漂亮许多。即便文革时,她依旧还是很漂亮,04年回去就觉得不对了,后来几年,随着学院大踏步地前进,直接就退步到面目全非的地步了。    问好青竹。
回复 青竹凌云 2017-10-17 03:00
好美啊!
回复 smz2010 2017-10-16 23:38
那时候,我好像是刚上小学,还不知道油墨、打字、录音,只晓得校园的树上有很多蝉,泥涂里有很多红钳蟹。你给我带来快乐的回忆,真好,谢谢。记住515号,因为哥哥是上海515,姐姐是海外5l5号。
回复 nanalin 2017-10-16 22:57
刚好刚才在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就看到您这篇文章,巧呀。
回复 今又是 2017-10-16 12:47
samfbh: 内燃机系
这学院的名字和系的名字都是改了好多次。涡轮系变内燃机系有可能的,我记得后来叫做动力系。反正乱乱的。现在里面盖的楼,好似很庞大雄伟,其实很丑的,还不算,那些新楼把原来顶级的大学校园弄成“村姑”了。很纠结和悲哀的事。   
回复 今又是 2017-10-16 12:44
江南烟雨: 机械学院去过
是吗?
文革后就乱了,大约到78左右,开始全面恢复。不过当时基本逗弄在大道两旁和面上,背面的森林小道和靠江的鱼塘那里就比较没人味了。问好。
回复 今又是 2017-10-16 12:42
smz2010: 问好,今师兄!军工路515号,我孩提时去玩过,是我大哥读书的大学。在我的记忆中,好像有一年,龙卷风席捲了此地。那时候,号召走上海机械学院的道路,从普通工 ...
是1959吧。死伤三百多,其中记得死了一百五十多。基本都是你说的基层考核提拔上来的学生。这栋楼后来加顶了。变成了教研楼。许多系都在里面有办公室。朝南的楼底中间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大套间,门口有廊柱,前面是一大片天鹅绒的绿草地,中间有一个漂亮的喷水池,有金鱼和水莲。我父母就在那个大套间里办公,是外语系的办公室。
记得那样的办公室,漂亮是一说,另外还记得那里的油墨香,是打字机和录音机放出来的那种混合味。
祝好!
回复 今又是 2017-10-16 12:28
曾经湘桥: 過去,总有令人难以忘怀的過去。。。
问好今先生!
好久未见,可好?也问好了。
12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