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鸡零鸭碎之七十八:不治之政》

热度 5已有 2353 次阅读2020-10-25 13:30 |个人分类:鸡零鸭碎|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今又是《鸡零鸭碎之七十八:不治之政》_图1-1

Where the tide starts and rests.  --今又是语。


(序)

时有政难,在难治。故,重治以更新,复归正。  ----今又是语。


正视一切之不易在于细查。大清灭明是完彻的,日月不能同行了?可见那乾清宫里高悬的匾,皇上头上的一道旨:正大光明?!


啥意思?你猜啊!



(一)

天色昏黄,时针却指在了十点半;还是个早晨啊,如果你的午饭不是选在正午十二点;哪有什么关系呢?场景在意识中具有的、和时间的误差无需计算,谁会去做一个合乎逻辑却毫无意义的探究呢?事实是,许多和太多的人一直把这类探究培养成了自己的思维模式以及这个模式中幽灵般默默行走的连贯,主导了自己的一生还影响了周遭。


如此一说,即非一种通式判断,也非解析思辨;可以简单地站立如一个小小而又坚挺的事实,倨傲地站在一切人的面前,面带微笑。是的,我说的这点不是寓言,不是诫训,更不是教条,这仅仅只是在宽阔平坦的大地上、在日头没有完全地落下前、一句毫不情绪的嘀咕。


古希腊三贤中的前二位,一位涵化成神灵般的高尚,其后者名谓的携义则多少离开了语词的空泛,愈加贴近地面了:柏拉图是否应该译成帕拉图是我的计较,因为那样可以更接近原词声响,并且较易地连接起那个亦被切换的连接:平原大地!平原和大地用在人身上,直指平坦与宽阔,这难道不是、不该成为每个人必须具备的品格素质吗?推理成立。


谁都知道他们早死了,人们对他们的淡忘恰似自然与合度。假如我们不嫌其烦还愿意回返去拾起那连接死活的绳子呢,我们就会如此了解到:有一种痛苦叫欢乐,有一种嘱托叫清债:快乐在由死向生的圣洁里,高尚在不欠的轻快中。。。。。。你们的定义是咋样?


前启者,又连带了那个词汇叫民主?哪个时段的民主?哪个族群社会的民主?哪个制度支撑的民主?谁唇舌上随嘴的一出和,谁心里芬芳四季的一朵?又是谁,没头没脑地如此将此二物捏合混成了一面团?又像见一种怪:面团里住着好些个人,像极了圣者赴死前周围那些个楞瞪着眼珠的悲伤者;两批不同人儿们最大的通处在一点:都是面团里面的居住者,直到今后。


帕拉图受感于那个走向圣殿的死亡所揭示的超凡,决定尽其一生去启化人们,起码让他们去相信学习和正确认识自我的重要性,当然那个日落黄昏给他的启示也使他愿意做进一步的努力,让人们在具有了品德和操守后,去了解“民”----那一个个自我组成的社会群体,然后去推行、推进和优化那个民持、民重、民尚的“主”。他想告知后人的无非是:民制及民权这样才会有基础,发足向远。


可惜,人这种动物最大的劣性之一是健忘。比健忘更为与时俱进的劣性则是对即时即得好处之贪得,于是频频而又无所谓廉耻地对人应该秉持的那些个好,视若无物,复弃如敝履。于是,这个奇怪的动物,始终在一反常态的行进里,毫无愧疚地一次次犯下“反人类罪行”,真正是多到“罄竹难书”的地步而不见“解药”出现的可能性。你不能把头疼医头、脚痒抓脚的招数解说为根治的。那叫什么“政”?!


政是一个个无奈的法子和招数的意识合成?没有终结性的解答就更谈不上根治了。难怪之后的人们乐于看见:政和治混搭一起、民和主绕成一团、理和智煮成了一锅、自和由上了同一张炕,然后在那片美丽圣洁、平坦宽广的大地上,许,好人坏人、学子痞子、爱国者和叛国者、精神高尚者和道德败坏者,一同游走;不同的口号成了噪音,诋毁着朝阳的灿烂和,霞辉的绚丽。


我在想,他们是否会在临去前也嘱咐他们的后辈们:不要忘记那笔鸡的债(苏格拉底言简略)?


(二)

这个序有点长了,记录的只是现行人流长般的无识和无知。无识和无知在这里只指两种普遍现象的混搭存在。无关乎批评却实在地带有我情思的倾向。我不求宽恕的,我的思想不许我对无错的认罪。


在无意义的数据中发现有意义的模式,并假意那是个寻来的途径,以通向对人为的意识混杂与错乱进行理智的辨识和修正?别闹了,人最怕的不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一拍脑袋了自以为是。一个人对自己的认识认知都是模糊乃至错误的,何以通导?


总统辩论?两个那样的球混在了一起,不还就是两个混球吗?这根本上无需旁人另加注解的,因为在种种可能有的注解前,人家已经用经久的刻划将自己定格了。旁人再多说半句,也就是个废话。拎不清的废话要说多少算是个够?愿说的随你,到了了也就是两球之后多几个球,满地瞎滚了而已,怎能改变体的制、格的局、政的治?那不是太扯了吗,人家正在集中精力忙不迭地玩釜底抽薪和满天泼粪的游戏呢,玩得正高兴,谁在乎你以为的那一套套有说的没说?难不成你真以为手中的一票能神圣到投出一个国家伟大的前途来? 是一出,不是全部和全能啊,咋就不明白?


孩子跟我说,隔壁玩耍的那群三五七岁的孩子急后翻眼动怒了,也不带这样玩的,他们天生的良知和最为初级的启蒙教育也会在内里的第一时间上抑制他们那样死不要脸的,可是成人们不仅会而且可以无所忌讳地在发急动怒的情形下为其不可隐藏的利欲无所不用其极。我的惊诧还在于,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去围观?以此来修正大选、优化制度还是为了一同去通过“民主”“自由”之“神圣不可侵犯之权利”去重塑一个国家乃至一个人类共同该有的高尚与高贵?!爱好?嗯,这倒也可以,在”民主自由之神圣不可侵犯“的混色大旗下!


(三)

我不乏思但我乏力,我的力只许我去到秋爽的高阔里,与夏草一行!这是我的民我的主、我的自我的由、我的知我的识、我的政我的治,里间也许无高尚,但一定有平坦与宽阔,挂在季时总有的特色美好中,祥和自然!


(四)

任何逻辑都是有其相应终极的,比如生与死。由是,我不爱听那些个说的。什么好汉不提当年勇,不提过程只要结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如此等等。


我的道理没法和大众共享的。


那个为人亲近的人跟我说:好汉不提当年勇,我第一次听她如此说,没吭气;第二次说我对她笑了笑说:我在浙江的几个朋友也这样跟我说过;第三次再听她如此对我说,我则说:记住,千万不要和没有当年勇的人多讲什么,而且千万不要和那样的人去深交。她听后,半日无语呆望着我。其实,那是我跟儿子们说的话:这人啊,一定要在少年青春时,建立之后能引以自豪的种种“勇”,否则,无以对自己,无以对天下。


也有人常跟我说:过程不重要,结果才是。出于对人的无条件尊重,对于此类话,我是不做任何反应的。但还会对自家孩子说:人的一切的终极结果是死亡,你要吗?当然,我这是放大升级了在看问题。这里面或有的悖论在时间。时间是有临界点的,而每个不同的临界点只对它所属的时间段携带着片段的意义。时间顺序和顺序的效应间或其间,这里不说了。


至于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之前说过了:我有无数个方法弄醒他。真正叫不醒的大约只有两种人:肉体死掉的人,灵魂死掉的人。如此,无需去费神叫醒了,因为这个动作有个代名词,叫白扯。


三者一线的贯连像是无指,而无所谓所指的维系看懂了就会知道,现今的世道也好国体也罢,更为需要的不是那个板着一张欠多还少的脸高声政治,而是静下来自己整明白后想想治政的可能和必要,想想能为这种可能和必要去做怎样的努力和贡献。


(五)

美商大联盟西尔斯垮了,原因嘛,老板比谁都知道得多;那个民调机构基本也要完蛋了,有点悲哀,因为它的玩完只是在做实事讲真话的基准上,生生被一批批政而不治的政坛痞子们把整个从业环境给搞脏弄乱了,结果是,他得先去死,临了连抓几个无耻之徒做垫背的都不成;让我难过的是今早的一份通知短讯:美国童子军组织宣布破产了;集体诉讼性侵的人点击一下连接进入页面。


孩子小的时候送去过那里。想让他去学到集体精神和协同能力的。如今似乎是经营状态和性侵事件的双重打击下,该组织无法继续了。1910年头成立的这个家喻户晓的组织为美国孩子们做出过多大的贡献啊,将来只能存在在历史记册和人们的怀念里了?嗨。估计啥也帮不上了。


(六)

还能玩微信。昨日晚间拨了三通:公司事务一通,涉及到人员变动和安排;外甥一通:谢谢上次毫不犹豫的承接。想安排个难中的朋友去他公司的,开价还在五位数月薪,他清清淡淡地只一句:Ok,到时就叫他来吧。事情有变,无需了,还是记得打通电话说谢谢。回答说:没啥的,我也没帮着。是个大气的后生,生意不仅做得棒棒的,还且档次气派都很高,人还静淡,好样的。谨祝他双十一的攻势里,大斩丰获步步高了。第三通式给母亲回电的。电话打给我时我在公司电话上,完后了挂过去一切均好。


母亲85岁了,生日都会有关怀,逢五逢十的年节,街道和学校会送来更多的慰问。这回,街道送来长寿面两卷,礼金百元加些其它零碎物品;学校送来一百现金及五百元的礼卡一张,也有长寿面及其它物品。母亲很开心,说得是,大家都还记得她。这来自于国家和社区集体的关怀最是刚刚感人的,刚刚过许多口号和说教,也体现了国家体制的进步和完善。我们在国外久了的人,如此之远也还是能感受到那样的关怀和那样的温暖。向这样的国家和这样的社区组织致以崇高的敬意!


在美国,谁来如此眷顾我们?退休保险金和社会福利?交了很多税,没病无灾少消耗的情形下,我们也不知道将来是如何。都说美国福利好,谁知道呢,走着看呗。


过去曼哈顿住家对过是一家上百年历史的大教堂,周末常看见一个长队排在那里领取免费饭食的。社会福利拿着不够花的人,那里也许是唯一可去的地儿,找些附加补助,其它地方我还真想不出来了。到我们退休的时候,退休金情况如何不知道,不可多信的新闻里,也只能得出点似是而非的讯息,好像不太乐观的。万一不幸了也去教堂?或是行使国体政权赋予人神圣的民主自由之不可剥夺侵犯之权利去白宫静坐,还是一块儿扯着小旗上大街?是想象,知道不靠谱。


名下的退休金有多少?知不道,晓不得。交了这许多年的花花税,既没去查过也无心去动用。靠那个猜想总是不够的,于是转过脖颈向别处,不去闹心。


(七)

等两个双色混球整完了互污的把戏,希望疫情也翻篇。


这里疫情不严重但也不可不小心。我的胆大是无奈,疫情开始到现在,天天都还来来去去要工作。跟我说别的都是白扯,我是没空理会的。看看听听那些个说道,就会眼发花,头发晕。现在的世界太浮躁,于是多出了不少极易激动的人,沸点低到不行,任何无良新闻的初发,都能形成层层莫名的波浪,上下里外都是被卷的人,以为能控潮。想来这也不是什么新玩意儿,历史上一直向来不断的。要断也就断在我这号呆子手里,从来不拿浮躁错乱当回事。


跟人说,帕拉图希腊文的原意是平坦和畅阔估计没啥用,就个己耐不住的一次念叨了而已,送入空中。是为治也,以此为政!与他说无关。
















鸡蛋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20-11-21 10:01
天鹅公主: 很多次像读天书,今天一半便是。打电话这段接地气,祝老母万寿无疆。
说实话,里面都是些稀松平常的东东,浅得很,没有所谓深奥的。只是,知之者知了而已。碰到明白的人,我这只是稀松平常的零散哼唧,不上大台面的。
问好。
回复 天鹅公主 2020-10-25 19:12
很多次像读天书,今天一半便是。打电话这段接地气,祝老母万寿无疆。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