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纽约网站第一拍》

热度 1已有 5007 次阅读2011-3-23 12:59 |个人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大前提

我是美国中国人

在我的习文《也谈美国/纽约中文网》中,我很直意地说了我上网的观点和希望。我的根本定位只有一个,即能否为它做点什么。说这样的话的前提今天可以说说了。

中国目前的文化趋势开始缓滞,大陆有一些非常有头脑的作家和影视工作者正按照国家的具体形势、发展和要求,开始了人所共知的软实力输出。中国各大主要城市的文化艺术科技的研究所和单位已经开始注意这方面的情况汇集,并开始集思,用实例和数据为中央决策智囊团提供源于民生的基础准备讯息。总的目的是帮着中国也是帮着其他国家的人,重新切实完整的看待中国文化发展的大势,并在这样的站位和提升的过程中,重塑中国千百年来的辉煌、应有的尊严和地位。

要知道,鸦片战争之前,中国的GPT排名世界第一已经有近千年的历史,即便在二次鸦片战争后,也达到了全球的近75%。我作为其中的一员,于是会想,作为中国的老百姓和在海外的华人及美国纽约中文网以笔会友的人是否应该能够为这个民族的大目标做些什么。当时我才上网,不方便把话说得过多,因为我的博文下几乎没有读者群。

因为这样的缘由,也因为有着具体行作方案的走法被生生扰乱,我只好耐心地等待,直到时机合度,我第二次重提了这样的话题。无论怎样,我会坚持,因为无论怎样,中国数目众多的文化团体到美国和其它国家的数量将飞速递增,纽约不能没有一个像样的文化人的标志,不能没有这样的一个驿站,让到这来的团体有一个可以提供讯息和切身体验为基础的文化阶层。在网络文化逐渐而又无可悖逆地替代传统文化思维行作模式时,大势已经非常明确地告诉所有的人,谁家的网站站位高,就能获取文化走势的先机和未来。这,不是小事情。

个人事

我们都知道,大势的前提是小事,也即,方向认识上你得了解形势,但站位行动要从脚底开始,一步步扎扎实实地去走。我个人的独立文化意识至少是这样。

昨天较忙,等我有空去网站瞅瞅,结果发现一件非常古怪的小事:不知为什么从哪来了一狂人,无端地开拍。原来想想,得,别介,所谓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回头再细想,不对!这似乎是一种潜在可以被归类的文化行为:借由美国的一个网站,用他自己的意识行为做有意无意的挑逗来显摆自己,无异于生事作乱。我个人的得失与否,脸面问题倒无所谓,他生生急急地从万里之外跑来美国纽约中文网,不会那么简单。至少,他非常笃定跑来了纽约,蹑上了网,从一个鲜为人知的角落告诉我,他看我不过;纽约市和纽约中文网凭着他的意愿,可以由着他说自己的这样一句内心潜台词:击垮了今又是,起码能让别人待见他,在纽约于是他可以看天下无人。我觉得他行为不敞亮,胆子却忒大。

我有一位朋友,可以说说美洲大陆数得上的博主,最近因为接二连三莫名地被设局攻击污蔑,只得关了博客,捏紧了粉拳的她和无数的追随者对网站提出强烈要求,网站几近瘫痪。我觉得这不关网站的事,你得自己站出来自己有个说道

上海人以文弱“享誉”天下。还好,出过一个鲁迅。今天既然这位狂士用蔑视将我抬到他对手的高度,那我就照法先人,用他的笔式,与“一朝夕”说个究竟,理个明白。

无非得让这样的一位自恃极高的人看看在这里的华人面前,你是否真能继续翘着二郎腿,坐在暗处,“如鱼得水般地如愿以偿?

不妨先将这位不敢露面的先生抬出来,放在阳光里。他的自我介绍,我直接贴过来,是这样的:

用户名: 一朝夕。抬头上复名曰:庞治强, 性别: 男, 生日: 1974-03-03出生地: 河北沧县 所在地:河北沧州。 自我介绍: 1974.03.29 这是我的生日,请贵网站帮助我改过来。ok 在此表示感谢了。谢谢。

我注意到,从中国有很好文化底蕴的古地沧州来到以英文为主要语言的美国,且又上了纽约中文网,他给网站主偏的话语里,“刻意”地用了。Ok。显然,这是他个人口吻意气浅俗的身不由己的“泄漏”。

凭着这样的口吻和意气,本月3月22日晚9点29分,继3月19日我发表《潇潇雨中人间花》之后,他在中文网站这样开始了对我的攻击,各位请注意,我根本从来就不认识他;他是用佛教玄机语式说出以下对我的藐视的:

今生又是无为事,枉自天涯论短长。今生不为今生是,网取他人作笑谈。

妄知天下何论事,朝朝夕里眼消谈。不知何人枞何处,罔籽望处和飞谈

文笔姑且说可以,但他内心火急,来不及多想了,连出三个“今”字加三个"谈"字,而“眼消谈”肯定是错用,或许因为急得字没选对,也无暇复检;语气非常凶狠、刻薄,锋利,毫无回转余地。最后还没忘记告诉别人今又是没法跟他一交上下。这也可以,他有说话的权力。我只是好奇他如此刻薄的缘由和出处。于是去了他的博客,想看看这位狂士的道理和他做成拍砖的家伙什。很谦和地去看了他的博文,总汇了以下三个方面:1.博文,2.词訣,3.书法。文章我看了,有一个主要特征:拿别处或别人的东西说事,自己的体验和心得不多。同时我也发现了他的“凶野的出处。

我的站位和辩论

(一)

书与法

关于书法我有过自己的浅见拿出来和大家见过面,摘其要述如下,早就在那了,算不上特意为他准备的。《也谈书法》中我说:

“学书法,学绘画和练武功,在中国都首先要讲究,其次要讲究修养作为

人傲则字衰,人谦则字祥;气虚则字浮,心平则字顺;资薄则字竭,慧灵则字通;意斜则字歪,志高则字昂;私杂则字不成体,德正则气势宏贯;得意于小成则自毁与一旦,博学众长则穷无尽至。而这些要素都是在一个人的书文字行间被察见的,藏不得半分。”

“写字之人得瞩目社会,字才算得上有“法”,“法”升“道”,继而递进为书法。”

我去看了这位庞生留在相册里的字,(有兴趣的人可以随我去细细地观看一下)总归如下:

1.  没有20年的功夫拿不下的,还得勤苦有自己的悟性。以他的年龄论,两个字“佩服”;

2.  他“狂”我的那段文字,连着他的书法和词訣,我看见了一个字:禅。非常了不起。没有对佛教的深究细品参悟,“禅意”是进不了书法文字的;

3.  看书作:杜牧的《山行》书法,原文是: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很流传的诗词,书法人的必爱。单从书法爱好交流来说,无可厚非。但今天庞生专断刻薄了,拿着这样的字做本来说我“今生不为今生事,网取他人作笑谈。”那我就以你狂傲之本之书法与你“解道”。我说完后,你不妨想想,问师傅,道友们看看,有几分说错?

4.  书法中有个普遍现象,自己和周围人喜欢的字词诗会因为喜欢和常写变得比较老到。但书法境界真到了相当的高度,不再是力与意、思与型、气与魄、疏与密、浓与淡的一般就讲,真正的大师要看你的骨子你魂灵的(我不是大师)。其次,笔豪的蘸墨很讲究的。上墨前,书者已经知道用墨的量和笔划的空间长度,实笔和枯笔综合后的运行开始由意念法度指挥,一笔到位。三者,低位讲究:页面铺展的法度。好,让大家跟着我的分析去读你《山行》里的字。其间也有三个说法:首先,你用墨不到位,不是你不懂,是你凡事“草率”,心意不守一造成的。所以开笔都不错,溜至中间(你的字幅基本都有这样的毛病),笔墨干湿就没了控制。最明显的就是你那副《枫桥夜泊》,整个书法,形和意都在,笔章节则全部错乱。再看你所有的书法,柔而无骨,非常油滑。笔墨几乎是划纸而过。如果你不信,翻过纸张自己看,书道中的“笔透纸”是否全在。最后,估计你人不高,或你调低台面,因为你喜欢用长杆羊毫(不像是狼毫写的字,不然不会那么没有劲道和缺乏狼毫自然有着的气力),这样可以在身体、手腕和纸张间有更大的空间展开书写的灵巧。请问,是也不是???你有一帧单字条幅,写了一个字:“禅”,要硬功夫了,偏偏露了马脚,单字里的一横写成那样,全露馅了。另外,如果给你一篇你从未写过的古诗,你的“熟能唬人”的“书道”还能留下几分?再不,不要玩那种狂草,弄几个正儿八经的金钟小楷来看看如何?要不我也替你代劳,只要你同意,我将你拿来蔑视我的书法寄给界内的几位大师级朋友看看,再跟你说道说道?敢吗,我可怜的狂士?

5.  总归你的字,给普通喜爱者和家人做家饰可以,哄哄女人和外行估计也八九不离十。但要别人十分钦佩地花了大价钱裱好挂在中堂估计就有点困难。有钱人固然不懂那么多,但老法师一定会请的,就坐在你身边,你怎么玩啊?

6.  干说你,你不会买账。我有一篇东西叫《读王正鹏先生的“夜游秦淮河》。来美国前后,25年没写了,笔墨纸砚也不全,只好用钢笔写给王先生表示敬意。我的字里有一样你没有的东西,叫“骨子”。就拿自己做剖解,省得你不服还叽歪。就去看两个字:“”,和“”。第三行的那个“去”比第一个“去”有意思得多。它是动词又有了那样的意味,起笔落字要快还要实,尾端灵逸却生生地收住且不断,所谓意味深长是也。“风”字在书法学习里是必首先练好的字,再问你一句,是也不是???风,无形而有声,以为柔,穿越无际(也不是抄来的话,今又是语)。得道的大师们看你的柔“风”怎么看?就看你柔柔中如何亮出你的“风之骨”,看你灵魂深处有没有凌骨峋峋之身架,有没有好的站立的姿态气势,这其实就是你的意志、人品和风范。庞生,你有几多?我的这段字,是用行魏写的,不跟你玩什么劳什子颜柳。不用格子,不用想,一挥而就,间隔,大小,密疏至少非常成熟。清丽而不媚俗,就一个个站在那里,不讨好任何人。

(二)

文是论

庞生有一篇题目非常怪诞的博文叫《否,王仁铭教授,译注四书,大学篇,片论( 2011-03-20 )。光题目就让人觉得无实学在虚弄。敢不敢发个帖子给王教授看看?还是我替你发?

原文是:“子曰,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无情者不得尽其辞,大畏民志,此谓知本。”其中,我看见了庞生文章借用的文意:民意,民心,民志的不可违,应该说议题不错。至于他为什么要“否”王任铭教授的解困,自己还非要在没读懂的情况下硬生生添头掐尾地说:“一定要恭敬父母一般,害怕,帝王一般,畏其民意!”实在不明白,因为子曰里没有那样的说词。把圣人的教诲改了不算,将人家教授的话否掉了姑且不说,还乱加了自己“想说就说”的话,到合着他的水准与意气。离奇的是,他解说的文字和前面的玄机接后面的词訣水准相差太大,连标点符号都用不对。有人代笔?

我当时很随意地评论说:“大畏民志,此谓知本。”(意思是说题目说对了,但之外我的看法是)老百姓也得自省自强(海外华人都有这种经历和体验,中国的历史上多少次老百姓的不屈不扰拯救了中华),否则不好,也只能生长出歪瓜劣枣。中国人好像不太愿意这样去看问题,所以关心民生是本,基础教育依然重要。”

我无非是说,民心,民意、民志之外(目前大势前,见本文开头),民智(自身强奋)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在他刻薄的攻击后,我还跟他说:“民为本,智似水而生之,是有国;民为目,智为纲,纲举则目张。。。”(注:全是今又是语,不是收来抄来的);“我简单得明白,把文字脱落了干净,得有思想和作为,才气学识不在花草树木之间,因为那样在民生民智之上俯视着人间烟火飞着唱着帮不了芸芸众生。子曰:大畏民智的前提是,你得先和他们坐在一起。飘在空中是无以说道的。无有不敬之意,交流而已。”

他的确张狂。我们姑且不去考量他的生长背景、作文心态和语式用意。就来看看他的家伙什是怎么回事。这对我们了解他的张狂和目无天下是有帮助的。

接下去看他的文。前面说过你作文的第一缺陷:没有自我。拿古人的东西来咋呼,不算本事。你得学会用自己对生命的体验、心腔和思想说自己的话。要不都像你,我弄一部《四库全书》给你玩玩如何???别作样了。不服?好,就拿你砍我的文字说话。自己砍人的水平和方法自己应该觉得拿得出手,该中意了吧?好,玩得是字韵、格律和玄机是吧?陪你来,就直直白白回过头用你的方式来解你的“故弄玄虚”。字多了没意思,也不好看,依然用那被你用来折腾的三个字“今又是”做个文字魔方给你, 不指望你明白其间的主谓语和意思的变化。上下左右斜看倒视都随你,看好了:

今又是是又今

是又今今又是

今是又又是今

回去好好琢磨吧。跑到纽约中文网来“放浪”,今又是今天送你一程,免得你以为这里的人个个都没了见识和胆气。

还有想法?也罢,再接再厉送你直回沧州如何?坐稳喽,接着看,再拿你抖弄得得意非凡的词来说事。读者也耐心点看我如何数落。

接着上面的刻薄,你拿了这么一个东西上来:

流水思,高山意,伯叔钟子期。春夏河,莲动秋风月影,香留天地与子期,残荷听,闻花声。秋雨泣泣语,清华泪。明年东风景。相识泪无干断。愁肠断处无清尘,霜琴愁。

和你的书法一样,非常地漂亮。字、词、韵、工整对仗、前后交接,大意留中而贯一(暂不做细究)。一个字:好。蒙住大家伙了吧。别太高兴,今又是在此!

又拿老掉牙的东西来抖弄。这么好的文笔,如此优雅细致的描述,那样的才华,偏偏、就是、硬要不见了自己。一个大男人,起由民心民意话说民志的人,一转身又去抖弄那没用的。请问,你在那样的境地里,才不为民用,哭哭啼啼的什么事?今天接着骨子里挤出来的豪气跟你说:就你那几声叽歪,干啥哪?再看,“莲动秋风月影”,极其漂亮。但,放在自家一亩三分地上,看菊花叙酒还可以,拿着这样的漂亮做成拍砖生生地翻过自家篱笆墙,万里不辞辛劳跑来纽约找我,好像出了世外桃源舞花弄月的初衷,且也不合适。不要那不经眼的霜琴愁,给你个雪泪泣咋样?继续哭?听着,你本事再大,就是给你全世界各种语言所有最美丽的辞藻你把玄武湖上的水波美描得无以为继,那又怎样?你依然和社会脱了干系,皮皮软软地坐在纽约没了气力;再给你加倍的辞藻让你把天下所有树木一切的叶子全部都生动地述了遍,你又能怎样?你还是一个无关天下,无以苍生、幼弱狂肆的白皮书生!

你还我说:网取他人作笑谈。多少倒是说出了理由,有点模样了。你是来替人出气的还是想出挑自己?如果还是条汉子,抖落个爽快如何?看你的字和文,估计你没那个骨气。那就这样,求你个事,一个月内别撤了自己的博文,让大家来看看如何?我不再说你了。不值当。

字随其人,文见(教你,这个字读现)其人。你还是回你的沧州,多想想如何做点有用的事,为天下百姓!

(三)

天之道

毛泽东曾经说过:扫帚不到,灰尘照理不会自己跑掉。我替自己、替纽约、替中文网站和网站上没有见着你张狂的人,不待见你这种飞扬跋扈的无用书生,跟你说:不要再来丑化自己,不要跑来这里用没用的没有斤两的物什满目白浊地说:天下无人!

走前,出个题目给你,给你几个关键提示---启你智盲:商乐,周鼎、古筝之阴阳琴瑟,国乐与国运。倒去看看满肚子精美文辞的你是否做的了这样的文章?只要你还承认你是中国人,就请你给我切切记住下面的标题:

为了新中国,前进!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0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1-3-27 21:11
To: 看风 你曾经说:
听雨潇潇即已关博,未必所见先生跟贴之解。吾乃看客,至此必留意先生及听雨潇潇等博主,深感你等之情谊......
思之,恐听雨潇潇亦不完全是为此事心生去意。先生可否通过他途(如,电邮)将听雨潇潇召回,其不美哉、善哉?......
多事了,见谅!

多谢看风。
天冷,家里开了暖气就好很多;你也是那暖气,心里的那种。非常感激。
《潇潇雨中人间花》看得人很多。我别的不说了,越说越乱。但,只要是写东西的人就不难看到这首七绝最重的部分是什么,在哪里。没必要解释的了。
很遗憾,我用了一切可以的方式。原来想通过红酒的,他心很乱,都是我的大意,没得多说了。好在天长日久。
一朝夕是拍上门的。我是个男人,有三条不变的准则:1.别惹我家人;2.有事“外面说”别拍上门;3.别阴暗里下绊子,放黑枪。
美国中国人。其实非常非常地简单:在美国的中国人或在美国的中国华人。事实上,英文里中国人是Chinese;华人很多老外是用Chincs这个词的,意思很历史很清楚的。美国中国人在英文里就是一种:American Chinese。Chinese Americans是另外的意思,是法律上的概念。这是基本常识,不该有其他解释的。而且。。。不说了
再次感谢你的关爱。
回复 看风 2011-3-27 19:28
To: 看风 你曾经说:
听雨潇潇即已关博,未必所见先生跟贴之解。吾乃看客,至此必留意先生及听雨潇潇等博主,深感你等之情谊......
思之,恐听雨潇潇亦不完全是为此事心生去意。先生可否通过他途(如,电邮)将听雨潇潇召回,其不美哉、善哉?......
多事了,见谅!

不好意思!打错字“其”应为“岂”,见笑。
回复 看风 2011-3-27 19:23
To: 今又是 你曾经说:
他将你的东西放成一块,嵌在他两端文字中发给我看的,所有会有这样的“错误”。虽然事出有因,还是我没有更加仔细。我真的不知道那首词里面是两个人的“对唱。
昨天立即和你做了诚挚的道歉,在你的留言里重新又说了。接着立马去做了修正。我还说,我愿意(等你的答复)出文公开道歉。
我说的美国中国人,指的是,作为在美国的一个华人,我有那样的想法,并没有排斥任何人的意思。仔细读一下我的文章,不难发现的。
听雨潇潇即已关博,未必所见先生跟贴之解。吾乃看客,至此必留意先生及听雨潇潇等博主,深感你等之情谊......
思之,恐听雨潇潇亦不完全是为此事心生去意。先生可否通过他途(如,电邮)将听雨潇潇召回,其不美哉、善哉?......
多事了,见谅!
回复 青竹凌云 2011-3-26 10:26
To: 今又是 你曾经说:
To: 一朝夕 你曾经说:
谢谢,先生的首肯!您只要不嫌弃学生的拙作,劳烦先生提交,韩先生处与之点教意!然,吾不误知,千乘之国,怪鱼目张,子燕居之,申申如也。然,三小无德识之本耶作,万望先生,韩师,点教,批评意!三小,河北,沧州,庞治强缘人敬启!
--------------------------------------------------------------------------------

有关“禅”和“道”,我的魔方里全在了,是我的浅悟。

问好今又是问好一朝夕!你们的握手让我很开心!
回复 今又是 2011-3-26 09:49
To: 一朝夕 你曾经说:
谢谢,先生的首肯!您只要不嫌弃学生的拙作,劳烦先生提交,韩先生处与之点教意!然,吾不误知,千乘之国,怪鱼目张,子燕居之,申申如也。然,三小无德识之本耶作,万望先生,韩师,点教,批评意!三小,河北,沧州,庞治强缘人敬启!
--------------------------------------------------------------------------------

有关“禅”和“道”,我的魔方里全在了,是我的浅悟。
我不知道你“拍”我的理由。毕竟你我既不相识,也无任何过节。太平白无故了,我只能将之归于一种大陆普遍存在的部分人意识行为。这,我必须要理清的。
你我以笔上网,原本是平和对等的交流。不可能说都是完人,也不可能“穷尽天下”。比,还是可以的,但不为“自抬”也不为尖刻。如果换种方式,或可能是相认的朋友。就这一点来说,我放得下。我们暂且撇开文字计较,人对人地都平静地去想想。这,还多少会有好处的,即便不是为了别人。
我之所以这样说出于三点冷静后的想法,平心而论:
1.有位长者给了我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拂袖弹灰,气沉淡定,也是一种腔调。达者顾天下,退者善其身,自得其乐,可也。”让我忽然反省,我说了真话,但按一般常理来说,以犀利对峰尖,从良知深处来说,不好。就这一点请你接受我的歉意。我不愿意违背我对这位长者的期望以及我对他的应诺;
2.潇潇走了,多少因为这件事。再对,也少了很多坚强的理由;
3.我们之间的这种不愉快,说明了文化界里一种现象:文者,太傲。心的起位不高的话,难有大作为。
可以将东西发给我朋友及王教授的。但道理十分的浅显和明白了,再缠下去,失了文道,总是不好的。都是不肯轻易认输的汉子,我还是听那位先生的话,让过一步,您见谅。
你应该比任何读者都清楚,《节义道志》是我写给我自己的,站一个位。而《十字街口的永久辉煌》中我已淡定。其实,文章至少大半是为您而写的。如蒙不弃,看一下就明白了。
今天你给我一个表示姿态和交流的机会,我就有可能去说不然无法再说的话:潇潇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但3月19日我的《潇潇雨中人间花》再不懂的人也非常容易可以看到,她在我意识里的地位(从标题到结尾。你知道文者的结尾是最重的一块)。你不妨去看看我和她在那天的对话。
我们不要再争下去了。我,再让一步,给您打个躬,咱们就此搁开手,不做那无趣的事了。
谢谢你给我的机会,我们都去做点有用的事吧。
回复 今又是 2011-3-24 08:24
To: 王正鹏 你曾经说:
我上美國中文網的目的
王正鵬(土家族)/文
我上美國中文網是有目的,當我第一次有人托李文朝將軍(時任解放軍電視宣傳中心主任)名,送來了臧修臣著《鄧小平史詩》、《中華史詩》兩本著作,及《中國文學史詩》電子版列印稿時,我看到了這三首前無古人創作先例的史詩長詩,讓我無法用古典主義詩詞的格律體去評判他寫的詩詞合不合格律;讓我無法用現代主義詩歌的韻律去評判他寫的詩歌合不合韻律;讓我無法用莎士比亞
--------------------------------------------------------------------------------

先生有“私心”,我也有,还蛮多的。先生有“私”成“俗”,我也是。还是要说骨子里的事:这种私与俗的内底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公”字;心里面还有朗朗乾坤!
今天写了个小东西《节义道志》,我依然得从心底站好自己的位置,风雨雷霆,山一样地站着。
回复 今又是 2011-3-24 06:43
To: 君子试味 你曾经说:
今大哥,你拍「一朝夕」也就算了,怎么误伤了「听雨潇潇」?!
红酒:这是我第三次跟潇潇打招呼:”他将你的东西放成一块,嵌在他两端文字中发给我看的,所有会有这样的“错误”。虽然事出有因,还是我没有更加仔细。我真的不知道那首词里面是两个人的“对唱。
昨天立即和你做了诚挚的道歉,在你的留言里重新又说了。接着立马去做了修正。我还说,我愿意(等你的答复)出文公开道歉。
我说的美国中国人,指的是,作为在美国的一个华人,我有那样的想法,并没有排斥任何人的意思。仔细读一下我的文章,不难发现的。
到底误伤了你。所以筛除了我们在这里的的对话,道理只有一个,我不想让到这里的人因为我对你产生更多的误会。如果你认为那样的保留对你说明事情是有帮助的,只好麻烦你重新在发一遍,请相信我,不会拦截任何人的。
再一次向你赔礼,做诚恳的道歉。“
我觉得你是真诚的,所以我该对你有个说法:真的是误会,一朝夕,如果帖子还在,一看就能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错”。
在这里,目前的情况下,我只能向潇潇公开道歉,如果她需要我,不然没经过她的同意,我怕会造成更大的失误和困难的伤害。我可以发公开道歉的。
刚去她那里留言,她走了。。。我不愿意的。
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如蒙不弃,给我个提醒和建议,我尽量去澄清。
回复 今又是 2011-3-24 06:34
To: 听雨潇潇 你曾经说:
俺来中文网的目的,原本垦片自己的园子,种种草,浇浇花,散散步,仅此......
他将你的东西放成一块,嵌在他两端文字中发给我看的,所有会有这样的“错误”。虽然事出有因,还是我没有更加仔细。我真的不知道那首词里面是两个人的“对唱。
昨天立即和你做了诚挚的道歉,在你的留言里重新又说了。接着立马去做了修正。我还说,我愿意(等你的答复)出文公开道歉。
我说的美国中国人,指的是,作为在美国的一个华人,我有那样的想法,并没有排斥任何人的意思。仔细读一下我的文章,不难发现的。
到底误伤了你。所以筛除了我们在这里的的对话,道理只有一个,我不想让到这里的人因为我对你产生更多的误会。如果你认为那样的保留对你说明事情是有帮助的,只好麻烦你重新在发一遍,请相信我,不会拦截任何人的。
再一次向你赔礼,做诚恳的道歉。
回复 红酒不过夜 2011-3-24 00:53
今大哥,你拍「一朝夕」也就算了,怎么误伤了「听雨潇潇」?!
回复 青竹凌云 2011-3-23 23:32
独特有味的风景,难免受到关注,无论关注是以怎样的姿态,只会彰显其瑰丽。风霜雪雨,阳光明媚,应有一样的风姿,一样的站立。淡出那不愉快言辞,你站立的姿态本身就是一种征服,请用笑声拂去飘洒的灰尘。
回复 听雨潇潇 2011-3-23 23:08
To: 听雨潇潇 你曾经说:
看来俺和“一朝夕“同类,不屑......
或许,中文网是你们“美国中国人“------身心具在美国的中国人的地盘。
祝好,告别!

俺来中文网的目的,原本垦片自己的园子,种种草,浇浇花,散散步,仅此......
回复 听雨潇潇 2011-3-23 22:45
看来俺和“一朝夕“同类,不屑......
或许,中文网是你们“美国中国人“------身心具在美国的中国人的地盘。
祝好,告别!
回复 听雨潇潇 2011-3-23 22:25
先生把俺跟贴删了?为什么?
回复 王正鹏 2011-3-23 21:27
To: 王正鹏 你曾经说:
我上美國中文網的目的
王正鵬(土家族)/文
我上美國中文網是有目的,當我第一次有人托李文朝將軍(時任解放軍電視宣傳中心主任)名,送來了臧修臣著《鄧小平史詩》、《中華史詩》兩本著作,及《中國文學史詩》電子版列印稿時,我看到了這三首前無古人創作先例的史詩長詩,讓我無法用古典主義詩詞的格律體去評判他寫的詩詞合不合格律;讓我無法用現代主義詩歌的韻律去評判他寫的詩歌合不合韻律;讓我無法用莎士比亞

臧修臣先生對我講:“我和你五百年後還是朋友。”,我有什麼理由成為他五百年後的呢?
掉字了,掉了“朋友”,改正为“我有什麼理由成為他五百年後的朋友呢?”
但没掉今又是先生朋友,特来补字“朋友”
回复 今又是 2011-3-23 21:13
To: 小月 你曾经说:
拂袖弹灰,气沉淡定,也是一种腔调。达者顾天下,退者善其身,自得其乐,可也。
聆听一袭,我会注意的。多谢不吝赐教。
回复 小月 2011-3-23 20:57
拂袖弹灰,气沉淡定,也是一种腔调。达者顾天下,退者善其身,自得其乐,可也。
回复 王正鹏 2011-3-23 20:46
我上美國中文網的目的
王正鵬(土家族)/文
我上美國中文網是有目的,當我第一次有人托李文朝將軍(時任解放軍電視宣傳中心主任)名,送來了臧修臣著《鄧小平史詩》、《中華史詩》兩本著作,及《中國文學史詩》電子版列印稿時,我看到了這三首前無古人創作先例的史詩長詩,讓我無法用古典主義詩詞的格律體去評判他寫的詩詞合不合格律;讓我無法用現代主義詩歌的韻律去評判他寫的詩歌合不合韻律;讓我無法用莎士比亞詩歌韻律的要求、泰戈爾詩歌韻律的要求去審讀他,我驚詫了,“有這樣寫詩歌的嗎?!”,不僅我在問,整個詩壇在問。
臧修臣先生對我講:“我和你五百年後還是朋友。”,我有什麼理由成為他五百年後的呢?一,我沒有像樣的作品見世,也就不可能流傳到五百年之後了,沒有資格成為他五百年後的朋友;二,我沒有加入中國作家協會,以官方(大家這麼認為,我就隨大流了)的名譽呼號讀者讀他的詩歌,沒有資格成為他五百年後的朋友。忽然想起唐代的汪倫,他不是也不會寫詩嗎?“李白乘舟將欲行,忽聞岸山踏歌聲。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李白《贈汪倫》的詩來,一個不會寫詩的汪倫也因會寫詩的李白留下了五百年後是好朋友的美名,想到這,網路上一搜索“王正鵬”,竟然有人在美國中文網上搜到了我的名,於是我就做了順手牽羊的勾當,註冊了一個位址,主要為我負責的《畫家作家》雜誌、和我擔任特約主編的《作家報》社、及終生任副理事長的《國學》雜誌,作一個在美國的網路宣傳,這是我的私心。
在美國教授過大學的北宋范仲淹的後人范光陵院士,他從臺灣來,我見過兩次,通過幾次電話,從他的言談中我體會到了他的曾祖父那種“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中華民族品格的品德代表性,范光陵院士在全世界推廣新古典主義詩歌,我找到了目標性,作為我用網路、報、刊推廣臧修臣的詩歌,這是我的私心。
中國文化最高的獎項,遲遲的沒有降臨到臧修臣先生的頭上,我有了浮躁,於是我諮詢了諾貝爾文學獎的評選方法,而諾貝爾文學獎的一十九位評委幾乎不會中國的國語漢語,失去了中國文化在諾貝爾文學競技場上的機會,我上美國中文網意尋求能夠翻譯成諾貝爾文學獎評委們讀得懂的語言,讓他們讀一讀臧修臣用中國漢語寫的詩歌到底夠不夠到諾貝爾文學競技上去競技,這是我上美國中文網的目的,這是我的私心。
湯祖堉教授原先是美國華人同鄉會的會長,我離先生的老家上岩口(地名,只有本人知道)只有十多公里的地,在老家時常常跑到他的祖屋周圍去玩,有了敬意,他的後人現在美國,想尋尋他的後人,幫助老鄉能夠翻譯一本臧修臣的詩,上美國中文網,這是我的私心。又陳坪(地名,只有本人知道)的余海霞先生,公派(聽說)到了美國當領事,在美國的哪個州,負責哪個部門的工作我就不知道了(手機打不通了,三年內我常常拔打他中國的號),我想從美國中文網中,看到老鄉余海霞先生的資訊,這是我上美國中文網的目的,這是我的私心。
有了私心就有了上美國中文網的目的,於是我在美國中文網上這樣玩著,尋找著朋友與老鄉,做一些很俗很俗的事。
回复 今又是 2011-3-23 18:10
先生总是那样的聪灵,总能浅浅却很深地走到就里。看我是否还不那么迟钝。你的这番话只道出了一个字,什么叫真正的“禅”。如此冷清尖拔之时,见真英雄!!!
回复 王正鹏 2011-3-23 18:10
To: 王正鹏 你曾经说:
實拍西單畫家繪畫全過程

王正鵬(土家族)/文/攝影

若是一個美協的會員,在西單地鐵過街地下繪畫,吸引不了我的目光。若是一個雙手手掌十指健全的人在此繪畫,吸引不了我的目光,儘管我要趁飛機去廣東,我用了半小時,拍了他繪了三幅國畫的全過程。他才二十二歲,小寫意繪畫潛力巨大。

西单画家画的画,让我感动,手残疾了心没残疾,心没残疾,绘画的画就没了残疾。
回复 王正鹏 2011-3-23 18:05
實拍西單畫家繪畫全過程

王正鵬(土家族)/文/攝影

若是一個美協的會員,在西單地鐵過街地下繪畫,吸引不了我的目光。若是一個雙手手掌十指健全的人在此繪畫,吸引不了我的目光,儘管我要趁飛機去廣東,我用了半小時,拍了他繪了三幅國畫的全過程。他才二十二歲,小寫意繪畫潛力巨大。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