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致华一:读“阔水泛蓝”由感》

热度 1已有 2162 次阅读2011-4-21 10:24 |个人分类:交流对话分享到微信

读了你的长诗《阔水泛蓝  龙的永远……》。有两处地方原以为是错,看了“有木有”不甚了了,倒是接上了后面的诗句,于是不敢放言;头颅的颅你用了“卢”,应该是笔误。

文人是应该有担当的,所以我非常至少愿意去理解“流行”;我们也是那样过来的,骂的份也有。然而,毕竟清醒更重要。我们尽可以“我以我血荐轩辕,留取肝胆两昆仑”,也可以放声一吼震撼麻木,但我想,如果我们能有点小作为做好自己,带动一些一批人,也就知足了。不是不想而是人们麻木久了,我们震撼会极其有限。不如更直接更有效地发挥自己。

那个所谓的“海子”名气那么大,就去看了他的东西,可怜至极。他的东西告诉我,他没有完全了解诗,功底很差,只是凭着感觉和热情在写,可以;但他至多算得上是半个诗人,哪来那么些眼泪和名声???

由此可见,中国真正的诗人何其难!!!

还是那句话,交些好的朋友,我们需要互相理解和支持,没有一定好质量的朋友,会被很轻易地吞没的,那还如何留取两昆仑?你说是吧?

我的《一加一等于一》说的是什么啊?文字就简单到那样的程度,找个人来跟我拼“嗓门”还真难。不是吗?《节义道志》说的又是什么?懂得人自然会懂,会去思考,至于那些拼命疯了似的抢钱的、女人裙围旁裤管下找激动的、狂赌人生的、花言巧语欺蒙拐骗的。。。用我的话说,把他们“撇去”“阴干”就是了。很多时候人生及社会还是有正义的,是要看谁了。我只知道那样的人至少不敢对着我的面坐下,更谈不上跟我“较真”。曾经朋友介绍了一位商人给我,他很奇怪很容易赚的钱为什么我不在乎,于是我问他为什么要那么多的钱,他看着我老半天说不出话,不知道我什么意思,也挨着面子又想保住自己的可怜的尊严。他最后梓梓地回答说:朋友面前有面子,日子可以过得好。我转身就走了。会给他面子?开什么玩笑!这样的人,我十秒钟就可以让他知道什么是人生的底,什么是大气的份量。

开罪小人本来就是开心的事。

很多时候就是在在老朋友面前我也非常地犀利,不给脸面的,豁达开了,换来的只能是尊重和更深厚的友情;内外周遭铺满了阳光,走路都挺挺亮亮的。

我有一些朋友钱是赚翻了。有时电话上会嫌我说我没腔调。我都连着灵魂赤裸敞开地坐在泥土上了,还没腔调?

前两个月,和两位朋友通了电话,自然有涉及到钱的话题,什么三千万的房子,一个剧本或一个广告一个电影能赚多少多少。我只是非常直接地问:一个月用两万到死够了没有,答:有了。我说那你为什么嚷着要我为你介绍人去跟北京的那波大爷们去玩,发什么疯。我还问另一位:一月十万到死有了没有,答:二十万一月都没问题。我又问:现在日子如何打算。答:在自己的一个经营很好的底盘里留了百分之十的股份,其余全卖了。我说:特高兴。朋友,彻底恭喜你!

今天我得恭喜你,正儿八经的诗人。有锐气有肝胆。多难的生活,多难的际遇还能生生地返转为真实和自由放歌。如此的才华和心地,我由衷地感佩。诗句非常漂亮不是因为辞藻,而是那种辽阔世间情有独钟的气势胸怀。

我比较倾向于纯人文的东西。理由万般。终归起来在《海的守望》里说了。我们一起守住那份蓝,为了那无际的辽阔,为了五千年大地上生生不息的流彩。

傍晚附加:

再读,又读,还是好。呼吸、节奏、感慨、呼号,锩鉂综括,气势磅礴。你,让我几近滂沱!
爱不释手,华一好样的,华一真棒!
这,才是真正的诗歌;你,才是真正的诗人!!!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1-4-22 17:01
To: 華一 你曾经说:
读了此文,首先是感动,因为真诚!

但诗人二字,愧不敢当,我确实很业余,有时几年也不写一点东西。近来写诗,是自1996年至1999年的那一段以后,其间中断了一年多,又写诗了。不知这次能持续多久。而96年以前,我做生意,长达二十年余,除写合同书和签字外,竞然无点墨于章。年轻时多有文字爱好,现在就吃的那个老本。感谢八十年代,学风盛起,我恶补由文革耽误的学习,更由于我那医道传家和书香门弟(我父母都是教

我(本事很大)高考后读大学前开了后门不去南开大学英美文学系,也不去华师大,因为怕出来做老师。我崇尚教育,却不想进去因为我见了太多的眼泪。
文革是,都是恶补才有丁点的。有木有,猜到了。不是太重要。
语默的散文发表了,准备数小钱了。昨晚牙疼翻了,仍然被我“拖”着看了你的长诗。他,也呆掉了。没想到你如此“沉底”,仅仅一个月就能如此转身,无言以对。
对于诗,我们还是有本钱说两句的。要语默看得上眼,非常非常难。他看后居然无法睡觉,跟我聊了一个多小时,谈话记录我可以传给你。我俩的看法出奇的一致。所以是读东西读出来的,不是因为作者是谁。
今天看了一个再读小学生的诗,我也非常感动。想起自己小时候的很多事。我们应该支持这样的幼苗,多珍贵啊,不要再夭折了。咱们能护一程就护一程。这么个小不点,气势在了。她的记叙文,散文很好了,非常完整的结构和思路。这玩意是要点天份的。
再叙。
回复 華一 2011-4-22 16:28
读了此文,首先是感动,因为真诚!

但诗人二字,愧不敢当,我确实很业余,有时几年也不写一点东西。近来写诗,是自1996年至1999年的那一段以后,其间中断了一年多,又写诗了。不知这次能持续多久。而96年以前,我做生意,长达二十年余,除写合同书和签字外,竞然无点墨于章。年轻时多有文字爱好,现在就吃的那个老本。感谢八十年代,学风盛起,我恶补由文革耽误的学习,更由于我那医道传家和书香门弟(我父母都是教师,现在我姐、弟也作了教师,亲戚中也多教师之家),对我自小的耳濡目染,多少是有点底蕴,方有了这么点文化。阿门!

我这里解释一下关于“有木有”这个词,是个方言,即“有没有”。在中国大陆,时下流行“有木有……啊!!!”这个句式,以这种句式写的东西,被称作“咆啸体”,以对应“主流文化”推行的“羊羔体”(即顺从文化)。这多有调侃的意味。但它似乎蕴含激烈的情感力,因此,我借用于斯,以增加诗中情感的冲击力,并希望以此拉近和这些读者之间的距离——时代感是诗歌的使命之一。

太晚了,都凌晨五点多了,天快亮了。其他文章容后再来拜读。致谢。颂祺。
回复 今又是 2011-4-21 11:31
To: 青竹凌云 你曾经说:
是的,生活离不开钱,但钱只是人生存的需要而不是生命的全部。只为钱活着的人是可悲的。
你远离思想的浮华而寻求一种实在的站立,欣赏!敬佩!

再谢!
苍茫人世,有醒的时候多好。
回复 青竹凌云 2011-4-21 11:29
是的,生活离不开钱,但钱只是人生存的需要而不是生命的全部。只为钱活着的人是可悲的。
你远离思想的浮华而寻求一种实在的站立,欣赏!敬佩!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