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致听雨潇潇的一封信》

热度 1已有 3746 次阅读2011-8-10 07:48 |个人分类:书信往来|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为了文字作品的更生和递进
110716. 1:13PM

潇潇好:
 
是好钢,就要磨成刀。
 
今天不想写东西了。想到了再说。
 
潇潇,我心里有很多话要跟你说的。好久了憋在心里的。首先,你得相信我是一个坐怀不乱的人.如今世道混乱,什么破事都有,我也只好勉为其难,做原本不该有的解释。接下去我得借着我们风雨一场里结成的理解和信任说点心里话。如果说错,你不要介意,因为你的前程在你的脚下。
 
你是我见过的极其有才华的人。你的散文说是散文,其实等于是诗了。你有时在散文和诗之间跳着舞。是否考虑一下,在两者之间划个非常清楚的界限,因为那样你就会有两个文字块,姑且说。
 
如果我在你心里有哪怕一点可以信赖的价值,我想跟你说,不要随意地去写。你的天份和对事物那种极其精细微妙和捕捉的“灵巧劲“,加上流过你心底是的那种光亮,竟是如此地宝贵,于是不能留下会可惜的。你真正的长处是,你写东西时,只要一旦“情定”,或者“进入”,你有着别人没有的观察力、捕捉力和书写时一贯到底的心力;很多人,笔头子再好也难有的必需。你文字表现出来的是一股子“疯劲”,你是那种感觉抓到了,写不出好东西会恨自己的那种人。而且,任何文字无论你怎么做,任何的感知不管用什么方式和情感度去写,你从不违心。你非常忠于自己和文字。这些不是好话。我,说句情感点的话,读不到,看不清,我是不会瞎捧人的。因为我有我的良心。
 
我的写作源自于三十年前的喜好和积累。如今真的是写了就发。习惯依然在,会侧重计较文字排放和音律的跳跃。就不去多说我的道理了。关键是,我几乎百分之一百不会用别人的话来说事。不管李白也好,萨特也罢,千千万万地一概不用,除非是被逼得没办法,为了用他们的文字去诠注他们以表达他们的文学性和思想性的意义。我绝对不愿用别人的话去说事写作。为什么呢?道理是别人懂的我不一定不懂;别人知道几百年前的事,我不可能穿越时光隧道完全知会;别人生活的具体环境和周折我几乎不知;别人对后事的很多影响居然是被无数次“杜篡”和“捏造”的,为了重复表达已经表达了无数遍的“敬仰”;我不会去做那无用的事,去表现我读过很多或能背出不少。这些对于我的写作来说,没有丝毫的本质意义,过多地走进去就会浪费很多时间,就会因为佩服被误导,就会在潜意识里不断地被影响而失去自己本该有着的思考和上进。
 
有了这样的想法,至少我的思想不会被俘虏,被禁锢。它是自由的也应该有这样的权利。
 
李白如果活着,他唱不了周杰伦的歌,写不了我的结构诗,也出不了你的散文的。这是一个非常逻辑的思考和事实。而我们是可以通过对前人的学习和了解,学会新一轮的思考,甚至去大胆超过他们的。至少,在时代上来说,我们可以更向前。
 
如果你完全或部分地同意我,那么我就可以说第二件事了。
 
我以前说过,中国北方文人的特点是嗓门大,刚直;南方人的特点是太纤细,委婉。我们怎么办?我曾经完全没有思想地写过几个东西,想说什么呢?一,我也能那样写;二,也是意气逗弄本事,不想被别人小瞧。有意思吗?在网络上叫情势,在文学的殿堂里,那叫荒唐。
 
你的文字也有过于纤细的问题,和我一样。纤细本无错,是心灵的直接意为,但是如果文章要走高,我们就不得不放进自省、理智和觉悟,去管理那份心思和底气。
 
我好多好多次地想去改你的东西,仅仅为了文字和文学,但我非常非常怕触动一颗十分灵感的心。曾经得到了你的许可,开始动笔了,结果又担心你没有理解我,你可能以为我是直接转用你的文章,你并不清楚,我实际是要改动你的文字。我很怕。但是我耐不住,就像当初我耐不住帮王正鹏改了《夜游秦淮河》里的诗句那样。他,非常懂事的人,自然没有跟我计较。万一他不是那样的人,我就是个大大的混蛋了。其实根本就是我见着了好东西,狗咬似地放不下。我会失眠的,整夜会去想这么篇文章,这么好的捕捉,如果换成我。。。。。?接下去就是疯狂了的文字游戏。我就是那么一个人。
 
我的《大野清梦》于我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实验,你知道哪里来的吗?一个住英国的女孩彻夜不睡要攻破我的绝句,而且一夜之间她做到了而且做得相当好,我感动得无以为报,结果出来了《大野清梦》。
 
文化,好的文章就是这样在交流中,感动中,悄悄地出生的。是大野清梦找到了我,还是我找到了久违的感觉?这,已经不重要,因为我的”青歌体“就此诞生了。你就是把李白叫醒,我也毫无羞色。谁的功劳呢?文化人诚心诚意交流的功劳!
 
我其实有很多话要说,今天只是对你说了我一直想对你说的话。放在王正鹏、语默、抱峰和佳怡那里我早就喷出去了。我的幸运在于,我伤了你,你却回来为我疗伤;我为盲流呼叫,你却毫不犹豫地介入;我为好的文化环境“硬出头”时,你又来了,你让我看见了一个文人起码该有的骨架和胆气。以后如果有人要问我,美国中文网谁能出大东西,我会直接地告诉他们:听雨潇潇。
 
你,只要文式和文意稍改一下,不用别人的话,把别人的话全部出了头的道理用自己的方式说出写出,只要你不是用笔,而是用老天爷如此慷慨给予你的这幅骨架、胆气和心致去写,你的文章终将登上山顶。
 
你肯定知道,做文字其实是做人。写作时只要跟着自己的为人,让别人看见你的骨架,感觉到你的胆风,知会到你的意气,和你一起看着同样的方向,你绝对不会失败。到了那个地步,文字花巧鲜丽不算什么的。咱们才不去做文字的花巧和产量高低的对比。
 
为了诗人华一我写过这样的八个字:柔情似水,骨硬如钢!等于是将南方人的纤柔和北方人的意气,将北方的山和南方的水放在了一起,做成一个新的我。那不是我的本事,其实生活教会了我的;我的觉悟是通过思考得到的教诲。你是非常聪灵的人,静下来想想是不是这样。
 
潇潇,好的文章到了最后,我的最大的力花在对文字的敲打上,非常残酷的过程。都是自己的“孩子”,但我只能要那么多,其他的必须挥泪砍去,为了文字的质量和文字文意好的空间感。不能让过多的文字堵死了“大道”。
 
我始终没有改动你的《五月的列车》,也没有去改动我同样极其喜欢的《南窗》。这些现在也许不重要了。因为你自己能做的。你的《五月的列车》曾经让我看傻了的。但是文字方面还得再精炼,为了让这个孩子能够更漂亮,更长久地站在文坛上。我不大的愿望,你终生的光荣与自豪!
 
你,为了难得的天份和才华,保重并勇敢如《五月的列车》前进,前进,再前进!
 
知无不言,风人知客今又是。

 

注:
这样交流,催生了我和听雨潇潇的“合曲”今又是《长歌行,秦淮情》原作:听雨潇潇;以及后来我十分喜爱的 今又是《月箫谣》。还包括与他人交流相关的: 今又是《疯人日记九:思远歌轻二》等。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8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1-8-11 08:02
To: 红袖 你曾经说:
所言极是!“暂停写作,去乡下,山里,渔村去走一大圈。。。。。。道理是一样的,没有那一大圈的行走,就没有那么大的心胸去盘活“知识””。其实包括宋学兄,你我都看出她的优势和欠缺,这些人生积累不是读些古诗词掌握些表达写作技巧就可以获得的。这些人生阅历,政治、社会、哲学、甚至风霜雨雪的积累都形成了作品的思想深度。可以不要技巧,哪怕白话一样的行文,但让人一看就感觉到你丰厚的阅历、知识和多方面素质,所谓“功夫
其实都是文心的事。我们也就多喝了各地的几口水。无私就无畏,也是你我的心思。
你保重,谢谢!
回复 红袖 2011-8-11 07:44
To: 今又是 你曾经说:
我是男人,有些话对女孩子说得就很小心。其实你抓到了要命的关键。曾建议她去回拜自己的恩师,去谈谈自己将来的走向。我只是告诉她,《五月的列车》了不起,因为是方向和高度。里面的写法和“道具”用得非常高档。比方说,车轱辘声音和文字的章节韵律的跳动:有合有离,远近拉推,却逮着中心始终不放一贯到底。是电影分镜头的写法,诗韵的变合,她综合性的能力和知识立体展现出来了。不知道是否被事先意识到,但我告诉过她。

所言极是!“暂停写作,去乡下,山里,渔村去走一大圈。。。。。。道理是一样的,没有那一大圈的行走,就没有那么大的心胸去盘活“知识””。其实包括宋学兄,你我都看出她的优势和欠缺,这些人生积累不是读些古诗词掌握些表达写作技巧就可以获得的。这些人生阅历,政治、社会、哲学、甚至风霜雨雪的积累都形成了作品的思想深度。可以不要技巧,哪怕白话一样的行文,但让人一看就感觉到你丰厚的阅历、知识和多方面素质,所谓“功夫在诗外”不着一字尽得风流!好像我曾经提示过她要站得高一些,视野要开阔些。大概是看到另外的哪位女同胞比较厚实的博文后的感想。我19岁发表第一篇作品,从此就过着与大多数女性不同的生活,苦行僧般许多年。26岁的作品在强手如林的无记名投票中获得政府奖第一名,28岁被新华社一篇谈文艺作品现状文章中誉为中国诗坛三位新女性。与众不同就得放弃正常人的享乐和生活,这点,宋学兄在他的博文中也提到的,苦行僧。所以此中酸甜苦辣我深解其味!要走出来绝对不是那么简单容易的。80后如潇潇这样能够选择这样的爱好作为一部分精神寄托已经很不错了,我赞的就是她这方面,所以才直言。业余爱好文学的小年轻大堆大堆,最后90%都放弃了,如果她真爱好文学创作,并矢志不渝,就要有吃苦精神和甘于寂寞孤独的思想准备。如果只是叶公好龙那就干脆早放弃,把精力时间用到发展经济上,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这是为她着想。没准她现在就看到我们为她说的真诚的话。(总编通知明天大早区单位开会可能布置这几天要出差了,今天早早下去,回见)
回复 今又是 2011-8-11 06:58
To: 红袖 你曾经说:
又:我的意思她要多丰富些社会政治哲学意识,文学会更有长进。不知道她是否在正规刊物发表过一些作品,如果她喜欢写下去并能够多得到发表机会,一定要在这方面充电的。国内的官方作家协会、文联组织如果能吸取她参加对她走文学创作的路也会有莫大好处,在这个专业群体里会逼着提高自己的。
刚回了你,一样的意思。关于文学圈子的活动,跟她说起过,但是她工作非常忙,我不方便多说。
回复 今又是 2011-8-11 06:56
To: 红袖 你曾经说:
哇,你文思如涌啊,这么快就洋洋洒洒来一篇!其实多一些多元化的经历及风雨不是什么坏事,可以成就人的内敛和丰厚。潇潇的“列车”我没有读过,总的感觉她是勤奋和善于学习读书的,但限于年龄和环境,阅历和生活积累不足,所以抒发个人感情的题材比较多些,可能更适合写琼瑶式的作品。如果社会政治的视野开阔些,就会知道,其实伟人和我们普通凡人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我们总是局限于或更看重个人感情生活体验。但潇潇尚年轻,又有很强
我是男人,有些话对女孩子说得就很小心。其实你抓到了要命的关键。曾建议她去回拜自己的恩师,去谈谈自己将来的走向。我只是告诉她,《五月的列车》了不起,因为是方向和高度。里面的写法和“道具”用得非常高档。比方说,车轱辘声音和文字的章节韵律的跳动:有合有离,远近拉推,却逮着中心始终不放一贯到底。是电影分镜头的写法,诗韵的变合,她综合性的能力和知识立体展现出来了。不知道是否被事先意识到,但我告诉过她。
我们那个时候也是“狂”。我还算好的。那些朋友们,如果看见某人读琼瑶、三毛、张爱玲、金庸之类的书,看得起你就告诉你没出息;看不起你干脆叫你拿起书窜前门越后窗赶紧失踪,以后别再来圈子里了。
中文网,文字用得最好的是语默。我曾经跟他说,暂停写作,去乡下,山里,渔村去走一大圈。。。。。。道理是一样的,没有那一大圈的行走,就没有那么大的心胸去盘活“知识”。知识只有在广泛的游历中才能辨别,只有在高质量的交往里才能出来好的格式和定位。这和一个人是否有天份,笔头子是否有才华没有什么本质关系。也或两者都有关系,文者始终在找的是其间的一个“秘密通道“,来自于广泛的求证和与会中。可惜,25-30来岁的人,收入、情感、工作和爱好放在一堆,难整。就经济来说,出去转一大圈”穷地方“20来天也要一万吧?不是很懂行情了。
我来美国前,好像连续八年没在上海过年,青海、安徽、云南、福建、北京到处乱扎。天生喜欢跑,一般是一到三人,超过四人我就不去了。这里面的个人”牺牲“也很大的。全凭一股子意气,排好了”五年旅行计划“(阶段性的)就一定要去完成的。现在想想,28岁都不恋爱一点都不后悔,看看现在,多少事是那种行走中积累下来的。嗨,内容太多了。以后慢慢聊。
回复 红袖 2011-8-11 06:45
To: 红袖 你曾经说:
哇,你文思如涌啊,这么快就洋洋洒洒来一篇!其实多一些多元化的经历及风雨不是什么坏事,可以成就人的内敛和丰厚。潇潇的“列车”我没有读过,总的感觉她是勤奋和善于学习读书的,但限于年龄和环境,阅历和生活积累不足,所以抒发个人感情的题材比较多些,可能更适合写琼瑶式的作品。如果社会政治的视野开阔些,就会知道,其实伟人和我们普通凡人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我们总是局限于或更看重个人感情生活体验。但潇潇尚年轻,又有很强
又:我的意思她要多丰富些社会政治哲学意识,文学会更有长进。不知道她是否在正规刊物发表过一些作品,如果她喜欢写下去并能够多得到发表机会,一定要在这方面充电的。国内的官方作家协会、文联组织如果能吸取她参加对她走文学创作的路也会有莫大好处,在这个专业群体里会逼着提高自己的。
回复 红袖 2011-8-11 06:28
To: 今又是 你曾经说:
红袖好:
你和宋先生对问题的看法,我们说的谦虚点,是对整个为人为文以点带面的“体会”。说到底是对自己的人生和该怎么写东西的极其精到的见地。我不怪潇潇的,因为我想到了我三十岁不到时的那种“锐利”。所以我觉得如果我被允许,就该对她(们)说出我的体会,也是建议。会有人认为我有点“走调”,这在发文前我已经想到,但平心而论,对别人(朋友),对自己没有什么“过”。潇潇的东西你说对了,她已经意识到,所以写

哇,你文思如涌啊,这么快就洋洋洒洒来一篇!其实多一些多元化的经历及风雨不是什么坏事,可以成就人的内敛和丰厚。潇潇的“列车”我没有读过,总的感觉她是勤奋和善于学习读书的,但限于年龄和环境,阅历和生活积累不足,所以抒发个人感情的题材比较多些,可能更适合写琼瑶式的作品。如果社会政治的视野开阔些,就会知道,其实伟人和我们普通凡人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我们总是局限于或更看重个人感情生活体验。但潇潇尚年轻,又有很强的感知力,是可造之材,所以我希望她突破琼瑶式的,向李清照式靠近多写社会政治哲学意识,文学会更有长进。
回复 今又是 2011-8-11 06:04
To: 红袖 你曾经说:
本想不说的话:
潇潇表现了“一个文人起码该有的骨架和胆气。”赞同。这点让人对这个年轻的女子钦佩。不过,恕我直言,也许她没有料到她的仗义会给自己带来引火上身的麻烦,所以她还是退隐了。也许她关闭博客是一种抗议或者回避,(因为她不如我们经历的风雨多得以淡定)对能够写些诗文的人来说,最重要的是厚实的社会阅历和生活多元化体验,以一个编辑了近20年来自全国稿件的眼光,从潇潇的诗文走向和取材来看,应该更多的

红袖好:
你和宋先生对问题的看法,我们说的谦虚点,是对整个为人为文以点带面的“体会”。说到底是对自己的人生和该怎么写东西的极其精到的见地。我不怪潇潇的,因为我想到了我三十岁不到时的那种“锐利”。所以我觉得如果我被允许,就该对她(们)说出我的体会,也是建议。会有人认为我有点“走调”,这在发文前我已经想到,但平心而论,对别人(朋友),对自己没有什么“过”。潇潇的东西你说对了,她已经意识到,所以写出了她有史以来最好的文章《五月的列车》,那是她重新观察、体会和与人默地里交流的结果。文章,内在的东西没有被牢牢抓住,体验深刻到一定程度,要么是写不全,要么是散,再不就是无形间成了文字堆砌。也不奇怪的,网路上写东西,随意性比较大,大多数人工作以外点滴的时间用来摸着心坎就着自己的爱好,能写到这种份上,实属不易。然而,我的很多意识是被别人引导和激活的。一堆堆的“生材”只有有了好的互往和共通,才会成为写作的动机、理由和劲力。我这种半吊子,我早说过,能做肥料也就知足了。
刘老大夫妇我是直言谈过我的看法,他们回拜过我,也留了话,非常稳重和透底,竟是不用再多说了。智者淡远,达者无样,善者守身,都是风风雨雨过来的人,不用多说多想,都明白的。
关博?你也说对了。就着“恶心”下饭?那种人的点滴心思我能不清楚。他们做不到的。有时也是和刘谢二人的想法一样,不想因为自己干扰了他人尤其是朋友们的清静,也包括中文网该有的脸色和身架。为自己?蛇虫百脚这辈子见得还少?三江六码头,哪里没去过?中南海钓鱼台到青康高原的藏包里都去住过,知道什么是高级低级,知道什么是贫穷和繁华,更知道天地之下风雨不动留得住的是什么。文化,我们都十分钟爱的,于是知道留守和坚持是什么意思?我们这类人,没有十来年尝尽人生曲折羞辱还咬牙坚持,能走到今天吗?有些道理其实太简单了。只要不忘,永远有用。玩文字的人,容易逗弄口风和心气,也是无可厚非的,这种东西没有了,东西四平八稳的也就“行将就木”了。生生如风,烈烈如火这是最起码的。我在《文意飙蔚声如歌》里说了:狂而不张。(张而不狂是另外一码事)那就基本管住了自己。
有言无尽,与你交心了。谢谢红袖如此“简述”,希望更多的人读到,明白。回见!
回复 红袖 2011-8-11 03:43
To: 宋德利 你曾经说:
是否考虑一下,在两者之间划个非常清楚的界限,因为那样你就会有两个文字块,姑且说。

如果我在你心里有哪怕一点可以信赖的价值,我想跟你说,不要随意地去写

非常赞同你的高见。我也有同感。一个人要认真估量一下自己,找出并根据自己的亮点挖掘利用自己的独特的智力资源,才能不浪费自己的智力资源。不要没有明确目标地对自己的兴趣大撒把。要看清自己在哪方面最有发展前途,善于驾驭自己的兴趣

说得非常对!
回复 红袖 2011-8-11 03:39
本想不说的话:
潇潇表现了“一个文人起码该有的骨架和胆气。”赞同。这点让人对这个年轻的女子钦佩。不过,恕我直言,也许她没有料到她的仗义会给自己带来引火上身的麻烦,所以她还是退隐了。也许她关闭博客是一种抗议或者回避,(因为她不如我们经历的风雨多得以淡定)对能够写些诗文的人来说,最重要的是厚实的社会阅历和生活多元化体验,以一个编辑了近20年来自全国稿件的眼光,从潇潇的诗文走向和取材来看,应该更多的有此丰厚生活作为人生积累,会写出更厚重深刻的好诗好文章。随便羞辱你的人看到的是你最终的败退。毕竟这里还有认可你的人们,你怎么就不看重呢?
我本来不想多说,而且我也从来对一些私人之间的争斗不感兴趣,作为多年国家级新闻单位从业人员,我跑的是以各级政府为主要任务,从中央到地方。既然领导也没有指示我报道,我自己也没有兴趣对桑黄刘之间做任何关注,不过我倒是在红酒朋友那里看到刘关闭博客的话,大意是不希望一些人借助他们的博客做侮辱骂人的平台。说实话,我欣赏这样的智性立场。世上本无事,何必瞎猜疑,某些人唯恐天下不乱!有兴趣的话多让心中留些阳光,不要总是凄凄切切惨惨,天塌不下来。
回复 今又是 2011-8-10 22:52
To: 小月 你曾经说:
昨天,又一位中专同学请客,去嘉定、马陆最好的酒店,席开两桌,二十多个昔日同窗,把酒谈天,其喜洋洋者矣!临别该老同学还每人送上马陆珍馐葡萄一箱,吃了又拿,掂在心里太重了。四十多年的风雨,交情依然,真使人潸然泪下。睡一夜起来,看到你写的两篇文章,很是喜欢。你给潇潇的信,当然是给她看的。但不知怎的,每个字都敲打在我的心上。另外宋教授留言,对我也深有启迪。愿你们两位仁兄再出好文,以饷我这样蒙昧的读者。顿首
她答应我拿出她最好的文章来的。我们是文字上的相近相通,这种互帮是极其难能可贵的,哪里会像有些人想得那样离谱。我们只求文从心出。
小月兄是客气,你的文章我仔细看过的,底气沉稳,和你的经历与人生价值取向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
总之,心做成的一汪水,你我他都在里面了,哪里分得出你我他。这种书信式的文章我少说也写了起码有二十篇了。和好的朋友交往是我一生中最愿意做的事。留下的永远是无法抹去的美丽动人。还真是毫不夸张的。
是啊,相见泪汪汪,有时候真是有点往事不堪回首明月中的意味在里头。认识你这样的兄长,真好。谢谢,在一次谢谢了。
回复 宋德利 2011-8-10 21:22
To: 今又是 你曾经说:
很少的时候,忽然间又成了很多的时候,我能在这里找到一种心灵深处的交汇,与您这样的人:经常非常仔细地度量自己的文思、文路和文向。很高的要求吗?不是的。做过文化的人都很清楚,没有一定程度和质量的反思以及与更高层的人的交往,我们走不多远的。更多的时候,是别人无意间提醒、帮助和指引了我们,让我们知道怎样与人沟通,怎样去把东西做得更为精致。这也不是什么复杂的高尚,这仅仅是一种追求,会让心开花的矢志以求。我们
我这样的人,又该是怎样的人呢?还不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啊。谢谢你一直在高看我。从你的文章中总能读到、学到、欣赏到不少新、美的东西,尤其是音乐以及比较文学艺术方面,因为我在这个领域的知识几乎等于零。// 我非常喜欢你关于文思、文路和文向的三点追求。谢谢。
回复 小月 2011-8-10 21:16
昨天,又一位中专同学请客,去嘉定、马陆最好的酒店,席开两桌,二十多个昔日同窗,把酒谈天,其喜洋洋者矣!临别该老同学还每人送上马陆珍馐葡萄一箱,吃了又拿,掂在心里太重了。四十多年的风雨,交情依然,真使人潸然泪下。睡一夜起来,看到你写的两篇文章,很是喜欢。你给潇潇的信,当然是给她看的。但不知怎的,每个字都敲打在我的心上。另外宋教授留言,对我也深有启迪。愿你们两位仁兄再出好文,以饷我这样蒙昧的读者。顿首!
回复 今又是 2011-8-10 19:53
To: 宋德利 你曾经说:
是否考虑一下,在两者之间划个非常清楚的界限,因为那样你就会有两个文字块,姑且说。

如果我在你心里有哪怕一点可以信赖的价值,我想跟你说,不要随意地去写

非常赞同你的高见。我也有同感。一个人要认真估量一下自己,找出并根据自己的亮点挖掘利用自己的独特的智力资源,才能不浪费自己的智力资源。不要没有明确目标地对自己的兴趣大撒把。要看清自己在哪方面最有发展前途,善于驾驭自己的兴趣

很少的时候,忽然间又成了很多的时候,我能在这里找到一种心灵深处的交汇,与您这样的人:经常非常仔细地度量自己的文思、文路和文向。很高的要求吗?不是的。做过文化的人都很清楚,没有一定程度和质量的反思以及与更高层的人的交往,我们走不多远的。更多的时候,是别人无意间提醒、帮助和指引了我们,让我们知道怎样与人沟通,怎样去把东西做得更为精致。这也不是什么复杂的高尚,这仅仅是一种追求,会让心开花的矢志以求。我们不会为低俗的小成就流口水的。
谢谢先生的激励。
回复 宋德利 2011-8-10 19:08
是否考虑一下,在两者之间划个非常清楚的界限,因为那样你就会有两个文字块,姑且说。

如果我在你心里有哪怕一点可以信赖的价值,我想跟你说,不要随意地去写

非常赞同你的高见。我也有同感。一个人要认真估量一下自己,找出并根据自己的亮点挖掘利用自己的独特的智力资源,才能不浪费自己的智力资源。不要没有明确目标地对自己的兴趣大撒把。要看清自己在哪方面最有发展前途,善于驾驭自己的兴趣。不能多个目标齐头并进,否则哪一方面都不会有突出的表现。
回复 今又是 2011-8-10 18:41
To: 缠唐韵轩 你曾经说:
既然是写于潇潇的不该私下发于她吗?如果是写于大家观摩又何必冠潇潇大名。哗众取宠自命清高是不是很有意思?除了几个相互串门吹捧的人之外,别人只当是看跳梁小丑的表演
你是聪明的,但只说对了一半。有礼了。
回复 缠唐韵轩 2011-8-10 17:51
既然是写于潇潇的不该私下发于她吗?如果是写于大家观摩又何必冠潇潇大名。哗众取宠自命清高是不是很有意思?除了几个相互串门吹捧的人之外,别人只当是看跳梁小丑的表演
回复 今又是 2011-8-10 11:02
To: sjsdhq 你曾经说:
感谢我开博以来,一直有你的关注。对于诗我是外行,插不上嘴。今天你的坦诚,让我看到了你的执着。我很赞成你所说的南方和北方的结合,中国南方和北方的结合、统一、凝聚才是完整的中国文化。
不客气,我非常喜欢你说的”事“:它的内容和叙事方式。非常聪明,独立自由、极有智慧的那种。非常少见稀罕的。谢你才对。握手!
回复 sjsdhq 2011-8-10 10:17
感谢我开博以来,一直有你的关注。对于诗我是外行,插不上嘴。今天你的坦诚,让我看到了你的执着。我很赞成你所说的南方和北方的结合,中国南方和北方的结合、统一、凝聚才是完整的中国文化。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