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華琅根 //www.sinovision.net/?35460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莫問歸宿,隨風而去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MH370促进了中马两国关系?

热度 6已有 10859 次阅读2014-3-31 13:35 |个人分类:原創|系统分类:时政资讯| 马来西亚, MH370, 西方媒体, 中国, 乘客家属 分享到微信

中马两国的官方关系不会因为 MH370 的事故调查而受到影响,相反可能还会促进双方在相关领域的进一步合作。MH370 飞行事故是一起突发事件。抛开一切没有根据的猜测,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两国近期在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发生过利益纷争。尽管 MH370 航班上的乘客绝大多数是华人,而且中国籍的乘客又几乎占一半,但没有任何线索把马来西亚的国内政治与航班上的中国籍乘客联系在一起。再联系到近期国际政治的某些尖锐状况,马来西亚也没有处在漩涡中心,甚至根本就不沾边。马来西亚的国内与国际政治态势都与中国发展双边关系没有冲突,而且双方还早就安排了马来西亚总理近期访华。在目前这样的政治环境下,中马双方根本就没有掀起针对对方的敌对行为的需要,马来西亚作为反华力量而被第三方国家利用的作用也不明显。所以,MH370 飞行事故基本上与中马双方的官方关系没有关系。

中国民间,尤其是乘客家属,对马来西亚方面的失望与抗议则不会制造中马两国的矛盾,也不会影响中马双方的官方关系。不可否认,从 MH370 事故发生的最初到现在,马来西亚处理与通报的操作手法都受到了外界的指责,甚至连国际刑警组织也指责马来西亚在安全措施方面的不严谨。但这些问题更多的是在技术层面就事论事,跟国家之间的双边关系没有关系。而中国乘客家属的激烈言行又跟他们不习惯马来西亚的体制与解决问题的途径有关系。笔者在 《MH370的破案结案诉讼:让专业人员走到前台》 一文里清晰论述了如何在马来西亚体制内选择最佳解决问题的途径,在此不再赘述。总之,中国乘客家属的抗议对马来西亚方面的处理态度与操作手法都有促进作用,但不会在中马两国之间制造矛盾,也不会影响中马两国的官方关系。

MH370促进了中马两国关系?_图1-1

交通部代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及妻子拿汀斯里东姑玛希拉周六在Everly酒店,慰问马航MH370客机搭客家属

相反,中马两国相关部门的交往还可能因为 MH370 的搜救与调查而变得异常频繁。中马两国在军事领域本来没有过多的交集,但目前双方却因搜救与调查 MH370 而保持着紧密的联系。这无疑加深了两国军方的交流,在民航等其他领域也是如此。MH370 飞行事故非但没有引发中马两国的矛盾,反而促进了中马两国在多个领域的交流与合作。

但是,不能排除某些西方媒体利用中国乘客家属的过激言行而挑拨中马两国关系的可能。此次飞行事故的搜救责任主要在马来西亚,但中国在第一时间就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担负起了主要的搜救重任。在从太空到海面的立体搜救中,中国显示了强大的调度与实施能力。中国巨大的综合力量无疑让某些西方强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利用某些西方媒体来挑拨离间中马关系也就不奇怪了。 马航事件可能引发中马两国矛盾” 的说法或许迎合了某些西方媒体的论调,故意制造中马两国有矛盾的假象。

在 MH370 飞行事故的搜救与调查当中,中马两国在各个领域的合作只会进一步加深,而非矛盾重重。当然,在见解上有分歧是避免不了的,但分歧不等同于矛盾。至于中国乘客家属对马来西亚方面的严重质疑则可以在法律框架里得以解决,目前还没有出现不可调合的矛盾。中国乘客家属的诉求并没有被拒绝,只是还没有在调查程序上走到那一步。中国乘客家属与马来西亚官方之间的问题可能更多的是因为误解而产生的,而消除误解的手段会随着进一步查证调查结果而逐渐找到。如果中国乘客家属委托法律专家来与马来西亚官方沟通,很多问题都可以在法律框架里得以解决。

作为一种施压举措,中国乘客家属对马来西亚的抗议无可厚非。马来西亚在危机处理方面的确存在着巨大问题,而问题之大可能超出了外界的想象。在言行上对马来西亚保持压力是极其必要的,而由乘客家属担当此任是再合适不过的了。但是,民间施压跟国家矛盾是两回事。马航事件可能引发中马两国矛盾“ 的说法不但不能成立,甚至还有些捕风捉影的意味。相反,中马两国在各个领域里的合作还会进一步加强。中马两国的良好合作对满足中国乘客家属的诉求有益无害。中国乘客家属对马来西亚保持压力还可以敦促马来西亚与中国展开更深层的合作。中国乘客家属对马来西亚保持抗议与压力,一举多得,何乐不为?











1

鸡蛋
3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4-4-4 12:02
華琅根: 哈哈,你的行文的确很有特色,跟一般人不太一样。我倒是很好奇,你的文笔到底受什么影响?你的母语?生活环境?某部著作?某位文人?你的用词,你的笔触,你的语 ...
讲不清楚,我就想找到自己的。估计和谁的都不一样,天下独一份。呵呵。那是苦心寻见的东西,说来话长。
我做了很多实验的。文字的结构,段式章理、比喻十二重外的三维立体等,我做了很多很多的“文字计较”。
过去写诗的。谁的文字对我都没有大体绝对的影响。硬要说的话,我可以透个底,不算成熟的讲法:我很看重《诗经》和《元曲》。婉约派、蝴蝶鸳鸯派、新七月和印象之存在主义我都经历过。我看东西都看大东西,也不敢多看,抓住要点后,我喜欢选择忘记,因为我不想因为简单的崇拜和敬佩,失去自己。很多东西对我都是多少有影响的。我过去的手笔或说是笔调,是属于哲性逻辑的诉说法。而且我绝不愿意借手名家名言的。我从来不抄用别人的语式语句的,尽管我能背出很多。
文字对我影响比较大的,是80年代国外涌进的纯理论的书籍,尤以哲学和美学为主。无形间对我影响很大的,还有那个时期非常不稳定不成熟的“先锋派”手笔。那种及联络了现实遭遇,又匆忙地想从落陷的文化泥淖里爬出来的文化情势。说个我比较赞赏的人的文笔吧。文学先锋派大将孙甘露。他的好友王朔,天下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的,除了孙甘露。但是,我不是孙甘露(见《访问梦境》)的一路文笔。他受影响于当时流行的“超现实手法”,找到了他的文度和文法,其实呢,我看得见里面类似萨特和卡夫卡那种灵怪于梦幻的手笔。很多人读不来萨特和卡夫卡的。但是,我不喜欢存在主义。但是我非常欣赏那种文字及情状的“多角度”。孙甘露的文字是非常非常优异的,至今能超过的人都找不见几个。可是他出笔极慢,而且似乎旁骛较多,所以作品非常有限。最新出的几本书,都不行。
我过去有过一个文化沙龙的圈子,在上海也许是第一首批的,我因为出国早,掉了链子,但是这个圈子(分内圈和外圈两层)里出来了当时中国最最出色的几个文人。其中两位占据了南北两大论坛,被称为号手和炮手。其中一位的妻子就是闻名天下的唐颖。圈内核心外层的人就很多了,如陈村和顾城,还有刘索拉。都是名震一方的主。有些他们也许知道我,有些我接触得比较肤浅,因为后来我出国了。其它人我就不多说了。没什么意思。
我很少要求出版东西的。即便现在也是如此。喜好而已。只是一个喜欢“梦话”的人。到了国外久了,现在我就一村外野人,跑出去还没有我家那条狗招人关注。哈哈哈哈。
也好也罢,没所谓了。清淡点也好。问好。
回复 華琅根 2014-4-4 10:52
今又是: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些问题。试试看吧。
霓芃是广播专业毕业,之后从事过采访和编辑,但最主要的是充当一线播音员,包括一线采访和大型演出主持等。不去多讲人家 ...
哈哈,你的行文的确很有特色,跟一般人不太一样。我倒是很好奇,你的文笔到底受什么影响?你的母语?生活环境?某部著作?某位文人?你的用词,你的笔触,你的语气,等等吧,总得有个什么原因促使你形成你的这种行文。到底是什么?我倒是很想听听你谈谈。
回复 今又是 2014-4-4 09:57
華琅根: 嗨,要是早知道不是专业制作,我就不那样评了。我绝对不评论非专业人员与非专业作品。人家自娱自乐,我去说人家干吗?如果这位朗诵者不是专业人员,那我就把那个 ...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些问题。试试看吧。
霓芃是广播专业毕业,之后从事过采访和编辑,但最主要的是充当一线播音员,包括一线采访和大型演出主持等。不去多讲人家背景现状了。以免有些人继续为了私己拼凑了后恼人。敬请理解。
专业不专业要看站在什么位置上说了。在美国,尤其在博文这种形式下,单我个人来讲,就是没事找事,随手就手了。完全彻底认真的比例,自己也是不敢恭维自己的。比如人家说要用稿,我就会强调必须事先许我重新修改修正。因为我了解自己,大多数东西都是一笔落成的。只有少部分我是较了真来回去做的。即便那样,事后很多时候我发现,可以修改和提升的地方还会有。这和不同景状里时间上对事情的重新看待有关。我是比较“独己”的人,眼睛目前只能看自己。小了点,也是无奈,我的生活状态就是非大众和收拢状的。
严格地来说,我找霓芃是因为我以为我比较懂她,那是从她文字长线地行走中看见的。而且回到朗诵上来说,如果她没有长期专业的背景,如读音读字的精准和标准,我还是有可能会找她来读。所以,这和专业有点关系,但不是重要的关系。她是在自己家里用电脑软件和十分简单的方便型话筒,通过音乐和声音两声道来录制的。这在硬件上就非常地不专业了。可是出来的事实是,要比许多使用一流高级录音设备生产朗诵的许多人,好出很多了。原因可能是我个人的趣味和文性决定的。
我不认为我的文字是很容易被读懂的。繁琐里透着迷蒙,简单里夹着深邃,我有我的道理,而且是在长达两年多的三个梯阶的文字实验中慢慢形成的。我不属于任何一位所谓名者的类型,拿不住自己的文字和脉息,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斗胆让人家费时费力来为我“加分”的。
说得白些,因为我的个人“因素”是这样的,我就肯定不会顺手拉来现成的。我会宁愿我的文字躲在旮旯里歇气,也不会吵着争着想出头的。这从另外一面决定了我请来的朗诵者,可以不是专业的,可以没有完美的音泽音段,但是肯定会有出色的人品、修养、文才和独立见识的。这于是也很不“专业”的,在要求上。
其实我敢肯定她事先不知道我到底在文字里究竟要说什么的,我敢交给她,是我知道通篇文字里的一个字,她一定读得到,那是她在乎、研究和看重的东西,等于是我知道我们之间除了文字上的一些相同想法外,有一个分属各自的契合点,这个点绝对能够作为一扇窗,为朗诵和文字的重造,铺设阳光。我的幸运只在于,她真的做到了。而且是在我不多说一句的前提下。这才是真正的不易和难得。这类级别的东西,不能生拉硬啃的,多一丝“人间气味”和“市井心态”,就会毁掉一切的基础。之后出来的东西,至少对于我来说,听不听都无所谓了。
至于音质、音准、音阶、音度、音韵这些个属于奏鸣曲式的的散文诗元素(我是这样做的,别人的不好说)对她来说都是小菜一碟。真正关键本质的是此类文字音寓的透解。这,个人涵养和素质里没有或者不能达到平行水准的话,她就不能做到提升我,或者提升她自己。所谓的“相映成辉”,是无法通过刻意寻找和严格要求来获取的。那至多走到契合的第二层界面,想要走到更高,必须要有两下里无言不声的通汇和知晓,那样才有希望把一个文字的东西通过合加,推向更高。
什么是相对于生命本质的东西?什么是相对于大地这个生存界面的相应?什么是文字心态和行走身段的含义和包括?究竟以什么样的心态和心智去把握一个朗诵的作品?这和技巧和技术已经脱离了关系,不是说没有,而是说那都是过了关的小事情,到了最后一击的阶段,再去拿捏那些个东西,心就会散,气就会虚,能被及时意识到,也会留下一种类似无奈的“虚度”,如果没有意识到最最核心的关键,那么就会成为一种虚脱后的扭捏。这就会违了初衷本意了。
其实,我说的不是我们的能力和已经做出来的东西如何如何。我就觉得那必须是一种个人的要求和心态。不是将所谓的最好表现出来,而是通过再造,极力地推进契合后的加力。毕竟一个作品不过是一个过程里的节点,就是大嘴说翻了去,以后的路还是要一步步走出来、走下去的。这类东西没有止境的。而且我个人以为,好的东西,人的一生做得三五个就不错了。硬要凑齐所谓本子集子的话,漏洞就会增大和显现。因为人十分清晰的思维和相对完澈的理解和表述,全体都有的机会实际很少也很小的。我们必须实事求是,实话实说,实情实予的。这样的话,兴致和情致才能向着着完美走去,并且延加。能够那样,就很不错了。该知足了。
好吧,就说这些。打扰了。还得说声谢谢!
回复 華琅根 2014-4-4 06:09
今又是: 多谢。我读了,觉得你说得蛮准的。我每天有自己的时间表。等空了我给你答复。总之,正如我对朱悦华说的那样:
只有她自然地读到,自然地主控了内容的表达,那么自然而然有了的分寸拿捏,才可能最大可能最大限度地推升一个不再是我个人手调的作品。
这个东西再要拔高应该是我们的姿态。应该也可以拔高。只是,目前是随意状态下的合拍和默契,没有到专业制作程度的严谨。而且我怎么写,她怎么读我们没有商量过,我相信的是,自然而然能够达到的水准。这和我写这篇东西的原则是相符合的:别留下“斧凿”,留下“硬伤”。算是一种开始吧。
非常感谢你的文字评说。你是个非常严谨细致的人,这很重要。握手!
嗨,要是早知道不是专业制作,我就不那样评了。我绝对不评论非专业人员与非专业作品。人家自娱自乐,我去说人家干吗?如果这位朗诵者不是专业人员,那我就把那个帖子撤下来。

其实,有声读物也分很多种。有些有声读物就不需要朗读者用个人的主观情绪进行处理,比如专供盲人使用的有声读物就是如此。有些电视台播放的节目就专门为盲人听众配上了解说。比如电影,解说者把画面上出现的景物与人物说给盲人听。比如画面上有个人拿起一把刀,慢慢地向另一个人逼近。解说者不需要使用特殊的语气语调,用平和的语气语调说清楚就行了。这种中性的处理手法是为了不把解说者个人的理解强加给盲人听众,避免干扰盲人听众自己的想像。而且解说者的声音还要明显区别于电影里的声音,让盲人听众一听就知道,哪些话是解说者说的,哪些话是电影里的人物说的。

如果你要的诗朗诵是为了用声音传达你的诗文,那么《寻梦园》的朗诵是很成功的。朗诵者清晰平和的语音语调,准确地把文字朗读出来。这个读物都可以作为学习现代普通话的有声教材。

当然,如果你能介绍一下朗诵者的背景,我可能会采用不同的方法来评说。
回复 今又是 2014-4-2 15:29
華琅根: 文采飞扬,声情并茂:听霓芃朗诵今又是的诗
http://user.sinovision.net/home.php?mod=space&do=blog&uid=354601&quickforward=1&id=222753 ...
多谢。我读了,觉得你说得蛮准的。我每天有自己的时间表。等空了我给你答复。总之,正如我对朱悦华说的那样:
只有她自然地读到,自然地主控了内容的表达,那么,自然而然有了的分寸拿捏,才可能最大可能最大限度地推升一个不再是我个人手调的作品。
这个东西再要拔高应该是我们的姿态。应该也可以拔高。只是,目前是随意状态下的合拍和默契,没有到专业制作程度的严谨。而且我怎么写,她怎么读我们没有商量过,我相信的是,自然而然能够达到的水准。这和我写这篇东西的原则是相符合的:别留下“斧凿”,留下“硬伤”。算是一种开始吧。
非常感谢你的文字评说。你是个非常严谨细致的人,这很重要。握手!
回复 華琅根 2014-4-2 15:17
今又是:   ...那个朗诵我自己肯定知道是怎么回事,并且,没拿出来请她读之前,我就知道她 的能耐,尤其是内心深处有着的共同。她不会按文字行走和文字表层的显现去朗读的。正因为她有这个本事,所以我没听到前,就可以肯定效果的非同一般。你再听听这段:http://blog.sinovision.net/home/space/uid/33558/do/blog/id/148545.html
理解的透彻和诠解的拿捏,绝对是一流的。期待你的看法。谢谢!
文采飞扬,声情并茂:听霓芃朗诵今又是的诗
http://user.sinovision.net/home.php?mod=space&do=blog&uid=354601&quickforward=1&id=222753
回复 今又是 2014-4-2 09:08
華琅根: 这篇小杂文本应该是个跟贴,主要是想表达对《马航事件可能引发中、马两国矛盾》相反的看法。但我还是没有跟贴,因为不愿意冒犯一位老前辈,破坏一位老年人的兴致 ...
   明白!不多说了啊。
有一点我敢肯定,你是能写时评的人。那功底多说不妥,不说也在,于是,说不说都一样。我们这个年龄段上的人,大概都不喜欢过多解释说明了吧。你说是否?
饭余茶后也是可以的,不过,同样的内容,形式和目的都是不一样的。期待看到你更多深彻的评说。谢谢。
那个朗诵我自己肯定知道是怎么回事,并且,没拿出来请她读之前,我就知道她 的能耐,尤其是内心深处有着的共同。她不会按文字行走和文字表层的显现去朗读的。正因为她有这个本事,所以我没听到前,就可以肯定效果的非同一般。你再听听这段:http://blog.sinovision.net/home/space/uid/33558/do/blog/id/148545.html
理解的透彻和诠解的拿捏,绝对是一流的。期待你的看法。谢谢!
回复 華琅根 2014-4-2 04:58
放飞情感: 我也想不能,那些人,那方人都要利用此次事件对自己有利,那谁敢得罪中国,那要出大事的。哈哈哈
就是嘛。中马哪有什么矛盾可引发?乘客家属抗议不是很正常的反应吗?
回复 華琅根 2014-4-2 04:05
今又是: 反正我欣赏你的剖析。
事情既然没有完全透析,那我们就可以按实际可有的最大可能去推理事情的发展。尤其是客观冷静的多角度。问好。
给你一个我写的小东西解闷。 ...
这篇小杂文本应该是个跟贴,主要是想表达对《马航事件可能引发中、马两国矛盾》相反的看法。至于我的具体想法,请看上面我的一篇回帖。你看完后,我就删除了。

回到我们的话题。终于听到了你的这个视频,我也想了解朗诵者,我的有关感想将写在那个视频的跟贴里。不是一般的好,而是太好了。
回复 今又是 2014-4-1 20:13
反正我欣赏你的剖析。
事情既然没有完全透析,那我们就可以按实际可有的最大可能去推理事情的发展。尤其是客观冷静的多角度。问好。
给你一个我写的小东西解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b32eab90101jp6m.html
回复 放飞情感 2014-3-31 19:57
我也想不能,那些人,那方人都要利用此次事件对自己有利,那谁敢得罪中国,那要出大事的。哈哈哈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