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于兰兰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36581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岁月留痕六

已有 668 次阅读2017-1-24 14:52 |系统分类:文学| 间谍软件, 婚礼, 特权, 枕头 分享到微信

(六)小敏结婚
  小敏与王有谋结婚了,那个年代,不允许大操大办。什么都凭票供应的年代,就是真的允许,谁也操办不起。王有谋的父亲虽然是公社干部,可那个年代,干部不允许搞特权不说,还得带头举办革命婚礼。
  那什么是革命婚礼呢?就是不允许大操大办,不允许铺张浪费,不置办酒席。结婚前亲朋好友送点东西,花点钱,花钱也是最大的礼十块钱,一般的礼五元。那时花钱的人也不多,有的给买一面镜子,有的给对枕头,给对枕巾的也有。还有给拿个被面的,还有给送个毯子的,这就是那个年代的人情礼往。
      那么收礼这一方该怎么做呢?新郎预备几斤糖块,预备两条大生产牌香烟,结婚正日子刚过,第二天新郎到生产队上班或在一些场合遇到了熟人时,手里拿盒香烟,兜里揣些糖块,每人发一支,这叫抽喜烟。不会抽烟的,就给剥一块糖块送到嘴里,这叫吃喜糖。虽然那个年代婚丧嫁娶过于简单,但人活的都很轻松。没有哪个家庭或哪个人,因办完一场婚事累病了的。更没有哪位因生活困难而结不起婚的。看来简单也不是什么坏事,它让大多数人活的都很轻松。
  王有谋的婚礼是在刘台村大队会议室,与村里五对青年人举办的集体婚礼,大队革委会主任给做的主持人。婚礼办的也算是热热闹闹,先是大队领导讲话,后进行结婚典礼,再就是家长和大队干部的祝福,最后公社的文艺宣传队演出文艺节目。
  婚礼那天还有一道特殊的景观,就是老石家的二黑子,与他姥姥村的小兰子,未婚先生了孩子。因那时刚提畅晚婚,二黑子结婚不到晚婚的年龄,还没结婚登记呢,更没有生育指标,就生了孩子,孩子都三四岁啦,一直待在姥姥家。因刘台村与二黑子姥姥家相隔一百多里路,二黑子和小兰子的事,老石家人不往外说,谁都不知道。
  小兰子是二黑子姥姥家的东西院邻居,比二黑子大三岁。二黑子从小就总住姥姥家,与小兰子总在一起玩,也算是青梅竹马。长大了再总在一起时,就产生了感情。两个血气方刚又有感情的青年人,控制不住偷吃了禁果,也是在所难免。那时又没有避孕工具,精子强壮,卵子旺盛的两个年轻人,精子一落地,卵子就结果,几个月过去,就瓜熟楴落。再加上,刘台村是远近闻名的典型大队,又是大都市沈阳的近郊,偏远地区的姑娘能嫁到这个地方,那就是一步登天,没有条件的都来不上。小兰子是个很有心计的女孩子,能与二黑子结婚,那自己就是长了翅膀的金凤凰,远走高飞,到大城市沈阳郊区去生活,那可是自己多年的梦想啊!也是小兰子那个地方很多女孩子的奢望,小时候就总听二黑子像讲神话故事似的,给她讲,说他们家,晚上点的是电灯,一打开关全屋铮亮,没有油烟子味,也不呛人,还不会把棚顶熏黑。还说,大人们总带他们去城里,城里有高楼大厦,还有戏园子,电影院。听二黑子说联营百货公司好几层楼,可大了,还高。北市场有电影院,戏园子,照相馆,可热闹了。还有好多家饭店,想吃什么都有。从来都没有出过远门的小兰子,虽然她名知道二黑子讲的东西有描猫画虎和添枝加叶的地方,但二黑子的家乡,在她的心目中,那就是梦寐以求,让人羡慕极了的,美丽天堂。
  小兰子与二黑子发展到这个地步,是二黑子被小兰子给算计了,主要是小兰子的责任。记得那天,二黑子又来他姥姥家串门,二黑子的姥姥让二黑子,把自己攒的一小筐鸡蛋拿到供销社去给卖了,好买几斤下大酱用的咸盐和做大饼子用的'洋碱",顺便在捎回来一小瓶晚上点灯用的“洋油”。一提起“洋油”总会让使唤过“洋油”灯的老人们慷慨万千。其实“洋油”并不是从羊身上提炼出来的,它也是从石油里提炼出来的。那为什么当时的人们管它叫“洋油”呢?可能是因为它最早产于西方国家,所以,人们才给它起了一个“洋油”的名字。那时人们管面起子叫“洋碱”,管花布叫洋布,可能也是这个原因。
  因旧中国工业落后,被流传下来带洋字的东西很多。后来很多东西我们国家自己都能生产很长时间了,洋字才逐渐的被取消。
  那时农村晚上都是用“洋油”来点灯照明的。那时有专门卖洋油灯的地方,可一般小门小户的人家用不起,嫌点“洋油”灯太费油。一般农户人家点“洋油”灯,都是用很小的玻璃瓶,用废铁片做个盖,盖中间打个眼,用做衣服的线做个灯芯,从眼里穿过去放在玻璃瓶里,瓶盖上面留下一点头,因为灯芯越小越省油。有的人家,不用“洋油点灯”用豆油点灯。就是用个很小的碟子,往碟子里到一点豆油,用棉花捻根小绳,放在油里,露出一个蘸了油的小头,用火柴把绳头点着就可以了。
  二黑子的姥姥,过日子更省,二黑子要是不来串门,连灯都不点,天黑了就往被窝里一钻。二黑子来了不点灯不行,因为二黑子家早就安了电灯,下晚没亮,二黑子一天也不愿意在这呆。二黑子要是不来,二黑子的姥姥姥爷还受不了。因为二黑子的姥姥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就二黑子这么一个带巴打种的男孩子,剩下生的都是脸朝外的女孩。二黑子的老爷姥姥都重男轻女,二黑子是姥姥姥爷的心尖子,眼珠子,命根子。
  二黑子的母亲生二黑子的时候,他姥姥一直帮他母亲把二黑子拉扯到一岁半断奶啦,才回家。他姥姥回家,因不放心,也把二黑子给带走了。二黑子是在姥姥家长大的,呆到上学才回到父母身边。二黑子回家以后,每年无论怎样的忙,父亲或是母亲都得抽空把二黑子带来看姥爷姥姥。日子多不来,老两口就想得受不了。二黑子长大了以后,二黑子的母亲,隔个月巴的就让二黑子自己去一趟姥姥家。这次来,二黑子刚一到屋,就被他姥姥打发去卖鸡蛋,买东西。因“洋油”没了,下晚摸黑,怕二黑子受不了。
  一边走路一边唱着二小放牛朗的二黑子,在从供销社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正在玉米地里挖野菜的小兰子。小兰子看到二黑子,急忙从玉米地里钻了出来:“什么时候来的呀?你干啥去了?”
  小兰子一边问二黑子,一边用衣服的袖头子给二黑子擦头上的汗珠。
  二黑子:“我去个给我姥姥卖鸡蛋,顺便捎回来几样东西。”
  小兰子:“快坐下歇一会吧”小兰子一边说,一边拽着二黑子的衣袖,来到玉米地附近一条大提上的一颗小树下。小兰子拔了一大把草铺在地上,让二黑子先做下。二黑子做下后,小兰子又拔了一大把草,坐在自己的屁肤底下,紧挨着二黑子也做了下来。小兰子问二黑子:“饿了没有,我怕饿带来两张煎饼,你吃不?”
  小兰子一边问一边从筐底下往出翻,用手拍包裹的煎并。实际上这是小兰子临下地时,特意给二黑子预备的。因为昨天她家来客人,小兰子的妈妈,因家里没有别的好东西可招待客人,就用水搅点玉米面摊煎并,炒盘土豆丝,来招待客人。看到二黑子来了,小兰子知道二黑子就爱吃她妈烙的煎饼,小兰子就把头一天客人吃剩下的那两张煎饼,用手拍包上,背着家里人给二黑子拿来了。临来时还顺手从园子里揪了几根葱叶,为了让二黑子卷着煎饼吃。
  性格大大咧咧,长得大大乎乎,好动,饭量还好的二黑子,象风卷残云一般,不一会的功夫,两张煎饼就下肚里了,还吃的甜嘴巴舌的一劲的舔牙床子。虽然他没让小兰子,小兰子也不挑他的理,甚至小兰子还愿意看到他这样爱吃她给的煎饼。二黑子刚吃完煎饼,小兰子就拽着衣领大声的嚷嚷:“什么玩扔掉我脖梗子里了,是树上的大虫子吧,二黑子,你快过来看看那。”
  二黑子急忙转过身来,伸手就去翻小兰子的衣领,一下子被小兰子给抱住了,小兰子狂吻二黑子,小兰子用身子在二黑子的下身蹭来蹭去的,二黑子虽然没有经过男欢女爱的事,但正是血气翻钢的年龄,小兰子的举动让二黑子热血沸腾,心跳加快,下身那个小东西,被小兰子给蹭的,也一劲地往上挺,好象要蹦出来一样。二黑子再也控制不住啦,站起身,把小兰子抱进了玉米地里,,,,,,
  
  应来月经的日子都过了,可还没有来,小兰子心里犯嘀咕:怎么回事呢?莫非——小兰子想:“要真是那样更好。哼,我们孩子都有了,看你娶我不娶我。”
  小兰子早就听说了,村子里的小霞,小月,还有二胖丫,都愿意与二黑子处对象,小霞小月比自己长得都漂亮,二胖丫虽然不好看,但她妈说,二胖丫将来要是能嫁到沈阳郊区,她妈就配送两铺两盖,还给姑爷做套新衣服。还听说,二胖丫的新衣服有一包子,花上衣就好几件。这些东西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都很诱人。那么二胖丫为什么这么富裕呢?原来二胖丫是独生女,她妈生过好几个孩子,都没有占住,最后只剩下二胖丫一个。所以他爸他妈都拿她当作宝贝嘎达一样。吃的穿的都比一般女孩子强。才让二胖丫长的白白的,胖胖的。正应为这样,心眼多的小兰子,才来了一个先下手为强,早早地与二黑子动了真格的,肚子里又有了“成果”,其他人谁惦念也白搭了。
  一晃,小兰子怀孕六个月都过了,六月的包子出肚,小兰子一显怀,小兰子她妈,就带着小兰子去找二黑子的姥姥了:“你们家二黑子真不是个东西,你看把俺们家孩子弄的。”
  二黑子的姥姥丈二和尚模不着头脑,看着小兰子的大肚子,结结巴巴地说:“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呀?这事能是俺们家二黑子干的嘛?”
  小兰子的母亲:“小兰子,你告诉她,谁是你肚子里这个孩子的爸爸?”
  小兰子假装害怕的说:“是二黑子。”
  二黑子姥姥一听小兰子的话,这下可真的着急了,第二天她就坐车去了沈阳,到女儿家与二黑子核实小兰子怀孕的事,二黑子什么都承认了。实际上小兰子她妈,小兰子与二黑子的事,一开始就看出来啦,可她装没看见,她不但假装不知道,还暗中的支持。小兰子显范碍口时,她想方设法的为小兰子做好东西吃。小兰子还没出怀呢,她就为小兰子做了一件又肥又大的大花衣服穿。因为小兰子的妈妈,不但喜欢二黑子性格开朗,心眼好使的这个小伙子,她更愿意小兰子从这个偏僻的地方走出去。她不但不管,她还欣赏女儿的手腕。因为她们村有好几个姑娘都相中二黑子,都有好几份给提媒的了,这些她都知道。
  另一方面,小兰子她妈迷信,在她看来,小兰子比二黑子大三岁,人都说:,“女大三,抱金砖。这叫天赐良缘,打灯龙都难找,却让自己女儿给抓住了,这是鸿运进门。”
  小兰子她妈也遇见有说风凉话的:“哼,女儿没结婚就大肚子,在娘家生孩子,也不嫌磕碜。还有脸吹牛呢。”
  小兰子她妈理直气壮:“我女儿肚子大也是有主的,在娘家生孩子有什么丢人的?有的人上赶子想与二黑子生孩子,二黑子还不稀罕呢。”
  二黑子的父母只好与小兰子的家长见面,专门来合计小兰子怀孕的事。二黑子的父亲对小兰子的父母说:“孩子生下来先在你们家养着,一切费用我们掏。等二黑子到结婚年龄了,就让他把小兰子娶回家。”
  小兰子她妈一看已经是铁板钉丁的事了,也是一百个的答应。对孩子先在自己家里养着,更是巴不乐得,心想:这更好,要不然女儿要是在婆家生孩子,自己也得去持护月子,还撇家失业的。这回在自己家生孩子,还省着婆家娘家的两头跑了。历来都是肉上肉疼不够,在自家生孩子,天天能看到大胖外孙子,这样的好事,有人想去找,还找不到呢。
  那时青年人满十八周岁就给登记,因刘台村是典型大队,正在带头提倡女二十三,男二十五的晚婚少育,没到提倡晚婚的年龄就生了孩子,这是在给典型大队抹黑,也说明干部工作不到位。二黑子有孩子的事一直瞒到二黑子到结婚年龄了,这层窗户纸才被捅破。刘台村的妇女主任,到二黑子姥姥村核实此事,回来后经过大队干部的研究,“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必须得解决。”决定让他们登记结婚后,把孩子的户口给上喽,典型大队不能有没有户口的“黑人”存在。
  没举行婚礼的前几天,刘台大队先召开了二黑子和小兰子的批判大会,实际上是干部在做样子好给上边一个交待,给下边一个警醒。开批判会的目的,也是让广大社员,不许像二黑子和小兰子学习,不到年龄结婚,不按指标生育,都要受到批判。批判大会开完以后,大队给他俩开了介绍信,让他俩登记结婚。结婚那天,二黑子和小兰子带着孩子参加集体结婚典礼的。正在典礼的时候,他们那个虎头虎脑的儿子,面对全村的社员拽出小鸡子就撒了一泡尿。让大队会议室里一片笑声。 




上一篇: 岁月留痕七
下一篇: 岁月留痕五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