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于兰兰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36581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岁月留痕十八

已有 1273 次阅读2017-2-6 12:13 |系统分类:文学| 心情不好, 医生检查, 大宝, 大发, 左右 分享到微信

(十八)逼出真相
  刘倩倩一劲的咳漱,脸通红,还有些发烧,她今天都没有去上课,让一个寝室的同学给请的假。中午吃饭的时候,同学虽然把饭给带来放到她的床上,但她一口也不想吃,就是要喝水。倩倩的同学李天一去找大宝:“倩倩有病了,发热不退,还咳漱,吃药也不见好。我让她去医院,她不听,你去劝劝她,让她去医院吧,不想挨大发喽。”
  大宝:“她母亲去世,她连着急在上火,又悲伤过度,能不有病吗。心情不好,再有病,不去医院哪行。天一,你回去给她收拾一下,我这就出去叫车。”
  就这样,大宝和李天一。还有几个同学,立即把刘倩倩送进了当地的医院,经过医生检查,说是得了大叶肺炎,需要住院治疗。刘倩倩没有告诉父亲,她对大宝说:“母亲去世以后,父亲也非常悲伤,身体也是每况愈下,现在已经瘦去了一大圈,还得硬撑着支撑这个家和一大摊子厂子里的事。母亲活着时,很多事母亲都能去做,现在母亲去逝了,家里外头的事,都落到父亲一个人的头上了,父亲已经够难的了。我有病的事要是再告诉他,他就会更加着急上火了,一旦父亲再病倒了,这么一大摊子事都怎么办啊!”
  说到这,刘倩倩又哭了。
  刘倩倩住院,大宝一直不离左右。在大宝的精心护理和开导之下,刘倩倩恢复得很快,十多天就出院了。刘倩倩住院期间,吃的都是大宝给买,连衣服有时李天一忙不过来的时候,也是大宝给洗,这让两个人的感情越来越深。
  刘倩倩感觉不好意思,他让大宝花钱去洗衣服,大宝说:“我们这代人就够享福的了,都是成年人了,洗两件衣服都不能,那将来还怎么生活呀!多动一动还当锻炼了,有什么不好?”
  一直不放心的小敏,在大宝开学要离开家时,一再地叮嘱大宝:“要记住妈妈的话,一定不要与刘倩倩再来往了,你们不合适。”
  大宝:“妈,别唠叨了,我的耳朵都出糨子了。”
  小敏一看儿子不耐烦的样子,随后又加重了口气“我再说一遍,你给我千万记住喽,你跟谁处对象妈妈都不管你,但你要是再跟刘倩倩处对象,你就永远别认你这个妈,这个家你也就别再回来了。”
  大宝带着哭腔说:“妈,你到底是怎么了,干嘛这么绝情啊?”
  大宝说完头也没回的就走了
  母亲放下的狠话让大宝非常地难过,也很不理解。他不知道母亲与刘家,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和永远都解不开的心结,非要拆散他和倩倩。就连一向对他百依百顺,宠爱有加的父亲,这回也与妈妈也站到了一个战壕里,也是极力的反对,百般的劝阻。
  他记得,在寒假期间,因父亲的问题还没有审查清楚,看守所不允许他与母亲去看望父亲。大宝与刘倩倩的事很想得到父亲的支持,并打算让父亲劝劝母亲。大宝委托律师去与父亲面谈,可律师回来告诉大宝说:“你父亲也尊重你母亲的意见,不同意刘倩倩做你的女朋友。他还告诉你,让你听你母亲的话,说你母亲现在一个人在支撑着这个家,还有一摊子的乱事,还要为解决你父亲的事费心,已经很不容易了。让你要体谅你母亲,本来你母亲身体就不好,让你不要再给你母亲增加压力了。”
  王有谋还让律师告诉大宝,要把精力都放在学习上,在学校里要好好读书,不要浪费现在的大好时光,他母亲现在心情不好,大宝要好好读书,才会让他母亲心情敞亮一点。
  刘财是在刘倩倩病好了以后,他到大连办事,就顺脚去看望女儿,才知道刘倩倩有病的事。刘财看到病后的倩倩眼窝深陷,脸色焦黄,心疼地对女儿说:“女儿你瘦多了,你有病了怎么不告诉爸爸一声呢?病这么重身旁连一个亲人都没有,让人多不放心呐!”
  刘倩倩:“老师同学都很关心我,特别是王大宝,他一直陪伴到我康复出院”
  刘财:那个小伙的确不错,他母亲的工作大宝做通没有啊?
  刘倩倩垂头丧气地说:“没有,他妈说什么也不同意,连他爸也反对。”
  刘财:“女儿,别泄气,现在的小男青年,像大宝这样的好孩子不多,这样的好小伙让咱们遇到了,说明女儿有福气。女儿千万别撒手,回去我就去找他妈,俺们俩是同学,还都是一个村的,我与她好好谈谈。问问她,我的女儿哪样配不上他儿子。”
  从大连回来后的第二天,刘财就去小敏家,两个曾经热恋过的男女,虽然有很多年没有见面了,人都发生了很多的变化,但还是刚一见面,就一眼认出了对方。正在外面晒衣服的小敏:“哎呀!你是老刘吧?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随后小敏接过刘财手里拎着的东西,一边往屋里让刘财,一边对刘财说:“你看你来就来呗,还拿什么东西呀!也不是外人。”
  刘财:“哎呀!都多少年没见面啦,我能好意思空手进来吗!”
  两个曾经热恋过的人,分开后,他们都经过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岁月留痕,时光在这两个人的脸上都留下了它们的记忆,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们默默无语,都眼眶湿润的望着对方。但他们谁也没让眼泪流出来,两个刚强又十分理智的明白人,他们恰到好处的掌握着自己的分寸,无论心中怎样的翻江倒海,五味杂陈,双方绝对的都不失态。
  刘财眼前的小敏,比以前更瘦了,皮肤松懈,目光呆滞,眼角的鱼尾纹,嘴角的竖纹,都十分的明显,脑盖上还横躺着好几道抬头纹。昔日那迷人的风采已经荡漾无存。
  小敏眼前的刘财,背有些前倾,脑瓜盖秃了一大片,眼窝深陷,精神晦暗,原来小敏心目中的帅小伙白马王子的形象,也是一点都没有了。
  还是刘财先打开了沉默,半开玩笑的对小敏说:"还不让我快进屋,哪有在外面招待客人的,我的两条腿都站酸了。"
  小敏这才如梦方醒,对刘财说:“快进屋吧!”
  进屋后,小敏给刘财沏了一壶茶,放在茶几上。又拿出一盒专门用来招待客人的香烟,小敏今天也不知道怎么的了,两只手像不听使唤了一样,香烟盒赶打不开。
  刘财:“给我吧,我自己来。”
  小敏把香烟递给刘财后,她给刘财倒了一杯茶水,然后坐在了刘财的对面对刘财说:“你家的事我已经知道啦,你也不要过分悲伤,这都是命啊!我们都认吧”
  刘财也对小敏说:“你也是一样,事情已经发生了,一定要想得开。管得怎样你这还有人在呢,我贪着这么大的事不也得往下撑吗,谁让咱是这样的命了,我不认能行吗,还有两个孩子和这么一摊子呢。”
  小敏:“可不是吗,想不开也得往开了去想,你家是死的不能复生,我家的这些事已经发生了,后悔也来不及了,谁让我们都是苦命的人啦。”
  小敏说完眼圈又红了,接着又问刘财:“今天你来是有什么事吧?”。
  刘财:“你说得对,无事不登三宝殿,我今天就是为我们两家孩子的事来的。我听俺家倩倩说,你儿子与我家倩倩处对象说你不同意,这是真的吗?”
  小敏沉思了一会后说:“是的,我不同意。”
  刘财:“我说小敏那,人家两个孩子处的挺好的,你在中间瞎打什么耙呀?你忘了我们都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吗?难道你还要学你的父亲?”
  小敏:“你说错啦,他们的事与俺们那时候根本不是一样的事。”
  刘财:“有什么不一样的,不都是老人糊涂,瞎跟着搅和吗。这回你说说不同意的理由,难道是我女儿配不上你儿子吗?”
  小敏:“这事并不象你想的那样简单,虽然我没有看到过你的女儿,但就你们两口子培养出来的孩子一定不会差的。但无论是好还是孬,他们两个人都不合适。”
  刘财:“小敏,你变了,变得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原来你是那样的通情达理,不象现在这样的固执,现在你变得越来越像你父亲。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咱们怎能还不吸取过去的教训呢?孩子的事最好别管,咱们做家长的只能是给提提建议,孩子们愿意听就听,不听就拉到。现在谁还像你这样,两个孩子相处得好好的,而你却横档竖拦。你说说,俺家倩倩哪一样配不上你家大宝?听说大宝他爸也不同意,是不是还想跟我叫劲,想拆散孩子们的事?你记不记得,从前老人们总爱说这样一句话:“任拆十座庙,不拆一对婚。难道你这个当妈的,就能忍心拆散他们?”
  小敏:“刘财,你别多说啦,就当我求你了,千万不要让他们这样做呀!我还是那句话,事情不象你说的那样简单。”
  刘财:“贪着你们这样的父母,明明简单的事,也让你们给弄复杂了。不该管的事也跟着乱管,不把好事搅和成坏事都不拉倒,大宝贪着你们这样的父母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小敏看刘财怎么解释也不听,小敏站起身,一脸严肃的对刘财说:“刘财,大宝和倩倩的事,你别往下再说啦,无论是谁,就是说出龙叫唤来,我也不会同意他们在一起的。”
  刘财也站起身,郑重其事地告诉小敏:“我告诉你小敏,我与你不一样,两个孩子要是实心实意相处,我不能拆散他们。你不同意往家娶我女儿,我就往家娶你儿子。我招上门女婿,我自己给他们操办婚事,到时候我可不让我外孙管你叫奶奶,我还告诉你,到那时你可千万别后悔呀!”
  一听刘财要招上门女婿,小敏急了:“什么?你要招上门女婿?这事可做不得呀!大宝可是你的亲生儿子呀!”
  刘财:“我说小敏你疯了,你不同意就说不同意的话,你怎么还胡说八道了呢?我们那时是正正经经地处对象,都没有越过雷池一步,搁哪来的儿子呢?”
  小敏望着棚顶长叹一声:“哎,老天爷呀!这件事我本想把它带进坟墓,让它永远尘封,可为什么又遇到这种麻烦事呢?非逼我说出真相来不可!难道真的是天不藏奸吗?”
  说完小敏问刘财:“我和王有谋结婚前半个月,我俩去酒店喝酒的事你还记得不?我为了报复王有谋拆散我们的婚姻,就想把我自己的处女身子给你。我有意把你灌醉了,当你上二楼休息的时候,喝得醉醺醺的你,在我的引诱下,糊里糊涂的与我发生了性关系,完事我就走了。”
  刘财:“喝酒是有这么回事,发没发生关系我连一点都不知道。我的认像里好像没有发生那种事。因为,我们都不是那种轻率的人。”
  小敏:“这事是千真万确呀!”
  说完小敏痛哭流涕。
  刘财看着泪流满面的小敏,自己心里也非常的酸楚,他对小敏说:“小敏,你也别难过了,我知道这么多年你走过来也很不容易,我看这样吧!这件事很复杂,因为他已经牵涉到了我们的下一代。为了排除心里的疑虑,我与大宝做个亲子鉴定吧,等亲子鉴定结果出来,我们再研究经以后的事该怎么办?咱们还是以科学为依据,你看这样行不?”
  小敏一听刘财要做亲子鉴定,哭得更厉害了,她哽咽着对刘财说:“非得要这么较真嘛?让一切非都真相大白不可?这样做对我们两家会有什么好处呢?”
  刘财听小敏说完,沉思了半晌后他对小敏说:“这样吧,与机会你偷着拔几根大宝的头发给我,让我自己去做亲子鉴定。鉴定结果出来,无论是什么情况,除了你我以外,我们谁也不让谁知道。”
  小敏:“就得这样了,但一定不要让旁人知道,特别是孩子们。”
  刘财:“是,我回去会策略处理的,俺家倩倩是个非常懂事的孩子,我能做好她的工作。”
  刘财在临走时又千叮咛万嘱咐小敏:“你千万不要上火,这人活着就是不容易,就得赶上什么事解决什么事,上火什么事都不顶。一旦火出毛病来,你这个家怎么整?孩子怎么整?可能就会更乱套了。”
  在五一黄金周期间,大宝放假回家,小敏趁儿子熟睡之时,拔下大宝的几根头发,抽空交给刘财,让刘财去做亲子鉴定。当刘财看到鉴定结果时,才明白小敏说的是实情,大宝真正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记得,在鉴定结果出来时的那天,当时刘财拿到亲子鉴定报告单,看到上面写着自己与大宝是亲子关系的真相时,他的手一劲的嘚瑟,心中也是在翻江倒海。刘财想:这是真的吗?自己已经活了大半辈子,又从天上掉下来一个大儿子。王有谋呀王有谋,你与我较量了好几十年,千方百计的想打压我一头,却含辛茹苦的给我养了一个大儿子,培养的还这样的优秀,我是应该恨你呢还是应该感谢你呢?




上一篇: 岁月留痕十九
下一篇: 岁月留痕十七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