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思宁的博客 //www.sinovision.net/?3728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高福“冤案”与“不会人传人”真相

已有 831 次阅读2020-4-22 02:35 |个人分类:新闻评论|系统分类:杂谈| 高福, 新冠病毒, 人传人 分享到微信

高福“冤案”与“不会人传人”真相
                      思宁

高福“冤案”与“不会人传人”真相_图1-1

  所谓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说过新冠病毒“不会人传人”是中国个别网民今年编造的广为流传、信者众多的主要谣言,由此酿成高福“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网上“冤案”,甚至发生官媒造谣“高福接受纪委监委调查”事件(见思宁2月15日的辟谣文章《重磅官谣“高福接受纪委监委调查”》)。针对高福“冤案”,思宁早在2月11日就发表《辟谣高福说过“不会人传人”》一文,为高福“洗冤”。经济学家、东南大学教授华生2月16日也发表《如果群殴高福是搞错了对象》一文,为高福澄清有关真相,肯定高福“体制内最高级别的报警人”的重要作用。思宁、华生为高福“洗冤”,代表了网络上理性、专业的辟谣的声音。
  追踪总结高福“冤案”的来龙去脉,探究“不会人传人”说法的真相,对许多人避免轻信谣言、提升科学素养、认知抗疫历史,具有重要的澄清价值。
   
  谁造谣高福说过“不会人传人”

  栽赃高福的直接背景是:1月30日,浙江大学教授“王王王立铭”(昵称)发表微博“我已经出离愤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指控在《新英格兰杂志》发表题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论文的高福等专家“一月的头几天就已经掌握了明确的病毒人传人的证据”却“一直到1/20……消息……被掩盖……没有做到你们该做的事情?”对“王王王立铭”的误解,中国疾控中心1月31日发表回应称,论文是根据截至2020年1月23日上报的425例确诊病例(包括15名医务人员)所做的回顾性分析,所有病例在论文撰写前已向社会公布。论文提出的“2019年12月份即在密切接触者中发生了人际传播”的观点,是基于425例病例流行病学调查资料做出的回顾性推论。回应后,高福明知“病毒人传人的证据”而故意向公众隐瞒真相的说法继续在网上及微信发酵。  
  2月4日,自称来自“长安日报”的“董子仲舒”发表微博称:“高福院士:大家放心过年,不会人传人,疫情可控,可防,可治,不要相信谣言。然后拍拍屁股走人,回去发表论文去了……”这是目前可以查到的栽赃高福说过“不会人传人”的出处。

高福“冤案”与“不会人传人”真相_图1-2

  其实,没有证据证明高福说过“大家放心过年”。倒是可以查到,1月23日高福接受央视新闻频道连线时说:“现在关键的防护结点在全国,全国其他地区,如果民众能够意识到大家比如说正好过春节不要聚会,最好是居家休息,居家大家一起生活,这样就能够很好的防护,然后出门戴上口罩……”也没有证据证明高福说过新冠病毒“不会人传人”。在质疑高福等专家的论文争议后几天,就有一位自称“高福院士的学生”者在朋友圈解释说:“高老师从未说过nCoV不能人传人。”至于“疫情可控,可防,可治”也不是高福说的,有关说法是国家医疗专家组专家、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教授王广发说的。1月10日,新华社记者专访王广发,王广发称:“目前病人的病情和整体疫情处于可控状态。”还有,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李刚在1月19日也称“疫情是可防可控的”。况且,当初说“疫情可控,可防,可治”并没有错,我国的抗疫实践已经证明了。
  除了“董子仲舒”,微博认证“科学科普博主”的用户“大徐说”2月8日发表博文称:“高福是谁[并不简单],男,生于1961年11月,中科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就是他,当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初发之时,也就是2019年12月31日,作为国家卫健委第一批去武汉的专家组长,他进行实地考察、采集样本、收集数据,却以官方的身份说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大徐说”在博文最后用括号注明“(莫醒呢喃)”。经查“莫醒呢喃”的微博,并无相应内容。如果不是“莫醒呢喃”发表相应内容后删除,就是“大徐说”假借“莫醒呢喃”昵称把自己的原创造谣伪装成出自“莫醒呢喃”。
  “大徐说”不仅造谣高福“以官方的身份说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还造谣高福“2019年12月31日,作为国家卫健委第一批去武汉的专家组长,他进行实地考察……”实际上,高福并非国家卫健委第一批去武汉的专家组长,2019年12月31日也没有去武汉。
  “大徐说”的造谣博文,至今有675个转发。比起“董子仲舒”造谣博文至今只有7个转发,“大徐说”的造谣显然具有相当广泛传播的效果。估计,许多网民的传谣线索,主要来自“大徐说”。
 
  “不会人传人”到底是谁先说的

  中国某些媒体和许多网民,经常混淆官方通报和专家观点中的不同表述,曲解、标题党地进行报道、转述、评论。比如,“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出现了有限的人传人现象”,这些表述在传染病学专业和新闻语言专业上,都不能简单地理解为“不会人传人”,更不能当成专家欺骗公众“不会人传人”的证据。
  经搜索考证,可以证明,不论是武汉市卫健委疫情通报,还是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的专家,都没有说过新冠病毒“不会人传人”。
  那么,“不会人传人”这种说法最早是谁说的呢?
  思宁查到,是香港文汇网官方微博1月9日19:42说的。同日,大公文汇全媒体新闻中心发表在香港文汇网的报道也这样说。

高福“冤案”与“不会人传人”真相_图1-3

  香港文汇网官方微博原文是:“【黄加庆:初步判定武汉肺炎病原体为新型冠状病毒 不会人传人】香港特区政府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总监黄加庆今日(9日)下午6时30分会见传媒,汇报武汉肺炎病例群组个案的最新进展。黄加庆表示,今早接获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通报,初步判定武汉肺炎的病原体为新型冠状病毒。他又指,相关通报是重要资料,有助于照顾病人。”但除了【 】内的“不会人传人”五个字,正文中提及的“黄加庆表示”的内容中并无“不会人传人”之说,只有“今早接获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通报”之说。但1月9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通报的内容是国家卫生健康委专家评估组对外发布武汉不明原因病毒肺炎病原信息,病原体初步判断为新型冠状病毒。有关通报也没有“不会人传人”的说法。
  大公文汇全媒体新闻中心1月9日在香港文汇网发表了同题报道《黄加庆:初步判定武汉肺炎病原体为新型冠状病毒 不会人传人》。报道正文中也没有“不会人传人”之说,只提及:“新发现及动物传染病科学委员会主席许树昌指,内地未发现人传人证据,也没有医护人员感染,并认同世卫组织与动物有关的结论,呼吁市民不要吃野味及接触野生动物。”“未发现人传人”显然不能解读为“不会人传人”。
  1月9日,香港电台题为《黄加庆:防护中心对多种冠状病毒正进行基因测试》的报道提及:“中大呼吸系统科讲座教授许树昌说,卫生防护中心辖下的新发现及动物传染病科学委员会及感染控制科学委员会举行联合会议,会上委员检视各项防控工作,两个委员会都注意到内地调查,未发现有明确人传人证据,亦未发现有医护人员感染,但同时亦未有足够证据作出结论。”
  1月10日,香港文汇报见报的有关报道《武汉肺炎元凶 初判新冠状病毒》和《港专家:病毒经野味变种传播 威力不及沙士》中,只有“有香港专家相信,病毒是经由野味变种和传播,但威力比沙士轻,未有出现人传人”和“香港中文大学呼吸系统科讲座教授许树昌指出……现有资料显示,未有出现人传人”的表述,并无黄加庆或许树昌说“不会人传人”的内容。
  对比网络报道和见报报道,并参照香港电台的报道,可以推理,香港专家,不论是黄加庆还是许树昌,都没有“不会人传人”的说法。因此,所谓“不会人传人”是香港文汇网官方微博和大公文汇全媒体新闻中心采编人员曲解、标题党的表述。香港文汇报见报报道的编辑比较专业严谨,没有采用“不会人传人”的标题党。
  许多网民以为“不会人传人”是官方通报和专家观点,纯属被误导。其实,“不会人传人”只是出自香港文汇网官方微博和大公文汇全媒体新闻中心的标题党。
    当然,后来还有其他媒体也使用“不会人传人”的说法,误导视听。这种误导甚至欺骗了主流媒体和湖北的高官,比如财新网专访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报道中有这样一段话:“叶青:……早期官方专家释放的信息是‘可防可控,人不传人’,我并没有把这件事想得很严重……在‘不会人传人’的判断下,武汉忙着准备迎接春节,日子过得很安逸,有网友提醒武汉人:你们武汉已经是疫区了。武汉人很潇洒地说:没有那么严重,专家说了不会‘人传人’。我们就是被专家误导了,麻痹大意了。”
  
  高福正式否认说过“没有人传人”

  4月20日,高福接受了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专访。采访时的问答如下(思宁根据专访视频记录,并进行技术性订正整理):
  记者:你是否说过“没有人传人的现象”?
  高福: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从来没有说过“没有人传人的现象”。
  记者:所以你在这里正式否认,对吗?你是说,你从来没有说过?
  高福:没有,我从来没说过“不存在人传人的现象”,从来没有。我认为,在任何情况下,科学家都不能够说不存在人传人的现象。因为对这个病毒大家都不熟悉,但是它属于冠状病毒家族,(冠状病毒)总是人传人。寻找证据的唯一方法就是,把自己当成一名侦探,去找出“嫌疑犯”。也许最终你会锁定“罪犯”,但一开始,会有很多“嫌疑人”。我们公共卫生工作者,就像侦探一样。所以,证据是我们作任何结论的关键。我们不能根据怀疑来作出判断,而是根据证据来作出判断。
  记者:你什么时候去武汉?
  高福:1月17日,(国家卫健委)委里决定让高级别专家组前往武汉。我是组员之一。我们有六个成员,还包括钟南山、袁国勇、李兰娟、曾光、杜斌。1月18日晚上我们聚在一起(到达武汉)。1月19日上午,我们去了医院,和医生等了解些情况。1月19日下午,我们开了会,在会上表达了很清楚的判断。
  记者:包括你在内的专家组成员,有没有共同表达可能存在人传人的现象?很多人后来知道人传人的现象,是通过央视对钟南山的采访,采访中他谈到了人传人。
  高福:是的,19日下午的会议上,我们讨论了人传人的问题。袁国勇博士提到了,李兰娟博士也提到了。当然当时我们讨论了人传人的问题。不仅如此,我们还意识到,是非常有效的人传人,不仅仅是人传人。我们是知道是存在人传人的。唯一问题是,人传人有多严重了。作为高级别专家组,我们最终看到了人传人的严重程度。我们一到武汉,就跟很多人了解了情况。我们怀疑过是否存在小范围感染,后来确定已经存在小范围感染。所以我认为人传人是毫无疑问的。所以我们接受了采访,在1月19日晚上举行了记者会。我、钟院士,我们五人都说了,我在新闻发布会上提了这个病毒。每个人都认为病毒来源于来自动物。所以病毒的传播已经经历了,我把这种传播叫做从病毒到动物到人的跳跃,然后发展成有限的人传人,然后完成了人传人。1月20日,我们(专家组)向公众表示病毒传播已经完成了以上这三个步骤,已经是有效人传人了。
  思宁相信,高福接受CGTN专访已经很好地澄清了事实真相,证明他没有说过“没有人传人的现象”或者“不存在人传人的现象”,更不可能说过“不会人传人”(正如高福所说,“科学家都不能够说不存在人传人的现象”,具有相当科学素养的人,本来就可以判断所谓专家说“不会人传人”是外行人对专家的造谣)。而且,钟南山公开警示人传人,并非主流舆论宣传的似乎只是钟南山一个人的功劳(似乎此前其他专家都没有或不敢讲真话),而是包括钟南山、袁国勇、李兰娟、曾光、杜斌和高福在内的该高级别专家组调研后,在1月19日下午就形成的共识。

  从追责疫情扩大的角度反思,制造高福“冤案”,是一场借助民粹主义社会心理开展的甩锅运动,具有“文革”中批斗“反动学术权威”的政治文化色彩。这场甩锅运动的受益者是谁,明眼人应该可以看出(此处略去1000字)。
  在平反高福“冤案”,揭示“不会人传人”说法的真相之时,思宁还要提醒容易轻信的网民,不要相信没有证据出处的谣言,也不要轻信媒体的标题党;要提醒媒体采编人员,注意提高科学和新闻专业素养,尊重科学,尊重采访对象的原话原意,不要以讹传讹,更不能以标题党忽悠读者、观众。
  2020年4月22日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