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万刃冈 //www.sinovision.net/?4996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集结号》的观后感【方刚】

已有 1248 次阅读2011-5-7 21:00 |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下午买了张《集结号》的碟片,看了之后感觉与想象中的似乎又不完全一样。不知怎地原先一直以为象"泰坦尼克号"一样,是部说一艘船的影片,结果说的竟是一队军人在坚守阵地,全军覆没的故事。

    影片中‘谷子地’带领着一个百十来人的连队,在片头的一次战斗中就牺牲了七十多人,还剩下四十几人。因痛失战友‘谷子地’因而枪杀了俘虏犯了错误,整队人被全体打入另册,等待着重新编整。

    正是因为在这另册中,他们成了首先可以牺牲的考虑对象。为了能牵制住敌人,让大部队能顺利转移,这队人被团长委派去执行坚守阵地的任务,并相约以集结号作为可以撤退时的信号。而团长心里在一开始就已在打算去牺牲他们,所以除了一个原先本身就要枪毙的人以外,再不愿往里面多派一个人,做过多无谓的牺牲。

    对一个命令的重复,‘谷子地’看见的是以集结号为撤退信号,而团长重申的是没有命令以前必须死守。但他们还是做了那个以集结号为撤离的约定,团长还是给了他们以生存的希望与承诺。在那场苦战中他们一直在期待着那约定的号声,直至战到最后一人。

    这部片子如果单单只是说到这里,那也就只是一部普通的战争影片,那只要求画面的逼真、场面的血腥也就够了。那只是另一部《大兵雷恩》或《兄弟连》,没有过多的深意,我也就不需要在这里多述了,也没有再过多叙述的价值了。

    可偏偏是在这场战斗中,最应该牺牲的一个人没有死成。他就是这一队兵士的最高指挥官连长‘谷子地’,他没有死成,而是在这场战斗中活了下来,又恰恰在一年后突然地出现了,这就给了这个故事以可看性。

    未能死者,生而有愧。他注定在这一生中都将摆脱不出那次战役的阴影,这决不是因为这场战役死的人太多(前面一战他们一连死了七十多人),而是因为他是唯一的一个未死者。

    他怀念那些死去的人,他想为他们做些什么,他想哪怕是证明些什么也好。可战争已经结束了,没有人再去关心那些曾经死去的人。于是‘谷子地’开始在寻找着他们曾经活着过,曾经战斗过的证据。他甚至去挖那些战友的尸体,而那些尸体其实已被指导员在最后的关头,怕落入敌人的手中受辱而引爆自毁了。

    但最后总算还是找到了过去的队伍编制,也找到了委派他们任务的那个团长的墓。而影片的深刻还不在此,‘谷子地’这才恍然明白原来当年根本就没有吹响过那个约定撤退的集结号,他们原就是被作为要换回更大利益的牺牲品。那么那场牺牲又算作什么了?拼死的代价此时又是否值得?

    他们既是一场战斗中的英雄,又同时是一场战役中的牺牲品,他们是被作为小我换取大我的代价。当然我们现在站在目标前面、站在胜利前面,站在成果前面,我们会说这是应该的,也会说这是毋庸置疑的,这是不用考虑的。但如果我们自己被别人当作一个为了更大目标的牺牲品时,还会这样想吗?

    一切都是这样充满了戏剧性,当年的那个团长,后来成了副师长,在一次战役中也是同样的没有接到可以撤退的命令,而全军覆没了。但他比‘谷子地’要幸运,他不用再去怀念他的部下、他的战友,不用再去为了他们而证明什么。

    他牺牲了。他们都是一场战斗中的英雄,又同时是一场战役中的牺牲品

看着这部片子,我久久地不能平静。不知怎么地,我竟突然想起儿时曾看过的一本小书了(连环画)。由于那是父亲小时看的,到我时已是连封面都残缺了,只是用牛皮纸简单的重新装订了一下。我自然也不知道是什么书名,里面都是外国人打扮,现在想来是应是根据苏联的一本短篇小说改编而成的。

    书中的主人公是以“我”自称的作者。另一个是穿着海军军服的卷发孩子。大致内容是:“那是个傍晚,该书的作者到家附近的公园里散步,隐隐地听见树丛中孩子的哭声。他觉得很奇怪,于是就寻着那声音他找去,他看到了一个正在哭泣着的孩子。

    他问那孩子为什么要哭,孩子说:他下午时在这里和几个大孩子玩游戏,他在游戏中是个‘上等兵’,负责在这里站岗、放哨,而他们去执行任务了,并让他在留在这里,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开。最后布置任务的那个‘中尉’在临走时还对他说:“这是个重要的任务,过会儿会有人来换他,但在没有人来的时候千万不能走开。最后向他敬了个礼,就带着另外几大孩子走了。可都已经过几个小时了,天色也已经渐渐黑了,换他的人还没有出现,此刻家里人也一定正在等他吃晚饭呢。如果再不回去,父亲也一定要责骂的。所以着急地哭了起来。

    作者顿时明白了,这是几个大孩子在骗他,就劝这个小孩子还是先回去吧。但那孩子怎么说也不愿意,他已把这游戏当成真实的任务在完成着。最后作者灵机一动就说:“我是上尉,是他们的上级,我现在向你下达命令,这次你出色的完成了任务,现在我来换你,你可以回家了。”孩子听后高兴的向他敬了个礼,就飞也似的向家的方向跑去。远远的,隔着树丛,作者听见那孩子高喊了声“再见”。”

可在《集结号》中,我竟又想起了这个孩子时曾看过的连环画,象是又听见了那个孩子在夜晚树丛里的哭泣声。一个快牺牲的排长,为了保全剩余的战友,在弥留之际,他说他听到了撤退的号声,他们可以走了。但大家还是留了下来,他们认识到这是个善良的谎言,他们拗不过的是自己……

书中的那个孩子是幸运的,尽管回家晚了些,可他总算是回到了家里。面对家人的询问,或许他还会撒了个小谎,也或许会自豪的向父亲说着他执行的任务,而他父亲当听到了那个‘上尉’下达换岗的命令时,也会露出个会心地微笑吧!

    《集结号》中他们没有受到这个命令,最终除连长‘谷子地’以外,全体都阵亡了。影片最终对‘谷子地’是怎么幸存下来的也没有给出个正面交代,只是通过调查组的一些支言片语,对其的猜测与‘谷子地’的愤怒来婉转地告诉了观众。

    作为唯一的幸存者,‘谷子地’是幸运的,尽管晚了些,可他还是回到了家里。作为主张坚持留下的指挥官,‘谷子地’又是不幸的,他失去了他所要坚持着的荣誉。他只能通过让别人去承认、去记念那些已经死去的人,来作为他内心永远的安慰。

    影片结束了,这只是一个故事。但这当真仅仅只是一个故事吗……

 

 

                                                           方刚(上海)

                                                     2007年12月25日   19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