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李红松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0121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纪实文学 爱情使我们风雨同舟 39

热度 4已有 1442 次阅读2018-10-26 23:15 |系统分类:女性世界分享到微信

天空黑起来了,远处的山灰蒙蒙的看不清楚,天上飞过来一群燥舌的麻雀,躲在屋檐下叽叽喳喳的叫着。有两只鸽子也飞落到了屋脊上,白色的那只站立着,灰色的那只在屋脊上来回度步,它的头一点一点地摇着,尾巴朝上一翘一翘地晃着,那神态,真像一个得意的将军。雨点飒飒地撒下来,鸽子和麻雀们都“哄!”地一声飞了,朝它们的巢穴飞去••••••

红松:您好!

三月15号和二十号的来信,都是今天收到的,好久没有接到您的信,好像见到了您的人一样高兴,非常亲切,使我激动不已。

你回来的那几天,我多么想见到您,虽然那天早上匆匆见了一面,但满心的话没有机会谈。以后,我曾几次找过您,都没有碰上。就在您乘船去宜宾的那天上午,我都到老柳那里去了两次,第一次去他家里一个人也没有,第二次去,还是没有人。我到他上班的地方去找他,他说您早上在他家里吃的早饭,今天要乘船去宜宾。这时已是11点10分,我快步如飞地追到观音门下面的河滩,快步奔向囤船,上水船已离岸驶向河心,哎!这时的我真想哭一场,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模糊地看着满载着旅客的轮船疾驰而去。

那天早上见了您一面以后,我家里这个卑鄙的小人,她硬说我们在老君庙约会,大吵大闹,我不理她,她任然哭闹得很厉害。我说:“我要上班,有什么话晚上平心静气地谈,不要闹。”她说她过不下去这种日子,要同我离婚。到了晚上,双方商量一致,离婚的有关问题都谈好了,准备第二天开完会后,第三天一道到城关镇去办手续。第三天,她又不愿意离了,因为离了婚她也分不到房子。第四天,老柳夫妇找她谈了话后,她就决定不离婚了。

(老柳是听我们单位小高说的)那天以后,我听到单位里有一些人,在背后议论我们又在老君庙约会等等。我猜想可能是我家里那位卑鄙龌龊的人,在暗中放了我一箭;不出所料,现在证实是真的。在我面前,她没有承认,但她在老柳面前承认了。她把您写给您四哥的信,拿去找领导,说我们在老君庙约会,并说那封信上,您不会同我结婚的两个字,是打了引号的,说不结婚是假的。

后来我质问她说:“你明明看见我们是早上跑步遇到的,你怎么能歪曲事实,硬是说我们是约会?”

她说“假如我不在,你们不就约会了吗?”

我说:“你也太卑鄙了,背后去告我的状。”

她说:“我不是告你,而是告李红松!”

  “不!你告李红松是做幌子,实际上是告我。要处理,也绝不会处理她的。”她摆着架式,又要耍泼,我厌恶地说:“我还要上班,我们不谈了,说起来又要吵嘴!”

您说我回来以后,一个字也没有给您写。不!我写了,只是无法交给您。您所关心的问题都写了,还有老吴那封充满真挚友谊的信,我走后,他又找了文联的老李,答复还是没问题,具体时间是四月份。因为老吴的那封信的字迹写得龙飞凤舞的,我还抄了一张让您看得清楚一些。老吴已经同他的爱人一道去杭州,上海,北京出差兼旅游,四月上旬回来。我回来后,发现老柳夫妇谈话转了风向,除交了两本书让他们转交您以外,其余的东西都想直接交给您。我去成都一是看病,二是联系您读书。我腿上有慢性湿疹,这次去成都医治,现已完全好了。

    联系读书的事情,只有您和老柳夫妇知道,其余无人知道,他们说是您告诉了您的朋友凤英,是她出卖了您。不知您向她提过这件事没有?现在双方单位和群众都知道了此事。总之,我没有向其他人讲过,不知您说过没有?

    来信说:“朋友,我将向您检讨,是我出卖了您。”红松,您怎么能这样说?我从来也没有这样看或这样想。您是一个非常善良,诚实,纯真的人,您永远也不会出卖我的。况且我们根本没有做什么为非作歹的事。只是说,您由于善良,单纯和缺乏经验,说了不该说的话,做了一件小小的错事,这是您自己也没有预料到的,而且您也吃了这种苦果,我丝毫也不怪您。倒是我连累了您,使您在精神上,身体上,学习上都经受了如此挫折和损失。这是非常使我感到难过的事情。

    看了您的信,特别使我感到高兴的是,您虽然经受了如此挫折,并没有沉沦,消极下去,为了理想,为了事业,为了人生的价值,在身处逆境的情况下,您任然能孜孜不倦地学习,力排众议的追求,坚定不移地走自己的路,这是多么可贵的品质啊。

    我自己是处在这样的矛盾中,一方面我不愿辜负您和其他好友的期望,需要认真学习,勤于实践,为人民贡献自己微小的力量,提高自己的思想和精神境界;另一方面,我不得不在庸俗的孤独的氛围中生活,不能不分散精神,考虑事态的发展变化,在精力不能很好的集中的情况下,我只能克制自己静下心来学习,写作,锻炼,写日记,这是聊以向您告慰的。“走自己的路,让人们说去吧”,我们共勉。
  
    还有几件事要提醒您,一:关于联系读书一事,我始终否认,我说:“稍微有点常识的人也不会相信,不凭户籍,不经考试通过;联系,就能读到书?”您可说您根本不知道此事。

    二:不要向别人提到老吴,以免把他这个局外人牵入纠纷中,使他受影响。

    三:现在的通讯地址可靠吗?万一来看您父亲的亲友收到了,您又不在,信会落入他们的手中吗?

因为有上面的这些顾虑,还是有许多事和许多话都不便在信上说,前面说的两封信,也不便寄给您,还是等着面交。同时,我还有一些不能决定的重要事,想和您商量,不知您好久能回来?

您父亲重病住院,您在各个方面都承担了重担,我竟一点也不能来帮助您和支持您,也不便向他老人家问安,心里很不好过。他的病情是否好转一些?可能还要住多长的时间?下次信寄何处?都请说明。

如果我来宜宾,不论有什么艰难险阻,我也要到医院来找您的。不过,最近一段时间我来的可能性很小。下次回来,也绝不能在老柳家谈话了,需要谨慎地重新物色。祝您愉快,健康!                
  晓戈1984年3月2日

望眼欲穿的李志英终于收到了伊清的来信,她好高兴,马上就提笔给他写了回信。

我的朋友:仅仅在这百里之遥,而又几月的时间才看到您的字迹,心情是难以形容的。老实说,我在这里真有“度日如年”的感觉。心,时常是沉沉的,望山头,望路人,望江水,只能引起深深地叹息!今天,得到了您的信,我安心了。只要您能很好的工作,生活,学习,这于我是最大的安慰!我也在努力地抛去那些压着我的包袱,使自己轻松思想,重新刻苦地学习。我高兴地告诉您,我基本上恢复了过去的生活习惯,早六点起床,跑步,读诗,中午读书,写一点东西,但成效甚少。

朋友,是非在那些好心人的嘴里绕来绕去,已经说不清了,还去扯什么呢?只有以后注意一点,“逢人便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才是处世的真理!不过,老柳的爱人许老师确实有点可怜,不知她在逆境时遇到这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作何感想?我在这里照顾父亲,从早到晚,除了尽女儿的孝心外,也是出于无奈。真想脱离凡尘,去求仙修道,但有没有这样的蓬莱岛呢?您离休的事办好了吗?我关心的就是这些事情。有时候,真烦恼得难以自持,想干一些蠢事呢。

假如您没有开会的机会就不必来吧,这样是有十分的好处的,不然,意料之外的事又会给别人添话题。写信的事,您有话就写那个地此,我能收到,没有十分重要的话,就不写吧。我们共勉的是我们要相互都要面对现实,勇敢地生活下去,努力地学习,再学习,直到取得理想的成绩。我给老柳,您家里的那位和您都各写了一封信,您看了这封信后就过去,看他们怎么样对您说。

朋友:希望您保重,也希望您要聪明一点,别太老实了,我想说的话很多,但又写不下去,因为我已经写了几封信了(给老柳和你家里那位的)等,也许您会全部看到的,这是我的真实思想,也只有这样,我们才不会被那些好事的人牵着鼻子走,才会有精力去干自己的事情。何必强求呢?学校里的讲稿,我还是只能看看,没有交卷,准备写一篇交上去。同时给郑老师写一封信,解释一下我最近一段时间,没有好好地学习和写作的思想过程和情绪。就告诉您这些吧。愿您愉快!                               红松1984年3月26

伊清信上所说的老君庙约会的事情是这样的;李志英因为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伊清,感到难过与无助。那天早上,她跑步去了老君庙的方向,在路上碰到了伊清和他老婆一起跑步。伊清远远地向她点头问好。他女人只是看了李志英一眼,没有说话就跑过去了。结果回去以后,却在家里同伊清大闹。但她当时为什么又没有面对面的给李志英难堪呢?因为伊清同李志英的这件事情整个县城都轰动了,但人们却是同情伊清的;当年伊清在遭遇造反派的迫害被关到看守所时,她女人在外面招蜂引蝶的事情也是尽人皆知。所以,她在气势上面就输了,当然不敢公开地对李志英无礼了。假如她没有过错在前面,十个伊清加十个李志英也不是她的对手。她和伊清一起跑步,并不是俩人的关系好了,而是那段时间以来,只要她有时间,伊清走到哪里,她就会跟到哪里,对他进行公开的监视。









鸡蛋
3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汉魂 2018-11-6 16:36
问好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