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李建国1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2823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小说)不洁之爱

已有 4334 次阅读2016-8-13 19:05 |系统分类:路边摊| 防盗门, 小说, 门锁 分享到微信

不洁之爱
他和她没命地手牵着手,跑着,跑着!
“这次真杀了他!”女的边跑边说。
“看他欺负你,我心疼。”
“他一鞭,一鞭!打着你……!就是一鞭,一鞭打在我身上!”……
“他一刀,一刀……!划在你身上!其实也同样划在我身上。”……
“他踹你,就如同在踹我。”……
“他该死!”
“哥……”
“他们抓住我们不是会把我们,生吞活剥,一刀,一刀刮了……我们杀了他们的老大。”
“我们先逃了再说。”
“逃那里去?!……”
“警察也会抓我们?”
“先躲躲再说。他们就快追来了……。”
“这边,这么荒……怎么躲?”
“躲那里面去……!”

粟军和史瑞云的前面有一座大的厂,一位上年纪的人用手摸摸这台有些锈迹的机器,摸摸那台锈迹的机器。在那位上年纪的人的左面,有一扇门开着。粟军和史瑞云趁那位上年纪的人没注意,就钻了进去。
一会儿那位上年纪的人,走过来把那道门锁了。又把外面的防盗门也锁了。
“什么时候才能生产。唉……!”说着,走出,厂区,把大门锁了。
“这屋怎么这么黑!”
“这屋是这厂放贵重物品的。”
“那我们怎么出去呀?”
“那就不出去了……!”
“有你在身边,还要什么呢?”
“哥!总算可以和你在一起了!”
“你现在安全了。”
“是的,我们现在安全了。”
“他对你的折磨。好像永远没有结束的迹象。”
“是的,而我的痛苦,也永远没有结束的迹象。忍耐换不来幸福,也换不来永久的安宁。他的猜疑和嫉妒使他早已丧失了理智……。”
“而你的保护和爱怜又使我心生温暖。坚强的反叛。”
“今日他不死;明日我必亡。保护你使他早已有亡我之心。”
“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很幸福,真的很快乐,但愿我们永远在一起,即使死亡降临我们也不要分离。”
 粟军和史瑞云再也没有了廉耻,他们互相说着情话,打发着时间,等待着打开房门,投入到明媚的阳光里,去过自由的生活。
“我爱你!如果有一天,我化作一杯黄土,这黄土上长出的春草也是为你而绿,这黄土上开出的花朵也是为你而艳。”
“自从和你相识以来,我平静的心湖再也无法平静了。你的芳姿,你的丽影,你的笑靥,使我难以忘怀,我已被你美妙的风姿深深吸引!”
“只要能常常和你见面,我就觉得快活;只要依偎着你宽阔的胸膛,我就不会寂寞。”
“不要用温柔的呼唤使我着迷,不要用婷婷的倩影使我心动,不要用含情的目光使我受尽苦刑。”
“我心里有个小秘密你想不想知道?让风悄悄告诉你,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
“脉脉之情如一溪春水。快刀难斩断。无论我怎样的努力,始终无法将那个嘴角含笑的倩影从我心中赶出去……”
“你有权拒绝我的爱,但你不能蔑视我的爱,因为那是一颗真诚地为你跳动的心。”
“我告诉你:第一是我爱你,第二还是我爱你,第三仍是我爱你……我爱你……”
“我爱你,我吻你,我要发狂般地吻你。因为你是我的天使,我的皇后,我崇高的爱神!”
“我愿意俯伏着,跪在你的宝座之下,吻你的裙边、鞋儿;即使不然,那么我的心肝,
我就吻你践踏过的泥土和灰尘……”
“这是谁说的?我不知道!但是它是我的心……!”
 “海可以枯,石可以烂,我对你的爱,永不会变。”
“我感到世界上的一切,全部属于我了,因为你爱上了我。”
 “现在我的生和死,快乐和痛苦,完全操纵在你的手中,你能够赐予我圣洁的爱吗?”
“能!我能!”
“最难忘的是你的微笑,当它绽开在你的脸上时,我仿佛感到拂过一阵春风,暖融融的,把我的心都溶化了。”
“我爱你的容貌,更爱你的心灵,即使我不能使你幸福,至少也要愿幸福与你同在。只要你幸福、快乐,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你的身影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我的眼前,渐渐地,意如呼吸一般,一秒钟也不中断,弄得我吃不好饭,睡不好觉。”
“自从我得到你的爱,好像在漫漫的黑暗中见到了光明,好像在无涯的沙漠中得到了清泉,更好像在山石中发现了一枝鲜花,我怎能不感谢你呢?”
“我深深地恳求你;不要把我逐出你的爱门之外,我一分一秒也不能缺少你的爱。
只有赢得你的爱,我的生命才有光彩。”

时间在他们的倾心交谈中,不知不觉地 流逝着。
当人变成畜生的时候,人将比畜生还肮脏。
当人成为野兽的时候,人将比野兽还凶残。

女人是男人的一条肋骨 
    分离 
   他们努力地在寻找对方 
   找到 
   他们四片烫热的唇 
   紧紧的合在一起 
   把对方吞进肚里 
   分解 消化成彼此肌体的一部分 
   你血肉中有我 
   我血肉中有你
“我要你现要就来,不,不,必需现就在这儿,对现就必需在这儿,在这儿抱着我看着我拥抱我抱紧我吻我温暖我给我。我要你的臂膀,要你的双手,不,我要你的指尖要你的双眸要你的身体,要你的体温你的唇,你的怀抱,你的呼吸,你的嘴,你的舌,你的温存,你的热度,给我,给我,给我你的滚烫的脸,给我结实宽厚温暖的胸膛,给我迷离的眼神,给我撩人的热吻。吻我的眼睛,不,吻我的耳朵,我的头发,我的脸,我的脖颈,我的肩膀,我的所有…所有,我要享受,我要给予,我要你给我的感觉,我要这种要我升腾,要我贪婪让我无惧让我迷醉让我五内欲焚的感觉,我的身体在温柔地慢慢地舒展,我浑身酥醉,我在飞吗,我的身体像要长出翅膀,我觉得我要飞起来了,那是我吗,我在沸腾,我在呻吟,我的爱意已满全身。” 
史瑞云把粟军的手放进她的胸膛。
“去!感觉吧!这是我软弱而坚挺的乳房,它的里面是沸腾、跳动的心脏。” 
“爱之火,在我俩的心中燃起,从此我俩将被熔在一块。”
 “我需要缠绕……!”
“我需要进入……!” 
“我只知爱你!我全身的血液已统统变作了我的爱,我的情!” 
“我需要爱抚……!”
“我需要激情……” 
“你这个美丽可爱的小鸟,你要把我的心衔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需要……!”
“我需要……!” 
“愿把我的心嵌入你的心,使我俩的爱永远不变。”
“我需要……!”
“我需要……!”

“这是第几天了?”
“看日升、日落大概三、四天了吧!?”
“如果门再不开,我们将饿死在这。我不想死在这里。”
“我记不得,在那本杂志上看见,吃粪便也可以延续生命。”
“这是我的屎,你吃了它!”
“这是我的屎,你吃了它!”
他们互相吃着对方的粪便。
“你真的爱我,还没有人吃过我的屎呢?”
“要能吃到肉,就好了。”
过了一段时间粟军手里拿着一块肉摸索着放进史瑞云的手里。由于饥饿和缺水,他们的肌理以严重衰竭,眼睛已不大能看清楚了。
“给你肉吃。”
“什么肉?从那弄来的?”
“人肉!我的肉!我大腿上的肉!”
史瑞云手摸到粟军的大腿上,凝湿的,好像还流着血。
“哥!你对我真好!”
“刀呢?”
“在这,干什么?”
“给我!”
“干什么?”
“给我,就是了!”
“给你肉。”
“什么?”
“给你,我的肉!我的胸脯肉!乳房肉!奶头肉!”
“给你,我的肉!我的阳具!我的生殖器!我的‘鸡’!”
“给你,我的肉!我的阴部!我的生殖器!我的‘B’”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大约过了一个星期,那个上年纪的人领着几个人来到了这个大的厂。
“上天不负苦心人!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开工了。”
“是的,是的!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开工了。”
“你们!把这里好好整理,整理!明天我要带些工人过来!”
那个上年纪的人打开大门,然后打开那个小房子的门。那个上年纪的人,忽然呆住了。眼前的景象使他,毛骨悚然。一对白骨,紧紧的,紧紧的拥抱在一去。两颗心脏微微的好像还有一些跳动。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合肥市天长路56号第二单元104 邮编:230001 qq496316972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