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追根溯源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8424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中医是理论根治新冠肺炎病毒的根本

已有 179 次阅读2020-6-23 01:01 |系统分类:时政资讯分享到微信

遇大疫,要紧事有三:防控、医疗、自我防护。三者中,防控比治疗重要,自我防护则比防控和治疗都重要。

1

遇到疫,重在防

 面对新冠肺炎,世人都首先关注医疗,全球如此。其实,最重要的是防。防控是第一要务!这是疫的特点决定的。

中国古代对“疫”解释为“民皆疾也”。什么是“疾”,这个字里有一个“矢”,意思是人就像被一支箭射中,迅速倒下。《周礼》称“万民之疾病”。何谓“瘟疫”,指会发烧的疫病。《黄帝内经》说:“五疫之至,皆向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这就明确指出,这是会迅速击中万民的急性传染病。遇这样的传染病,人们首先关注医生。但是,万民皆疾,医生有限,若不能阻止病毒对健康人群的疯狂袭击,不断暴增的疫病会把医疗系统冲垮。第一要务就是火速阻止疫病传播,保护广大健康人群。所以,防控比治疗重要。简言之就是“防重于治”。

2

抗疫为国之大事,须明智的社会领导者和组织者

 

自古大疫失控,不止是死多少人的问题,而是有灭国灭族的危难。抗疫便是国之大事,民族大事。中国抗击新冠疫情,首先得益于中共中央的决策部署和统一指挥,总书记表述得很清楚:“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狙击战。”这里的主题词就是“疫情防控”。全国驰援重灾区,不仅是医护人员和医疗物资,还有源源不断的生活物资。医院不够,火速修建。流调,隔离,十多亿人居家不出,以及将生活必需品送上门等等,都要有各级领导者和组织者。国家迅速决定:所有患者的医疗费用全部由国家承担。这是实施应收尽收,应治尽治的保障。体现:人民的生命高于一切!所有这些都是凝聚万民使众志成城的强有力举措。任何国家,在大疫面前若未能充分调动起全民抗疫,都会付出严重代价。若轻忽大意,甚至傲慢,势必付出更加惨痛的代价。

3

真正的英雄是无数默默奉献的无名英雄

 

一声令下,武汉封城。光封城不够,城市小区、乡村社区都实行封闭式管理,更有全国各地的防控。十多亿人居家,但干部们必须出来从事各项管理服务,包括把生活必需品送上门。人数甚巨的流调队伍光靠专业人员是不够的,那是多部门人员和志愿者们展开的狙击战。是他们把感染者、密切接触者和健康人群分开,才能分别实施医治和隔离。所有这些海量的工作,是真正的人民战争。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较少感染者,才能在可控中使医疗得以施治。做好了防控,治疗这一块,最后一个患者出院只是时间问题。所以,能不能战胜瘟疫,最重要的是防控。防控失控,医疗必垮。防控是道,医疗为术。比较一下西方若干国家,虽也发出居家令,但缺少中国居委会、社区人员设岗设防日夜不息的防控工作和为民服务,效果是大不一样的。至于像美国若干州民众持枪上街游行抗议政府居家令,就更让人无语了。在中国抗疫中做出巨大贡献的不仅有全国各地的医护人员,还有社区、街道、居委会、流调队伍、志愿者、快递小哥等等。所以,真正的英雄是无数默默奉献的无名英雄!还有许多不知名的海外同胞,当疫情初起就在世界各地购买口罩发回祖国,赤子之情令人动容。每遇灾难,中国人不分天南地北不分海内外,万众一心,这不管怎么看都是中国人的长处。

4

中医药比呼吸机重要

 

眼下每天都能看到,几乎所有国家都在说呼吸机告急!由于呼吸机严重不够,甚至出现将呼吸机给年轻患者用,不与老年患者的做法。看起来呼吸机就是当下最重要的救命器械。可是,2003年非典时期,北京东方医院紧急购买了20台呼吸机,准备救治重症病人,最后一台也没有用上。因为收治的1100多例发烧病人,没有一例发展为重症,没有一例需要使用呼吸机,没有一例死亡,没有一例后遗症,全院医护人员无一例感染,所有护工、勤杂人员也无一例感染。为什么?因为东方医院一开始就给全部发烧病人使用中药,化解病人的紧急状况,最后从千余病人中只出现2 2例确诊和疑似。

5

医疗方面,也是防比治高明

 

《黄帝内经》里的“治未病”思想,或许也是从抗疫中得到启发升华而来。当今西医名士坚持说治疗新冠肺炎没有特效药,这不是谎言,是典型的西医学说。但西医名士网红专家以其声望很高的地位否认中医药有预防作用,这就不是说得对不对的问题,而是会对中西医结合防治新冠肺炎产生负面效果。西医权威可以说没有西药能预防新冠肺炎。至于中医领域,不是有没有中药可用于预防的问题,而是中国医学至迟从《黄帝内经》开始,就有“未病先防,既病防变”的思想。实践了几千年,每遇大疫有危难愈显光芒。2003年广东中医在抗击非典中起到的主要作用,在今年抗疫中已有不少文章述及,我不多说了。但以我2003年亲历疫区的采访所见,我有责任继续讲一下至今知之者不多的北京东方医院的中医药防治抗疫。前面已讲到他们买了20台呼吸机,由于用中药防治,一台呼吸机也没用上。东方医院也全院无一人感染,怎么做到的?东方医院到4月底给全院住院病人和职工发放的预防性中药总计有两万三千多袋。在京城争购“八味方”之前,他们已供应周边医疗合作单位和出售达60万付,这是8万人的服用量。简言之,因为全院服用了预防中药,才全院无一人感染。如果觉得这是偶然,再看,东方医院成为北京战场参加抗非典而始终无一减员的唯一集体。于是,东方医院有几十名医护人员先后被派往4个定点医院去支援,全部在一线,全部安全归来,仍然无一人感染。其中,东方医院去长辛店医院援建定点医院,把“喝预防中药”带到了长辛店医院,这里的西医和护士听说东方医院的医护人员喝这中药无一人感染,大家宁可信其有用,也喝了。我不知道是不是也有人没喝,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次会聚长辛店的400多名医护人员无一人感染。上述成果,得到了吴仪副总理重视。东方医院被指定去支援小汤山医院,随后中西医结合治疗在小汤山医院实施。不仅病人喝中药,医生护士也喝中药预防,取得很好效果,收治了680名非典患者,死亡率仅1.2%,1200名军队医疗人员零感染。中国医学最伟大的作用,从思想到实践,就在于防病重于治病,在于把智慧用于使人不生病。千古以来,没有哪一种职业像中国医生那样受万民敬重,这不在于有华佗、张仲景、孙思邈,而是有一大批把心力用于治病救人而不是治病赚钱的医生群体。千秋以来的中国医患关系,就是亲人关系。

6

既病防变,能使轻症不发展成重症,高于治重症。

 

本次抗疫治疗,不仅分疑似、确诊,还细分为轻症、重症、危重症,这是好经验。西医权威院士说,“不指望中药有很强的抗病毒作用,但对轻症病人在改善症状方面有帮助。”给人的印象是中医药只能对轻症病人有些帮助,重症还得靠西医的ICU。强调治重症比治轻症高明。这似乎也是普遍的看法。其实不然。预防使不得病,是最高明的,乃上策上医。“既病防变”,也是中国医学非常重要的思想,但在中国医学的整体思维中,这已属于中策。就是说,既然已病,就要使疾病不变成重症,在轻症阶段就要治好。如果未能阻止病情发展到重症,那就只能抢救重症,属第三层次,乃事已至此去做最后救治的下策。不放弃最后的抢救,是我国所有医护人员不避风险,竭尽全力去做的。当重症、危重症患者进入ICU,可能基础病、继发感染、多脏器受损都紧急出现,此时甚至需要多学科医生合力救治,需要精湛医术,ICU里的医生护士投入分秒必争的抢救,感天动地,可歌可泣。只是为救护生命仍需探讨,仰仗呼吸机和ICU的疗法,在这之前如何作为呢?按西医权威院士的说法,没有特效药,只是支持疗法。怎么支持?当患者生命出现危机乃至严重危机时,支持生命勉力呼吸;更危急了,切开气管,给氧……用各种方法支持患者挺过危难,挺过了可望恢复,挺不过,生命就结束了。这次抗疫,大多数患者是经由流调排查及时送到方舱医院或定点医院,在轻症阶段主要靠服用中药就治好了。这就是中医中药在轻症阶段发挥的积极作为,是防治中的狙击战。武汉大多数患者是在这个阶段打住,康复。全国各省市,西医资源薄弱的地方,用中医防治更充分,治愈率都更高,病死率更低。这绝不是他们ICU救治重症水平高,而是运用中医药在患者轻症阶段就阻止了病情向严重发展。中医对重症和危重症,有没有作为?这次抗疫,大量的事实证明,中医中药对重症和危重症同样有显著疗效。央视播过北京一例重症,医院在深夜急请老中医姜良铎会诊,姜老中医接到电话已近午夜零点。此时来电话,那该有多急!姜良铎火速赶到医院,病人不是危在旦夕,而是危在须臾。姜老诊视开方,取药熬药,约两点给病人饲药,此后每小时一次,到清晨,患者醒来已有较平缓的呼吸。这简直就是起死回生。

7

中医关注医人,不是关注病,这个医学思想非常重要。

 

中国医学自古关注的是人的整体健康,聚精会神地研究的是生命,而不只是医病。中医方略是治本培元,保护和激发人体自身的自愈力,从而战胜入侵的病毒。本次抗疫,华中医科大学刘良教授主持的新冠肺炎尸检报告称,死者胸肺有大量粘液,非常黏,这会导致患者呼吸窘迫。刘良教授说:“我们必须对他的粘液进行稀释、化痰、溶解。”有什么抗病毒的西药能化痰吗?中医考虑人体需正常运转,对呼吸道感染就会考虑如何化痰。中药茯苓的药性歌诀:“茯苓味淡,渗湿利窍,白化痰涎,赤通水道。”这是说茯苓有白和赤两种,白茯苓善于化痰涎,赤茯苓善于利尿。何谓痰涎?痰是呼吸道受到刺激分泌的结成团的液体,涎是没有结成团的粘液,包含着异物、病原微生物,各种炎症细胞、坏死脱落的粘膜上皮细胞等。西医说没有“特效药”,就是说没有杀死新冠病毒的药物。无法杀死病毒,病毒制造的呼吸道痰涎就会越来越多,堵住了,西医怎么办?那就是呼吸机,以及权威院士倡导的給氧疗法等。我们再看看做了新冠肺炎尸体解剖报告的刘良教授怎么说:“临床上治疗的时候,如果粘液没有被化解,而单纯地用给气给氧的装置,实际上有的时候达不到目的,有的时候会起反作用。正压给的时候可能把这些粘液推得更深、推得更广,所以会加重他的缺氧,所以我们必须对他的粘液进行稀释、化痰、溶解。”这是刘良教授的原话。当胸肺被大量痰涎堵塞,患者就会呼吸窘迫,迫切需要呼吸机,否则会被憋死。痰涎不止是堵住患者的胸肺,人体的五脏六腑是相通的,大量的粘液还会堵住通往各脏器的孔窍,使多脏器缺氧,多脏器的损坏和衰竭就开始了,死亡就将难以避免地到来。但是,中药里能化开胸肺痰涎的不止是茯苓,如麻黄也能化痰止咳, 滋阴敛肺、运水祛湿。人体的呼吸系统也不止是口鼻,皮肤也有呼吸功能,麻黄还能疏解肌表,促使发汗。这就是疏通肌表,使皮肤也有通畅的呼吸。这就是新冠肺炎患者往往在服了中药后,第二天就感到身体轻松下来的原因。这个治疗过程,中医考虑的是去修复和保卫人体生命的本来功能,而不是杀死病毒。人体伟大的自愈力,就这样开始生机勃勃地工作了。这个过程是一开始就发生积极的作为,不必等待变成重症才去使用呼吸机。这些基本原理,对中医而言,并不奥秘,也并不复杂。这个基本原理在中国医学里至少两千多年前就存在,至今十分适用。于是我们看到武汉的方舱医院里甚至有太极拳,有健身舞,轻轻松松就把新冠肺炎给治好了。这难道不是祖国医学的高明吗!《黄帝内经》说:“五疫之至,皆向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同一种疫病,病状相似,就可以使用“通方”。于是我们看到武汉和各地治疗新冠肺炎都使用了“通方”。如此熬药,发药,普通护士就能做得很好。包括大锅熬药,这都是可以对患者普遍给药。什么叫高明?世上的事,只有把尖端奥秘的事普通化,才叫高明。譬如日月在天,没有普照,焉有高明。 

8

最后讲一点,做好自我防护最重要,说得灿亮些就是匹夫有责。

为什么说做好自我防护,比医疗和防控都更重要?因为每个人都做好自我防护,就是“全体”。我们看到,在意大利和美国最严重的疫区里,华人聚居的地方竟然零感染,那是怎样的奇迹!他们靠什么做到零感染?每个人能自觉地较好地做好自我防护,应该是重要因素。为什么那些发达国家,连要不要戴口罩都搞不定。这是很令我意外的。这大约与不同的文化传统有关吧。中国文化自古有防微杜渐,未雨绸缪,有忧患意识,更有积极的应对。国家一声令下,十多亿人待在家里,这是每个人都在尽自己的责任。说的灿亮些,就是抗疫救危,匹夫有责。与此同时,整个中国,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一方有难,八方驰援。再考察个人,很多个体舍己为人,舍生忘死,奋不顾身,助人为乐。从群体到个人,不仅体现着社会主义制度仍存的优越性,也凝聚着中华文化千秋万岁薪火相传的伟大传统。我为此再次感到我们的文化自信。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