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普评制 //www.sinovision.net/?689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普评制点评香港高院裁定禁蒙面法“违宪”

已有 86 次阅读2019-11-19 16:42 |个人分类:普评制点评|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普评制点评香港高院裁定禁蒙面法“违宪”

11月16日,我在网上发表了
【美国中文网】黄智贤香港学生冲上乱局前线大学需要反思
已有 110 次阅读2019-11-16 13:38 |个人分类:普评制点评

文章指出:张维为:上世纪80年代香港问题谈判时,我正在外交部工作,参与了一小部分,主要是一些工作组谈判的翻译,所以或多或少了解进程。当时,中英双方都认为香港和内地切分得越清楚越好,井水不犯河水。【可毛主席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井水不犯河水,这不是自欺欺人吗?】

邓小平在讲到基本法要为香港未来设计制度时说:“香港的制度也不能完全西化,不能照搬西方的一套。香港现在就不是实行英国的制度、美国的制度,这样也过了一个半世纪了。

现在如果完全照搬,比如搞三权分立,搞英美的议会制度,并以此来判断是否民主,恐怕不适宜……对香港来说,普选就一定有利?我不相信。【的确如此,香港立法局,有史以来就不是民选的。由于它一直是由港督所指派,所以才叫‘局’,意即它是行政结构的一部分。但末代港督彭定康在1992年进行的政制改革中,却提出在1995年立法会选举中新增9个功能组别,即“新九组方案”,并更改功能组别选举方法、法团选票改为个人选票;最后功能组别符合选民资格增加至270万人,实际登记人数115万人(见2003年美国人权报告第三节、香港政策研究所报告PDF第43页)。彭定康的这次改革被北京政府批判为钻《基本法》漏洞,时任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的鲁平在1993年3月公开骂他是“千古罪人”。其目的,由今日回首观之,就是英国人在临走之前,要制造一个英文里说的‘期望高涨、无法满足的革命’,用心何等险恶?

到了2012年,香港立法会议席由总数60席增至70席,其中功能组别和分区直选议席各为35席,所以叫香港议员半普选,之后2013年3月27日,香港“占中”发起,至2014年9月28日正式启动。之后2016年,香港立法会惊爆宣誓闹剧,部分新当选议员企图涂改就职宣誓的誓词。另外还有人趁机冒出支持香港‘独立’的主张。(请注意:香港占中是发生在香港议员半普选之后,而不是在这之前。在这之前吃肉砸锅的香港议员也有,但在立法会还没有办法形成非常大的政治气候,在这之后就完全不同了,特别是占中失败之后,境外的反华势力,看到有机可乘,就加大投入,他们通过内外勾结,以反修例为名,有组织、有目的的打砸抢烧,将给香港造成多大经济损失?这怎么统计怎么计算?我很无奈。)还有

在港英时代维持香港治安很关键的重要法规,被英国人在临行前贸然取消了。一个是‘公安条例’,另一个是‘社团条例。在‘公安条例’没有取消的时候,如果有人要上街示威游行,非得先向香港警察申请并取得许可之执照不可。如警察不批准,游行就是非法,警察立刻可以抓人。在‘公安条例’取消以后的香港,示威游行只需要在上街游行的同时向警察通知一声就够了。所以,这就是为什么1997年香港回归以后,动不动就有示威游行发生的原因。另外,以前的‘社团条例’,港督对任何香港社团,只要他怀疑有里通外国的情形,立刻可以宣布这个社团为非法组织,并吊销它的执照,其中包括接受国外的捐款。今天回头来看,英国人将这两个法律取消之后,后果实在严重,其用心之凶狠恶劣,实无以复加!

25年前,我曾经写过这样一篇文章,

【博客中国】普评制论人类社会各统治阶级护身符的历史作用和历史比较(全文)
作者:普评制 时间:2009-06-02 09:45 

文章指出:假如普选制是“真正的负责制”(马恩选集2卷414页),那就不可能会有那么多的反革命(即,在实际当选的85名公社委员当中就有21名反动区长和资产阶级分子)和阻碍革命前进的名人(其中最典型的就是银行代表贝雷)被选入公社委员会了。仅此一点就足以说明,普选制对无产阶级来讲,是”虚伪的负责制”(同上)。它根本就没有办法和真正负责任的间接选举制相比.这就是普选制的第一大弊端:选人不准,用人不当。【看看香港立法会的现实情况,就知道我讲的这些道理正确不正确?深刻不深刻了。】


   再说,普选产生的领导和领导机关必然还得委任自己的官吏。有官才有官僚机构,有官僚机构才会产生官僚主义.特别是公社所委任的军事代表和银行代表,他们官僚主义严重,不称职,渎职、甚至袒护反革命,可是由于他们是公社所委任的官,所以,其被领导者就无权也无法及时罢免他们。以至给革命造成了无可挽回的(可以说,是导致最后失败的)重大损失。很明显,公社的第二大弊端就是:领导体制官僚化。

   另外,一个由64人组成的议会式的领导、决策、执行机构公社委员会(大大超过了现代管理科学关于领导机构成员最多不能超过21人的规定),能不成为一个争吵不休的剧场吗?能不公开闹分裂吗?这就是公社的第三大弊端:领导机构不科学,议而不决,决而不行。

   正是由普选制所产生的上述三大弊端,才致使巴黎无产阶级在有了政权、有了水兵、骑兵、工兵、好枪、好炮、兵工厂和坚固的城池又控制了法兰西银行,特别是在有了一个180多万人口的大都市以后,也就是在政治、经济、军事上全都比凡尔赛强的情况下,以令人无法想象的速度,迅速走向彻底失败的。【马克思认为公社“浪费了宝贵时间”去搞普选,而不是迅速去消灭凡尔赛之敌,这是一件令人非常遗憾的事情。法兰西国家银行就位于巴黎市,存放着数以(3)十亿计的法郎,而公社却对此原封不动也未派人保护。他们向银行请求借钱,马克思认为他们应该毫不犹豫地全部没收银行的资产。公社为防备谴责而选择不去没收银行的资产。结果银行资产被搬到了凡尔赛武装了凡尔赛的敌军,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说是致命错误,也一点都不为过。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国民自卫军中央委员会的这些领导都是名不见经传的普通老百姓,他们是是通过真正负责任的间接选举制,也就是无产阶级的组织保障——护身符,选上来的。正如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一文中所描述和所称赞的那样:“巴黎根据一项非常简单的计划,在现行军事组织上增加了一套政治的联合组织。这个政治联合是全体国民自卫军通过每一个连的代表彼此连接起来的联盟;连代表们选举营代表、营代表们再选出总代表、团长,由他们来代表一个区,和其他十九个区的代表进行合作。由国民自卫军大多数战斗营选出的这二十位代表组成中央委员会,正是它在3月18日掀起了本世纪最伟大的革命,并且在巴黎目前的光荣斗争中至今还坚持着它的岗位。从来还没有过在选拔上进行得这样认真仔细的选举,也从来没有这样充分地代表着选举他们的群众的代表。”(马恩选集2卷408页)所以,

   1871年3月18日的巴黎,一个没有马列主义的革命领袖在现场亲自指挥的,一个没有马列主义的伟大政党作领导革命事业核心力量的,一个没有防备偷袭并举行武装起义思想准备的,一个在偷袭事件发生时,国民自卫军中央委员会的成员们都还在家中睡觉的,(俗话说得好,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一个在装备、训练、指挥上都明显不如政府军的民众组织——国民自卫军又被政府军偷袭成功,按常理,这可是五必败无疑了。

   孙子早有断语:“以虞待不虞者胜”。古今中外的战例也无不证实: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是以弱胜强的法宝。何况,这一次又是以强击弱。然而,巴黎无产阶级就是在这种“五必败”的情况下自发地“掀起了本世纪最伟大的革命”并夺取了国家政权。可这对国民自卫军中央委员会的成员来讲,胜利来的简直太突然了,也太容易了。他们一点儿思想准备都没有,所以,才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政权是“从那些不配掌权的人手里掉落下来”的(《国民自卫军关于普选问题的公告》巴黎公社公告集第21页)。他们不是专家学者,也不是领导干部,更不是社会名人,他们没有野心,他们随时愿意把权力交给像布朗基(只可惜他被关在一个秘密监狱),甚至类似黎元洪、反动区长(当选之后逃跑了)这样一些人。因此在整个19世纪以后,尤其是1848年革命以后,欧洲【资产阶级】的精英阶层成功地把工人阶级的注意力转移到争取普选权上,包括社会主义政党以及像恩格斯这样的人也不例外的情况下,他们选择普选一点儿都不奇怪,因为他们希望被别人认可,他们压根就没想过要夺取国家政权,他们只是一群本本分分的老百姓,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政治,更不知道政治斗争有多么残酷和血腥,离开了隐形的无产阶级护身符,等待他们的就只有被残酷镇压了。

恩格斯在1871年4月11日当时就说:“在国民自卫军中央委员会领导的时候,事情进行得很好,而在选举(指1871年3月26日所举行的公社选举。3月28日中央委员会就把全权交给了公社)以后却是只讲不做了”(马恩全集17卷672页)。什么叫只讲不做了?即巴黎公社就是一个争吵不休的剧场,只议不决。因此,到5月28日,巴黎公社就彻底失败了。】

陈冯富珍称,香港目前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时代。自己在香港出生、成长、工作,然而离港十几年再回来时,“真是不认识香港”。(陈冯富珍2003年8月因为要到世卫组织工作而离港,2017年7月1日卸任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回港,正式离港将近14年。)

原全国政协常委九龙仓首席顾问 吴光正 我都七十几岁了,我有感触是不是?对我来说好大感触,在香港我七十几年都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所以我出来发声。所以第一,暴力很恐怖,很惊人的,但如果你不出声,沉默的话,你会引发更多暴力。来源:直播港澳台 2019-08-18】】【普选产生沉默的大多数,当初在德国是这样,现在在香港仍然是这样。

《我没有说话》是德国著名神学家兼信义宗牧师马丁·尼莫拉的一首诗(忏悔文)尽管他写的是自己,但这首诗令世人警醒,描述忽视与自己无关的团体所造成的结果。该诗后来常被引用,作为对不关心政治的人之呼吁。
这首诗被镌刻在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的新英格兰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石碑上。

“起初他们迫害共产党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马克思的信徒。”  

“后来他们迫害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日耳曼人。” 

“再后来他们迫害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牧师。”  

“最后他们迫害到我头上,我环顾四周,却再也没有人能为我说话。”

香港警方谢振中指出,起初暴徒堵路纵火,社会无出声,然后破坏中资商店,社会无出声,之后殴打持不同意见市民,社会仍然无出声,“最后当他们袭击你的时候,就不会再有人为你发声”。

普选产生暴力,当初在德国有冲锋队,现在在香港有黑衣暴徒。
普选产生希特勒、普选产生陈水扁,那是在德国,那是在台湾,在香港不会,在香港只会产生反对派议员,可足够香港诞生出占中、诞生出反修例了。

由此看来,香港就是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反面教材!!!当初,我对巴黎公社的分析和批判,现在用在香港身上,也完全符合实际情况。

   由此可见,真正负责任的间接选举制比普选制更科学、更合理、更能用人为贤、更有凝聚力,所以,才更能把广大群众的积极性、创造性充分调动起来;才能在“五必败”的情况下,自发地“掀起了本世纪最伟大的革命”,并夺取了国家政权(参见《马克思关于巴黎公社报刊消息摘录》商务印书馆1975年12月 第一版362-446页 北大国际政治系陈叔平编 内部发行)。同时,这也就是社会主义为什么一定能够战胜资本主义的根本原因。否则,落后的社会主义国家就永远没有办法赶上并超过先进的西方各国,永远没有办法“引导人类走向国家的消亡”——实现共产主义(列宁全集23卷70页)。

   俗话说得好: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通过对人类社会各统治阶级的护身符进行历史比较,我相信每个人都能得出这样一个重要的结论:即因能授禄的委任制优于世卿世禄的世袭制;普选制优于世袭制与委任制的结合;真正负责任的间接(即层层)选举制优于普选制与委任制的结合。这篇文章,如果能使非研究人员也能对世袭制、委任制、普选制与真正负责任的间接(即层层)选举制,孰优孰劣?有个基本认识,那我就十分满足了。最后,恳请大家多提意见,以便今后更好地改正、完善此文。谢谢!

下面请看

香港高院裁定禁蒙面法“违宪”,全国人大和港澳办强硬发声
长安观察 发布时间:11-19 15:43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5个多月来接连不断的大规模违法暴力行径,将香港推到了极度危险的境地。近日暴徒们的破坏愈发癫狂,严重践踏法治和社会秩序,越来越多的爱港人士不再沉默,站出来捍卫自己的家园。

然而这时,香港高院却作出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裁定——判决《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赋予行政长官在某些情况下制定有关规例的规定不符合基本法,并裁决《禁止蒙面规例》的主要内容不符合相称性标准。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群情愤慨。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19日强硬发声,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判断和决定,任何其他机关都无权作出判断和决定。

同日,国务院港澳办表示,此举是公然挑战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权威和法律赋予行政长官的管治权力,将产生严重负面社会政治影响。

宪法和基本法共同构成特别行政区的宪制基础。从法理上来说,早在1997年2月23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已经将《紧急情况规例条例》采用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因此该条例是符合香港基本法的。从实践上看,香港街头及校园的极端暴力此起彼伏,特区政府引入的《紧急法》及《反蒙面法》有现实需要,同时根据政府制定说明及答辩状,亦符合比例原则。

禁止蒙面,世界各地都有先例可循,西方世界中的美国多个州、加拿大、德国、法国、意大利及俄罗斯等地均已实行。

如最近陷入“黄马甲”暴力示威的法国,明确规定在游行示威中“故意全部或部分遮挡面部、企图在破坏公共秩序后不被认出”的行为,将面临最高1年监禁和1.5万欧元的罚款。至于所谓“限制自由”的说法,则完全是无稽之谈。《禁止蒙面规例》明确其他人士有特别需要戴口罩或蒙面,有特别豁免条款,打击对象是使用暴力的人士,传达的恰恰是违法必究的清晰讯息。

香港高院罔顾以上种种,判定特首无权引用紧急法止暴制乱,令蒙面法失效,释放的危险信号必须引起足够警惕。

最直接的后果是,这段时间违反禁蒙面法被捕者将获释放,其他涉暴乱被告也会被取消相关罪名,警方、律政司又白忙。更深远的影响则是,这将给本已心怯气泄的暴乱者注入新的强心针,止暴制乱阻力剧增,乱局愈发难解,将香港推向更深的泥沼。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完成这一任务,需要依法行政、严正执法、公正司法,三方共同尽职尽责。

五个月来,港府和警方所承受压力及作出的努力有目共睹,香港司法界的表现则一言难尽。前有“警察抓人,法官放人”的“神操作”,现有《紧急法》与《反蒙面法》违宪判决之争,其在“三权合作”及承担维护法治责任方面的缺环与薄弱可见一斑。

在香港终审法院大楼的正门顶上,忒弥斯女神雕像手持天平与宝剑、蒙住眼睛,象征法律公平公正。

反观近期香港司法界的种种行径,犹如莫大讽刺,再次让人体会到其积弊之深。

屡屡与香港整体利益背道而驰,原因何在?众说纷纭中,不可忽视的关键症结是某些司法人士的立场选择偏差。

据香港终审法院官方网站公布的信息,目前3位常任法官中有一位外籍法官,近20位非常任法官中仅有两位中国法官。外籍法官充斥香港司法机构,已是不争的事实。即便是本土人士,大部分法律工作者也来自港大法律系或英国法学院,普遍秉持与西方一致的法治理念及价值观。

但必须予以严正提醒的是,《基本法》第104条规定,无论是行政长官、主要的官员、行政会议的成员、立法会议员、以及法院的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在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

这意味着,无论是外籍还是本地法官,就职时都必须要宣誓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说得更直白些,只要在中国香港工作,就必须尊重“一国两制”的方针,即“一国”之下的“两制”。

试问,香港高院的“法官”有没有践行自己的誓言?

11月9日我在网上发表了
【美国中文网】点评香港暴徒的酬劳曝光最高2000万抚恤金!
已有 9 次阅读2019-11-16 12:31 |个人分类:普评制点评

文章指出:实际上,持续五个月的 “反修例”暴乱,参与暴力活动领薪酬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充足的资金保障,是暴乱活动能够持续如此长时间的重要原因!香港民建联副主席陈勇认为如果能够切断暴徒们的资金链,就等于车辆没有了汽油,那么暴乱活动就会很快停止。他呼吁,香港特区政府以及社会各界要像打击恐怖主义和毒贩一样,依靠国家的力量从根本上去截断黑金的源头和支持点。

勇武暴徒已失控 反对派竟开始忙着“止暴”?!历史竟惊人的相似,冲锋队为希特勒夺取大位曾立下汗马功劳,可在长刀之夜冲锋队却遭到希特勒的无情清洗。】

“修例风波”以来,反对派一直煽动蛊惑年轻人上街参加暴力示威,将这些青年变为政治炮灰。之前,我们时常可以看到反对派立法会议员谭文豪、林卓廷、杨岳桥等人与暴徒一起上街,并多次以所谓的“议员身份”阻挠警察执法,为暴徒提供庇护。

然而,如果你留意,会发现近期这样的画面很难看到了……至于原因,有理哥在之前的多篇文章中都提到过,区议会选举日益临近,反对派为了防止暴力过度发生民意逆转的情况,已多次与勇武派沟通,希望其降低暴力程度,以避免特区政府以暴乱持续为由(看到没有?反对派最害怕的就是)取消或推迟区议会选举。
【打蛇打七寸,釜底要抽薪,这才是上上策。】

不过,反对派远远低估了“学运”的威力。目前,这些以年轻学生为主的勇武暴徒已完全处于癫狂失控的状态,具有明显的青年“新纳粹”倾向。反对派的议员已不敢再与他们站在一起,否则市民将认定“反对派完全等同于暴徒”。

特别是昨天,勇武暴徒发起“黎明行动”,通过瘫痪交通实现所谓的“强制罢工”,在全港几十个地点发起“快闪”堵路行动,用隔离栏、垃圾桶、锥形桶和各种杂物堵塞多条主要道路,从高处向路上投掷杂物、汽油弹,在港铁和隧道纵火,并无差别疯狂攻击无辜市民。有网友评论“昨日的香港,犹如人间地狱!”所以为了尽快止暴制乱

普评制建议特区政府取消或推迟区议会选举,然后秋后算账,将一直煽动蛊惑年轻人上街参加暴力示威的反对派清理出立法会。经历了这次百年不遇的修例风波,香港也该吸取经验教训,回归政府主导机制了吧!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