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小月 //www.sinovision.net/?706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小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上海白玫瑰

热度 2已有 5817 次阅读2010-6-7 22:23 |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上海白玫瑰

  白玫瑰是上海四十年代百乐门大舞厅的红人。她是美女,但没有现代称道的骨感的妖艳,也不具备古代推崇的肉感的丰腴。她身材中等匀称,舞姿轻盈流畅,大眼睛浸润水分,高挺的鼻梁透出几分憨厚,皮肤洁白滑嫩,真姓颜,上海滩的娱乐圈里称她为白玫瑰。

  白玫瑰最要好的小姐妹的艺名鼻音吴――著名歌星,真名叫吴莺音。两位妙龄女郎的绝妙搭配,是当时娱乐圈内的一个聚焦点。

  那个时代,上海滩文化娱乐圈内法术高明的当道者和罗喽混混,统称白相人。譬如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三大亨,连国民政府的总统蒋介石也向他们称兄道弟。在那般海派的氛围下,白玫瑰和鼻音吴当然也有道上高明者的照看和指点。老大曾对她们说,姑娘星运来的时候要找对郎,踏准步,以后一辈子就有保障。鼻音吴认为自己靠真本事吃饭,不怕红颜凋零。嘴上唯诺,心里却不以为然。白玫瑰听进耳里,记住心里,并把这话作为一辈子的座右铭。于是,百乐门的幕谢幕启,白玫瑰始终睁大了眼睛捕捉机遇,没太久就找准了一位有钱有势的夫婿,至此从良过上妇道人家的好生活。不过,她依然和吴莺音走得挺近,经常带一帮子阔老阔少去百乐门为小姐妹卖力捧场。

  四九年解放军兵临城下,白玫瑰的夫婿怕共产,带上全部可动产去了香港。白玫瑰留下看形势,听共产党宣传,新中国为人民着想,大家不必慌乱。吴莺音想自己是唱歌的,新旧社会应该一个样。但百乐门不久就变成了商场,留下来的吴莺音只得息业改行。

  时代变了,小姐妹的紧密关系却没有丝毫变化。白玫瑰在南京西路静安别墅内有一栋楼,吴莺音住在石门一路的新式里弄,彼此步行十几分钟可到,单身的白玫瑰与小姐妹走得更勤。

  五十年代初,共产党政府对香港还算开放,白玫瑰和鼻音吴各有要事,相继去过香港。白玫瑰和夫婿分别几年,想不到他在香港已有新欢。白玫瑰一怒之下,上法庭离婚了事。吴莺音在香港办完几张唱片的出版费事宜,心里牵挂着上海的眷属,怎么也放不下。于是,两个小姐妹本想留香港,末了却异途同归,又一起返回上海。或许,那时的香港和上海表面上看不出孰好孰坏,女人的心里更需要实实在在家的温暖。

  五十年代中后期,上海资本家虽然被整,但总体上还是香馍馍,因为上海滩的高消费仍需要钱。资本家的精英活跃于泰兴路上的政协俱乐部,内有高档舞会,白玫瑰和鼻音吴也经常出入其间。

  俱乐部内经常活动的有四个已当家的小开,他们的聚会说好不带正统夫人,女伴一般为跨得进政协俱乐部的高门槛还有点身价的舞伴。其中最帅的一位姓冯,暗中看上了华贵的白玫瑰。此时的闺中少妇已不差钱,怕找错郎的铭言却始终记刻心间,矜持地拒绝了他多次的暗示明言。冯先生潇洒倜傥,对原配老婆早就没有感觉,四小开的大排场上沦为孑然单身,不免忧闷、挫折。吴莺音在一旁看得很清楚,本想劝冯先生打消此不现实的念头。但接触几次却发现对方竟出于真心,痴心女最挡不住帅外表裹着的不顾一切的痴情男。小姐妹的外墙屏障首先松动,结果吴莺音慢慢放下欲痛斩冯先生情丝的利刀转而成为撮合的红娘。冯先生和白玫瑰坠入命中织罗的情网后,彼此再也不能割舍,似胶如漆地恩爱到文化大革命爆发。期间奇怪的是住在四周的冯家众多亲戚却一点不知晓。

  文化大革命以扫四旧开始,冯先生、白玫瑰都被归类为垃圾,扫地出门,油煎火烧。冯先生和白玫瑰的地下情无处躲藏,在强大的社会、家庭和单位的干预下,冯先生和白玫瑰宁可忍受伦理和物质的极限,坚持厮守一起,烈火真金,情何以堪。

  文化大革命的结局是意想不到的自我颠倒,过去被批判的又吃香起来。但财富却向有权的人手上转移,新的资本家挺起腰杆富起来,老资本家哑巴吃黄连,自认晦气。

  幸好冯先生有个弟弟在国外,四九年他带着父亲工厂的一半财产跟老蒋去了台湾。改革开放两岸开通联络,冯先生和原配夫人有机会先去美国。临行前,冯先生向白玫瑰私下保证,在美国立住脚后,一定把她接去。而后,白玫瑰和吴莺音相继再去香港,但年过花甲的老姐妹又能在即将回归的自由港做出什么名堂。想不到的是鼻音吴依然受到当年老上海们的追捧。然而,吴莺音本来厚重的特色鼻音已随着年轮飞去,人们来听她的歌,与其是欣赏,不如说是追忆迷人的上海滩的过去。吴莺音作为旧上海最后的歌王还被华人请去美国演唱。相比之下,白玫瑰来港的状况却有点惨。她在香港有些财产早年委托弟弟搭理,但弟弟太不挣气,把姐姐的养老钱不知化到那里去了。老来苦才是真正的苦,讲义气的吴莺音决定去美国无论如何找到冯先生,如果他还可以,就该伸出援手。

  冯先生的弟弟在台湾的娱乐圈里很有点名声,所以没太费周折就找到了。双方约好在一家外国餐馆见面,冯先生的弟弟做东请客,瞒过嫂嫂,带哥哥赴席,开车接送的还有两位来美留学对白玫瑰很有好感的冯家外甥。当吴莺音见到阔别多年冯先生时,她张开嘴巴一时闭不下来。当年在上海如此潇洒出众的冯先生居然不认识自己,他已经丧失了一个正常人的思维,不知受了什么刺激使他变成十足的痴呆。……

  呜呼哀哉,斯人精神分裂,伊人何以终?白玫瑰的悲剧难道是找错了郎?

                                  小月与美国

        










鸡蛋
1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liushuai2009 2016-5-22 01:54
分享
回复 今又是 2011-8-30 21:53
To: 小月 你曾经说:
盖了一层纱布,如此而已。
就是。
回复 小月 2011-8-30 21:48
To: 今又是 你曾经说:
我是说,她们是你非常熟悉的人。文章有点像“野史”,但不至于“错”。您说呢?我们这种人应该不会编故事的,最多加点油醋葱花而已。哈哈哈哈。
盖了一层纱布,如此而已。
回复 今又是 2011-8-30 21:23
顺便说一下,《白玫瑰红玫瑰》话剧从导演到音乐,演员到拉幕的,分镜头和歌唱者90%以上都是我的“狗党”,熟得不能再熟朋友。我不在上海了,不然也是会起头,能起哄,会玩几把的“闹猛宁”。非常留恋和怀念那样的岁月,上海滩滴溜溜转起来,很有意思的。
回复 今又是 2011-8-30 21:18
To: 小月 你曾经说:
我写下这篇文字确实是怀念,也是感慨。
我是说,她们是你非常熟悉的人。文章有点像“野史”,但不至于“错”。您说呢?我们这种人应该不会编故事的,最多加点油醋葱花而已。哈哈哈哈。
回复 小月 2011-8-30 21:00
To: 今又是 你曾经说:
小月兄是“近旁人”,所以“了如指掌”。旧上海的故事,也只在我们的嘴角偶然流转了,真正活下来到如今的人,个个都不愿再说过去了。哭不出眼泪,心还痛!
我写下这篇文字确实是怀念,也是感慨。
回复 今又是 2011-8-30 20:40
小月兄是“近旁人”,所以“了如指掌”。旧上海的故事,也只在我们的嘴角偶然流转了,真正活下来到如今的人,个个都不愿再说过去了。哭不出眼泪,心还痛!
回复 红袖 2011-6-28 00:42
故事性很强呀。上海滩过去这些沧海桑田的曲曲折折,舞女歌女的后半生几乎没有太好的。
回复 gaojin668899 2010-6-8 09:04
尘封的往事。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