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冷面书生 //www.sinovision.net/?717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近半个世纪记者、作家生涯留给我的,除了“文章满纸书生累”,就是学会了冷眼观看世界的圆缺和人海的沉浮。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侯德健再度北京登台,一晃22年(百人访谈之33)

已有 16653 次阅读2011-5-24 16:57 分享到微信

侯德健再度北京登台,一晃22年

(百人访谈之33

(一)

侯德健5月1日在北京鸟巢亮相

  北京传来侯德健今年五一登台,向鸟巢的七万观众演唱他的成名之曲《龙的传人》(与该曲原唱者李建复一起),让我有点震惊,也跌入了回忆的深谷

  1983月,作为台湾著名音乐人的他,突然离开台湾,经香港进入大陆,直飞北京,轰动两岸三地,到1989年他曲折地离开大陆。前后这六个年头的风风雨雨、起起落落,我多多少少有点瓜葛。再加上他与有陆邓丽君之称的女歌手程琳的恋情,我更是亲眼目睹,出席过他们的婚礼

远的东方有一条龙,它的名字就叫中国...

虽不曾看见长江美,梦里常神游长江水。

 虽不曾看见黄河壮,澎湃汹涌在梦里。

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永远永远是龙的传人。...。

  可以说,这首《龙的传人》,唱遍华人世界,唱出了大家都是中国人的哀愁与豪情。能够谱出如此动听的曲,能够写下如此深情的词,足以表明侯德健是一位音乐世界的才子。他作词作曲的,还有《酒干倘卖无》、《归去来兮》,等等

  侯德健这次在北京登台,是参加滚石唱片创立30周年的纪念演唱会。侯德健回北京亮相,按我这个资深媒体人的分析,无疑是得到中国官方批准的,因为他过去在大陆期间曾惹下一些不大不小的麻烦

  有关的报道说:侯德健和李建复一起出现在鸟巢的舞台时,鸟巢都心跳加速了,数万人挥舞着双臂齐声和唱《龙的传人》,年纪稍大的人,眼角饱含着泪水,这是音乐的感染力,这是集体的怀旧,这也是龙的传人的最强音

  龙的传人》的原唱者李建复在北京的庆功宴上这样说:我一念出侯德健的名字,微博上已经铺天盖地,说是一个重大事件

  侯德健在相隔22年重回北京,面对几万观众说:希望未来还能写出好的作品

(二)

右起: 胡思升、侯德健、谢晓虹,80年代中摄于北京

  我曾经多次面对面地凝视着侯德健:柔顺的黑发盖过耳际,眯起眼睛淡淡地一笑,衬托出消瘦的脸庞;或者随手拿起他心爱的吉他,拨弄琴弦,用自然的男低音唱起他刚刚谱写完的新曲。

  侯德健貌不惊人。可是,他常常一鸣惊人。

  1978年12月16日上午十时到十时半,他只花了三十分钟时间,就谱写完《龙的传人》的词和曲。这首代表了“龙的传人”新觉醒的《龙的传人》,不胫而走,传遍了台湾,传到香港和大陆,传到东南亚和日本,传到全世界一切有“龙的传人”居住的地方和角落,成为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一支长鸣不息的号角。

  1980年5月,侯德健不顾劝告,从台北动身,到达距泰国曼谷500英里外的考以兰山去探望从印度支那半岛逃出来的华人难民。那里简直是一个人间地狱:枯槁的老翁,瘦弱的儿童,哀号的母亲,成堆的头骨,绝望的眼睛。连电灯都没有。他到各个难民营,倾听他们的遭迁,传递信息,购买药品,办起华文小学。亲身的感受,亲眼的所见,他写下了14万字的纪实性著作《落难的龙的传人》,还写下了並亲自登台演唱了一曲《潮州人》,因为难民中绝大多数来自潮州。

潮州人,岁月年年老。

天苍苍,路茫茫;

山也累了,云也累了。

潮州人为什么不回家?

为什么潮州人不回家?

不是我不想回家,

不是我爱上流浪。

没有家就没有方向,

没有方向就只好流浪,

不流浪又能怎么样。

  《潮州人》这首歌,被台湾当局禁唱了。

  1977年,侯德健创作了《归去来兮》(回大陆后又作了修改)。这首歌,唱出了随蒋介石去台湾的国民党官兵浓烈的思乡之情,也是《龙的传人》的前奏曲:

归去来兮,青春将芜,青春将芜。

当年我离开家乡,她才二十五。

挥一挥衣袖是多少寒暑?

想要再见一面要走上多少里路。

春去了秋来,整整三十五,

想要再看一眼要等多少年!

归去来兮,老友将芜,老友将芜。

一去便不堪回首,转眼就白头。

握紧双手啊,紧紧地握,

让你真挚的手臂温暖我的手。

谁想要哭就大声地哭,

思念的热泪和着你的泪,你的泪!

归去来兮,心琴将芜,心琴将芜。

是谁忘记了你们,任你们荒芜。

放声高歌呀,拼命地唱,

让我沙哑的歌喉洗净你的愁。

拨拨心弦吧,重重地敲,

让我满手的厚茧磨尽你的锈,你的锈。

  词切曲悲,真是杜鹃啼血!再加上台湾著名男歌唱家李建复的表演,更增添了万千离情。没有在大陆生活过的侯德健,心里升起了“归去来兮”的希望。

侯德健回四川后在祖坟前下跪。

  1983年6月初,他终于踏上了北京的土地。7月开始,他走出了大陆的探亲之旅。他把路途上看到的、听到的,填满了一本200页的日记本。“这确实叫我兴奋、雀跃、大叫大吼地疯狂了好一阵子”。在四川巫山县老家,他会见的亲戚有500来人。而“梦里神游的长江”,终于在湖北江陵的江边实地相逢了。

  1983年12月24日,侯德健的心终于着陆了。这一天,他拿到了北京市居民户口簿,分配到了住宅――三间一套的单元房。为了这次“着陆”,他在华侨大厦八楼举办了一个简朴的仪式。王昆讲话,欢迎侯德健参加东方歌舞团的工作。侯德健说:“从今天起,不要叫我先生,就叫我侯同志,干脆就叫小侯吧”,接着,讲了一句实话:“要搬家,煤气罐还没有,希望大家帮我找找”。引起了哄堂大笑。这是在北京生活才能产生的幽默。

1984年元旦的全国政协迎新茶会上,侯德健弹着吉他,程琳拉着二胡,对唱了侯德健回大陆后创作的《你和我的明天》:

                       你生在美丽的宝岛

长在辽阔的中原

我们俩从来没见过面

却好象你就在眼前

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

我总是对自己说

说你也想念我

就象我想念你一样

  真巧!侯德健来自台湾的高雄,程琳来自河南的开封。一个生在美丽的宝岛,一个长在辽阔的中原。他们确实从来没有见过面,今天却不分你我。

  在掌声的伴随下,邓颖超上来握住侯德健的手,笑呵呵地说:“小侯,我要参加你的歌咏队啦!你写得好,要多写一点东西”。

  1987年夏,程琳从广州回到北京,请我帮忙召集记者招待会,宣布与侯德健结婚。

  我选定了记者会的地点:北京东郊的“豆花庄”饭店。

  那一天,程琳从上到下一身红颜色,当着众多的记者宣布她和侯德健的婚讯。侯德健调皮地说:“我们不准备举行任何仪式,不摆宴席”。他拿出刚出版的“程琳新歌一九八七”,作为礼物送给大家。

胡思升和程琳,80年代中摄于北京胡寓

  可是,谁也没有料到,他俩结婚的事,居然一波三折,始终没有完成法律手续。按照大陆规定,他俩需到居住地的街道办事处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办事处一见是侯德健,便请示上级,最后竟然一直上报到民政部。最后的审核意见是:侯德健必须呈交台北地方法院离婚判决书的正本,才能在北京办理结婚手续。由于侯德健无法拿到这一正本,只有副本,结婚登记就搁置下来。我至今仍不明白其中奥妙所在。如今侯德健、程琳终于分手,这倒省却了法律上的诸多麻烦,也再次证实了一条朴素的原理:爱情的韵律比音乐的韵律更容易中断。

  侯德健的而立之年是在大陆度过的。30岁了,他抱起心爱的吉他,哼唱着:

30岁以前学着别人的模样谈恋爱,

30岁以后对着自己的老婆直发呆。

30岁以后才明白要爱的尽管去爱,

30岁以后才明白要来的迟早要来,

30岁以后才明白多少童年往事只不过是愿打愿挨,

30岁以后才明白变化永远比计划还要快。

  我本来以为,侯德健离开大陆,大概一去不复返了。没有想到,“变化永远比计划还要快”。他,在相隔22年之后,又登上了北京的舞台。他会唱出什麽歌,谁也猜不出,他是一个不按牌理出牌的人。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回复 li8888 2011-6-5 09:43
鲁迅名言

苟有阻礙这前途者,无论是古是今,是人是鬼,是三墳五典,百宋千元,天河球图,金人玉佛,祖传丸散,秘制膏丹,全部踏倒他-----
回复 纽约桃花 2011-5-28 22:32
勾起多少往事的回忆。。。。现在侯德健、程琳都已成为陌路人了,哎!
回复 敬亭游侠 2011-5-25 08:51
拜读!
回复 天鹅公主 2011-5-25 08:28
精彩。,“变化永远比计划还要快”。
回复 最终是人民 2011-5-24 22:41
乌龙阿乌龙!国际乌龙。
回复 今又是 2011-5-24 21:55
款款深情,款款而叙。同样的歌声,一样的流淌。非常好的文笔和文章。敬佩,敬礼了。
欢迎偶像回归,希望早日听到他的新歌。
谢谢!
回复 小月 2011-5-24 21:39
感动流泪。
回复 梨花 2011-5-24 21:04
哦,第一次听说这歌星名字,龙的传人以前好象是听张明敏唱的,原来原唱是他!
回复 阿彭 2011-5-24 20:05
拜读!
回复 rubin 2011-5-24 18:53
文章非常精彩,只是照片看不到。
回复 国际盲流 2011-5-24 18:26
沙发拜读!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