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江淳随笔评论 //www.sinovision.net/?852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人只不过是一根脆弱的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苇。——成为自己,别无选择!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江淳:读鲁迅读到鼻子出血

已有 1299 次阅读2010-7-1 04:42 |个人分类:随笔评论|系统分类:文学| 鲁迅 分享到微信

江淳:读鲁迅读到鼻子出血_图1-1



读鲁迅读到鼻子出血


江淳


    当“民族魂”的大旗缓缓落下,一颗20世纪中国的文化巨星陨落了,天空乌云翻滚,大地为之震颤,眼泪如洪水汇入滚滚不息的黄浦江。鲁迅(1881-1936)诞生在一个“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的时代,一个“无边落木萧萧下”的文化的冬天。他是中国20世纪孤独而痛苦的先知,一个汲取中西文化精华于一身的伟大灵魂。鲁迅先生是不朽的,他要化作泥土,让国人踏出一条个性独立、社会自由的康庄大道,他始终在唤醒麻木的国民,赤手空拳与黑暗搏斗,试图用匕首、投枪刺穿专制的铁幕,为这个不可救药的民族刮骨疗毒,呐喊一生!


    最早读鲁迅是在少年时期,一位南京知青把一本《彷徨》落在我家了,那时乡下课外书极少,我抱起书本就啃,虽然还不能完全理解先生深邃的思想和崇高的情怀。20多岁在部队买过一本《鲁迅传》,一直读到天明,鼻血终于流了下来。从此与鲁迅先生接下生死之缘。2005年11月初冬,一个细雨霏霏的早晨我踏上去绍兴的旅途:去看望一位美女文友沁芳,但最重要的目的还是参观鲁迅故居“百草园”、“三味书屋”等,去鲁迅纪念馆瞻仰先生的高大塑像并留影珍藏,痛彻缅怀这位文化巨人,探秘先生思想的精神源头。临回前还特地买了一本《鲁迅精品集》以示纪念。倘若绍兴没有鲁迅,那次愉快的精神之旅恐怕难以成行。一个城市因为一个人而扬名海外,一个民族因为一个人而有了脊梁。一个没有自由思想灵魂的民族不过是一群木偶。鲁迅没有死,鲁迅精神当与时间永存,当与华夏民族永不分离。


    6月25日23时57分,我国著名画家、清华大学教授吴冠中在京逝世,终年91岁。大师吴冠中生前的几句话让我久久难以释怀、为之惊愕:“下辈子不当画家”:“越到晚年我越觉得绘画技术并不重要,内涵最重要。绘画艺术毕竟是用眼睛看的,具有平面局限性,许多感情都无法表现出来,不能像文学那样具有社会性。在我看来,100个齐白石也抵不上一个鲁迅的社会功能,多个少个齐白石无所谓,但少了一个鲁迅,中国人的脊梁就少半截。我不该学丹青,我该学文学,成为鲁迅那样的文学家。从这个角度来说,是丹青负我。” 吴冠中说:“中华民族文化的历史,是前人的脚印,今天走向哪里,需要探索创新。”在他眼里,“叛徒”实际上就是创新的代名词。“我不该学丹青,我该学鲁迅,这是我一辈子的心态,越到晚年越觉得绘画技术并不重要,内涵最重要。诗才是最高的艺术境界。”吴冠中坦陈:下辈子想当鲁迅。


    中学课本驱逐鲁迅先生的部分文章让我感到匪夷所思,近几年网络狂徒对鲁迅的辱骂与攻讦更是宁人呕吐。中国难道已经强大到不需要鲁迅了吗?甚至毛泽东也说过掏心窝的话:鲁迅之子周海婴《鲁迅与我七十年》中的一段话:“1957年,毛主席曾前往上海小住。湖南老友罗稷南先生抽个空隙,向毛主席提一个大胆的设想疑问:要是今天鲁迅还活着,他可能会怎样?这是一个悬浮在半空中的大胆的假设题,具有潜在的威胁性。不料毛主席对此却十分认真,深思了片刻,回答说:以我的估计,(鲁迅)要么是关在牢里还要写,要么是识大体不做声。一个近乎悬念的寻问,得到的竟是如此严峻的回答。罗稷南先生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不敢再做声。”任何人读到这段对话,都会出一身冷汗。但1971年11月20日毛泽东于武汉也说过这样的话:“鲁迅是中国的第一个圣人。中国的第一个圣人不是孔夫子,也不是我。我算贤人,是圣人的学生。”一个组织当他需要思想支撑时,一个思想变成了他夺取政权的工具,当取得政权后当权者往往容易走向他自己的对立面。没有任何立国者与竞选人能前后一致、兑现他向民众的全部承诺。历史就是这样神奇而荒诞。但鲁迅的精神内核不会因任何人的攻击而有丝毫贬损,太阳不会因暗夜而无光,把凯撒的还给凯撒,把上帝的还给上帝。


    “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我以我血荐轩辕”。鲁迅认为,要让一个丧失了人格的民族免于灭亡,“第一要著,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呐喊•自序),使之找回灵魂,还为主体。这就是“立人”,让趴着的奴隶站立起来做人。


    鲁迅“主张一条‘先觉者的个性解放→立人→立国’的道路”来拯救我们民族的沦亡。发展这生命,就必须自强,勇于“走异路,逃异乡,去寻求别样的人们”。鲁迅深恶国人惯于得过且过,他痛心疾首的呐喊:“世上如果还有真要活下去的人们,就先该敢说,敢笑,敢哭,敢骂,敢打,在这可诅咒的地方击退了可诅咒的时代!” “希望本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这就像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不是很大的鞭子打在背上,中国自己是不肯动弹的。”“以无赖的手段对付无赖,以流氓的手段对付流氓。”“希望是附丽于存在的,有存在,便有希望,有希望,便有光明。”“青年们先可以将中国变成一个有声的中国。大胆地说话,勇敢地进行,忘掉一切利害,推开了古人,将自己的真心话发表出来。”1936年9月5日鲁迅留下遗书(10月19日逝世):“我的怨敌可谓多矣,倘有新式的人问起我来,怎么回答呢?我想了一想,决定的是:让他们怨恨去,我也一个都不宽恕。”


    你不能占有你不理解的事物,鲁迅思想博大精深、空前绝后,历史上略可与之比肩的只有曹雪芹和谭嗣同寥寥几位。曹雪芹为那个行将就木的族群编织了一个悲痛凄楚的祭典,哭损残年;谭嗣同为那个风雨飘摇、日薄西山的王朝奔走呼号甘愿赴死,血洒刑场。曹雪芹、谭嗣同、鲁迅和吴冠中的人格和精神高度不是常人可比,一个博大伟岸的情怀才能走进另一个孤独深邃的灵魂,体会先知之痛,产生共鸣,啼血而歌,为芸芸众生播撒福音而不惜生命。“中国一向就少有失败的英雄,少有韧性的反抗,少有敢单身鏖战的武人,少有敢抚哭叛徒的吊客;见胜兆则纷纷聚集,见败兆则纷纷逃亡。”“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在当今信仰危机、道德滑坡、全民拜金、社会溃败的转型期,重温鲁迅精神,始终坚持知识分子的“独立精神与自由思想”,“怀疑、批评与抗争”到底,仍然是医治我们社会病痛沉疴的一剂药方。鲁迅的“野草”将铺满大地,生生不息;鲁迅的“地火”将蔓延到每一个乡村和城市。猛醒吧!我的同胞,惟有抗争才有希望,不然我们仍然是剪掉辫子的阿Q。珍爱鲁迅,蔑视强权,争取自己应有的权利才是出路。


    鲁迅落葬时,在数千人诵唱的挽歌与哀乐声中,一面大旗庄重地覆盖在了他的灵柩上面,旗上写着“民族魂”三个大字。


    郁达夫先生在《怀鲁迅》一文中说:“没有伟大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的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因鲁迅的一死,使人们自觉出了民族的尚可以有为,也因鲁迅之一死,使人家看出了中国还是奴隶性很浓厚的半绝望的国家。”


    谨以此文献给刚刚逝世的著名画家吴冠中先生,有鲁迅陪伴,吴先生在天堂一定是快乐的!


江淳:读鲁迅读到鼻子出血_图1-2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江淳 2010-7-1 05:26
此文被中华网《中华论坛》置顶,点击达18万余次!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