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江淳随笔评论 //www.sinovision.net/?852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人只不过是一根脆弱的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苇。——成为自己,别无选择!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江淳:纪念一位伟大而崇高的中国女性

已有 124 次阅读2019-6-30 10:51 |个人分类:随笔评论|系统分类:文学| 林昭, 江淳 分享到微信

江淳:纪念一位伟大而崇高的中国女性_图1-1


一个都不宽恕:大不了去坐牢


江淳(2010年6月30日于民国故都)


在一个法制不健全、潜规则盛行的社会,做人要有起码的道德底线:为儿女积德,不做“人神共愤”的事情。今天是2010年6月30日,江淳若坐牢,10年后应该在2020年5月4日前无罪释放,中间耽搁的天数是律师辩护而败诉的时间。如果我在被审判前不幸死亡,那是江淳莫大的荣幸:我不会再一次被“代表”、被“禁言”、被“羞辱”,直至被“死亡”了,愉快地告别一个“被”强暴的悲剧时代!


人生识字糊涂史,不记得中国人从何而来,但觉得自猴子变成人的那一刻,国人的思想就被阉割了。中国的兽医很多,如管仲、商鞅、韩非子,不胜枚举:个个都是帝王的师爷或打手:杀人如麻、见血封喉,现代的著名兽医我就不提了,免得在文章还没写完就被河蟹吃掉了。


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的一句话,震撼了5000年的囚笼:“谁让你不幸生在了中国?”不想过多引用名人的名言了,免得网络大师们攻击江淳的文章是网文拼凑的。我渴望自由,但无时不在枷锁中;我渴望平等,但平等已从人类的语言中抹去;我渴望民主,但民主已堕落成“为民做主”;我渴望博爱,但博爱已没有人敢奢望了;我渴望给言论找一个自由的空间:语言是人类最后的遗产;直到天老地荒,我还有许多渴望……我不是诗人,但我捍卫言论的权利!


外婆李正品(类似巫师)告诉我母亲:江淳投生时就拿着一支笔,我不相信,那时我还童言无忌呢,是母亲后来告诉我的。从小学到高中,从地方到军队,再从军队到地方:因为不起眼的言论质疑,江淳分别遭受过女班主任(小学)、男校长(高中)、志愿兵代理排长(205团)等“师长”的教育、打击与报复,我从汽车连驾驶6班“被'下放到马房班喂马,那里也有骡子,但没有驴。第一次骑骡子出早操,回来后大腿根两侧磨掉了两块皮,鲜血染红军用裤衩。请允许我隐去我青年时期敬爱的师长们的名字,后来他们还夸过我:“谁知道报纸上的江淳就是我们学校的江淳呢?” 20岁军校毕业后,那位赤峰的代理排长还特地在连队请我和一些战友喝酒。真是受宠若惊、泪流满面;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是心泪,我堂堂帝国最年轻的排长,岂会在老连队战友面前落泪?转业回地方后在开发区工委做过组织宣传工作,应该是不合时宜的。


我要争取做人的权利!你或许会说:江淳八成是疯了,那最好,因为我们的时代还清醒着呢。18岁读军校时,被无休止的上课、训练与劳动困扰,梦想有一天能安静地坐下来写作。巍巍中华应有胸怀保留一块自由言论的芳草地;我的一支秃笔,要在铁屋中发出中国的声音:万马齐喑的时代灭亡了,但愿连同江淳的言论也一起灭亡!


那些删除博文的网管,是我冤枉你了:在一个“被”时代,江淳向您致歉,骂你有何用呢?冤有头债有主,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我为自己有如此清澈的认识而欣慰。狡兔三窟:我有10个博客,总有一条【微博】的性命会侥幸偷生。在一个需要赞美的时代,我已经不会讴歌了:“言论无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哥不是神话,也不是传说,哥只是谎言堵车时代的另一个谎言!让谎言与谎言竞争,让自由与极权共处,让民主与独裁握手,或许也是一种平等。我大约真的是疯了,竟在这阳光下搏击那无妄的虚空。鸟之将死,其鸣也哀?在我还有一滴血的时候,我把自己献到鲁迅的祭坛,思想、祭品与毒蛇并存,谎言、贡品与先知同在;恐吓与强暴只对弱者有用,谁也封杀不了自由!死亡从未诞生,自由充满宇宙;生存是死亡的前世,死亡是生存的今生。


中华民族的先知一个个死去,留下一个迷茫的中国:谭嗣同走了,鲁迅也走了,海子卧轨了;一位被禁言的女先知【林昭】让我泪流满面,悲而无处哀,痛而无语中……。一个没有正义的时代,一个灭绝大师的时代,一个娱乐至死的时代,一个辉煌的时代,一个堕落的时代。


一个赵七爷与阿Q复活的时代:孔乙己晋生为教授,朱自清受到羞辱;资本家大肆搜刮,犬儒甚嚣尘上;藏獒狗比人有尊严,贫穷才是惟一的罪恶!谁会抨击权贵呢?!麻木的看客们复活了,一场全民娱乐的历史盛宴:于是伪娘与小沈阳粉墨登场,于是凤姐招摇过市,于是犀利哥“被”走红。中国男子汉的血性被扼杀中!


孔子祭坛锣鼓喧天,大嚼祭台冷猪肉的人们乐不可支;鲁迅的小庙门庭冷落,有时竟招来匪夷所思的讨伐。这是一个需要歌功颂德的时代,这是一个谢绝批评的时代。不知鲁迅看到“开胸验肺”、“周公拍虎”、“处女卖淫”、“官员嫖幼”、“巨贪外逃”与“黑砖窑”、“杀童门”、“跳跳门”、“罢工门”等盛世景观后会有何感想?所幸这尖酸刻薄的老头已不再发言。哀悼!


鲁迅之所以被驱逐是因为我们的时代已不需要“匕首与投枪”,它需要的是赞美与脂粉以及麻醉药。闭眼读世界,睁眼看小品,正好迎合政治与经济双重垄断的需要,所以司马南、余秋雨和于丹们成了大师,建立了一个“和谐社会”!读于丹不如读李零(北大教授),凡吹捧专制的,不是婊子就是婊子养的,心灵鸡汤熬制的迷魂麻醉药还要接着喝?!“严打”开始了,疯狂的娱乐,麻将、歌舞、足球、选秀等等成了惶惶不安的民众暂时的镇痛剂,这一切会长久吗?!正如著名画家陈丹青先生所说:“假如鲁迅精神指的是怀疑、批评和抗争,那么,这种精神不但丝毫没有被继承,而且被空前成功地铲除了。我不主张继承这种精神,因为谁也继承不了、继承不起,除非你有两条以上性命,或者,除非你是鲁迅同时代的人。最稳妥的办法是取鲁迅精神的反面:沉默、归顺、奴化,以至奴化得珠圆玉润”。揭示也是一种抗争,多么沉重而悲凉的警告啊?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陈丹青们是我们时代敢吃河蟹的猛士与幸运儿。试问:还有多少个自由思想被封杀中?还有多少个独立精神被阉割中?中国的一切病根就在这里开花结果、生生不息。你要自由吗?请拿生命来换取;倘若自由可以挣得我宁愿放弃生命。1936年9月5日鲁迅留下遗书(10月19日逝世):“我的怨敌可谓多矣,倘有新式的人问起我来,怎么回答呢?我想了一想,决定的是:让他们怨恨去,我也一个都不宽恕。”


在这伟大而荒唐的盛世,在这公平与正义匮乏的国度,我不能旁若无人、幸灾乐祸、移民海外、苟且偷生,我要发出微弱的声音,祭典我古老而苦难的民族!没有人会拱手交出手中的权力,没有人会交还贪得而来的财富。犹太人几千年浓缩的一句名言:这句千锤百炼的话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春天播种,秋天才有收获。中国人的自由应从“言论”开始。谁来为近14亿人的偌大民族负责呢?只有我们自己!


鲁迅的“野草”将铺满大地,生生不息;鲁迅的“地火”将蔓延到每一个乡村和城市,烧毁独裁的袈裟与魔杖;自由的歌声将回荡在童心和星空上。猛醒吧!我的同胞,惟有抗争才有希望,不然我们仍然是剪掉辫子的阿Q。珍爱鲁迅,蔑视强权,争取自己应有的权利才是出路。牢狱里关着的是罪恶,最后的审判我将是原告,被告已悄无声息,牢狱里不会关着自由。请博友作证:以此博文来纪念一位伟大而崇高的中国女性【林昭】,你是幽暗中国一盏不灭的油灯,我为男儿无颜评说,惭愧!我是微博村长江淳,我的演讲到此告一段落,是你们给了我继续写作的力量:不在沉默中死亡,说话才是硬道理。谢谢博友们!愿上帝与大家同在。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