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稷下博客 //www.sinovision.net/?8570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我的哲学之路及我所知道的民哲发展历程(一)

已有 1521 次阅读2012-10-26 03:46 |个人分类:思想随笔|系统分类:杂谈| 哲学 分享到微信

真正喜欢哲学,是从上师范开始。1984年,初中毕业后,我考上了师范学校。在当时,还存在着农村户口与城镇户口的巨大差别,所以作为一个农村的孩子,考上中专是一个跳出农门的捷径。

 

    师范学校是一个相对人文氛围较浓厚的地方,在这里,我遇到了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相互之间喜欢争论,也喜欢人文哲学等方面的书籍。我的一个老师有一套《资本论》,在办公室里恰巧被我看到了,欣喜若狂地借出来,并加以研读。也许当时仅仅是处于懵懂地状态,但这种填鸭式的输入使我奠定了一些人文思想的基础。在寒假游玩时,在一个女同学家里看到一套《马恩全集》,也不知道人家怎么想,出于自己的爱好出口借了下来,毕业工作多年以后才还回去。

 

    1987年毕业以后,就在一个技工学校从事教学工作,很明显感到了自己文凭及学识的不足。为此,业余时间不断补充自己的学识,并参加了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的学习,获得了大专文凭。

 

    暑假期间,一个也非常喜欢哲学的同学来到我的单身宿舍,一起研读《马恩全集》,也许在今天的人们来看是非常的可笑,但当时所接触的有思想深度的书籍只有马恩著作,读他的书对于思维训练还是非常有效的。当时,也流行萨特的存在主义,买来《存在与虚无》通读,只记得书中说过哲学就在生活中类似的话,印象比较深刻。期间,刚谈不久的女朋友看到我们研读哲学书籍,而我少有时间陪她,也看出一些不满与吃醋,但为了哲学,也就顾不得这些了。

 

    我的这位同学后来走上了专业哲学之路,最后考得人大哲学博士,后来在山东一个著名大学教书,以至于耽误了婚姻,40来岁才谈上一个小女朋友,至今还没有结婚。而我由于早早结婚,养育小孩,以及个人的懒惰,荒废了十年左右的时间,到了2003年,随着家里接入互联网,真正的哲学思考才开始了。

 

    互联网信息庞杂,各种人都能从中获得自己需要的东西。作为一个哲学爱好人士,搜遍互联网,真正研讨哲学的论坛并不多。

 

    刚开始比较爱去的是人大的爱智论坛,其版面设置比较多,很多是普及哲学知识型的文章,也有专门的版面给非专业人士讨论。毫无疑问,民间哲学人士在初期对于系统的哲学知识是缺乏的,而且喜欢自建体系,对于专业人士来说就相当看不惯。另一方面,学院哲学的自我封闭也是论坛管理人员作出不欢迎民间哲学人士的一个原因。哲学肯定有思辨,在辩论中,一旦辩不过业余选手,这些管理人员也会恼羞成怒,强词夺理,封贴删帖,冷了民间哲学爱好者的心。哲学爱好人士纷纷离开爱智论坛,转向其他论坛。

 

    而此时,一个叫steven的网友开办了《哲学中国》论坛,由于速度快,版面设计合理,没有诸多禁忌,众多爱好哲学的网友一时聚集论坛,展开思辨,稷下也应站长之邀担任版主,参与了网站的建设。2003年末,江上郎倡议成立中国网络哲学协会,大家积极响应,稷下也成为最初的创办者之一。在这里,有必要谈一下中国网络哲学协会的由来。在论坛群里,大家讨论当下协会的名称,想了很多,但都不是很理想或者名不副实,后来大家一致通过中国网络哲学协会的名称,原因在于一是大家通过网络交流哲学,所研究的是“网络哲学”。(网络哲学有两层含义:其一是指以网络为载体,以思想自由、平等对话、求真创新为特征的时代性新哲学思想运动。其二是指以网络为载体,以思想自由、平等对话、求真创新为特征的正在形成和发展中的时代性新哲学。)二是在中国注册实体民间团体困难重重,中国网络哲学协会可以是一个论坛中的虚拟组织,如同游戏中的帮派团体一样,即使查到也有话可说。

 

    中国网络哲学协会成立后,与steven达成协议,协会以哲学中国为官方论坛,协助哲学中国发展,哲学中国免费为协会提供论坛,合作发展。

 

    一时间,哲学中国以其清新的面貌,自由辩论的风气,吸引了众多哲人,论坛名声鹊起。

 

    一段时间以后,steven与大家反映经费困难。协会的会员,像外来蟹,赞助了哲学中国2000元;黑光先生,赞助了200元;我也赞助了一些。当时论坛的一年空间费用1000左右,容纳1000多人的论坛动网最多不过1980元1年。这些费用足够一年使用了。但是过了一段,steven又向协会提出不想办论坛了,协会如果没有了论坛,就失去了根据地。江上郎向他询问条件,steven开口3000元的价格卖论坛,协会内部开会认为价格过高,且论坛把握在别人手里,总是被动。于是决定自建论坛。当时我忙于一个个人网站的建设,秦跃东出资500,我出资200,购买了上海一个服务商的空间,由秦跃东和江上郎作管理员。

 

    一段时间以后,江上郎和秦跃东因为论坛管理发生了矛盾,江上郎赌气不当管理员了,也发表声明解散协会。对于这种过家家的行为我不赞成,与秦跃东一起把论坛与协会搞下去。论坛人气没有哲学中国那么火,但基本的大面还是朝好的方向发展的。

 

    没有想到的是我与秦跃东后来因为协会管理与论坛管理有些意见不同而有些小矛盾,尽管如此,但还是为了网络哲学协会的发展,还是合作管理的。后来,一次在中国学术论坛的讨论会中,秦跃东暴露出了学识浅薄的一方面,被质问得哑口无言,有损协会的形象。另外没有想到的,他不仅学术上不长进,还越来越因为担心自己在协会的地位而暴露出了妄想独裁的面目。有一天,他以我一段时间忙为由要我退出协会管理,我知道,我退出就可以让他行独裁之实了。为了协会的正常发展,我和同为协会理事的智者说提出民主选举协会管理层的主张,秦跃东删除了我和智者说的帖子,一段时间禁了我的发言,他知道,一旦选举,他是百分之百要退出协会管理的。我指责他是一个小人,以一己之利而挟持论坛,他回短信说,我就是小人,你能把我怎么样。

 

    是的,我这个人并不贪恋什么小权利,协会论坛也一直由他管理,这埋下了导致协会后来“死亡”的境况。对于这样的小人,我实在感觉没有合作的必要,就发声明退出协会,不再过问论坛事宜。小人就是小人,后来杜绝苍茫和他合作过一段时间,也因为看不惯这个小人的做派愤而退出协会,给秦跃东一个“白衣秀士王伦”的评语。

 

    只是可惜了中国网络哲学协会这个可以团结广大民哲的平台,被这个小人利用并把持着,不过论坛被他搞成濒临死亡的状态,也在情理之中。后来一个参加协会的会员阳虫提一点民主管理协会的主张,也被秦跃东赶出去,阳虫愤而在观天茶社发文给秦跃东及把持的论坛以“酒酸狗恶”的评语。

 

    后来全国性的民哲会议召开,哲人精英汇聚一堂,证明哲学思潮不会因为这等小人而停滞的,他只是滚滚哲学思潮中漾起的一个垃圾罢了。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