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百个侠义少女长篇传奇 //www.sinovision.net/?2214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侠义少女长篇武侠小说,是一部旷古的稀有佳作,开辟了历史章回小说的先河,格式新颖,欢迎大家多多点评! ...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古典章回,美女众多的好剧本。博采各家之长的巨著

已有 4612 次阅读2014-4-19 08:12 |个人分类:古典武侠长篇|系统分类:文学| 美女, 剧本 分享到微信

灵灵暗中生气,继施一招“鸳鸯挥脚”,飞起金莲尖头,朝着对方万箭难射的肛门前会阴穴踢去,有意将雪白的小腿暴露在对方眼前,略停片刻不动,供给对方有个反击的机会。谁能料到,林宇却是迅即施展一招“天犬滚珠”,后翻后滚跃起跳开,不敢伤及他的灵妹!端的真是:
                                     择错姻缘付东流,面目全非反成仇。
                                     眼前无情难开脚,身后有恩易合手。
                                     假意惊天星垂泪,真情动地月含羞。
                                     犹如太空追仙女,千险万阻不可收。
                                     《西江月》词曰:
                                     时年维系正月,岁届步入开春。
                                     寻仇解恨闹纷纷,慧黠变成愚蠢。
                                     拼搏声声扰耳,眼见招招烦闷。
                                     迷宫斗法人群群,愤怒自取断魂。
                                     《七绝》诗云:
                                     姐妹成仇恨未消,又被戏谑怒火烧。
                                     冤家愁肠已百结,再逢相遇独木桥。
                                     又一首唱道:
                                     本盼双方传玉镜,焉知相克变灾星。
                                     背后无根胡乱猜,眼前迹象半分明。
时维正月,岁届新春。了却人间冤枉事,解开天下众纠纷。步步扰耳,事事烦闷。气氛紧张喘息难,无端拼斗罩地昏。
时逢爱河眉目乱,事遇醋酸心更痒。且说青萍剑应山红眼尖心专,看不下去,听她高声痛斥道:“这算哪一家的比武?说是无情却有情,道是无意却有意!说真的,道是在唱戏在玩耍还可以!双方手中的凶器都不敢使用!好像女有情,男有意;女爱男,男痛女;女送爱,男贪恋!两人粘粘糊糊,恋恋不舍;缠缠绵绵,依依难分!真是让人越看越激心,越看越愤慨与生大气!”
应山牛笑着解答道:“三妹请平平气儿,不要心急!大哥与你的看法不同,人家双方比武不施毒招险招,此举才是高手比武的礼仪和方法。倘若高手比武,马上施行绝招及险招,不是一伤一亡,定是同归于尽。双方比武之时,要靠真本领真本事,能够你让我,我让你,才是上乘与上策!”
应山红急得满眼含着泪水狂呼道:“大哥!你瞎眼!你根本不懂妹妹的心被她们撩得多么痛苦!你根本不懂人家的用情用意在什么地方!你没有看到人家把整个胸部送到男人的面前,而男人反而当宝贝一样,偏不敢公开碰她!人家把整个身子倒向给予男人,而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偏不好意思公开抱牢她!人家把小白腿送到男人的跟前,意欲让男人亲手摸一摸,安料男人还是不好公开抚摩她!”
应山牛敛容正色道:“三妹,不要胡闹,大哥的武功比你好,眼力也不会比你差,可是怎么没有看出你所说的那些迹象来!”
应山红仍然两眼含着泪水忿怒道:“大哥你真笨!真呆!”
七星剑应山茶也无比愤慨地诉苦道:“妹妹,二姐的观感与你一个样。咱们女孩子的心比较细致,能够看出一些细节。不像大哥粗枝大叶,看不出武功以外的枝节来。这一次,二姐我算是大开眼界了。在这个人间世上,也有利用双方比武之时,进行谈情说爱的!而且此种不说话的对打中,去进行谈情说爱,比起彼一言此一语,所进行的对话,还要加激利害!真是气煞二姐我也!”
却说灵灵的内心爱昧被人道破,自觉惶恐惶然不安。她为了掩饰面子,不得不施用各种险招来。登时,顷见灵灵的剑影滚滚,如汀江的激流白浪,猛恶地攻向对方。而林宇手中的镔铁巨扇,也时张时合,其扇风霍霍,似夏季的暴风骤雨,撒泼向对方。灵灵捷胜猿猱,一剑劈向对方的下盘三路。林宇快如灵猫,一扇扇向对方的上盘四处。灵灵一剑点向林宇下丹田的大赫穴及中极穴,疾点疾收。林宇一扇挥向灵灵上丹田泥丸宫的玉堂穴和鼻梁上的山根穴,未触即退。灵灵又一剑多招疾点对方的云海、阴廉、气降、玄枢和中封五穴。林宇也展开巨扇,速点对方的脆脉、大陵、鹤顶和中腕四穴。两人一来一往,精彩极了。可说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倏忽之间,谁也料想不到。灵灵竟然使用自己上身肋下的太渊穴和太隔穴,乳下的期门穴、肺俞穴和大包穴等等穴位,有意碰撞对方的手中兵器巨扇。灵灵的这个举动,应氏三兄妹都感到莫明其妙。
安知林宇要提防灵灵自己来撞伤,比起他自己要破解灵灵的进攻还要麻烦些。由此,足可见灵灵之勇,敢于让她自身的受伤,来测试对方的险招和武技的高低。而林宇的本领,确实娴熟高超,才没有误伤灵灵的身躯玉体。两人再相互攻打了五十多招以后,灵灵已经试出林宇的武技和功力不在她自己之下。因此上,灵灵想与林宇再行较量一下后力的手劲。
遂见灵灵把剑放平,猛烈压向林宇手中的镔铁巨扇。林宇好像得到感应一样,十分理解灵灵的意图。旋即见到林宇使用手中的巨扇,端平让对方压去。安知两人剑扇相压竞技竞力,如触微弱的麻电。不上不下,心在颤动;不高不低,肺在冲振。林宇用上大哥慈爱的眼神看着灵灵,而灵灵也顿感对方有股火热般的挚爱在看着她。故此,灵灵也用上含情脉脉的双眼望着对方。两人通过恁般的相看对望,眼睛神灵生电,使得双方都觉得有一股热流进入心房里头。谁知两人一时心思恍惚,在片刻之间,竟然忘记了双方是在比武,忘记了要如何接下去再打。
此时此刻,早已震怒了在旁边观看的应山牛。只见应山牛走到一棵碗口粗的小树旁边,用掌一劈,竟然将其树身劈断。见他再用手脚同时略微一扳,早将一截木头棍子取在手中。应山牛就使用手中的短木棍,闪电般走到灵灵与林宇两人对压中的剑身及巨扇处,从下方往上方磕去。
岂知应山牛这一棍子,用力不是很大,竟然将两位绝等高手震开,同时将对方两个人,震开退后三四步。林宇和灵灵两个人,猛然间大吃了一惊过后,不谋而合,马上双双攻向应山牛。安料两位绝等高手,左右进攻,只在四招之内,又双双被应山牛震退三四步。灵灵的手中剑,还差点儿脱手去。她的握剑虎口处,还感到又酸又麻。林宇自己同样感觉到,握镔铁巨扇的虎口处,略有发酸发麻。
应山牛将手中那一截木棍摔掉以后,方才呵斥道:“我的两个妹妹说得对,一点儿不会错,你们这对小男女,不是在用心比武,而是在利用比武之时谈情说爱!俺应山牛也亲眼觉察到了,两人还要忘情地眼来眉去,几乎忘记是在比武打斗。你们这种自欺欺人的举动,是可忍,孰不可忍!”
遂见龚旗玲恶狠狠用手指着应山牛,然后用她那银铃般的声音破口大骂道:“听你自称叫作山牛,可你比真正的山牛还要犟劲,还要冒失鲁莽!我们是自家人友谊比武,要怎么打就怎么打,喜欢怎么打就怎么打,你管得着吗?我们高兴怎么打都可以,与你这条莽牛何干来着!”
应山牛这个二十八岁的壮汉,竟然拙嘴钝舌,回答不出龚旗玲的指责谩骂。却见应山茶站前些回骂道:“看你小小年纪还未长大,就不怕任何人,也不怕害羞了!我山茶姐真要替你脸红!洗温泉之时,一只脚翘到高高的坐石上,两腿拉的开开的,内秘暴露无余,难看死了,真正羞死人!”
龚旗玲听到对方说出此般话儿,立刻暴跳起来,并且破口大骂道:“应山茶!你才真正是厚颜无耻,皮厚不知羞耻!你夜间偷看人家洗身,还要担心人家不知道,还要公开嚷了出来!你还懂得害羞脸红吗?你敢说,我们还不敢听呢!”
应山牛劝解道:“二妹,凡是俗语粗话不要说了!你是从来不与人家说脏话的,最近几天来,你怎么突然变啦!”端的真是:
                                     妙龄少女影翩翩,霞帔珠巾披两肩。
                                     太极四象走八卦,阴阳两仪兜一圈。
                                     珠联璧合困婚期,柳暗花明锁姻缘。
                                     高绾云髻抖威风,千秋甜蜜化飞烟。
                                     又调《七律》一首云:
                                     月朗云多便星稀,日凉天清断无雨。
                                     十叠求爱实茫茫,百年婚恋空依依。
                                     夕阳寒鸦无谁痛,衰柳苦雀有人喜。
                                     难遂心愿早起床,出门远游看晨曦。
                                     江湖山歌唱道:
                                     闲愁惹非堪不明,蓦地相依何荣幸。
                                     无常矛盾重激化,归程到家未了情。
                                     又一首唱道:
                                     黄花桃色迷人眼,侠女薄幸更难言。
                                     常遇荒沟填尸骨,十桩奇案九条冤。
月透星多,皓白银河。一段姻缘降身前,安知天意不和合。天寒地冻,阳光闪烁。百载亲戚初见面,疑惑惊奇总多多。
是时,却见灵灵悄悄对着青萍剑应山红看了又看,然后微笑地问道:“应山红,你好像一直在滴眼泪,是不是看到我苗灵灵穿的衣服比你漂亮啊?”
应山红擦了几下眼睛之后,方才紧皱鼻子答复道:“谁人去管你的衣服穿得好坏啦!关键是你的人品害得我姐儿伤心痛苦!就是因为你一个人,害得我太惨!并且害得我无法快乐!苗灵女,现在你敢不敢与姐儿重新比武?这一次,姐儿再也不处处让着你了!追悔那天,姐儿还白教了你好多招法!姐儿真是好心没有得到好报,姐儿真是好心换来满腔怨恨与痛苦的!”
灵灵正言正色道:“应山红,是你自己不长眼睛,连我是男是女也辨别不清。这事要怪,只能怪上你自己单相思!那一天,我们口口声声给予你们姐妹两个人,明白说出我们都是女子,是从隐世采药尼庵里出来的道姑和药姑。可是,你们两姐妹,偏偏听不进耳朵里去。你姐姐应山茶,还要三更半夜去温泉的水池边,偷看我们沐浴浸汤。我们多次说过,我们欢迎与你们姐妹两个人,当个知心的友谊姐妹群,当个江湖女儿的同路好姐妹,往后好相互之间,进行磋商武艺。你们是侠义少女,我们也是侠义的少女。希望你本人,凡事要想得开阔些方好!”
安料应山红指着对方呵斥道:“苗灵女,你定是一只千年狐狸精!你若变成男子,便会迷住年青的女子!你若变成女子,便会迷住年青的男子!姐儿我,便是被你迷了心性的女子!姐儿我,乃是个受害者!”
灵灵勃然大怒道:“应山红,你说话倒是要客气点儿!你当作我苗灵灵是怕你来吗?咱们应该以和为贵,以友谊为重才是啊!”
是时,怀真长老怕事态扩大,进前几步拦挡灵灵和应山红两个人,然后进行劝解道:“老衲是漳州南山寺的怀真老和尚。这一位,是老衲关门的俗家弟子,年甫弱冠二十,单姓单名,叫作林宇。敬请大家多多包涵!你们双方六个小娃儿,都是同道自己人,又无仇无怨,只有双方有点儿小小的误会,千万不可大动干戈。即使要比武,也得用磋商武艺的方法进行,双方以点到为止,千万不可弄出创伤来!若是一时糊里糊涂,弄出点儿毛病来,是要后悔终生的!”
谁知应山牛进前几步恭恭敬敬叩礼道:“原来你是前辈怀真长老!晚辈叫作应山牛,是罗霄道长的徒儿,也是师叔青原道长的武功首徒。晚辈常听师父罗霄真人提起前辈的大名,也常听师叔丘处宗提到前辈的名字。特别是师叔,十分赞扬前辈,说前辈是侠肝义胆,常常替人打抱不平。晚辈的两个同胞妹妹,性情比较耿直火暴,也请诸位多加包涵!我师父罗霄真人常常交代,不准为徒的与隐世采药尼庵的弟子过节。可是,晚辈的两位妹妹,没有告诉我这个为兄的,说明她们是隐世采药尼庵的来人。只有三妹简单告诉我这个为兄的,说是有两位如意郎君美少年,她与姐姐看后,内心都觉得很合意,姐妹意欲一人选择一个,定要我这个为兄的来给她们采伐和作媒。真是姻缘捉弄人,谁知是误会弄错了。说真的,我这两位妹妹,确实是金玉巾帼,粪土须眉,从未去爱过任何一个男子,偏偏近几天来,看中她们两个女扮男装的假小子!晚辈适才不知道,也对你前辈的弟子无礼,再次恳求多加谅解!”
怀真长老哈哈大笑道:“怪不得晚辈你的武功如此惊人,原来是两位老道长的高足!你的师叔丘处宗,乃是老衲的大熟人。在十五年前,老衲与他常常来往的。所以说,老衲与他两个人,是个江湖道上的莫逆之交!”端的真是:
                                     调寄《鹧鸪天》词曰:
                                     话一投机心头快,几日幽思激素怀。
                                     时今方晓同路人,引出无限风情来。
                                     绣帏房,讨明白,绝莫乱结鸳鸯带。
                                     焉知美女爱郎君,毕竟惺惺惜真才。
                                     《西江月》一首唱曰:
                                     山女颜面粉红,举动粗犷艳丽。
                                     自来江湖多出奇,常有耳听为虚。
                                     说话低调通情,治病高等神医。
                                     打过才知是亲戚,何必再比高低。
                                     山歌一首唱道:
                                     确切眼见方为实,半路风闻乃半虚。
                                     莫要行北转向东,然后朝南又走西。
                                     又一首唱道:
                                     江湖姻缘终归梦,紫燕于飞也成空。
                                     绸缪风流无心思,恩怨层层岁月中。
明眸皓齿,举步艳丽。明眸皓齿,偏见江湖多美女。诙谐微笑,俯仰依依。诙谐微笑,误会终局归亲戚。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莫今向东,后又朝西。却说龚旗玲的讲话,见机转变得最快。听她银铃般的声音朝着对方表白道:“你这位山牛大表哥,遇事比较开通,能够通情达理。原来咱们两方,都是姑舅的表亲。要知丘老道长,是我们四个女子的舅舅。丘老道长,还救过我的紧急险情呢!老道长还把一本《武功秘籍》,亲手送给阿灵。他还特意要阿灵与我们一块儿学练。老道长把阿精和阿灵两个人,早就认作外甥女啦。那当然,连我与婉萍姐两个人,也连带都认了。你们倘若不相信,可问丘老道长去!山红表姐,山茶表姐,咱们不要再相互斗气啦!”
谁能料到,却见应山红站前几步说道:“不管亲不亲,表不表,姐儿愿与苗灵女两个人,使用真剑比个高低来!当然分出个高低来就停手!”
灵灵冷哼道:“应山红,你要有个自知之明!你的短促劲力可能比我大得许多,但是没有我的劲力耐性久。你的武功和剑法,只能与我在伯仲之间。但没有我的剑法凌厉!你姐姐的武功在我之上,你哥哥的神功神力,更是在我之上。这一点,我不能否认。倘若你硬要比剑,我苗灵女只好奉陪到底!”
少刻,应山红将背后的青萍剑捞起。只见此剑在她的手上未动,已是寒光闪闪,寒气逼人。灵灵见到对方已将青萍剑操在手里,也只好将自己身后的武夷神尼短剑拔出。此剑在灵灵的手中,同样是寒芒四射。
真是双方剑拔弩张,当应山红听到灵灵说声“请!”以后,她便先用《南支丘氏武功养生秘籍》里的三百六十大招,颠三倒四地攻出。此个三百六十大招,灵灵在温汤的住处,已是和应山红演练过几遍,基本上掌握了其中的要领和规律。固然使得灵灵只用武夷神尼的一百单八招里的前三十六招天罡套路,以及后七十二招的地煞剑法,进行与对方解招破招。灵灵为了进一步了解对方的打法和套路,她不但提起精神应战,而且特别留心与对方边打边应付边观察。
随后,应山红又施展七七共四十九招的七星剑法攻向灵灵。顿见应山红脚踏七星阴阳之步,倒踩七星鬼神之门,勇猛非凡。灵灵只好奋起神威,跟着脚踏天罗地网八卦步,倒踩天罗地网八卦门,进行与对方解招破招。
再接着,应山红竟然连续攻出武当剑法、罗霄真人剑法、玄武棍剑法、罗霄真人三合刀剑法、龙门红帮十三枪法、形意十三刀法和粤境的罗浮八卦六十四散手剑法等等,十分猛烈地攻上灵灵。
应山红的剑法确实精湛利害。谁知偏逢将遇良才,棋逢敌手。高人背后有高手,强人身前有强人。应山红的剑法虽然多变精巧精妙,但是灵灵手中的那把短剑,更是神出鬼没,出没无常,出神入化,犹如灵蛇吐信,剑芒吞吐达到半尺以上。只见灵灵一阵快攻过后,突施戴云仙姑的十大无形剑招,猛然之间,听到一声金铁交鸣声,疑是断金碎玉之鸣响。随即,见到应山红手中的那把青萍剑脱手而出,飞离两丈开外落地。旋见应山红那张美丽的脸色,气得又青又白。
灵灵迅即停下手来问道:“应山红姐姐,我苗灵女说的话儿不会有假吧?你的持久耐性及耐力,没有我的长久。时间越长,越是对你不利的!”
灵灵的话儿说毕,趁势将手中的短剑插回背后的剑鞘里去。安能料到,应山红很爱面子,输得不大心甘情愿,她已经气得方寸稍乱,兼有略带恼羞之怒,她竟然像只受了伤的母老虎,迅猛扑向灵灵。见她先后攻出武当八卦掌、形意拳、太极古宰拳、罗霄八卦圆锤拳、罗浮东樵八卦六十四散手拳。甚至连杂学的南拳、查拳、华拳、天地会的洪拳、以及劈挂拳和六合拳等等全都用上。连那明初张三丰的八门五手十三势拳也反复使用多次。大有困兽犹斗的劲头。
灵灵见到对方不顾一切地猛攻,也先后施展福建尼姑的狗拳、尼姑二十四套迷踪拳路、武夷神尼太阴八卦六十四招套路拳法、以及武夷神尼形意十二无形无极掌等等,进行解招及破招。双方斗智斗勇,意欲用尽计谋取胜。
双方打到后来,灵灵见到应山红娇喘嘘嘘,鼻孔抽气抽胀;香汗满额,湿透背后绸衣。因而灵灵便主动跳开地问道:“应山红,你背部和腋下的衣服都湿透了!还要再打吗?抑或双方休息一会儿才再来吧!”
焉知应山红连听也没有听下去,她乃是不停地攻打。灵灵只好奋起神威一阵快攻,迅速出手先行点上对方肘关节的少海穴,以及肩胛中的秉风穴。紧接着,即席点中对方背后腰下的羊车穴,以及屁股边的风市穴。
眼见应山红缓慢坐到地面去,灵灵却是笑嘻嘻地安慰道:“应山红姐姐,你太疲乏疲惫了,才得让我苗灵女有可乘之机,取巧点中。但是不要紧的,我苗灵女给你点中的穴位很轻,目的是要让你休息一会儿。现在,你自己也可以采取自解。不然的话,就请你的姐姐应山茶轻拍两下就好了!”端的真是:
                                     好花正香遇猛雨,明月方碧逢重云。
                                     吵闹愈多愈烦恼,打骂弥急弥伤心。
                                     日月无声看人乐,天地有意劝民亲。
                                     欲攻妙招心脑动,要破拳艺手脚勤。
                                     《西江月》词曰:
                                     今看残冬将去,目顾暖春已回。
                                     野花蠢蠢向阳开,万莫动手移栽。
                                     时气进入新正,光阴乃在徘徊。
                                     家燕悄悄又重来,水柳吐绿摇摆。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