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百个侠义少女长篇传奇 //www.sinovision.net/?2214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侠义少女长篇武侠小说,是一部旷古的稀有佳作,开辟了历史章回小说的先河,格式新颖,欢迎大家多多点评! ...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美女众多,内容丰富多彩,打斗逼真,摘抄(4)

已有 7351 次阅读2014-4-19 08:18 |个人分类:古典武侠长篇|系统分类:文学| 美女 分享到微信

        《西江月》词曰:
                                     今看残冬将去,目顾暖春已回。
                                     野花蠢蠢向阳开,万莫动手移栽。
                                     时气进入新正,光阴乃在徘徊。
                                     家燕悄悄又重来,水柳吐绿摇摆。
                                     《七绝》诗云:
                                     山中百鸟声乃乱,有人苦恼有人欢。
                                     不向世间求艳福,争长论短使心烦。
                                     又一首唱道:
                                     百家穷来一家富,强硬手臂敢相持。
                                     灵禽自会冲天飞,不怕罗网满地布。
姐妹双双,侠女对对。花丛万朵向阳开,蜂蝶纷繁来回飞。途中徘徊,眷念思危。娇客相逼炎凉态,方知苦恼把人催。
是时,遂见应山茶敛容站到灵灵的面前问道:“苗灵女,你确实很娇艳!你敢与我山茶姐用神功斗上二十招吗?二十招就好,超过二十招算我山茶姐输败于你。现在,请你使用神功劈山掌打上我山茶姐。但我山茶姐,准备单用十八鱼门玄功来接你的攻招。你敢试一试看吗?”
灵灵机警地答道:“你意欲把我伤倒在这里吗?”
应山茶随即解释道:“不是,不是!不妨直说,我山茶姐出山几年来,从未遇到过对手,故想请你帮帮忙,以证实一下自己所练的十八鱼门玄功的威力程度而已矣!苗灵女,我山茶姐绝非要伤害你的,请放心!”
灵灵咬紧玉牙地答道:“那么好吧。为了与你配合,证实一下你的十八鱼门玄功掌和道家的玄门罡气神功,这种成人之美的事,我可以做得到的!”
七星剑应山茶惊喜道:“苗灵女,山茶姐有一点必须告诉你,我们的师父罗霄真人曾经说过:我与我哥学的玄门罡气神功,若是遇到对方越强大的功力,其反弹反震力就越惊人。这一点,苗灵女你必须记住!但是玄门罡气神功,最怕的只有纯阴童女玄功。再者,就是古魔洞的童子玄功。在当前,其他的神功已经衰弱,就比较不怕。像你们福建泉州婆罗教寺游樊篱她们,所学的印度瑜伽功,就更加不怕了!”
灵灵诧异道:“哪我有一点也要告诉你,才能问心无愧!我精姐所学的,正是纯阴童女玄功。希望你不要与她对掌,免得吃了哑巴亏!”
应山茶惊叹道:“我山茶姐,早就领教过方精女的神掌了,怎敢与她再对掌!就是连我大哥本人,也不可以与她印掌的!但未知苗灵女学到的童女玄功程度如何?能否给予赐告?好让山茶姐我心中有个数。”
灵灵如实告诉道:“我是八岁那年,才与精姐一块儿学艺的。精姐是两岁之前,就开始练功的。她的纯阴童女玄功,假设是一百分,但我学到的,最多只有三五分。因此上,我只能算是学到点儿皮毛的东西!”
应山茶断定道:“苗灵女,你太谦虚了。按我估计,你起码学到二十分到三十分的。现在,欢迎你用心攻过来!”
果然,灵灵十分骁勇,她毫不客气地先把太阴八大神功劈山掌反复劈出,竟然掌掌都被对方的十八鱼门玄功掌抵销。灵灵暗中导引丹田真气,运行神功,蓄足劲力,贯透掌端,将童女玄功的天罡大神掌攻出。焉知应山茶料事如神,见她速换成道家玄门罡气的大神功迎上。双方的掌风相撞以后,顿听“砰隆”一声巨响,灵灵竟被对方震退五六步倒坐地下去。遂见她的面孔铁青煞白。而应山茶虽非全力,但也同时暴退两小步。细看她之时,却是脸不改色,安然无恙。
顷刻见到林宇冲到灵灵跟前焦急地问道:“阿灵,你感到怎么样?”
林宇说毕,用那慈爱的眼睛看着灵灵。旋见灵灵用上自己的手掌,推拿摩挲着她自己的心房,并且喘着粗气地答道:“我没有关系,吃粒百宝丹药就好了。我不要你恁般热情地关注我!”
谁知林宇走到应山茶的面前,两眼发红看着对方,并且暴喝道:“应山茶!你把我灵妹震伤了,你说该怎么办?”
顷见应山茶皱着眉尖冷哼道:“你说该来怎么办?还没有媒妁提婚,就那样亲密,就那样心痛!倘若给予你们完婚了,看你如此眼红,定然要死给我了!”
林宇兀自大怒道:“应山茶!你敢与小生连续对上三掌吗?”
顿听灵灵高声喊道:“小林宇,你不要与她再对掌!你不是她的敌手!适才是我的过错,是我自己用上十分的掌力与她拼掌的!她没有使用毒掌毒招,她处处留有分寸,她没有半点儿差错与过错!”
林宇戚然地答道:“她把你击倒了,小生就得与她再行对对掌。小生只准备与她对上三大掌就好,多一掌也不要。即使小生受了伤,也是心甘情愿的!”
应山茶不介意地冷笑道:“哪就来吧,几掌都可以!真是不吃黄莲不懂苦,不撞高墙不回头!今天就让你回一次头吧!”
是时,倏尔之间,却听林宇猛然大喝道:“请接掌!”随后听到“砰、砰、砰”三声巨响,便见应山茶登登登暴退四五步坐倒地下去。遂见她的面孔,略微发青煞白,且是见她使用自己的玉掌推拿着胸口。而林宇却是自动跳后三小步,见他神定气闲,稳如山岳,英气楚楚,神采奕奕。
伉直和合步步顺,友谊相处夜夜安。谁能料到,却听七星剑应山茶兀自哈哈大笑道:“林相公,咱俩真有缘分!咱们两人,真是前世姻缘今方定!你能把山茶姐击倒,那是天意!你能把山茶姐击倒,山茶姐是万分感谢你的!你能把山茶姐击倒,山茶姐乃是感到万分高兴和振奋!这个世上,能够击倒山茶姐的年青相公,必能会得到一份极端珍贵的终生享受的大礼物!”端的真是:
                                     风流相公肝胆壮,雅俗侠女情意狂。
                                     今日惹下旧条约,反招负债薄幸郎。
                                     又一首唱道:
                                     粉色桃花满丛开,春眠付出千种爱。
                                     添上姻缘离恨史,难还情感负盟债。
                                     《西江月》词曰:
                                     蝶梦奇鸟东飞,狐望怪鱼北跃。
                                     两地相盼团圆节,偏逢有人作孽。
                                     水中琪花掉瓣,镜里玉树落叶。
                                     三秋常恨空离别,无法忘怀惋惜。
                                     《七律》诗云:
                                     冰肌玉貌花为容,免涂脂粉色艳红。
                                     五色升天匿云下,六龙落地藏水中。
                                     银诺条条少记取,金言次次多忘空。
                                     人生妙龄黄花女,婚讯到来反矒懂。
矛盾重重,恩怨浓浓。雨云乃能遮日月,过后总得变晴空。弓刀阵阵,流血红红。千里之外摆战场,伤亡多寡皆惨痛。
即席见到应山牛目睹他的二妹被人击倒,一时气得满脸通红。应山牛身为大哥,也不好好听取他自己的二妹在说些什么话儿,便愣头愣脑走到林宇的面前问道:“同辈兄弟,你竟然能够使用佛门的般若禅功击倒我的二妹,看来,你的功夫确实非同小可。让人非夷所思。你的四两拨千斤,确实非凡不错!时今,俺同样用上我二妹使用过的道家玄门罡气,打算与你印上一掌看看就好。其目的,是要印证一下神功的力度,非是要伤人为出发点的。未知同辈兄弟敢接否?”
谁人能够料得到,在这个时候,应山茶竟然喊出谁也预料不到的话儿来。听她大声地喊道:“林相公!你不要与我那个傻大哥比试印掌!我大哥,他是出了名的大力士!大哥,你若伤了他,二妹就给你没完没了!”
各有脾气,各有犟劲。却听林宇偏是朝着对方答复道:“要就不对掌,若是要对掌,就连续对上三大掌才好!”
应山牛诧异道:“一掌与三掌一个样。关键在于武功的造诣上。请你发掌吧!”
这时,只见林宇迅猛向着应山牛攻出三大掌,紧接着,顷见林宇的整个身子飞起离地,重重落在丈多远的茅草地方。继而听到林宇“哇哦”一声,从他的嘴里喷出一道血箭来。然后他便气息奄奄,昏倒昏迷过去。
这个时候,应山牛吓坏了,他赶紧跑到怀真长老的面前跪下道:“前辈,晚辈不是故意伤害他的。晚辈只用上六七成的功底,谁知他竟然飞了起来!晚辈宁愿接受前辈的惩罚,晚辈先向前辈认个大错!”
怀真长老戚然道:“你起来吧!老衲看得分明,不关你的事。老衲的徒儿虽然一时受伤,但是对于生命,不会带来多大的危险。安知人逢厄运,祸福紧密相随。正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矣!”
奇怪的是,遂听应山茶破口大骂她的亲哥哥。听她愤懑道:“大哥,你怎么那样子粗心大意!你连二妹的话儿也听不进去,你太坏了!现在,快把你身上的那粒增强神力救命丹给予二妹,倘或不然,二妹是不会放过你的!二妹要将此粒神丹,给予林相公吃食下去!二妹早就警告你,不准伤着林相公,可你偏偏真的把他震伤了!你真正是头笨牛,连二妹喜欢的人,连二妹命里注定的人,也发觉不了!你胆敢连师父生前给予二妹指婚的偈语,也无端给忘了!你是一个傻子,你真呆笨!”
适时,大家见到应山茶蠢蠢欲动,她意欲把林宇掳掠而去。怎知灵灵看在眼里,抢先一步,抱起昏迷不醒的林宇,朝向草木茂盛的地方跑去。怀真长老关心徒儿,他单独一个人,悄悄跟着灵灵跑去的方向,尾随寻上前去。
谁知应山茶看到灵灵抱起林宇走掉,她的两眼,顿时射出凶光来。精精稍有发觉,即席当着应山牛三兄妹的面,表态说明道:“应氏大哥,你们都回家去吧!我们自己的事儿,都由我们自己来解决为好。”
却听应山茶答辩道:“为什么单要我们走,你们怎么不先走?咱山茶姐明人不做暗事,就给你们直说吧:我们的恩师罗霄真人在世的时候,就明言定下我山茶姐的婚姻大事了。我们的恩师公开说过,‘能把山茶女打翻的相公,就是终身的丈夫!’今天,既然林相公将山茶姐打倒了,此就是天意!既是天意,自然按照师训,当选作吾夫。此乃是天地同意和造成的姻缘,绝对不能更改的!”
精精惊异道:“应山茶大姐,我要坦白告诉你们,小林宇与灵灵两个人,在几个月前就订婚过了。他们两人的婚事,正是我们的恩师武夷神尼和怀真长老等人说定的。连双方的信物都换过放好了。这才是一诺千金,真真是无法更改的!他们两个人,又是亲上作亲。因为小林宇是我们大师姐林红玉的同堂弟弟。应山茶大姐,我劝你不要夺人所爱,我也劝你放掉那颗死心。按照你本身所固有的体质和才能,可说真正是色艺双全,在整个神州地面上,是无人可以与你比拟的。你有如此的资质与资本,不怕在九州之内,找不到一个好的郎君。期望咱们两方,千万别弄得大家翻脸不高兴!”
应山茶眼里含着泪花道:“方精女,你是在骗我,不可能有你所说的那些巧事!更何况侠义女儿的婚姻大事,要有自主权,要以男女双方互爱为基础的!”
精精不耐烦地应道:“应山牛大哥,你是个忠诚忠厚人,请你把两个妹妹带回家去吧!有些事情的真相,一时也说不清爽。待以后,一些因果关系,我们自然会托人给予你们解释清楚的。像你们的师叔丘处宗,他确实是我们恩师的同宗同堂的弟辈,有些事情,你们也可问问他的。”端的真是:
                                     野外难解女儿梦,陌路偏遇痴相公。
                                     得意含有失意事,一场欢喜全落空。
                                     又一首唱道:
                                     寒季南疆有冬花,一阵热雨催萌芽。
                                     玉皇大帝下错旨,冻雷惊醒神医家。
                                     《西江月》词曰:
                                     烟云有心团聚,藤蔓无意堆青。
                                     黄花绿叶共死生,安知祸患未明。
                                     杂草疏松遮沟,野刺浓缩横径。
                                     白天黑夜梦不成,常遇举步错行。
                                     调寄《鹧鸪天》唱道:
                                     恩泽爱恨苦前程,未到结局难分明。
                                     风暴尘埃如烟雨,多有中途闹不清。
                                     春秋日,雨中情,寻常离别挂心胸。
                                     天涯路面坎坷多,随时随地有灾凶。
离别已吞声,路途不平静。红萍水面跟风动,左山右溪碧流清。行侠出远门,基地难决定。烟云滚滚断人肠,须防婚姻结厚冰。
且说怀真长老担心徒儿的安危,悄悄跟在灵灵的后头。怀真长老见到灵灵抱牢受伤的爱徒狂奔,找到一个浅平的小山洞放了下去。然后,从她身上的小瓷瓶儿里倒出两粒丹药,细心地服侍徒儿吞下。接着,见她还伸出雪藕般的手臂,白葱般的柔荑玉掌,替徒儿推胸揉背。他还发现灵灵私自掉下眼泪来,并且听她自言自语地诉说道:“小林宇,灵妹知道你很爱我。可你却不知道灵妹的内心,也是同样爱着你。但是灵妹在人前,偏违心地说不爱你。因为灵妹怕咱们相爱,会影响精姐的情绪。你要知道,精姐练成纯阴童女玄功,是严禁媾婚的。小林宇,灵妹在背后,是相当爱你的。灵妹保证在今后,不再胡乱骂你了。告诉你,灵妹在梦中,还梦过与你完婚的。这就说明,灵妹心中的爱河之门,已是开给你了。灵妹梦中与你结合,感觉到浑身上下无比畅快。安知醒来以后,方知是场喜梦。一连几天来,灵妹的内心,都在暗中默默甜蜜喜悦。可是,灵妹自心欢悦无人知道就是……”
怀真长老听到灵灵的自言自语,又惊又喜。怀真长老武功高强,属于异人般的人物。他耳聪目明,敏度极高,因而才能听到灵灵轻微的自言自语。他不准备再窃听下去,故意装作从远处走来。并且咳嗽一声之后,才向灵灵靠近走去。
怀真长老到了灵灵的身边,先行蹲下去,检查了一会儿徒儿林宇的伤势,觉得爱徒的伤势不很严重。嗣后,方才语重心长地说道:“苗姑娘,老衲的徒儿伤势不是很重。他今已是深睡,测其脉搏及心跳都是平行正常,其脉搏每分钟跳动只有六十六下,可以大大放心。待他醒过来以后,告诉他自己身边的药丸吞吃几粒,就可全好了。苗姑娘,老衲拜托你了,老衲现今就把徒儿当面交给你。苗姑娘是个可靠人,老衲很是放心。老衲准备马上一个人离开这里,目标是,回到福建闽南的大芹山。因为大芹山是老衲的父母出生地,必须叶落归根才是啊!”
灵灵吃惊地问道:“长老的爱徒受伤未痊愈,不改日才回去吗?请长老莫误会,按照小女子的内心,是喜欢你们师徒两人都留下来的!”
怀真长老坚定地答道:“老衲的徒儿交给姑娘看顾,比起老衲亲自看顾来得好。老衲还是按照既定的时间走,较为好些!另一方面,老衲确实年纪不让人,不能与你们年青人一块儿行动了。老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天有不测的风云,人有难预的祸福。却说灵灵听了怀真长老的一席话儿,就把昏迷深睡中的林宇,安置在浅洞里睡妥。即席动身送怀真长老到精精、东郭婉萍和龚旗玲她们这一边来。意思是要让精精她们把怀真长老再行留些日子。
因为怀真长老坚决要走,随后,再次几个人一起,送怀真长老走了一段路程。分别之时,精精请东郭婉萍取出不少金银,亲手送给怀真长老带在身边。以便他归隐之后,日常生活上,不会带来有何后顾之忧矣。
她们四个奇侠小女子,目送怀真长老腾飞而去。待他去得远了,方才原路嘻嘻哈哈往回行走,并且朝着林宇睡觉的浅山洞走去。大家嘻笑中,却听龚旗玲有些担心地问道:“阿灵,那么林相公呢?”
朝夕兴浪,日夜复雨。树深鸟多,风险无底。却听灵灵随便地答道:“方才他的师傅给药吃过后,就在山洞里呼呼沉睡了。让他自己一个人,在山洞里睡觉去,比较安静些。反正青天白日里,老虎不会出来,是丢不了的!”
个个绮罗,飞越鹊桥三千仞;人人珠衫,跨过巫山十二峰。谁知灵灵与精精慢慢走着,还站在原地讲了好多话儿。然后,灵灵带着精精等几个少女,到了林宇睡觉的那个浅小的山洞一看,可真傻了眼了,昏迷深睡中的林宇不见了。灵灵受此一惊非同小可,见她站立不住,几乎要昏倒晕厥过去。这正是:
                                     龙归大海音信稀,虎回深山声影匿。
                                     潮汛有期可防范,花貌难留徒叹气。
                                     钱物找到心平平,人员寻回情依依。
                                     暖风掠地春将到,平静湖水起涟漪。
                                     再调《七律》一首唱云:
                                     孽薪天火自燃烧,小山抢肉大山抛。
                                     苦心隐愁激颜面,气恼含哀乱跺脚。
                                     粗看姻亲幸福多,细观缘分合意少。
                                     谁知江湖青衣女,成双白头如凤毛。
                                     《七绝》诗云:
                                     风流须顾白头恩,长老尚有徒弟心。
                                     悔悟应懂做善事,万莫贪欲害自身。
                                     又一首唱道:
                                     嫉恶愤世不可休,解开天下众人忧。
                                     生年莫叹欢乐少,临终方晓真诚留。
欲知昏迷入睡中的林宇,在短短的时间里,走到哪里去了?能否找得到?何处去寻找?真是,纵观,常闻婚成美好多,端详同生共死少。妙龄奇侠青丝女,双老白发甚杳杳。有分教:薄雾浮云疑纱帐,遮峰掩谷乱纷纷。忙找身影无厚望,遗下心愿空断魂。未正名份游江湖,纯属博爱走乾坤。野外山里寻夫郎,结局未解又一春。端的真是,表亲矛盾有原委,姐妹不和生是非。暗里抢夺意中人,为情为爱徒劳累。端的有分教,春色满园蜂蝶闹,家花迎合暗中笑。含苞玉蕊露墙外,一旦被采顿谢了。毕竟后事恩怨如何?要知端倪端底怎么样?且看下回详细分解。
-------------------------------------------------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