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凤林文化网 //www.sinovision.net/?2377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凤林文化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傅家菊儿 (小小) 作者:张凤林

热度 2已有 3071 次阅读2016-2-22 21:26 |系统分类:女性世界分享到微信

傅家菊儿  (小小)  作者:张凤林


    傅家菊儿今年十九岁,出落得水淋淋的,可算是这大山深处傅家磨村最艳丽的一朵山菊花了,因了她家住在台地式村子最高处,她总是在每天第一时间把村里的什么景像都尽收眼中。
    自从军宣队进村,村上的姑娘们蓦然间象过年或走亲戚似的,不仅都忙着对着镜子一遍又一遍梳头,修眉毛,也用舌尖湿润了嘴唇,把精心收藏的红纸片找出,对着镜子贴在唇上,然后再上下唇抿在一起,直到唇上浸上淡淡的红,再翻箱倒柜地找出平时舍不得穿的花衣服,贴在胸前照着镜子对比了再对比,直到打扮得满意,才若无其事地约了邻家的女伴,成群结队的跟着妇女主任去了军宣队驻地。
    菊儿一直把大门关得仅留个缝儿,目不转睛地向外瞅着,她虽然也作了准备,竟没一个女伴向她吭一声,直到那一群姑娘们从军宣队驻地出来,端着洗衣盆,提着换洗的衣物和床单欢乐的象群小鸟似的,去了村口神裕河上游清溪河畔,她仍然鼓不起勇气去追赶她们,竟渐渐背依门框,透过半掩的门缝儿,遥望着已到河边开始在欢声笑语中边洗衣边戏闹的那个群体,不知不觉间眼角溢出冰凉的泪花。
    不知过了多久,竟有一只手轻轻搭在她肩上,菊儿心中一惊,见是妈妈默默站在自已身后,蓦地一阵脸红,赶紧背过身去擦眼角的泪珠儿。当她发现妈妈脸色苍白的没一点血丝儿时,才双手搂了妈妈的胳膊,缓缓来到院子的老榆树跟前,拉过马扎登子,扶妈妈落坐,自已也蹲依在妈妈跟前,直到妈妈用手抚向她那一头瀑布般的黑发时,她再也忍受不住了,便一头扑在妈妈膝头上,无声的哭泣起来。妈妈虽然按紧了她的肩脊,却没劝她,也没吭声,仍然在无言中沉默。过了很久,菊儿才听到爷爷的咳嗽声。她赶紧回目一瞥,但见年迈的爷爷,坐在不远处上房的房檐台上,抱着旱烟锅正吸旱烟呢!
    见状,菊儿赶紧止住哭泣,回望妈妈,妈妈也在望着女儿,四目相对,虽然什么都未说,却都赶紧擦着眼角泪花,起身向沉默不语的爷爷走去。
    爷爷年近八十岁,虽然有些驼背,身板却仍然刚强,人坐在小板凳上,象只卧虎,几十年的批斗挨整,竟然没把这个老地主分子的从肉体和精神上摧毁。尽管如此,今天,他仍然沉默不语,凭着脚步声知道儿媳和孙女菊儿已经到自已跟前,连头都未向起抬,说道:
    "菊儿妈,菊儿,你们都坐下。"
    菊儿与妈妈对视了一眼,都心中明白,对爷爷而言,这可是少有的举动呦!这个一辈子都固守传统习俗的老顽固,与她这个孙女都很少说话,今天,竟然破天荒----菊儿拉着妈妈的胳膊,屁股依向房檐台,却未敢落坐。菊儿妈心绪不安的低着头,轻声说:
    "爸----你老----"
    "听说军宣队----进村了?"他仍没抬头,继续吸烟。
    "进村了,"菊儿妈轻声说:"来了一个班,领头的中队长姓穆,全部住在原知青点的空房子。"
    "没向各家各户安排?"
    "没有。"
    "通知评审四类分子时间了没有?"
    "没有,只是----"
    "马上开社员大会?"
    "嗯!"
    "啥时侯?"
    "明天下午。"
    菊儿始终没敢说一句话,却躲在妈妈身旁偷偷注视着爷爷,但见爷爷听到明天下午开社员大会的消息后,脸上的肌肉突突突的颤抖了几下,撮着腮猛吸几口烟,顿了顿,竟从内衣口袋里掏出用手绢包着的小包,一层层绽开,竟是一叠儿十块的人民币。他把手绢和钱放在菊儿妈跟前,才果断地说:
    "菊儿妈,你带上菊儿到新疆去,这是两百块钱,够你们娘儿俩一路上的车票钱和花消了。"
    "达----"菊儿妈愣住了。
    爷爷接着说:"这都是没办法的办法,菊儿还年轻,不能让娃娃倍着我这个棺材瓤子受这种活罪。说走就走,明天一大早就动身。公家对菊儿她达还看得起,让他在建设兵团农垦上当副团长,应该有条件不让自已女人娃娃不受这种洋罪。你们到那里后,把菊儿奶奶换回来,你妈如果回不来,也不要紧,反正我都快八十的人了!"
    菊儿妈急了,忙说:"达,在这个时候----"
    菊儿也说:"爷爷,要走,也得咱一家三人一起走。"
    "别争执了,"爷爷把手一摆,接着说:"我头上如果不是压着地主分子帽子,菊儿她达早接我到新疆享福去了,我知道菊儿她达有这个孝心,可是这政策----,我即就有孙悟空的本事,有头上这个紧箍咒压着,别说上新疆了,连傅家磨村也出不去。"
    菊儿说:"爷爷----"
    未等菊儿再向下说,爷爷已经起身,不可更改地说:"就这些钱,全拿上,按我说的,现在就回屋准备,鸡叫头遍时动身,争取在天亮前赶到神裕河路口,尽量赶上平凉去宝鸡的头趟班车,下车后赶紧到火车站去买到新疆的车票,记住,是直达石河子,再按信封上的地址去找菊儿她达。"
    说罢,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爷爷便起身回了上房,进屋便回手关门,又传来插上销子的咣当声。
    菊儿和妈妈呆愣在房檐台跟前,好久好久都没说话。
    菊儿知道,妈妈和自已一样,心中都明白,作为地主分子的爷爷,表面上貌似刚强,实际上,早被年复一年的评审批斗,从肉体到精神上的摧残,整怕了。这种骇怕,是恐惧,是绝望,是心灵深处对生存的幻灭。这恐惧,这绝望,这幻灭,又完全形成于因了自已的遭遇而连累到子孙后辈的无奈与悲痛。正因为如此,一听到军宣队进村的消息,又亲眼目睹到孙女因了完全被同伴抛弃而形成的自卑,苦闷,与哀伤,更是心绪如焚,最终,才果断地作出如此决定----!一想到这些,菊儿真想放声大哭一场,她也明白,在这个时侯,放声大哭一场的权力也没有,她只有把一股儿一股儿泪水向心里流。
    这天晚上,菊儿见妈妈虽然也断断续续作了些去新疆的准备,却仍然对于走与不走拿不定主意,因了心中总放不下爷爷,便再次望着妈妈:
    "妈----" 
    "菊儿,你----"妈妈见女儿泪汪汪的,顿时心里也颤颤的。
    菊儿说:"我们走了,爷爷咋办?"
    "你说,咋办?"
    "妈----"
    "你说!"
    "你一个先去我达哪里,我在家里陪着爷爷。"
    "这咋能行?"
    "有啥不行的?"菊儿说:"你看人家别的家庭,哪家不是两口子在一起过日子?"
    "咱家----"菊儿妈眼角湿了:"按理,咱一家都早该上新疆了,不就是因你爷是四类分子,按政策规定,被群众专政的四类分子,只能在原籍当地接受群众专政么?你爷爷去不了新疆,你奶奶不仅年纪大了,心脏病也比较重,你达那里,看病方便些,只好让奶奶先去,由妈妈留下来照顾爷爷,又把你留下来给妈妈作伴儿----唉!你达作出这种安排,实在是没办法的办法!你可能还不知道,当年南泥弯大生产时,你爸就已经是三五九旅的营长了,你爸成为劳动英雄时,王旅长还亲自给你爸胸前挂过红花呢!几十年过去了,当年他手下的连长,有的早已是军长司令的,你爸仅熬了个副团长,还是个开荒种庄稼的团长----"
    "为啥呀!"
    "还不因了他是地主分子的儿子么?"
    "噢----"菊儿长长出了一口气:"现在,我都十九岁了,完全可以留下来给爷爷洗衣服做饭了。"
    "你呀!"菊儿妈含着泪水苦笑起来。直到这时,她才发觉女儿长大了,懂事了。作为女人,她何尚不希望守在丈夫身边,去过夫唱妇随的清闲日子呢!正因为她爱自已的男人,才能体会出自已男人心中的苦衷,才主动为其分忧解愁,留守在自家男人的原籍,放弃革命军属的荣耀,倍着地主分子老公公在乡下受这份洋罪,正因为如此,反而把女儿心灵受伤害的事儿怠慢,忽视了。 现在,老公公果断地作出让她带着女儿上新疆的决定,反而把她为难住了。见女儿如是说,她心中反而不是味儿!
    "菊儿,妈的菊儿----"她伸出双臂,把女儿揽到怀里,说:"菊儿长大了。"
    "都十九岁了。"菊儿亲昵的说。
    "知道为妈妈着想了!"
    "妈----"
    母女俩的话题很快就趋向一致,可以留一人在家照顾爷爷,一人去新疆,但是,在谁去谁留的问题上,产生严重分岐,当妈的让女儿先去,女儿坚决要求留下来,让妈妈去新疆,不仅未争论出个结果,待她们听到院墙外有行人脚步声时,才知道早过鸡啼五更,天也大亮,就连远处东山上的缕缕晨曦,也挥洒到东窗上了。菊儿是被呼啸的山风从与妈妈的争执中唤醒的,她发觉早就错过爷爷限定的时间,忙说:
    "天都大亮了。"
    妈妈亲昵地在菊儿额颅上点了一指头,菊儿顽皮地一吐舌头,赶紧下了炕,穿了鞋,把屋门拉开个缝儿,偷窥爷爷是否起来,她刚向上房那边瞥了一眼,便失声惊呼起来:"妈呀!你快看,我爷爷,我爷爷----" 菊儿妈闻声,一轱轳下了炕,连鞋都未来得及穿,就小跑到女儿跟前,一把拉开半掩的屋门,这才发现,菊儿的爷爷,她的老公----傅家老汉,竟背依门框坐在上房的门坎上,双目直愣愣地望着大门的方向,本该在手中的旱烟锅,也从手中脱落,横躺在脚前的房檐台子上----菊儿和妈妈同时一路小跑来到爷爷跟前,她喊了声爷爷,不见回应,菊儿妈赶紧把手指放在他口鼻上试了试,又准备再试试他的脉博,没料到刚开始拉住衣袖,对方不仅胳膊僵直,僵硬的身躯,也差点倒下去,六神无主的菊儿赶紧从脊后扶住爷爷的躯体,惊恐地望着妈妈:
    "爷爷,爷爷这是----"
    "你爷爷----看情景已经缓下多时了!"
    就在这时,大门口传来当当当的敲门声。菊儿和妈妈都觉得意外。
    菊儿还在双手扶着爷爷的躯体,生怕倒下去,脱不开声,只能是菊儿妈前去开门了,她还未走到大门跟前,大门原来是虚掩着,己被从外边推开,走进院子的,竟是村长胡麻子带领的军宣队。
    胡麻子一进院子,就乐呵呵地说:"傅家老爷子,给你贺喜来了。"胡麻子远远看到傅家老爷子坐在上房的门坎上,便边走边说::"党中央作出决定,为全国四类分子摘帽,县上收到文件后,决定全面落实中央决定,考虑到你老是革命军属,才特意由县武警中队的穆队长带着同志们特意为你送达文件的同时,也送来[光荣军属]牌子----"
    形似在云里雾里,又好象在梦幻中。
    菊儿和妈妈如同在倾听天方夜谈,胡麻子的话还没说完,妈妈顿时愣住了,菊儿也眼前直发黑,差点晕过去----
    (4322字)
 
[转载]美女高清大图
 
[转载]美女高清大图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