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艺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29002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小文和大丰的故事---2 (原创)

热度 2已有 2915 次阅读2013-6-10 15:06 |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大丰

大丰在郊区的农场蹲点工作半年,大丰和小文一封一封地通着信, 小文的字写得漂亮, 信总是写得很长。

“大丰, 你的信我读了已有五六遍了, 我现在仍在读, 每次读心情都不轻松。我说“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这确实是我由衷的愿望。对你, 也对我自己。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认为“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是一般人不可能写出来的。我觉得这应该是普遍的愿望,每个人都有可能写出这样的话来。而且这句话也不是我发明的, 而是郑智化的一首《生日快乐》歌中所唱的。虽然也知道人是不大可能天天快乐的,我也曾经非常执着地追求永恒,只是后来才发觉原本这世界并不存在永恒, 一切不过是我的错觉, 于是我幻灭得天塌地陷,终于有一天我从彻底幻灭中走出来, 不再去寻求那些缥缈的虚无的感情, 和你说这些, 你又不相信,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是在急吼吼地渴望爱情, (就因为那张广告?), 而且认定我一定有过一段惊心动魄悲壮无比的爱情故事。

我并没有觉得你目前的职业有什么不好, 倒是我现在的职业也没有什么好,当然我这封信也就不谈年龄这件事了。免得伤了和气。你说你已经很成熟了, 我很高兴知道这点,虽然真正成熟的人是不说自己已经很成熟这种话的。你说我的世界有些悲壮有点凄凉,你是不是说得太夸张了点, 我的青春已近黄昏,换句话说是日薄西山了, 是的, 告诉你吧, 即便我的世界, 没有了日出, 甚至没有了日落,可我依然屹立。可能这也就是你所说的悲壮凄凉。

关于爱情, 你在信上谈的很多, 你是在说我, 可我的直觉告诉我你更多的是在剖析你自己的过去。当然我只是说这是一种感觉,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一感觉的, 也有可能这只是一种错觉,那么你也不必生气。首先我并没有喜欢别人, 我说的是事实,当然我这样说有向你表忠心之嫌, 关于过去, 我很少回想, 没有什么好回想的, 过去的岁月是死去的了,你说我的信引起你深刻的悲哀,这不是我的初衷, 我也没有要打击你的美好想法, 我看到这些美好的想法如同五彩气球飘扬在空中, 我仰着头, 遥望着, 眼睛里充满泪水,因为那上面发飞着我的梦。我更多是个落伍的人, 面对变化中的时代而茫然所失, 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我所珍视的, 没有人予以重视。我的信念矗立在红尘滚滚中, 显得如此地孤立, 我想对你说我很茫然, 我们都在找出路, 这个时代强调的不是美德也不是艺术, 而是能力,而所谓的能力,它的评判标准已简化为一个指标, 那就是赚大钱, 看清这个时代的真实面目, 会觉得这个世界很没有意思”

其实小文的信, 常常让大丰心情沉重。不由得陷入莫名的哀伤里。但小文仿佛字字句句都是肺腑之言, 大丰知道这个女孩其实还是真心的。至少是拿自己当朋友的。 她的哀伤是真实的, 曾经有过的爱情已经把她变得格外脆弱。 他想, 其实只要这时候有人对她好一点,她就会跟他走的。 这其实并不是爱情。 她太需要感情了。 就象一个溺水的人, 抓住稻草不放。她很需要一份有保障的爱情,可大丰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给她将来, 谁知道明天会怎么样呢。

但小文其实是聪明的, 她知道大丰不会信誓旦旦说一些海誓山盟的话。 她想要得就是贾宝玉对林妹妹说的那一句“ 你放心”。 但她在信里写的一些话, 让人觉得她好象随时准备着撤退。

“大丰, 我想对你说, 你不要把给我写信这件事看得太重, 也无须太在意我读信后的种种内心感受。不然的话你就会有一种不轻松的感觉, 其实你不必把我的内心世界想象得复杂化。我这个人固然有时爱多想,但在我意识到自身存在的这个弱点的那一天起, 我就试着不去做徒劳的思索。 世上许多事是没有结果和答案的, 何必伤神,其实我并不象你所想的那样脆弱。相反随着时光飞逝, 我也看淡了许多, 合则聚, 不合则散。 这也是我追求的境界。 感情这东西,既不持恒又不专一, 虽然它带着含情脉脉的面具显得很动人, 而我的心早死灭了。当然我也会想念你,也喜欢和你在一起,只是我不会再那么固执地强求, 我甚至觉得你喜欢不喜欢我, 这也随你愿意。 至于我, 并不想深深地爱上你, 虽然我时常想你,想你的时候, 就一张张细细地看你的照片。我并不想来问问你, 爱一个人可以爱多久, 或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 倒也不是我不关心这些问题,而是我不愿自寻烦恼。 其实如果现在, 你想离开, 我不会来强求你留下。我累了, 这种伤神又伤心的事我已经不想再做了。你也不要以为非苦苦挽留你才说明我的爱有多深。你也可以忘掉我的存在。我现在的心情并不象你所讲的那般矛盾与惨淡。我没有理由把生活中的一切搞得那么悲观。即使我的心已如我所说已经死灭,也不见得是件很糟的事。 我并不想对你说我爱你,我也看出你对你自己是否能开始一场新的恋爱毫无把握。而你又认定我是脆弱的,对爱情万分的渴望, 所以你感到为难了, 大丰, 我想告诉你,你可以有别的选择, 你并不一定要选择爱情这个主题(在你我之间)。你也可以选择友谊。我都会尊重你的选择。我并不象你所说的那样渴望爱情。虽然我曾非常看重爱情, 我以为它必定是完美和永恒, 可生活以冷酷的事实告诉了我,它既不完美又不永恒。那时起我的心就死灭了对爱的追求与渴望。我是没有理由去憧憬既不完美又不永恒的东西的。 我也不能否认我是喜欢你的,在看不见你的日子里, 我很想你。 只是我很平静, 和从前一样地生活, 我并没有过多地去幻想将来,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这么地脆弱。经不起推敲和考验。 大丰, 如果觉得与我交往太累, 你可以停止。我很想静下来读点书, 可我始终显得那么焦灼, 我希望前途有转机,可我又缺乏等待的耐心, 然而我别无选择, 除了努力, 还能有什么别的选择呢。我是只有靠考托福GRE出国或者跳槽。 如果我说我觉得好累,如果我说我心中疲惫, 如果我说我厌倦雨打风吹, 如果我说我觉得意冷心灰, 你会怎么想呢?”

大丰知道, 小文越是写得潇洒, 内心却相反, 是极不潇洒的。小文说合则聚, 不合则散,其实她心里想的却是天长地久,一生拥有。大丰看透了小文自欺欺人的矛盾。 觉得小文真是可怜,大丰想 是谁把小文变成这个样子? 一定是她的前男友,可小文不愿多说她的前男友。

其实说起来大丰和小文是校友, 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 大丰的专业是哲学, 小文的专业是化工。 大丰想, 也许是因为是校友,小文才这么信任自己, 对自己无话不说吧。

和小文的每次见面, 小文总是谈很多, 所有的话题都是不让人轻松的,每一次, 她总是把气氛弄得沉重,让人越发悲观, 几次下来,大丰也有些灰心。 他想其实她其实是个悲观主义者, 沉浸在往日爱情的哀伤里,并且还是爱着她前男友的。 如此看来,和她开始一场爱情也是难的。 于是, 大丰的信里便写了一些赌气的, 却也是心里话。 大丰写道: 我本希望是遇到一个初恋的女孩。

大丰不知道正是这句话断送了他和小文的缘分。

小文收到这封信, 看到这句话, 她的心实在是痛了起来。 她在心里冷笑两声。 我不是初恋, 可我从来没有隐瞒过这点,第一次见面我就告诉你, 我过去的爱情。 大丰你现在说这话, 不是成心伤人吗。 况且你大丰自己不也有过恋爱经历么,我也不是你的初恋。

原本小文都和大丰约好下周日去农场看大丰的.

在约好小文去农场的那个星期天,,大丰在农场外的长途车站, 望眼欲穿等了一上午, 小文没有出现。之后,大丰写信去问她, 为何没来, 为何不来也不先告诉他。但他始终没有收到小文的回信。

大丰在农场, 失去了小文的音讯, 他拼命看书, 看《追忆似水年华》,这才把漫长的半年熬下来。 半年后,他回到上海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学校找小文。

 

 

小文

小文没有想到大丰会来找她。 她以为一切早在半年前结束。 不是么, 她没说一句话, 她以她的沉默,结束了和大丰的交往。她不想让自己再受伤了, 凡是让她伤心的人, 她就远离, 避开, 还不行么。

在寝室里, 她看到等她的大丰,她淡淡地说, 你好!大丰看到她如此的冷淡, 内心真的是很痛苦。 大丰说我们出去走走好么?她犹豫了一下, 还是答应了。 他们在校园里, 当然不是小文工作的那所学校, 而是在附近的另一所学校, 走了一圈又一圈。

大丰一次又一次地去找小文谈, 在弄明白小文与他中断往来的原因后, 大丰认了错。 说自己也就是那么说说, 的确这话说得伤人, 请小文原谅, 希望小文能和自己重新开始。小文虽然答应重新开始, 可态度总淡淡的。似乎心中那口怨气还在那里。 大丰想, 就让自己的行动来表明心迹, 相信小文会明白自己的心的。没过两天正逢小文生日,大丰送给小文一瓶法国香水, 大丰还代表他姐姐送给小文一个八音盒。 小文没有推辞, 受下了, 这似乎也象征了他们的重新和好。

他们又开始了约会。 去看电影, 或坐坐咖啡馆, 或逛逛公园。

大丰在检察院工作, 单位给他配了个BP机。当时社会上刚刚开始有BP机。 大丰的工作任务, 主要是监视可疑的犯罪嫌疑人,那都是些经济犯罪嫌疑人。 大丰时而扮装成值班医生, 监视是否有嫌疑犯罪人出现。 时而又负责审讯犯人, 但大丰审讯犯人,往往审不出内容, 所以领导对他也失望, 于是他的任务更多的是监视工作了。

小文听大丰讲起他那略带有些冒险性的工作, 不由得很失望, 她说, 大丰, 你怎么能去监视别人, 还假装是医生,这太不光明磊落了, 这工作怎么这么卑鄙呢。 我不喜欢, 我很不喜欢你这样。 大丰说我也不喜欢, 可我没有选择, 这是我的工作,我只好去做。 小文于是就半天闷闷不乐, 大丰想,小文是个很容易不开心的人啊。

大丰有一次穿着绿色制服来见小文, 他其实是想让小文看看自己穿军装的样子。 可小文一见马上皱起了眉, 大丰你怎么穿这个,你平时上班不监视人的时候就穿这个吗? 大丰见小文这副不高兴的面孔, 忙说不是啊,今天是特意穿来给你看的啊。 小文说, 我不要看, 你回去吧。 我最讨厌这种制服了。 我真的受不了你整天穿这个。大丰不知道小文为什么会这样, 大丰想, 小文是多么奇怪的一个人啊。

大丰和小文去看电影《站直了别趴下》,看到一半, 大丰的BP机响, 估计是单位呼他, 于是他只好跑到电影院外面去找公用电话打回电,过了半晌才又回到电影院里。 电影快结束了, BP机又响了,这次大丰没有马上跑出去, 坚持看了两分钟, 这时也散场了,于是小文陪大丰到附近找一个公用电话, 大丰打回电,等大丰挂了电话 小文已经很不开心了, 一张拉长的脸,看着让大丰难受,大丰说我知道你不高兴, 可我是没有办法, 单位规定呼机响是一定要马上回的, 你也知道我这工作的性质。 我现在得赶到我们的监视地点去了,不能陪你了, 也不能送你回校了, 真对不起。 小文说那你走吧。 大丰说你没事吧。 小文说没事。 小文扭头走了, 大丰站在那里,看小文头也不回地离去, 心里便很失落。 其实小文不回头, 是因为小文哭了,当她转身走的时候,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可大丰并不知道小文在哭。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艺的博客 2013-6-15 21:26
tea: 心理描写很好~~
   thank you.
回复 艺的博客 2013-6-15 21:26
杭州的欸乃山水: 刻画地很细腻,很真。女性的视角和笔调吧。恕我妄说。
您的眼光真好,是来自女性的笔触。
回复 杭州的欸乃山水 2013-6-14 01:23
刻画地很细腻,很真。女性的视角和笔调吧。恕我妄说。
回复 tea 2013-6-10 19:25
心理描写很好~~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