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谢谢你们,我的儿子》

热度 27已有 14541 次阅读2013-9-11 09:53 |个人分类:孩子和教育|系统分类:家庭生活| 我的同学, 朋友 分享到微信

 
经常会看着自己的孩子想到很多和自己经历有关的事。其中一个是,我的同学和朋友里,有些已经做了外公和爷爷,而我的大儿子,今年现在还不到十五岁。家里同辈同龄甚至年纪比我小的人,孩子都已大学毕业了,有些已经完成了硕士和博士。可是在我的心里,找不到半分的后悔和诧疑。更多的时候,我只是在日日的细心勤勉里,对孩子的生长和成长,交付我作为一个父亲的责任和义务。
 
每个人的记忆里,都会有几本自己的“书”,生动具体地记录了个人人生经历的主要片段。如今来说,孩子的成长和教育是我生活里一本还未录写完的书记,日日的行进中,指向了将来。
 
我的记忆中,找不出晚生孩子的过错。我的个人经历,是随着中国的变化进步而展开的。那时人们的生活,和国家的现状和形势密切相关,人们共同的意识里,不再是“成家立业”的传统,而是“立业成家”的走势。
 
从个人来讲,农村的六年多,理论上是响应了国家的号召;大学几年是国家重新恢复高考后给我们这号人的机会;而之后的工作是国家的安排,与国家的需要基本吻合。
 
总的来说,我是这样看待那段经历的:太多自己不能左右的形势里,走了太多与个人梦想和追诉毫无关系的弯路。说是吃尽了苦头也不为过。结果是,我们这代人像我这样的,后悔的人非常少。整体上都觉得,艰苦的经历改变了我们,从身骨到心志。我们这代人,有着很多的叹息和扼腕,却很少有人在国家重新给我们机会的时候,呶呶喏喏地趴在地上做无谓的呻吟。回想起来,正是这种非常广泛的认知和认可,使我们在80年代初,国家拨乱反正后,能做到毫无怨言、毫无后悔、毫不犹豫地踏进共和国前进的历史。想唱衰中国和拖延其壮大吗?除非把我们这批人都给灭了。可能吗?
 
那时的国家,人才极度稀缺,我们毕业的时候,恰逢教育体制改革的一系列措施开始:所有“7,21”大学”和“工农兵学员”全部从教学的第一线被拉了下来。我父母的学校里太多的从山沟边区乡村走进大学的人,无一幸免,为了教育水准编制的整顿和提高。记得当年,家里通常来些这样的年轻老师,他们急需解释,急需帮助。有些老师其实非常优秀,教学和书作,实践和成绩都做得非常出色,可惜全被“一刀切”了。直接的影响立马跟着显现:从教师晋升到教授的路,断了;按职称升级的工资和福利如单位分配的房子,没了。那些大龄的、已经结婚了的青年教师怎么办?父母帮了很多人的忙,以致如今每一年都还会有人上门,表示感谢。
 
这样的折变的结局里,出现了一个现象:我们80年代早期中期毕业的人,全社会各个行业都在抢。这,又是我们这批穷倒霉的底层人莫大的机会和幸运。我想,我之所以在大学毕业后,不问百事,租了个小房间日夜攻读直至出国,就是知道那样的机遇那样的时局给了我们什么样的机会和挑战。
 
读书很苦的,那几年,我的伙食就搭在离租房很近的锦江饭店职工食堂。我至今记得那位名叫蔡春丽的领班,美丽、善良,给了我太多的理解和支持,以至于我的饭食钱连同碗筷一直都是她给的。一个永远闪亮的记忆。之后她去了澳大利亚,但我从此记得了她。
 
初来美国,几乎等于是重新插队,白手起家。有多难、有多苦、有多少个日夜翻腾,自己最清楚。也是无悔和无怨。道路是自己选择的,自该付出选择的代价。细想一下,对生活的渴望、对失去的青春时光的无奈,都使我、使我们这代人中的许多人,更加懂得珍惜,更加愿意勤奋。至于刻苦的毅力和能力,我自以为早在十多年前的经历中被建设和塑造好了。所以,我从来不会简单偏执地去贬斥命运,我也不会简单偏执地去看待那段历史,更不会漠视那曲折多迴的经历让我们在失去中重获的赐予和恩造。
 
人活在世界上,是应该首先学会公平地看待和把握自己的。这也是一个人在既定的社会里,最为根本的基础,也是思维和行为不可或变的准则。
 
说这番话,其实源于今早送小儿子去学校上晨课时,车子里面我和他的对话后,自己情不自禁的回顾引起的感想。
 
我们家的大儿子,打小是所有人的骄傲,前程基本定了。小儿子是活跃的、顽皮的。非常好动,包括身体和脑子。抓住他,将生活、为人和读书的道理和持续打进他心里,回做成他的意识模式和行为标准,整整花了我四年的光景。我几乎为了他,放下了所有。
 
继七月纽约之行后,他的变化非常大。那些姐姐哥哥们对他直接的教导和间接的影响力非常大,而且生动、具体和深切。一溜的同辈排开九个人,除了自己的哥哥和上海来的表哥,余下的七个,个个出类拔萃。好一点的,月薪大过了普通人的年薪;也有开出自己的服装系类设计所,下连60家连锁;有的正在组建跨州律师事务所;还有如此年轻,每天拿着上千万美金做投资的;差一点的,博士毕业成天和私家大公司洽谈未来的选择。不是找不到工作,而是面前的高薪选择太多。他们,平均的年龄才只有26岁。
 
小儿子第一次看见这种不说一话的排列,他被深深地打动了。回头跟我说,我也要在将来扛下家里第二个博士学位。让我从此对他刮目相看。感动之余,我也非常地冷静。我跟他说:12岁的人有此想法,了不起。但是,那可不是想想说说就能做到的。例子如:那几位姐姐哥哥全部是高中学校毕业时的全校冠军。他们的礼貌、综合能力和素养,是长期积累下来的,而且要凭的不光光是个人的智能,还要有综合社交工作能力,以及平时坚韧不拔的勇气和持续不断的努力。你知道那对你意味着什么吗?他没有回答。
 
昨天,他告诉我,数学测验考试他得了80分;英语考试100分。这算不上什么,也不能说明系列性的问题。但我知道,对于这么个数学经常在低分和中低分游荡的他来说,这是一份自己的斩获。而英文是他最差的,于是这个满分的背后,是他开始注意上进后的结果。等于是,他开始有了较为健全的意识和有方向的动机了。这才是关键和意义所在。我不强求孩子将来以什么学历毕业拿多少年薪的。昨晚叫俩人坐下来谈话,我就对他们说,功课上进是必需,且记住,做到让工作找你而不是你去找工作,才见真本事。说这话,看似平常,其实我是有经历的。哥哥姐姐们在美国一溜整齐排出的风景线是一回事,我自己的经历也是一回事。跟孩子,我一般不讲个人经历的。我只浅浅地告诉他们,我毕业的时候,全校的毕业生就我一人手里有着校长亲自交给我的个人档案,等于是,我有我毕业后自己选定工作的许可。这在80年代中期前,基本是绝无仅有的事。跩吗?有点。但是那是我学习加工作换来的信用。并非我和谁有着什么关系。要说有,只一件:平时脚踏实地地做人。
 
我跟儿子关键性的谈话,通常很短,不会超过五分钟。昨晚结尾时我说:我们非常爱你们,你们也知道我们的期望。希望你们自己在每一个平淡的日子里,学会抓牢自己的今天和未来。要知道,收获来自于劳动,成就来自于执着,而幸福来自于谦和以及脸上始终绽放的微笑。我希望你们用今天的努力,去种下和收获自己的未来,我们做父母的只是在你们丰收的时节分享你们的欢乐,并同时收取我们作为父母的骄傲和荣誉。
 
谢谢你们,我的儿子;拉过来,每人一个哈格;晚安,好梦!
 
 









鸡蛋
16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88 个评论)

回复 njhunter 2013-9-18 15:28
今又是:   
不想请您理解这一切。因为事不关己的话,自然就会没的讲究。的确是玩玩可以,无所谓的了。简要的事实是,如果红酒倒下,那是他们那伙人围攻下倒下的又一 ...
谢谢回答!我还真没看出他们对红酒“围攻”,红酒最后的博文有点莫名其妙,感觉是因为别人说了什么,他自己却又说因为不满网编的不作为。我查了一下,除有人讽刺他那篇”驴“的文章,好像没别的。我觉得他那篇挺好,我站同。但别人看不惯,讽刺几句也是正常的。心眼不应该那么小吧.
总不能把别人的反对意见当作围攻吧?
有可乐之事才取,应该犯不着大动干戈吧。
祝中秋快乐。
回复 今又是 2013-9-18 12:34
njhunter: 这网络不就是找点乐子吹吹牛吗,这“今吼”和“天9”到底为什么节这么大的“深仇大恨”,难不成你们是“瑜亮情结”?这各说各的害得人两边跑,也挺幸苦的。应该 ...

不想请您理解这一切。因为事不关己的话,自然就会没的讲究。的确是玩玩可以,无所谓的了。简要的事实是,如果红酒倒下,那是他们那伙人围攻下倒下的又一位博客。不知道你的看法是否也是无所谓。我知道的是,两年左右的时间里,被他们围攻过的人,不下二十位。好多人因此关博退出,这个结果其实一点都不好玩。不是吗?您是否愿意呢?
也许你要问那是什么概念?我可以回答:等于是,被他们瞄准和掐过的人,我不算,无一人幸免。你知道这对所有博客共同拥有的文化园地是什么影响吗?可以作证的人太多了。
这不是玩的概念,也不是战的理由。我想要的是,可以争论,可以不同,但是不要围歼和落井下石,拿开人取乐,或做成毫无实际意义的个人行为的意义,有害公众。这不算过份吧?
谢谢,并祝中秋快乐。
回复 njhunter 2013-9-18 11:54
这网络不就是找点乐子吹吹牛吗,这“今吼”和“天9”到底为什么节这么大的“深仇大恨”,难不成你们是“瑜亮情结”?这各说各的害得人两边跑,也挺幸苦的。应该给编辑个建议,专门设个现代角斗场,你们就大战他几百回合,直到观众散了再结束。千万别你死我活,你们双方的存在,才让这里富有活力。
回复 今又是 2013-9-18 11:04
吼完继续向前走: 再过两个小时就是八月十五了,在传统的中秋节里面,我建议不再交火不再议论这个事情,虽然他们去年在感恩节的时候还在大举进攻,但是反咬一口说你在圣诞节的反击 ...
喳!
回复 今又是 2013-9-18 11:01
吼完继续向前走: 再过两个小时就是八月十五了,在传统的中秋节里面,我建议不再交火不再议论这个事情,虽然他们去年在感恩节的时候还在大举进攻,但是反咬一口说你在圣诞节的反击 ...
其实,事实是,我的那篇文字出手的时候,我就没想到是元旦。圣诞到元旦,我家里住满了人,我都忙不过来。只是偶尔看看博文,动了气。心无所念,也就无法责怪自己了。
我不爱说自己的,和你说说,也是心里话。要靠东西的质量来走的。我在美中网的最初一年半多的时间里,文字大多数是不被推荐的。我根本就无所谓。也不是很懂那里的计较。但是,我当时每天被阅读的量,平均超过一万一天。我知道是怎么回事的。人要靠长走的,所谓路遥知马力,除非我不写了。
我实在不懂的是,点击量和排名有那么重要吗?我的嘴有时比较”利”的,我曾经这样甚至公开出文问过:没有香味的鲜花和没有声音的掌声很重要吗?用我太太的话说,一分钱都没有的买卖力气活。喜欢就写写,不写根本没有任何损失。呵呵。
我非常喜欢你说话的思路,前后非常连贯,是中气十足的做派。很多时候啊,我都搞不清楚网上的所谓大事。因为我看不见实际的东西。心里话是,有人无事扎堆好玩罢了。显摆一下,舒缓一下,嬉皮一下。说实在的,年轻的时候都经历过,问题是,我们不可能老是“嘻皮笑脸”的,会觉得对不起自己和孩子。
制造网络效应,两年多下来,我基本知道做的脉络。可是,人如果往哪方面考虑了,气血筋脉会漏光和松垮到不成样子的。当然,我不能代表趋势和人说人爱。只是说,我自己要知道里面自己的分寸。
桑兰案和薄案其实两头都错也是不错。我相信桑兰和黄建都来过我的博客,也客气地谢谢过。那不等于我可以帮他们,或说是完全同意他们的做法和观点。老刘也是,当时我基本不看此类事件的争论和发展,直到潇潇和盲流要我帮忙我才去关心了一下。我当时也出过文,就说,都是无厘头。老刘毕竟是老道的,最后听了莫虎的劝:不要碎叨了,交给法庭就是了。这是他被“打败”的“真正原因”。
那个天香,是在老刘退下前,桑兰军团几乎不支的情况下出现的。起先是稳,后来“储备完成”了,立马掀起了一浪高过一浪,中文网的大好局势经历了第一次摧残。我就搞不懂,你事情做了这一步,还要在这里出头,不是脑子坏了,就是缺心眼或有心理疾病。
你的十三天的说法就是逻辑讲论的“制点”,其它人再说什么都是废话了。多说也就是咽不下那口气,甩胳膊蹬腿地不甘心罢了。
此间,我要说句“得罪”中文网的话:没有眼光和战略手腕来疏导和引导对于一个文化网站有益的走势走向。网站后台是什么概念?一个菁英组合成的智力策略集团。专职的,不应该在能力把控上输给网络浮相的。另外的重要本质原因是,中国文化领域里基因的问题:好人不成排,混人成了团。等于是宋代时的那种,权利机构不力,生成和助长了“匪患”。
所以,一般普通地去看问题也好,制作有效应景的措施也罢,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什么叫规则?规则的内在由性之一就是被用来不断通过打破而不断进化进步的。这个东西不把握住,就不能在混乱的局面里,出手断然措施,止火烛于狂乱。而一个好的网站,必须制定出“紧急预防的措施”。你不能等到事发了才去入手的,好的入手,必须建立在制动上,在事先就能预感和推理出可能的情况,并及时启动紧急措施。不能小看一些无厘头式的小玩意,做大了以后,可以要命的。
好的网站,应该善于建立一个活动的预制。不是老由博客掀起推动,而是你要凭你的专业任务和职责,制定启动,主动地开展启动、联动和推动。比如说,摄影比赛是好的,要做出中文网评级的社会效应和社会功能来。中文网那么大的资源和背景,推出一本举世无双,横行天下的影集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而一个由美国深具影响力的文化集团公司,将东西推满美国和大陆的新华书店也应该没有任何问题的。就在大陆,找个冠名的企业,弄个50-100万的很难吗?文章也是,我的一个朋友连出六本了,其中一个签约华谊公司。那么中文网那么大的一个盘子,输给一个独立的人?能力是要去挖掘和制造的。《山楂树之恋》(作者Emmy)的人是如何拍出电影的?文书和文作,就是不赚钱也要做的,因为只要不亏,意义和影响会是长期的和,历史的。难道中文网网连这点胆子和能量都没有?我这是不自私的询问。我能做的也许是,在上海将可能的文选打入每一家新华书店,有东西可以进入影视,如果我的朋友如今没有变化,我来牵头。不相信上广局不给我面子。
吼吼兄,我们的际遇,其实是文化潮流流动中,必有的现象,做成结果。既然“命中如此”,我们做不了灯塔和路标,起码可以做一根阑珊上的木条,支柱那一片的站立!
答应你,这两天就不说了。不是你的话,我今天就要去会会那个999的呢。
写过一个小东西,放在这里,不成敬意,且用来与吼吼兄遥空相握:
流转蓝白黎红慢,照领千山万岁峰!               
回复 今又是 2013-9-18 10:01
吼完继续向前走: 关于码字师傅这个词汇来源是出于王朔的自嘲,他说自己一不小心混成作家,还出版了四卷,在中国出版了四卷的只有,老毛和他。他说别人都说作家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
说的非常生动和活现。
我的很多文字路程就是心理路程。
有人问我,你新买了吉他,何时能够练到可以独奏。我只能回答说:三年。确切吗?毫不确定。因为我一个月就能做到“弹小曲”;我也能在生手练习的过程中,完成作曲(已经做到);一年下来我能跟人吹我学了五年了,而后跟着加进许多的说法,用来壮观。三年是个概念,包括了我要走的方向和我想达到的水准。这其间,逻辑上全部都是漏洞。好心懂行的人,有的就会帮你;坏心的人,则随时可以借着天然是人必有的漏缺,发起质疑和责难。
王朔的“花样经”,我们年轻的时候全都玩过。我朋友中玩得比他还过,一直玩到“反精神污染”的时候,和邓丽君等其它六人上了头排被批名单。他可是我过命的挚友。当时的上海无人不知,就连王朔最最佩服的孙甘露对其也是恭敬有加。此位朋友的父亲,是王蒙的老师。。。。。。我们见得少吗?
当时在我的圈子里,我就是一个充满了好奇、非常羡慕他们的人。我是喜欢和钟爱,出于家族的渊源流长。但是那时,我除了一点“小玩意”,没有任何完整的思想和路子。但是,那个沙龙里,可以说我经常是个“召集人”的扮演者,和那位朋友的夫人搞过很多当时上海滩绝无仅有的疯狂。他们中的很多人,如今都是中国最最出色和顶尖的文人。
其实,大家坐下来的话,好朋友没有一个是“乱吊”的。各自的斤两和疏漏或缺,大家包括自己都是非常坦诚和清楚的。我“混在”其中,至多三流。不过,和陈村放在一起,不至于输掉就是了。文这个东西,到了后来是个“灵”字,会和年月时间没有太大的关系,倒是经历和朋友的影响是本质性的巨大。认识清楚了后,自己如何敢“吊”?所以,我自称傻家风人,出过专门的博文说过为什么我这样称呼自己。
我们这代人,有很多很多的亏缺和遗憾。知识的架构上都是自学后得到的“补丁”。我们那代人,至今还能玩几把“真家伙”的,都有二者居其一的条件:
1.家庭影响。家里本来就有人在文的方面有人教你。我父亲的文笔和文学修养在整个学院里堪称头牌。祖父辈也都是学富八车的人。时代再乱,我多少受了影响和熏陶;
2.类似余秋雨和王朔类的:有着一种当时非常离奇的机缘,他们能涉及到我们没法染指的大量图书。余秋雨生了病,倒生出“机缘”来了;王朔是高干,他拿到书是因为父亲,也是大院里特有的专利好处:无论他看什么,没人教,也没有人管。这造成了他和余秋雨文气和文风,乃至思路写法的完全不同。
严格的来说,王朔就是个通俗作家,他的东西缺的是深厚。余秋雨呢,散文诗歌的水准就不去说了,他在历史的块上,肯定不如王朔。结果是,他完成了中国文革以后历史上影响非常大的两部专著:戏剧史和戏剧论(表演法等),他还强有力地支持了上戏的学生实验剧场,为后来中国戏剧和电影的发展打下了牢固的基础。他的贡献在质量和等级上,远远超过了王朔。至于王朔与电影的关系也多是机缘巧合。我直接和间接的朋友如今好多都是一级大牌。那时的人,只要你在圈子里,玩玩影视是很容易的事。通常可以把平时讨论的东西,经过整理,之后挂个电话,请朋友过来,坐下来说说,调节一下就可以动手的。谁都玩过一点的。年轻啊,关系全部到位,瞎踢乱舞就是了。
我后来到了美国,为了生存当然就玩不起来了;离开好友和亲人是我那时最大的痛苦。95年时,如今中国赫赫有名的两位,劝我回去的,工作和职位都安排了,我正在美国“蒸蒸日上”呢,权杖和好些刚来美国的亲戚还指着我帮助呢,我不可能拔脚就走。
为此,有一位朋友为之曾在她第一部散文集里说到了我,那是她在答谢我曾经做过的一件小事。如今人家是如日中天了。我就远远地祝福,不再去叨扰人家了,我也没什么事情要去求人。
你的话拖出来一段回忆了。说实话,我不爱跟人争的,但是我的性格中有个东西,非常厌恶“仗势欺人”和“落井下石”。说实在的,我的太太非常有头脑非常冷静和智慧的,若不是她几次说我,我是断然不会出手,可以乐享野外清闲的。我是什么都比较看穿的,不太在乎市面上的叽哩咕噜的。四海惯了的人。
也许吧,过去朋友交往的第一要义我非常珍爱,那就是仗义二字。有时候这两个字不许我沉默吧。
潇潇的事,我跟他们说过,开开涮、调调侃无所谓的,“出来混”就是难免被人“玩”的。但是不要过线还若无其事。我不是那种被人乱踩后只会哀伤流泪的人。Who怕Who啊。对吧。
他们拿你是肯定不行的。因为两个关键的东西他们不过关:人品和资历。这种东西柠不弯,折不断的。
非常荣幸结识你这样水准的好汉。这里,有礼了!谢谢。
回复 吼完继续向前走 2013-9-18 09:31
今又是: 我在很多时候,非常注意读众的选择。我不认为我始终必须在文字发出后被动地去接受反应的。我会主动去选择。
好的博友,他们可以是一面面的镜子,他们还有一个巨 ...
再过两个小时就是八月十五了,在传统的中秋节里面,我建议不再交火不再议论这个事情,虽然他们去年在感恩节的时候还在大举进攻,但是反咬一口说你在圣诞节的反击是罔顾人伦。记得当时当时我还引用老蒋的庐山讲话为你辩护,战端一旦开启,人不分男女老幼地不分东西南北都有抗战守土之责。既然进攻一方根本不看日历不顾节日,防守的一方凭什么要墨守陈规?话虽如此,今年的节日我建议还是停战,炮击金门还分单双日,节假日不打炮呢。
这是我在中秋节前对此事的最后一次发言,反正还没有到停战的钟点,所以我认为多说几句也无碍。
其实进不进排行榜在你看来无所谓,可是有人不这么看,他们急于想出名,急于上排行榜成为名博,假如野心家真是如他所称的是普渡众生999,他搞的海明镜像早就排名相当靠前了,但是那毕竟是别人的发言镜像,和自己的码字水平无关,记得野心家还向我请教,如何造热帖,我当时传授给他秘诀,就是‘吵架’,结果被他疯狂的滥用,我说的吵架可不是拉帮结伙去打击别人,而是对一件事情的辩论和探讨,争吵的越激烈越可能成为热帖。因为看热闹一向是国人的‘美德’。野心家真的除了没有码字的水平,也根本不懂得辩论的精髓,他说当初反桑的时候动了真情,积极的反桑,后来反思,开始站在桑黄的立场上考虑问题,假定他不是被黄健的所谓起诉美中网网民的威胁吓破胆而变节,天晓得哪天他要是突然反思,站在汪精卫和秦桧的立场上考虑问题会是何种情景?尽管他说出于帮助桑黄的立场去寻找证据,找到什么了?有新证据吗?是不是还是当初那些令其动了真情的证据呢?同样的证据怎么就180°的华丽转身呢?无论是否有人动了垫子,就算出现了录像带和证人,桑兰也应该去起诉罗马尼亚教练贝鲁吧?更何况没有丝毫证据,就凭桑兰自己信口胡诌就去起诉当时根本不在现场的刘谢难道不是典型的敲诈吗?野心家还说强奸案之所以没有被立案仅仅是因为已经过了十三年才报案,刘薛侥幸凭借过了追诉期逃脱了惩罚,我几次反问天香,假如还是这套报案材料一字不改,是事发后的十三个月甚至是十三天去报案,你认为警方有可能立案吗?野心家无言以对。这样的法盲还妄想洗白桑兰为桑黄鸣冤叫屈,简直是痴心妄想。
最后祝你中秋节快乐,节后再叙。
回复 吼完继续向前走 2013-9-18 08:58
今又是: 我发现,读你的文字,有一种梳理自己的效用。也许,你代表了一个基位,可以用来对照,继而反过来检验我自己。谢谢! ...
关于码字师傅这个词汇来源是出于王朔的自嘲,他说自己一不小心混成作家,还出版了四卷,在中国出版了四卷的只有,老毛和他。他说别人都说作家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其实自己感觉不过是个码字师傅而已。无论是自嘲还是自谦,后来码字师傅逐渐成为了有较高写水平的代名词。
我很早就说过独立团有一个算一个,无人在写文方面超的过今又是。甚至全部叠加也无取胜的可能,所以这帮人不敢在码字方面华山论剑,可是又想踢开这个拦路虎绊脚石,怎么办呢,只有另辟蹊径,从其它方面下手。恰好你在抒情内容之外的文字中无论是喝高了还是出于钓鱼的动机被人抓到不少话柄。于是那些话题就成为独立团的发起进攻的炮弹。
他们抓不到我的什么话柄,只能在网名头像头发牙齿上寻找突破口,我笑看不语,这种歪门邪道的攻击只能使旁观者看见一帮野心家露出的红臀。比如你去到一个陌生的网站,看见一帮人攻击某人的网名头像,你会产生什么印象呢?难道会认为这是一帮君子吗?相反,我要是抓独立团的话柄,一抓一大把,举个简单例子,野心家经常拿潇潇的性别说事,可是忘记了自己的性别根本都说不清楚。辩论这种游戏就是这种玩法,在抓别人的小辫子的时候千万记住不要给对方留下话柄。
回复 今又是 2013-9-18 08:26
吼完继续向前走: 可惜我不慎点破这种钓鱼战术,所以独立团里面的人现在都猴精猴精的,不会再被钓来帮助顶贴的,所以建议你今后不要再用这种刺激对方神经的语言来钓鱼了。
每天继 ...
我在很多时候,非常注意读众的选择。我不认为我始终必须在文字发出后被动地去接受反应的。我会主动去选择。
好的博友,他们可以是一面面的镜子,他们还有一个巨大的作用,用来确定我自己的行为是否具有应有的姿态和价值。那也是一种沟通,文字交流本来的使命之一。
所以,很多不小心的文字出来后,我看到可能进入热议榜时,我是会控制不进去而不是进去。这一次是被逼无奈,心里说,偶尔一次不为过。可以说明我的姿态。
非常欣赏你的豁然和畅然,任何事里那种从容的把控,自己脚下的基础从来不晃动。这是需要品格和资历的。握手!
回复 今又是 2013-9-18 08:19
吼完继续向前走: 其实网上每个人码字水平的高低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并不妨碍几乎毫无码字能力的野心家发起对码字师傅的攻击,因为人家并不从码字水平高低这个方向上发起进攻 ...
我发现,读你的文字,有一种梳理自己的效用。也许,你代表了一个基位,可以用来对照,继而反过来检验我自己。谢谢!
回复 吼完继续向前走 2013-9-17 23:38
今又是: 不去猜他,他也不会主动告诉别人的。我们也不屑去了解他更多。
说到薄,我始终是不吭气的,他们会知道薄的种种?我自己的一些经历我就不说了。省得别人说我嘴大 ...
可惜我不慎点破这种钓鱼战术,所以独立团里面的人现在都猴精猴精的,不会再被钓来帮助顶贴的,所以建议你今后不要再用这种刺激对方神经的语言来钓鱼了。
每天继续码自己的字,码字可以愉悦自己和他人的心灵,靠码字和靠玩团伙玩马甲到底谁能生存的更旧早就被无数事实所证明。再不然你和红酒国际盲流这些网友聚会欢乐去,独立团所有成员别说没有一个敢发聚会照片露脸的,甚至真身的资料都不敢泄露丝毫。谁坦荡谁戚戚不是一目了然吗?
回复 吼完继续向前走 2013-9-17 23:21
今又是: 同意你的站样和分析。
一个男人,站都站不直,其它就不用说下去了。
我不想强调什么,我对天香和999的判断会有一个结果:他俩是不可能在我面前予以驳斥和推翻的 ...
其实网上每个人码字水平的高低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并不妨碍几乎毫无码字能力的野心家发起对码字师傅的攻击,因为人家并不从码字水平高低这个方向上发起进攻。人家可以说你家的鸡吃了人家菜园子里面的青菜,或者散布流言说你聚众淫乱。
回复 今又是 2013-9-17 12:03
吼完继续向前走: 我以前真的以为999是从事法律方面工作的,因为他热衷于关于法律常识方面的辩论,可是这次关于薄熙来的辩论真的令我大跌眼镜。比如说先说只有刑事官司败诉了,被 ...
不去猜他,他也不会主动告诉别人的。我们也不屑去了解他更多。
说到薄,我始终是不吭气的,他们会知道薄的种种?我自己的一些经历我就不说了。省得别人说我嘴大,也没有什么公益的效果。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一般界面里的人,问他们什么叫政治呢?且不说他们懂不懂,知不知道事情究竟,关键的事敢不敢说我都怀疑。
999之类的在谈此类问题时,事件中的人你一个不认识,你也没有在里头七万八绕地玩过5年10年根的,本不能入列的,说他是侃山和说笑都是抬举他。他这种级别的人,朋友中有几个是中枢之内、权力之中的人?在上海一个城市里,三头六面能转得顺溜他都不一定做得到。就让他歪歪吧,只要不要乱骂和乱政!
我有几件事无论公开和私下场合里,从来不谈的:政治人物种种、男女性事种种、八卦传播种种。是起码的三种。
好多人以为我酸的,甜不起来又不想苦去,那不就是酸了。世界之大,有几个不是如此做酸的呢?
薄的事,也要看站在上面层面和位置上来看和去说。汉武帝刀下留下了史太公,不能不说是武帝的“功绩”之一。美国内战,李将军被打得灰头鼠脸,事后全体南北将士见到他,全体立正敬礼;至今,他的出生地和华盛顿竖着他的铜像,全美有了大小不一超过150个。这个我写过一个比较,和中国的武穆岳公放在了一起,是比较文学的一种。
生意上的事非常非常复杂的。圈子里一个大的”好局“,花个五年七年做下的,根本不稀奇。青岛奥运的项目曾经两夫妇飞到上海我见过,南方一个风景城市工业集团下150个厂家出离的事我涉及过,大连的国际啤酒节和北海的沙滩只要我愿意也可以进入。且不说为什么当年我不去济南,我年头上推掉上海一个A级楼盘的事情。不赚和少赚都无所谓了,自己脑袋要清楚里面的招数和设局。专门打电话来美国的人不懂事?那就不说了。
这种三五百万的事,做过事情的人都非常清楚的,要看规模的,大的盘子,三五百万连启动都做不了,至多算前期运作花掉的费用。一个大的项目,一年不吃掉的上百万,有得动吗?我真的是不好意思说下去了。就在中文网,看见猪跑的人少吗?
雷震富是谁我不清楚,估计是个小虾米类的人物,不一定比三类地区的一家电力或供水方面的一方老大来得更有实力。那是一个被操作的话题而已。有其作用,但是我不知到原因,也不知道目的是要拖出来多大的界面。
我有几个朋友,最初卷在海南事件里。跟我吹啊,吹破了天,说是认识谁关系有多好,照片也给我看了。偶尔一次吃饭,知道一些情况后,没开场就逃得无影无踪了。那人曾经在香港回归前,出任过非常重要的关键职位。还要跟我说玩上海迪士尼(2001年我专程飞回去过一次,差点为他带了35人的团组飞加拿大和台湾。呵呵)。这种破事,见多了。
我2001年回去,在静安寺那里吃饭,边上桌子的几个小青年喝红了脸,掳着袖子大吹,吹啥呢?我们这边桌上的人都面面相觑笑开了。
我不喜欢那样的场景的,所以不想再搭这类事情了。活得轻松简单些比较好。何况我的孩子小,离不开我。
法拉盛太多无厘头律师了。有些是很不容易转弯过来的。也就是写写书信,骗骗偷渡的人。叫他们手下留情的,估计也是难。不歪着,如何来钱?谁比谁更可怜?
吹吹牛我也会的,纽约最大的前三位律师公司是哪三家?董事长是谁?我朋友做律师的非常多的。从曼哈顿底城到上城,从唐人街到法拉盛乃至埃姆赫斯特及森林小区。随便翻翻,我朋友的律师楼在世界日报上大板块的就不下两家。中央电视台请谁会去说大事的?再有,你不妨问问他们有没有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出庭的资职招牌,一问就知道了。且不说你混得进混不进那个高端的俱乐部,享有世界金牌律师的头冠。我看见他们吹牛,就翻胃酸了。还说我嘴大,简直就是笑话。
随他们去吧。不就没事瞎侃吗?进了高级律师公司,两脚不打鼓就不错了。
回复 今又是 2013-9-17 11:23
吼完继续向前走: 关于天香和999.其实他们只是同路人,偶然形成的一种默契及合力,天香利用攻击排名靠前的博主,把他们赶出美中网以便自己上位成为名博。999是利用挑战名博展示自 ...
同意你的站样和分析。
一个男人,站都站不直,其它就不用说下去了。
我不想强调什么,我对天香和999的判断会有一个结果:他俩是不可能在我面前予以驳斥和推翻的。连反应一下都不敢的。这种事,他俩清楚我知道就行了。这是一个牢靠的制点,至于围制是至今为止999没明白和搞懂的事,因为网上基本查不到。但他知道它的作用和影响了,只要他稍微想想就会明白的。
失灵是他们组合里一个不太重要的侧面或是策应。此人是来和我在文字上过手的。送过他5个字,给他三个月,许他在有中国人的地方寻找高手,至今反正没有回应。而且我出了“下联”,十个字是我五律诗词里四句八行中的一个小段。他扛不住的。此人读过书,文底不算差的。他们中间的好多人,我始终向来不否定他们的学历和本事,可是,用对了是一份公益或得益,用错了的话,丢的起码是自己的脸。自己争气的话,别人如何能埋汰?
吼吼兄的畅然,我会记在心里的。为了自己的话,就不稀奇了。握手!
回复 吼完继续向前走 2013-9-17 10:38
今又是: 吼吼兄,我们都是过来人了,走过多少路,见过多少人了?什么样的人比较有水准呢?其实只是一种,相同在刚正不阿和悠然翩然里。蛮奇怪的说法是吧。好像正义、道德 ...
我以前真的以为999是从事法律方面工作的,因为他热衷于关于法律常识方面的辩论,可是这次关于薄熙来的辩论真的令我大跌眼镜。比如说先说只有刑事官司败诉了,被告就无需赔钱,只有胜诉了才会向对方赔钱,这种外行到冥王星的言论。所以我对他是否从事法律工作产生了极度怀疑,结果有人说大家都知道999不是干法律的,其实我还真的不知道。后来他又说,别人送给薄熙来的那栋别墅根本没赚钱,所以不能算他受贿。我惊讶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的了。还别说那种别墅没有赚钱,就算是收到的第二天遇到地震海啸完全被摧毁了,薄熙来的受贿罪名也是成立的。这次我看到法律界名人LAO博士明确指出薄熙来罪名成立,甚至不是法律从业者的海明是阿Q和岳东晓也都纷纷发表言论认为薄熙来罪名成立。
刚刚结束的雷政富二审,他受贿三百万的罪名成立,维持十三年有期徒刑的一审判决。这个受贿比薄的别墅还有意思,雷政富被肖烨抓奸在床,结果为了给肖烨封口,当肖烨述说资金周转有难处。雷政富让一个公司借给肖烨三百万。这三百万不但没有经过雷政富的手,甚至雷都没有见过这钱,双方都有合法的正规的借条和手续。不是照样算雷政富受贿款项吗?法律可不管你用贪污受贿的款项挣钱没有,哪怕赔个底掉也照样算犯罪。
回复 吼完继续向前走 2013-9-17 10:09
今又是: 吼吼兄,我们都是过来人了,走过多少路,见过多少人了?什么样的人比较有水准呢?其实只是一种,相同在刚正不阿和悠然翩然里。蛮奇怪的说法是吧。好像正义、道德 ...
关于天香和999.其实他们只是同路人,偶然形成的一种默契及合力,天香利用攻击排名靠前的博主,把他们赶出美中网以便自己上位成为名博。999是利用挑战名博展示自己的才华。假如天香如愿以偿成为名博,他本人也会成为999挑战的对象,这就像薄熙来在重庆是为了上位,王立军是为了扬名,一旦把重庆所有的绊脚石扫清之后,他们的矛盾必然会爆发。
看似999是打手,其实他根本不会为天香火中取栗。
说实话我一向看人是很准的,这次天香坦诚他真身是普渡众生999,我到现在都很难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这种变态人格,我到普渡众生博客里面留言,希望事情能得到澄清,可惜没有得到答复,所以我暂且相信野心家是在演荒诞喜剧唱双簧。
伪娘说我到这里是凑热闹,真的是小看我了,其实越是热闹的地方我越是离得远远的,当初反桑大军组织了几次给相关政府组织和有关报社写联名举报公开信,其中还有999执笔的,海明说有印度裔好莱坞制片人要拍桑兰电影,老刘说要出有关本场官司的评论集,美中网发起对潇潇的公祭....这些闹哄哄的场景我一次都没有参与,只是在一旁冷眼观看。
但我不是永远采取事不关已高高挂起明知不对少说为佳的态度。比如独立团想打走一些知名博主的事情,我认为有必要义不容辞站出来向那些遭受打击的博主高喊站直喽别趴下。一定要旗帜鲜明的表达对被攻击者的坚定支持态度,一定不能让独立团的阴谋得逞。他们守住野心家的一亩三分地随意折腾是他们的自由,敢于溜出来兴风作浪一定要迎头痛击。
屎陵说他骂老刘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了,请他找出来他是如何骂的。就是几次含沙射影的攻击都是被我毫不留情的予以痛斥的。在法庭上得不到的东西在网络上同样无法得到。
关于潇潇,无论是否有真身,那个ID后面都是一个真实社会人,无论年龄大小,性别如何,此人都是非常有才华的。天香对于某人利用计算机写诗大加赞赏,却对一个真实的社会人揪住不放,这种事情也就是及其变态的野心家可以做得出来。要是真正的像他所说的那样为了纯洁网站论坛,到底是应该攻击虚拟的电脑机器人还是应该攻击一个真实的社会人(当然在网络上,真实的社会人按照规则是可以利用非实名ID注册的,男女性别也并不苛求,独立团中的伪娘不止一个,野心家公布的自己的两个马甲也是男女性别各一,他说的清自己的真实性别吗?自己本身就是一个不男不女的人妖,有什么权力去追查潇潇的真实性别。
还是那句老话,要想攻击别人,还是先把自己洗干净了再说。
回复 今又是 2013-9-17 09:18
吼完继续向前走: 对于野心家,我和你的认识基本一样,但是对于999,我的看法略有不同,他本人根本就没有开博客,所以不可能有打击别人谋求上位的野心,而野心家已经多次表现出进 ...
今天我已经说的蛮多了。做法的目的是让999彻底明白一个道理“不要恣意妄为还狂妄天下。此路不通!
回复 今又是 2013-9-17 09:17
吼完继续向前走: 什么地长什么庄家,野心家也就适合在美中网玩这套,当初野心家声称要离开美中网去另外开辟根据地的时候,不是我有先见之明,我当时确实想到加入此人到了其它网站 ...
不去管他们的“遮眼法”和“花拳绣腿”的。我做的事,不要说天香和999要完成设计的目标了,能忙得过来就不错了。
999是一个性格、情感、品格非常分裂的人。你用他丢在面上的东西去看他的时候,且相信我说的这句话:没法用正常分析不正常的。他的错,不在短期的逻辑惯性展现上,而是他战线拉长后,自己的缺陷流出来的断裂中。那种他自己无法预知和掌控的疏漏,才是他自己要命的漏洞。这种漏洞在我眼里是逃不掉的。除非我不去看,或是他不发声音。我知道,我说这话没人信的。但是我可以非常确定地告诉你,999知道我丝毫没有错断他。仅凭这一点,他已经结束了。他要换马甲从来,首先要过自己内心”战无不胜“”无所不能“的这道心理“天堑”。我是否能读准他,我是否能做到,我是否能阻他于他的目的的“千里之外”,我是否用Sub Consciousness(次感觉、知觉和觉悟)一词将他一把打到位,他再清楚不过了。嘴巴上倔没用的了。以后在诸多的问题上,他只要不用马甲,是不敢和我继续得瑟的了。
他的有些”缺陷“,是他故意的。有精神和性格分裂症的人,自己不会承认的。没有指标和目的的时候,他自己会在智能的正常情况里,不反常态,一旦脾气兴致上来了,分裂的、不为自己所知的内在另一面便会自动显现。看准了这一点,我给过他几个”议题“,不是为了和他做道理和知识的交手,而是测定出我的判断方向上,他的程度。测下来的结果是,他属于比较严重的。他不断地切换自己,这是一个很累人和纠结的事。因为两重间,他会非常在乎其中的一个要素,两个字:平衡。这种流动中的把控,要做到十全十美不被我读到是非常难,几乎不可能的。
我就说道这里了,多说有两个不好:
1.不是我到底真正的目的;也容易引起别样的争论。不去惹那个麻烦了。
2。只能阻止他,不能拯救他。
我曾经跟他说,睡觉前服用安眠药时,一定要注意上面用法用量的说明。什么意思?他,再清楚不过了。
网上有贴紧着非常了解他的人,会知道我是否在乱猜和瞎掰。他的岁数我也基本肯定了。
以后,在没有连排长的帮助下,你看他如何接我的口。看他可有的路数和接法,你就会知道更多了。我估计,两个月里他不敢接我的口。
两个月的时间够了。中文网会缓过来了。当然,他可以不服气,继续驰骋疆场。我就站在那里,很可能一句话不说,他就明白其中的含义。
谢谢吼吼兄的公义和畅然!谢谢!
回复 今又是 2013-9-17 08:41
吼完继续向前走: 现在独立团开始鼓噪希望美中网网管无为而治了,我觉得真滑稽。
我不爱搜索扒旧帖,我一直认为过去的事情就一个当成一阵风吹过去算了,过后翻篇,一把一利索,但 ...
吼吼兄,我们都是过来人了,走过多少路,见过多少人了?什么样的人比较有水准呢?其实只是一种,相同在刚正不阿和悠然翩然里。蛮奇怪的说法是吧。好像正义、道德、知识量、地位和钱财也是重要的。其实,人分很多层次的。中年以后,这些方面过多在乎的都是次一级的叨叨了。开玩笑说说可以,一本正经的话就会跌身价。一个人,看见悠然了才是好,一个人看见深厚不断了,才是好。其它都无所谓。你恰好具备了这两点,所以也是打不倒,更不要说听了几句构陷的话,自己就先晕过去了。哈哈哈哈。对吧?不可能地呢。
我的做法是,就拿天香和999绑在一起看事、说事和做事。他们心跳不加速才怪呢。天香之所以那么笃定,不是因为她手上有了很多牌,都是幌子,都是一种设计。她真正的牌只有一张:999.什么意思呢?拿下999, 搞定一切,击垮天香是不会改变大局的。傻家再卖跩一回:整个架子,这点拿住拿稳了,他们就将无所作为。要硬来,就必须重新组合,启动一套新的编制,(手底的傻瓜可以不变的),那样,要命的事就来了,天香和999名下的积累,胸前挂着的所有征战里得来的勋章,将一块不剩。他们放得下放不下,我就呆在边上笑看了。这个笑,一年前就开始了,不过给999面子就是了。他不要,我也就不用客气了。
重新启动新编制,需要多大精力和时间?而且,被精致煅定的做头如何被轻易更换?总不能编制改了,做法路子功用和目的也变吧?没那么大的本事不说,性格分裂、输赢非常计较的人,是绝难放弃辛苦所得的。心理质量下能力的机械性,会让他们身不由己的。 下面那些嘚嘚瑟瑟的讲法、看法我都不在乎的,连事都算不上。我不管马甲是如何“联营”的。
吼吼兄是非常非常聪明的人,体现在深厚的内定上和机巧的用作上。我就不多说了。你我间的默契已经有了。很多人会非常奇怪说,你一方面体现出了悠淡,另一方面非常地计较,于是损了修为和风度。哈哈哈哈。不去嚼舌头了。什么叫小节大德呢?我也不想多说。
有些事我一般不说的,比如他们让人非常纠结、难过和疑惑的是,所有一切究竟为什么?都在按正常路子在思考问题。没用的。大多数人是善良的,还有好多是事不关己、碌碌无为的。我不指望说,在一个人的品格上,在社会道义的共同输俸上,我会找到一大批公而无私的人。至少,上网后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也不是咱们同胞的错。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个民族的文化基因出了问题。一般人是不知道也不在乎的东西。我并不是自己说大,我不过是很多现象之后事实的代言者。事实总会让很多不思考的人感到迷惑的。这,其实也很正常。穷贯了的人,一旦锦袍珍馐(还不一定是)成为现实和可能,说话的声音和行走的样子都会变的。只是他们不经常镜子里面好好地重新看自己就是了。关于这点,我写过好几篇文字了。没明说就是了。
之后来说做不作为的事。那就是一出非常低级的闹剧。如果连这点我都看不见,去年夏天我就不会出手了。红酒的事,我就没有说过我的看法,不是没有,我知道红酒是什么样的人,我非常相信他,也端着很大的期望。结果是,他没有让我,让绝大多数爱他的人失望。我之所以断然出手,就是我看见了一条明晰的脉络,标明了天香的所指。有人说,我把红酒重新放在烤架上了,那是一个阴谋,因为那时红酒已经在烤架上了,谈不上是我把他重新放上去那一说。何况,我已经看见了他的承受力。根本不是我的担心和忌讳。我想做的仅仅是劝说天香适可而止,回到正确的路子上来,接着就是炸锅了。意料中的事。
潇潇的事有很多人动足脑筋了,股蛋朝天,花了大气力扒拉了两年里“有用的资料”,用来炸我。其实潇潇的有些话,说得很死,比如:眼里只有父亲、恩师和我。那不就把我送出去了。知道那是无意,我也就不去管之后的事了。就把它当作一段美好,记录了下来。这件事,我要在此额外补充的是,我和网站,没有经过仔细的甄别和调查,手里没有牢靠的东西,如何能坐得稳当?我们试图在改变一个行将出现的折弯,这个折弯里有着很多的误读、误解和对于公众来说没什么意义的计较。如此而已。攻击我是没用的。因为潇潇为我写了数篇自己引以为骄傲的博文,我也写了,作为回报。有些东西,谈不上刻意精心。珍贵的是,我们纯纯地通过文字,在万里之外的两地,结成了文字缘。有人拿潇潇和我的文字说笑着拍砖的。我多笃定啊,你倒是找一篇现代的文字打掉我呢?又拉鲁迅的散文来说事,鲁迅的散文有不超过三篇是好的,其它不敢恭维。叫那人拿一篇出来给我看看的呢,至今没有。乱说有何意义?
潇潇手受伤了,在去汶川救援的出发前和抵达了灾区后,都给我发过邮件。从来不说自己要去干什么、又干了多少。就说很累,就说在构思一个像样的文篇,准定不让我失望。为此,我应邀写下《天地头》。之后潇潇兑现了承诺。那篇文字的确是潇潇有史以来最最出色的文字。标点符号按我的建议,全部用足了:通篇28个分号(现代文字中最要紧的符号部分),叠词和排组,(约)8个问号,用句开头便是下句结尾,我曾经提到过的中文相较西文的三个疏漏和不足,被潇潇做的天衣无缝。当时我们有个确定,二人四手弹出可能属于我们的“旷世杰作”:《散文之彩虹篇》,一共是8篇,七色的七彩是七篇,然后就是第八篇结尾篇。答应我写下《蓝蓝的雨花石》的,没想到我连做成绝唱的机会都不再有了。。。。。。。我只能事后,送了一曲《雨花石》(石头的二重唱)。我博文里有。
就是这么一段与世无争、千载难逢的机会没了,我答应潇潇家人不和人争的承诺我恪守至今日,代价是,我必须在悲伤和愤怒中,为了一个承诺,吞下所有。
没想到的是,就这么一段非常纯净、美好,丝毫不去“乱红尘”的做法,被拿来大肆践踏诬陷不算,还做成炮弹,连续多少个月四下连发。红酒悲伤啊,潇潇呢,我呢,还有中文网我的好友“琴心明月”等众人呢?他们做下的岂止是中国一些人内地的龌龊,简直就是让人掩耳遮鼻的恶臭。人低级到这种地步还要我看高和原谅他们,我能做到,中国做不到,老天也做不到。
他们说你,也是一击连发的路数,你想想,难道不是“如出一辙”吗?很简单的事实。你管他鸡生蛋、蛋生鸡;金粉世家还是世家金粉的,这些都是无用的遮盖。掀开后,什么看不见呢?
吼兄,不要将天香和999分开看就是了。我不会看错的。处理上当然不是这样的。随他们不知道轻重去。999会不懂我说的话,尤其是打到他关键点上让他不能无动于衷的话?我只说一句,他的遮盖原来就是风轻轻地一吹就要荡然无存的,我替他留着的,告诉过他,他认为无事,也罢,我就看看他如何无事法!
回复 吼完继续向前走 2013-9-16 22:04
今又是: 人在某种挫折里,是可以变得更加坚定和坚强的。凭的是啥,是一股子正气和带有思想光芒的精神。那种东西一旦有了,如何被折弯,如何被打倒?
破庙里的人,破庙之 ...
对于野心家,我和你的认识基本一样,但是对于999,我的看法略有不同,他本人根本就没有开博客,所以不可能有打击别人谋求上位的野心,而野心家已经多次表现出进入排行榜的沾沾自喜和非常在乎博文的点击量。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999可能跟我的玩法有许多共同之处,就是喜好辩论,通过辩论增长知识。他喜好向名博发起攻击,其最终目的并非想取而代之,而是认为那是娱乐。我和999曾经在岳东晓那里联手向岳东晓发难。他还因此被岳东晓拉黑,当然也被其它不少博主拉黑。他辩论技巧远胜于我,但是对于素无过结的网友的礼貌态度方面存在很大的缺陷。对观点不同的网友常常口出秽语,比如去年有两个发博谴责薄熙来的陌生网友被他上去就是一句舔腚之类的脏话,对方虽然没有回应,但是心里一定会留下非常恶劣的印象,这种待人态度如果在职场混,必会伤痕累累。如果人生处处被拉黑,那就应该检讨自己的做法而不应该抱怨这个社会。他也曾经说我是垃圾,不过我混迹网络多时,皮糙肉厚,对此毫不在意而已。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