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存在与对象》

热度 8已有 4975 次阅读2019-9-22 11:15 |个人分类:哲笔信手|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今又是《存在与对象》_图1-1

克尔凯郭尔的丹麦语意思就是:教堂花园。有两个词字组成。


晨晚的凉候告知,秋天来了。今年的秋天带着一种新的启示:如寒冬走向春季时,含着一空的平和与宁静。它是端庄丰满的,也是倩丽的;默在那里,无语声歌。


那个之于现实之上的内质,在教堂花园的名号下持续哼吟,里间携着贺拉斯垂老的身影,还有那个安详的庭院外《非此即彼》 的世界。令人好奇的是,那座铜像不断朗读出来的语句,偏偏在倒在圣灵怀抱前侧重提到了莫扎特和他的《唐璜》。要弄懂当时这被奉为至上超越语言终极效能的音乐作品,是件很难的事。音乐有其形式、范制、走样和声调,你却不能将之一体笼统地语言化;离奇的是,这种不能被彻底具体化的喻式向来并肩于语言形式,时不时地还喷发出超过语言表述所能涵括的、一些更为具体和高尚的内容。


精神本质是个啥?至今无人能用物理程序和数学方式予以解答。但我们的确能用心灵情感的知会多少了解到精神对我们生活和生命的本质影响。


我在想,克尔凯郭尔对于莫扎特以及这位音乐家的代表作《唐璜》的崇拜,是因为他按自己的学识理解到莫扎特在精神之外的世界里找到了存乎于现实里的、精神的对象;而这个对象最为具体和精准模样只可在受惠于精神的音乐里,找到最适合它的表达方式。这种如此找到精神答案的方式,或等于普罗米修斯寻到的火种,照亮了人类文明历程里,或明或暗的界域。


这样的话,丹麦人由此所作定性也或定义于我就有局限性了。我的知感能连通月光萤火、鸟语花香,却很难连挂住我生命中的挫伤、迷惑和纠葛。假如我可以试着建立一个我自己的逻辑去演绎那个定性或定义的含义,我也许可以这么认为这么说:受惠于精神的音乐在现实中找到了对象了的话,它还必须有这样的一个前提,暂且放下也或剔除掉挫伤、迷惑和纠葛的侵扰,去到事物固定一面的定向里,重新看待和寻找那个含义中更多的内容。


将玫瑰送与情人送与朋友送与被《第七交响曲》赞誉和敬仰的逝去的英雄们是一个现实对象里内容通过音乐走回精神领域里才能产生的鲜活与生动,像是通的了。于是会联想,音乐之于精神的领贯所能和所该表达的内容或本质,会是相对纯粹的。纯粹在温情里、纯粹在感念里,纯粹在秋颂里、纯粹在海蓝边、纯粹在悲喜交割被厘清后、宽宽的欣慰中。。。。。。


跳跃至哲性和哲义,定论的对象在于现实存在里自然和社会的分式表现与不同喻示。作为对象的表现与喻示接着需要通过一条合理的逻辑拖带出相对相应于本质的演绎,用来推理出基于事实的真理。这其中,必会有人为的介入,而人为此后种种的介入必须尊崇自然及社会的真实的表现,也即尊崇真相的排列。


试写过不少不同种类的文字,多像是一次次漫无边际的游逛,不同的只是没有带着混乱的自我,在没有精神思想的情况下,作没有定向的流浪。目标可以引出一个个过程,但代表不了既定阶段性里既定的收获和进步,收获和进步依然存在,这取决于精神和思想予人的作用。


如此跳跃式的连通说明,一些个好的叙事能为人打开那样一个天窗,得见之于那个屋舍外存在的更大的空间以及,这个空间里更为切实和生动的、关乎生活和生命的内容。


克尔凯郭尔的东西不难懂的,相对于D.H劳伦斯的文字来说。克尔凯郭尔的作品多数围绕着1840 年段展开。我的好奇又来了,拿破仑之后的欧洲,马克思在干啥,黑格尔去了哪,尼采还没发疯吧,卡夫卡的父母结婚了吧,他们对于后世的萨特包含着什么样的哲性坐标及这样的坐标前指里既定的使命。


秋时的宁静里,也许我不该这样寻事顺带把自己搞累的。拗不过的是,这些个充满诱惑的身影在我眼前不断地晃来走去,我不认为我他们在邀我玩多一次“击鼓传花”,我只默默地站在如凉的清意中,谦恭地等待更多的喻示和,更多的指引。


我的目的就是没目的,就如,生命本身是过程而非目的。也许,我更多要学会的仅仅是思考以什么样的内容去点缀这一过程并为之画上一个不乏美致的句号,留作成存在中那个面带微笑的、欢欣的对象。











鸡蛋
6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9-9-26 19:36
朱悦华: 思考是艰涩的,思考也是甜美的。不在于说了什么,谁会懂多少,而在于自己沉浸的深度和广度,以及灵魂介入的层面。无疑,音乐是合适的介质,音乐里有太多的哲思和 ...
不好意思晚了这么些时候才做答复。现在在做饭,坐下来小说。
很多文学家哲学家都是本质上的思想者,克尔凯郭尔等人,得走过康德思辨才会比较兼备和完整。
最近在读D.H劳伦斯的《虹》,觉得和蒙田等一辈人已经不同,和罗曼。罗兰,卡夫卡等倒多了几分相近;这个阶段中(他的时期),绘画和音乐也在产生巨大的变化,不是变得清晰,然后在清晰里固定,仿佛他们更加懵懂和犹疑,他们似乎更愿意存在在一种向前的涌动里,偏向于通过体瞬间(较为不长的时间段)里一些活生的场景、内容和喻示,生发兴趣和探究。这时的很多东西似乎还没走到结论的点,他们也几乎都好像对做成结论不感兴趣,他们只侧重或注重通过反映来揭示。
记得有个好友好多年前向我推荐瓦伦娜的东西,也许她东西做得蛮深的吧,单从意义上来讲,没有到达那样一个高度,她似乎也是在痛苦的回忆里试图通过反映来说出她所看见或她所经历的时间内容。
对于生活和生命、人类及世界,大致看不到好的读物了。我不觉得文艺复兴以来的各类大师们终结了一切,毕竟他们更多面对的是对灵魂的招手,是对人性的爱戴和呼唤。比如,达达主义。
我讲不太清楚,也许,这就是一种普遍存在的症结,并不完全只存在于我的想象和我的感知中。
不下结论?这是一种精神样体还是一种情感方式?也许,它更多是要求人们在并未被彻底开化的人类群体或人类社会中保持一种清醒、练出一种姿态,而这一切的努力也许仅仅是为了让自己不那么令人讨厌、不那么低俗亢奋、不那么像随地大小便那样滥用机会和可能。于是,我会以为这才是应该有的起码的普世价值的一页,能够散发起码的芬芳,反映该有的光泽!
有你,真好。敬礼!
回复 朱悦华 2019-9-25 02:08
思考是艰涩的,思考也是甜美的。不在于说了什么,谁会懂多少,而在于自己沉浸的深度和广度,以及灵魂介入的层面。无疑,音乐是合适的介质,音乐里有太多的哲思和妙悟。而那些启悟了众生的伟大的思想者,必定会长久地存在下去,如音乐潺潺,如日月轮回。这伟大的交响,必定会煽动一些微尘,随之歌舞,随之沉醉,已足够。窥见了人类思想那些终极的光亮,并借着光亮关照自己,也很美好。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