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寒山老藤 //www.sinovision.net/?3736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海外存知己,佛渡有缘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淡入淡没》之十六 定义生命

热度 26已有 13954 次阅读2016-6-5 09:20 |个人分类:《淡入淡没》|系统分类:文学| 寒山老藤, 淡入淡没, 定义生命 分享到微信

《淡入淡没》之十六  定义生命

     黑夜里一场雨过。

     早晨我从麻省的一个小镇的小客栈出来,就看到步道边有一些碎落的花瓣,走着走着,我又回望了一眼,感觉,这是世上最美的睡姿。

 

     继而,我又想到了生命这个词。

     关于生命的定义在生物学里的阐述是纯科学的,而社会学对生命的诠释是绕开生物学的路径,更多地表述生命的价值,有关生命的论述由此更加的丰满。有趣的是,人们常见的有关生命的思考,则更多的是散落在哲学和文学领域。

《淡入淡没》之十六  定义生命_图4-1


     生物学的结论是鸡可以存活710年,而现代化养鸡场则规定了肉鸡生存的日子不足两个月。生物学需要重新定义生命吗?

     珍惜生命的缘由基于生命是不可循环,不可替代的。特别是人的生命还有其独有的社会属性。

     生命如此神圣,但生命几乎都不是由生物的个体本身所掌控。在自然界里,几乎所有生物都处于食物链中的某一环,狮子、秃鹰、虎鲸也许处于食物链的顶端,他们是否对其他的生物具有生杀予夺的权利呢?奇妙的是,千百年后,在自然界里,并不只有狮子、秃鹰、虎鲸。这种生态演化,逐渐达到一种平衡,形成了自然的生态环境。

     生物是否是为了食物链的完整才存在呢?比如牛羊是否是为了食肉动物而存在的?而杂草是否是为了牛羊等草食性动物而存在的?听起来有点悲哀。好像弱肉强食成了一种宿命。

《淡入淡没》之十六  定义生命_图4-2


     如果回顾人类的历史,就让人感觉是在复制自然界的生存法则,而且更残酷更血腥。

     社会分工,生存阶层,是否是种社会化的食物链?你有没有臣服于这种宿命?你有没有能力逃脱这种宿命?如果所有的人必定是社会化的食物链中的一员,那么究竟谁才应该,而且命中注定处于食物链的顶端呢?

     路易十六在法国大革命中被送上了断头台,作为他的王朝的终结的象征,尽管后来很多人都说他是个好人;崇祯皇帝自杀身亡,尽管他是明朝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的皇帝,但另一个政权无法容下他。

     他们都曾处于食物链的顶端!

     定义生命不是生物与生俱来的权利,而是种赋予。即便是国王也不例外。赋予生命的那种权利,掌握在谁的手里,生命的定义就会完全不同。生物学的定义到了社会上就一而再的被改写。人类历史一直上演着定义与再定义的争战。争战的结局,就是谁能占领那个食物链的顶端。

《淡入淡没》之十六  定义生命_图4-3


     战争、自然灾害,疾病等因素,令生物学定义的生命变得刻板教条。

     似乎只有一种方式可以主宰自己的生命,那就是自杀。多么残酷的事实。

     自杀是对生命轻视,但更多的时候是一种对生命的尊重。

     孟子认为有种死法是取义:“生,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文革时期,很多文人志士不堪让上苍给予的,母亲传递的生命,一次次的去演绎被蹂躏,一种没有尽头的蹂躏,选择了取义。老舍、傅雷等等纷纷取义,还包括对中国历史了如指掌的翦伯赞。这是个体的人唯一能对自己生命重新定义的途径。正是这一行为,挽回了生命的尊严。

     你一万遍地重复生命的意义都是空的,“我们只有献出生命,才能得到生命。”泰戈尔把生命的释义更广泛化了。

     但,我想,崇高的释义也只是种理念的捍卫,并不代表着定义的改变,虽然令人肃然起敬。

     连生命都无法自己定义,说生命的价值只是一种矫饰。

     往往,人到了痛苦和濒临死亡的时候,才会诱发出对生命的深刻思考。

     快乐使人愚钝,痛苦使人思索。

《淡入淡没》之十六  定义生命_图4-4


     狗,这个也曾经是篝火中的美味,却摇身一变,成了人类的宠物,不仅能寿终正寝,还同人一样可以享受健保,集千万宠爱于一身。这种宠爱让很多朝不保夕的小民羡慕嫉妒。

     鸡与狗的命运如此截然不同,都是缘于人重新定义它们生命的结果。它们从来就没有这种权利。

     即便是处于生物界食物链顶端的老虎、狮子,一旦人类的大饥荒再次来临,他们的一级保护待遇随时都有可能被饥民视为废纸。只有在满足了人的基本需求这个前提之后,人才有可能对食物有所筛选,对生命的定义才有可能有所区别。

     人的生命定义同样是有前提的。谁又能保证这种定义是永恒不变的呢?

《淡入淡没》之十六  定义生命_图4-5


     人,可以重新定义了鸡和狗的生命。但无法重新定义自己的生命。

     教堂里赞美诗唱了千百年,枪炮声却从未停过。

     到底有没有一种没有食物链顶端的定义呢?那样的社会将会是一种怎样的状态呢?是混乱如混沌初开,还是美丽如世外桃源呢?

     在回纽约的路上,我差点撞上前面突然急减速的车,喜欢思索的人容易闯祸。

 

 

寒山老藤

201663日晚于纽约,次日早晨修稿。










鸡蛋
14

鲜花
5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20 个评论)

回复 寒山老藤 2016-6-8 15:27
曾经湘桥: 读老藤文总能予人以启蒙。无论是题文本身,加上网友的评说,只見益多的精彩了。
其实,泛论而言,因了人类有运行文字的能力,才会有以为人与动物生命价值的廽异 ...
没错。重新定义生命比重新定义生命的价值要简单得多。
回复 寒山老藤 2016-6-8 15:23
随笔: 我同意您说的临界点,所以人们会选择安乐死,而且我也赞同这样的选择。

但不同意用这个临界点来定义生命的价值。其实,我们一直的焦点是在对生命范畴的定义上, ...
可能我阐述得不够清晰。我一直在说的重新定义生命是于生物的自然生命因社会化而改写。并不意味的生命价值做相应的褒贬。生命作为生物的属性是没有美学标准的,即无美丑。只有赋予社会属性才会有美与丑的评判。所以,我说安乐死、自杀是对生命定义的改写,是指生命的自然属性。而由此产生的社会化问题,是跟自杀、安乐死的动机及背景等有关,这就更复杂了。
比如,老舍自杀,他改写了自然寿命的长度;而为何他要自杀,则是牵涉到他的个人的人生观问题。或是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或是好死不如烂活,也与他的承受的临界点的高低有关。社会属性的原因远比自然属性复杂得多。
哈,把你绕晕了,我真的抱歉。
还是谈点有趣的话题吧
回复 中间偏左 2016-6-8 15:10
寒山老藤: 那你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谁装糊涂不是揣着明白?
回复 曾经湘桥 2016-6-8 15:09
寒山老藤: 我常有这样的想法,建立一个群,把有共同爱好的人连在一起,以松散的方式,随意留言,随意回复。在零星的时间里交流彼此的看法。
人定义动物的生命,本来毫无异 ...
读老藤文总能予人以启蒙。无论是题文本身,加上网友的评说,只見益多的精彩了。
其实,泛论而言,因了人类有运行文字的能力,才会有以为人与动物生命价值的廽异差别评说,在战争场所,在政治格斗时分,彼时的生命价值认知特征,只可能以残酷两字来铺饰图景。,翻译家傅雷的死,就是。宛如将刀架在鸡与狗的脖子上时一样,傅雷的死如鸡与狗的无奈相同。……如何'定义生命'才好?有时候,只有''不知道''三个字可作詮释了。

听说,凯撒大帝临终告诉侍者说:“请把我的双手放在棺材外面,让世人看看,伟大如我凯撒者,死后也是两手空空。”——此一说。
又另谁说的——
生命中最为精彩的瞬间,并不是有多么特别,而是究竟谁在身边。

可见,定义生命(价值),永远的话题。
回复 中间偏左 2016-6-8 15:08
随笔: 老左,喝多了,到这砸场子来了?来的正好,说说,你家不缺吃,不缺喝的,为什么要涂炭无辜的生命。
   涂炭谁啦?
回复 寒山老藤 2016-6-8 15:01
njhunter: 老藤的这个题目有点大,仔细讨论起来牵涉面太广。伦理道德法律都能扯进去。我觉得人不到死到临头谈生命都有点奢谈的味道。 ...
生命这个题目真的很大。我只是从生命的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的不完全匹配现象切入,引发一些思考。
鸡被大规模养殖后,人给予鸡的社会属性(食物性填充物)已完全忽视了鸡的自然生命属性。这就是我认为的重新定义生命。人的社会属性就更复杂更纠结了
回复 寒山老藤 2016-6-8 14:54
青竹凌云: 生命只是一个过程,无论是谁。如是,人世间的快乐与忧伤只是一个过程。快乐是一天,忧伤是一天,何不用快乐屏蔽忧伤,让快乐在生命的时间里充满乐趣。   ...
青竹是只快乐的百灵鸟,所有的忧伤都会被百灵鸟的歌声驱散
回复 寒山老藤 2016-6-8 14:52
田螺姑娘: 安乐死是是重新定义生命吗?我认为是:能安乐死是最美丽的选择! 走到生命的尽头 可以选择有尊严的走完。
看来你比较看得开,不在乎生命的长度,更注重生命的质量
回复 寒山老藤 2016-6-8 14:51
中间偏左: 我们那儿有句话:酒没喝够不如挨顿揍! 还有一句:有菜没酒扭头就走!
那你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回复 随笔 2016-6-8 11:43
中间偏左: 我们那儿有句话:酒没喝够不如挨顿揍! 还有一句:有菜没酒扭头就走!
老左,喝多了,到这砸场子来了?来的正好,说说,你家不缺吃,不缺喝的,为什么要涂炭无辜的生命。
回复 随笔 2016-6-8 11:42
寒山老藤: 这是最好的脑保健。
话题的脉络是:自然的生命(生物学的定义)---社会化的生命(存在于自然生命的差异)---差异的原因----重新定义了生命(改变了生物 ...
老衲,饶了小民吧,您这佛经太难读了。
回复 随笔 2016-6-8 11:40
寒山老藤: 你不认同安乐死和自杀的比较,我以为是形式上的不同。但本质是种重新定义生命,只是定义权在自己还是在家属亲友。
回到自杀的问题。
如果一个人手握带电的电线, ...
我同意您说的临界点,所以人们会选择安乐死,而且我也赞同这样的选择。

但不同意用这个临界点来定义生命的价值。其实,我们一直的焦点是在对生命范畴的定义上,您认为生命的代名词是美好,尊严,高大上。所以,您对老舍的选择表示了讚许。而我认为,生命不仅代表着美好,也代表着痛苦和磨难,往往痛苦的经历对一个人的人生有更大的价值。所以我更敬重那些在文革中有同样经历选择活下来的人,杨绛先生很多后期的作品,表现出的正是她那段痛苦生命的价值。

您说您喜欢汪峰的作品,我也喜欢他一段时期的作品,最喜欢的是他的“北京,北京”,相信这是他曾经痛苦和彷徨的人生的写照。不过我怀疑他今后是否还能写出那样感染大众的作品,特别是和章子怡结合后,在他个人演唱会上唱给章子怡的情歌听不到一点的感动。

很多人在人生最美好的时候并了解生命的价值,而在生命终结时才真正领悟生命的价值。选择死亡不是证明生命没有价值,而是承受不了这份价值。

打个比方,用您的观点判别,比尔盖茨的生命应该有很高的价值,但绝不会是我的选择,因为我承受不了这份价值(不讨论能力问题)。做个平凡的人并不代表生命的价值低。
回复 njhunter 2016-6-8 11:13
老藤的这个题目有点大,仔细讨论起来牵涉面太广。伦理道德法律都能扯进去。我觉得人不到死到临头谈生命都有点奢谈的味道。
回复 青竹凌云 2016-6-8 08:46
生命只是一个过程,无论是谁。如是,人世间的快乐与忧伤只是一个过程。快乐是一天,忧伤是一天,何不用快乐屏蔽忧伤,让快乐在生命的时间里充满乐趣。
回复 田螺姑娘 2016-6-7 23:40
寒山老藤: 这是最好的脑保健。
话题的脉络是:自然的生命(生物学的定义)---社会化的生命(存在于自然生命的差异)---差异的原因----重新定义了生命(改变了生物 ...
安乐死是是重新定义生命吗?我认为是:能安乐死是最美丽的选择! 走到生命的尽头 可以选择有尊严的走完。
回复 中间偏左 2016-6-7 23:40
寒山老藤: 思想的“防空识别区”很难辨别
如果让你喝酒只喝半拉子,你感觉舒服吗?
我们那儿有句话:酒没喝够不如挨顿揍! 还有一句:有菜没酒扭头就走!
回复 寒山老藤 2016-6-7 22:16
中间偏左: 喜欢思索不会闯祸,过头了会,其实神马过头了都会!
思想的“防空识别区”很难辨别
如果让你喝酒只喝半拉子,你感觉舒服吗?
回复 寒山老藤 2016-6-7 22:15
随笔: 无法认同您对安乐死与自杀的比较,安乐死有几种不同的形式。

您说的这种,是由他人决定病人的生死,所以,这是他人的关爱与自身的信念的比较,没有可比性。

第 ...
你不认同安乐死和自杀的比较,我以为是形式上的不同。但本质是种重新定义生命,只是定义权在自己还是在家属亲友。
回到自杀的问题。
如果一个人手握带电的电线,假设条件的变化,开始时,电流很小电压很低,就如手握家用电池那样,人不会有痛苦。接着,开始加大电压,人就逐渐会被点击,随着点击的强度增加,人的承受力就会降低,人付出的痛苦就会增大,承受的临界点就会出现。如果同时增加电流,人就可能被电伤,直至触电身亡。
对于自杀的人,临界点就往往是他的自杀的触发点。安乐死有时也有类似的问题。
生命固然可贵,但当承受超越了临界点,再谈生命的价值对他还有意义吗?同样的安乐死不也是吗?
又吵你啦
回复 寒山老藤 2016-6-7 22:00
随笔: 如果我们遇到了劫财的匪徒,警察叔叔会告诉大家舍财保命。上周的《非诚勿扰》节目也谈到了这个议题,有个女嘉宾给男嘉宾提了个刁钻的问题,如果遇到劫色的该怎么 ...
这是最好的脑保健。
话题的脉络是:自然的生命(生物学的定义)---社会化的生命(存在于自然生命的差异)---差异的原因----重新定义了生命(改变了生物的自然属性)---谁掌握了定义权----生物本身有自定义权吗?
分题1、是定义与被定义的命中注定的吗?2、自杀这种自定义是种权益的体现还是生命的悲哀?3、安乐死是是重新定义生命吗?
回复 中间偏左 2016-6-7 21:33
喜欢思索不会闯祸,过头了会,其实神马过头了都会!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