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大唐风度 //www.sinovision.net/?465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以纯正之文,结有缘之心。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有什么事非做不可?

已有 3304 次阅读2011-9-21 22:13 |个人分类:新诗文|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武汉黄陂,据说是花木兰的故乡,理学“二程”的出生地。黄陂祁家湾有东茅店,大致是“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的出处。东茅店有子贡书院,今富德大成班的所在,好像与由吴入楚的孔子讲学、子贡经商相关。

从武昌中南路出发,经长江隧道到汉口香港路,约30分钟车程。从香港路经盘龙大道往子贡书院,约60分钟车程。倘若堵车,用时还会延长许久。以此,武昌人多觉汉口是乡下,汉口人多觉黄陂是乡下,黄陂人多觉祁家湾是乡下,祁家人多觉东茅店是乡下。

子贡书院确凿在乡下。一条水泥路并不宽敞,路两边大多是农田,高速路与铁路桥仅仅掠过,并不停留。书院有些建筑,原是要仿古的,仿得却不太像,应该算是乡下人的仿古。书院建筑的格局,大约想要模仿儒家学说的格局,然而也不太像,只能算是乡下人的格局。

我们自8月29日正式入住。其时石榴正红,许多人摘了来品尝,大多感觉味道不佳,果真应了“好看不好吃”的古训。宿舍有些潮湿,曾经屡屡见得一些孔窍钻出蜈蚣。用水也不太方便,说是自来水供应不足,才致水龙头不时断流。教室那边的几处地面,凸凹不平,显然有过沉陷。屋顶有瓦,瓦中有缝,缝中有流沙飞落。

玄武名“湖”,其实只比一般的塘大。水边有一竹筏,一年前的夏天,我与一群学生划过。那时我穿戴了齐整的衣服在筏子上张扬,却被他们齐心协力拉进水中。我没打算再去划它,葫芦宝却不声不响划开。听说他不会游泳,他却经过深水区,绕出一个大圈子,像是不折不扣的渔翁。我不在意他的逍遥轻扬,只是盯紧一张筏,唯恐它将一只旱鸭子晃入水中。

葫芦宝回来,马宇田跳上去,鲁馨可也跳上去。三人乐呵呵划开,岸边许多人张望,都有点陶醉或惋惜的神气。筏子吱吱呀呀爬行,估计三五米不到,突然翻了个底朝天。三人齐落水中,却又齐齐抱紧一根竹子。竹子本是筏上的,现在有点散开了。原来捆绑竹筏的草绳已经腐朽,再也支撑不了三个男女的份量。

葫芦宝落水的一瞬,顺手想抓一根救命稻草,却只抄到一条死鱼。鱼已死去许久,同草绳一样腐朽,同草绳一样被固定在筏底,现在都给翻出水面,重见天日。葫芦宝抄起的死鱼,只有半条。另半条烂在破散开来的竹子中间,像是碎裂了的玻璃。半条鱼由他抛向岸边,沉沉撞向地面,再被震开一些“玻璃渣子”。渣子中间,依稀可见只剩半边嘴巴的鱼头。

鱼头立散一股腐臭的气息。气息臭不可闻,好像不少人捂住了鼻子。不远处也有几条死鱼,它们不像这一条,早已西逝。它们是在眼前死去的。开始还活泼泼,渐渐就翻出鱼肚白,渐渐就发腐发臭。人们多在议论其死因,或说是因氧气不足,或说是因越来越少的水,或说是因晚上有人偷鱼伤了鱼,不一而足。

腐臭很快散开,人们的眉头只皱一皱,立即大笑,大笑水中的三个人,除开一身湿漉漉,淡定得就像尚且鲜活的游鱼。筏子缓缓靠岸,北边浮现一道彩霞,真正金色的彩霞,将一圈儿低矮的建筑映照得通亮。暗红的霞不是在天上,而是在人间,在一群人切近的眼前,变幻成血一般艳丽的飘带。

石榴越发耀眼,掰开的红瓤很诱人,几只手不约而同伸向它们。小孩子在桥上跑,他们不看红霞,只管追逐几只蛾子。窗外的百余只鸡,据说一半都被黄鼠狼叼走。主人说黄鼠狼身子短,尾巴长,模样儿很漂亮。我正待说几句,猫和羊同我一起说,我的话也就像是猫和羊的话。琴声从教室传来,夜幕从星空罩下。几只河灯在中秋之夜放到水面,一些成功了,一些没成功。我数一数,总共十九盏,暗合我的吉祥数。

我叫吴建霖将半条死鱼放入水中。他拨弄一阵子,说真个臭呢。我再闻一闻,却是腐香,腐朽之余的臭味,被偌大的田园的夜风稀释,加以牛粪、羊粪、狗粪的浸润,腐香就这样诞生。(2011年9月21日)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